小妖不上天 第八十五章 新的阴招
作者:发烧的胖头鱼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4-13
    发生争执的两位仙师,正是从云团中走下来的一男一‘女’。.最快更新访问:.. 。

    除了掌‘门’,黄獾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谷鹊宗的其他仙师,不由得打起‘精’神仔细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粉红‘色’云团中走下来的‘女’子,穿着一身‘花’团锦簇的素‘色’长裙,一头长发及腰,头顶上也有着一个野‘花’编织的头环。容貌虽不算绝美,温和的笑意却让人十分舒适,整个人看上去仿佛‘花’中仙子。

    深褐‘色’云团中走下来的则是个古铜‘色’皮肤的壮汉,目如铜铃,不怒自威。他双臂赤着,显‘露’出‘精’悍的肌‘肉’线条,小臂和掌心缠着粗布带,充满力量感。行走之间,身周的空气似乎都在不停震‘荡’。

    丁玲就跟在‘花’仙‘女’子的身后,气乎乎地看着黄獾这边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用灵禽做菜的新弟子?”‘花’仙一般的‘女’子开口,声音温和,“以后不要这么做了。记住,灵兽是伙伴,而非食物。”

    黄獾还没说话,那古铜‘色’壮汉却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非也,非也。”他带着笑意摇头道,“百‘花’师妹,自己收服的灵兽,日夜喂养,共同战斗,那才是伙伴。若是未收服的灵兽,和普通动物又有什么区别?偶尔用来满足一下口腹之‘欲’,也未尝不可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‘舔’‘舔’嘴‘唇’,似乎在回味着什么,脸上居然‘露’出一丝陶醉之‘色’。

    ‘花’仙‘女’子黛眉微蹙,轻声道:“宗哥,我等修仙者修炼到高深处,自然可以辟谷,我真不明白你为何那么看重口腹之‘欲’。零↑九△小↓說△網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百‘花’师妹说笑了。”古铜‘色’壮汉朗声大笑起来,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主修炼体之术!正所谓食不厌‘精’,脍不厌细,炼体要依靠食物来滋养体魄,就算修炼到再高境界也不可能辟谷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宗哥,寡‘欲’才能清心!我等修仙者自当少食荤腥,戒除杂念,仙术方能有成。”‘花’仙‘女’子坚持主见。

    “炼体一样有助修炼,我倒觉得弟子们应当多吃‘肉’,身体好了修炼自然顺畅。”古铜‘色’壮汉瞪着眼道。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,这两位师父又争起来了……”一些入‘门’较久的资深老弟子扶额。

    这却是十分常见的现象。

    在谷鹊宗,仙师无数,就连资深老底子也说不清到底有多少位,因为指不定哪天就冒出一个云游归来的或者潜修出关的仙师……仙师们轮流在通天树下讲道,弟子们可以随意去听,可是仙师之间的理念也并非完全相同!

    经常就有仙师之间的观念不同,甚至完全矛盾的情况出现。但这也是谷鹊宗所鼓励的。正所谓大道万千,无分先后,你可以听一百位仙师天马行空地讲道,但或许只有一位让你顿悟,或术法、或剑诀、或阵道、或丹道……

    除了最基础的《谷鹊八灵功》之外,宗‘门’不限制任何一个弟子的修炼道路。

    修仙讲究缘法,杂而听之,随缘而习之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眼前这两位仙师却是最经常争执的一对,偏偏平时关系又极好,近乎暧昧。无数弟子都曾好奇猜测,这两位师父究竟是什么关系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两位仙师谁都说服不了谁,那古铜‘色’壮汉不善言辞,瞪了半天牛眼,忽然哼了一声,对着黄獾这边一招手!

    呼。

    黄獾手中的一大盆炸‘鸡’就直接飞到了他手里。

    古铜‘色’壮汉端着盆,大手直接抓起一块炸‘鸡’,咔嚓一口就咬掉一半,当着‘花’仙‘女’子的面就大嚼起来。边嚼边向‘花’仙‘女’子投去示威般的眼神。

    不过紧接着他的脸‘色’一僵,难以置信地看向手中的炸‘鸡’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好吃!”他喃喃自语,“比我自己烤的灵‘鸡’还好吃!唔……还是那股熟悉的暖流,真是浑身舒坦啊,不愧是蕴含天地灵气的灵‘鸡’‘肉’……”

    他就这么端着盆,两口一块,狼吞虎咽地大吃起来。

    许多爱吃‘吮’手原味‘鸡’的老弟子眼馋得要死,偷偷咽起了口水。

    ‘花’仙‘女’子气得咬牙,身上一阵‘花’枝‘乱’颤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就在这时,天上仅剩的一朵白云上终于传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一听这声音,老弟子们倒吸一口凉气,连忙从椅子上蹦起来,齐齐躬身行礼,对天空道:“拜见掌‘门’真人!”

    ‘花’仙‘女’子也微微欠身。

    古铜‘色’壮汉连忙用力咽下嘴里的炸‘鸡’,也是微微低头聆听。

    黄獾吓了一大跳,不知一个小小的炸‘鸡’怎么就把掌‘门’都给引来了?!他可还清晰记得,掌‘门’一指点化虎妖的恐怖,不由得低下头去,心惊胆战起来。

    “两位仙师所言皆有道理,就不必争了。”那苍老声音道,“我谷鹊宗不限制弟子的道路,吃与不吃,皆是他们自己的选择,宗‘门’不会干涉……不过宗‘门’的灵兽园,乃是为了给弟子挑选灵兽而准备的,不应随意捕杀。”

    “膳房新弟子黄欢。”那苍老声音点名道。

    “弟子在……”獾哥一哆嗦,忙道。

    “念在你初入宗‘门’,且之前灵兽园并没有明确这方面的规矩,这次就不处罚于你了。不过你切记,不得再捉灵兽园的灵‘鸡’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不捉了,再也不捉了。”黄獾一阵小‘鸡’啄米似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敢问掌‘门’,那今天的这些炸‘鸡’……”忽然有大胆的老弟子可怜兮兮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云一阵无言,半晌才道:“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“耶!”一群老弟子再无顾忌,一下子跳了起来,一窝蜂似的向膳房涌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午膳之后,一块炸‘鸡’引发了仙师争执、掌‘门’出面调停的事情传遍了整个宗‘门’,‘吮’手原味‘鸡’的名声达到了空前,可谓火爆至极。

    可惜,这次獾哥是真没原料了。

    普通的‘鸡’要明天才能送来,灵‘鸡’又不能抓,獾哥是真没法子了。想了想,索‘性’离开了膳房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他要找个僻静无人的地方,把小金从天上唤下来,打算把最新的情况送信给蛇‘女’王。

    膳房。

    以小胖子为首的一伙膳房新弟子,则被一个新的烦恼困扰起来。

    当初‘鸡’舍剩余的‘鸡’,都被他们藏了起来。因为藏得太匆忙,只顾着密封隔音,却忘记了留个透气孔……憋了一上午,他们再查看时,居然已经死了一大半!

    这死‘鸡’的放久了,尸体肯定会发臭,无奈之下,也只好找地方埋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!我有个主意!”一众新弟子正打算把死‘鸡’抬走,小胖子忽然一拍屁股,叫了起来,“你们想啊,黄獾现在不能做‘吮’手原味‘鸡’,但是咱们可以啊!看他做了这么多天,而且我中午也尝了一块,感觉也不是很难,我感觉自己能模仿出来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膳房新弟子们眼睛亮了。

    “嗯,我有信心!”小胖子用力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