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妖不上天 第八十四章 丁玲告状
作者:发烧的胖头鱼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4-13
    前面说过,妖降服灵兽只需要给其喂食自己的血液,正如黄獾和小金。零↑九△小↓說△網

    几滴貌不惊人的血液一下肚,黄鼠狼灵兽就从血液中感受到一种生命层次上的压迫,那是妖对灵智未开的动物的先天压制!黄鼠狼灵兽的眼神一阵变换,最终还是‘露’出了一种臣服顺从的神‘色’。

    然后,某小妖就给黄鼠狼灵兽下达了第一个命令。

    “快放屁!”獾哥如是说。

    黄鼠狼灵兽瞪大了眼睛,似是没听清,又似是不理解,但是獾哥很快给了它屁股一脚,把它踹进了‘鸡’群当中,再次命令:“快放屁啊!”

    接下来,则发生了让几位老弟子和杂役新弟子们共同抓狂的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黄獾追在黄鼠狼身后,时不时地踢它屁股一脚,命令黄鼠狼不停地放着屁。东放一个,西放一个,堪称生化武器,每次都有几只来不及逃开的灵‘鸡’中招,陷入昏‘迷’……而某个小妖则捂着鼻子冲过去,将昏‘迷’的灵‘鸡’拾进麻袋里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还真是比之前有效率多了,獾哥肩上的麻袋迅速鼓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只是那股恶臭味道却是笼罩了这一大片区域,凝而不散,风吹不尽……

    老弟子们和杂役少‘女’们再也受不了了,纷纷逃离了这片区域,可人儿一开始还皱着小鼻子坚持,后来却也用袖口掩着口鼻败退……如此浊气,却是连先天道体也抗衡不了啊……

    直到最后,黄鼠狼忽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放啊,怎么不放了?”黄獾踢了它屁股一脚。

    “嗷呜……”黄鼠狼委屈地夹着两根后‘腿’,像个受气的小媳‘妇’似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哥,没屁了啊……黄鼠狼心道。

    獾哥定睛一看,才发现黄鼠狼已经有些脚步虚浮、眼窝深陷、眼神虚弱无力,怕是把出生以来攒下的屁都一口气放光了,如今连屁股都有点肿了,走路一瘸一拐。

    獾哥掂了掂麻袋,觉得倒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饶你一次……呃,真的好臭。”一开口,獾哥自己都差点熏晕过去,连忙屏住气,转身往外跑。

    黄鼠狼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你跟着我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别跟着我啊,我不要你这么臭的灵兽啊!”

    “你再不走我可真动手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开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獾哥终于甩掉了死心眼的黄鼠狼灵兽,回到了膳房。

    在灵兽园折腾了这么久,已经快到中午了,黄獾把‘门’一关,就开始料理起灵‘鸡’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用蕴含天地灵气的特殊饲料喂养的灵‘鸡’,一旦做成炸‘鸡’会有多好吃,就连他自己也很好奇。

    以前虽然也好奇,但总不能把小金烹了吧……

    小胖子他们见黄獾把自己关在厨房里,叮叮当当一阵,不由得面面相觑。这家伙在搞什么鬼,明明没有‘鸡’了,还在装模作样地鼓捣什么?

    不过经过了上次的事情,他们也学聪明了,就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饭菜,绝不落人口实。只要黄獾拿不出顺手原味‘鸡’来,师兄师姐们自然会吃出他们饭菜的好……

    可想而知,当黄獾端着两大盆金灿灿的炸‘鸡’从膳房里走出来时,小胖子的表情有多‘精’彩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,你哪里来的‘鸡’?‘鸡’舍都空了啊。”小胖子说话都不利索了,忽然瞪着黄獾道:“你该不会是找不到‘鸡’,就用别的‘肉’代替,想要滥竽充数吧?”

    “来尝尝。”獾哥不解释,随手递给他一块。

    小胖子咕咚咽了一口口水,他本就是个吃货,忍了半天还是没能抵挡住心中的食‘欲’,一口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老天!

    小胖子一瞬间愣住了。

    好烫!可是好吃好吃好吃!

    小胖子被烫得吸溜着空气,却还是拼命咀嚼,感觉一口当中就蕴含了一整只‘鸡’的‘精’华美味,满口‘肉’香,偏偏又连一丝‘肉’的腻味都没有。最最清晰的一个感觉是鲜!从小到大,就没吃过这么鲜美的‘鸡’‘肉’!

    什么是蕴含天地灵气的美食?

    这就是蕴含天地灵气的美食!

    不仅是好吃,在‘鸡’‘肉’咽下肚子之后,还有一股暖流从胃里升起,传遍四肢百骸……小胖子也不是刚入‘门’什么都不懂的弟子了,这半个多月来,也跟本脉的师兄师姐们学了一点打基础的修炼方法,吃下这‘鸡’‘肉’的感觉,竟然和修炼时炼化天地灵气的感觉有一丁点相似!

    吃这玩意还能有助于修炼不成?小胖子‘露’出见鬼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这炸‘鸡’的原料是灵‘鸡’,而非普通禽类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他想让黄獾做不出‘吮’手原味‘鸡’的计划,再一次泡汤了。

    小胖子失魂落魄地回到了隔壁,黄獾不仅做出了‘吮’手原味‘鸡’,还比以前更好吃了,难道他们这一群膳房新弟子就要一直背负着骂名了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午膳时间,却发生了一件让黄獾和小胖子等人都始料未及的事情。

    黄獾发放‘吮’手原味‘鸡’的‘门’口,居然罕见的几乎无人光顾!

    许多老弟子来到了膳房外面,犹豫了一会,最终都选择了盛一份饭菜,坐到石桌上去吃。边吃还边用古怪的目光看着黄獾手里的炸‘鸡’。极少数不明所以的老弟子,想过来要一块‘吮’手原味‘鸡’,也会被认识的朋友拉到一旁,低声劝阻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獾哥愕然,竖起耳朵倾听那些人说什么。

    小胖子他们同样惊愕,但也有些莫名欣喜。

    不一会,天上忽然飞来三朵云团。一为淡红‘色’,一为深褐‘色’,一为纯白‘色’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戏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吃饭的老弟子们当中响起一阵低沉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淡红‘色’和深褐‘色’的云团一同落地,显‘露’出三道身影来。淡红‘色’云团中有两个,一个是身穿百‘花’长裙的温婉‘女’子,一个居然是丁玲!而深褐‘色’云团中只走出来一个人,是个身材魁梧的古铜‘色’肌肤大汉,两只脚钉在地上,整个人仿佛一尊铁塔。

    而此时,黄獾竖起一双妖耳听众人议论,总算理清了事情的原委。

    老弟子们每天都会在通天树下听仙师讲道,新弟子们则要入‘门’干满一个月的杂役,才能获得去听讲道的资格。因此至今入‘门’不足一月的新弟子们,还从未有人去听过讲道。

    而听老弟子们议论,今天上午的讲道结束之时,丁玲居然站出来向仙师告状,说有一膳房弟子竟然抓灵禽做菜!

    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此事居然引发了两位仙师的争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