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妖不上天 第四章 冰山女王
作者:发烧的胖头鱼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4-13
    崆青山脉,几乎横穿整个西牛贺洲。,最新章节访问:.. 。零↑九△小↓說△網

    深,不知几万里……长,更是难以估量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地方,却被二十六‘洞’妖王完全瓜分占据,可想而知每个妖王的地盘有多大……蛇‘女’王的蛇王山,就包括了一座主峰,和簇拥着它的数百座山峰,纵使钻风营有近千名巡山小妖,要巡视这么大的领地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黄獾被大钻风石龙提着,一路往主峰飞去,同时他心里万千念头飞快转动。

    在这种事情上胆敢隐瞒不报,蛇‘女’王的怒火显然不是他能承受的。杀一个刚刚化形的小妖?对蛇‘女’王来说根本就不需要犹豫,翻手便杀了。

    獾哥的美好人生还没开始,可不想这么快就结束啊……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主峰。只见一座散发着苍茫气息的巨石宫殿,屹立在蛇王山主峰之巅。巨石宫殿的墙壁上,刻画着道道蜿蜒曲线,仿佛古老的壁画,宫殿的穹顶之上,则铺着着数不清的琉璃瓦片,亮晶晶的仿佛起伏的蛇鳞。

    天蛇宫。

    石龙在宫殿‘门’口的广场上缓缓落下,拖着黄獾就往宫殿内走去。黄獾的眼睛滴溜溜四处观察。

    宫殿内早已有许多妖族,分成两排站着……越靠近殿‘门’口的,身上气息就越弱,但也比黄獾强多了,最起码也是小队长级别的妖族。这些小队长们连大气都不敢出,只是低着头小心站立着。

    越往里面,气息越是强大,黄獾认出了钻风营的另外两个大钻风(大队长),还有震地营的那个李大震地,也就是‘肥’狸妖的父亲。

    再往深处,那几个浑身妖气冲天的家伙,应该就是传说中的“三大统领”了吧?

    更深处……

    黄獾小心翼翼地往上面看去,视线一点点、一点点地往上挪。

    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岩石王座。苍白‘色’的岩石表面,一条黑紫‘色’的蛇尾轻轻搭在上面,优雅地缓缓摆动。

    再往上,蛇尾渐渐变粗,直至和人的‘臀’部宽度相似,曼妙的弧度上,黑紫‘色’鳞片愈发光亮,仿佛涂抹着一层细腻油脂……突然到了某一处,鳞片蓦地消失了,显‘露’出来一截无比雪白细嫩的腰肢!完美而圆润的肚脐镶嵌其中,仿佛一颗‘迷’人的宝石。

    纤细腰肢外面,一层黑‘色’薄纱轻轻笼罩……一切又多了一层朦胧的感觉。

    黄獾的心脏不争气地狂跳起来,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他不敢再往上看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,风情万种的邻居狐妖寡‘妇’,是一颗成熟多汁的水蜜桃,能引来一些蜜蜂蝴蝶,那么蛇‘女’王,就是三千妖族心目中无与伦比、高高在上的冰山‘女’王。一颦一笑,都叫人心惊‘肉’跳;一举一动,都颠倒芸芸众生;多看一眼,便会永世沉沦!

    蛇‘女’王的容貌,獾哥只是几年前远远看到过一次,可是仅存于依稀记忆中的那幅图像,就算以獾哥“进化”过的审美观来看,也是美得令人心颤,冷得让人发‘毛’。

    “咕咚”声不绝于耳,很显然,大殿上偷偷咽口水的,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“你叫黄獾?听说你昨晚,见过我的鳞儿。”

    清冷而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响起,獾哥心里咯噔一下,他能听出这声音中隐含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回禀大王!”沙石绳索早已撤去,黄獾连忙匍匐下来,“小的正是黄獾。小的昨天巡完山就返回了家中,从来没有见过大少爷啊!”

    没错,来的路上,黄獾早已理清了思路,这是第一招,叫死不认账!

    你李狸说我见过,我就见过了吗?獾哥和大少爷和见面的事,压根没有第二个人看到,就连你这只‘肥’狸妖,也是獾哥亲口告诉你的。空口无凭,我若是抵死不承认,你又能怎样?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‘肥’硕的身影突然从震地营李大队长的身后蹦了出来,不是‘肥’狸妖又是谁?

    “早知道你会抵赖!哈哈哈,你看这是什么!”‘肥’狸妖突然从怀中拿出一物,得意地高高举起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葫芦。

    黄獾瞳孔一缩!这是装灵酒的葫芦,他昨晚随手就放在了家里,一个普通葫芦而已,他当时哪里会想这么多?

    嗖!

    蛇‘女’王却突然一挥手,那葫芦便飞到了她手里,接着她整个身躯一颤。

    “是鳞儿的气息!”蛇‘女’王声音森寒,“这葫芦上有鳞儿的气息,你从哪里得到的!”

    “禀告大王,是从他家里翻出来的!”‘肥’狸妖张牙舞爪,指着黄獾大声喊叫,“昨晚他明明亲口告诉我,说这壶酒乃是大少爷赐给他的,如今却不承认了!大王明鉴,大少爷的失踪,一定和他有关啊!”

    大殿里一片死寂,所有人都同情地看向了黄獾。

    “这个死‘肥’货,爷爷早晚撕了你的嘴!”獾哥一阵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……”蛇‘女’王开口了,冰冷的眸子俯视着黄獾,“你是真的见过鳞儿,而且故意隐瞒了。我,需要一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。”黄獾深吸一口气,突然直起身子,朗声道,“我承认!我昨晚见过大少爷!也知道大少爷下山去了!那葫芦酒,也的确是大少爷赐给的!”

    “还真的见过?”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……怎会赐酒给一个妖兵?那可是珍贵的灵酒。”

    大殿里顿时回‘荡’起一阵低沉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“大家也许奇怪,大少爷为何赐酒给我!”黄獾面不改‘色’地说着,“其实,小的十分擅长烤‘肉’,比普通烤‘肉’美味很多!大少爷当时吃了我烤的‘肉’,大口吃烤‘肉’,大口喝灵酒,觉得十分满意!这才随手把没喝完的小半葫芦酒赐给了我。关于这一点,我可以现场烤一次,大家可以品尝,绝对比普通烤‘肉’好吃十倍!”

    众妖面面相觑,有不少微微点头——这倒是很符合大少爷平时的‘性’格,但也有的满脸不屑,觉得黄獾失心疯了。

    “烤‘肉’就不必了,接着说。”蛇‘女’王寒声道。

    黄獾却又一脸愧疚地匍匐了下去,道:“禀大王,吃完‘肉’之后,大少爷就说要下山去找东西。小当时就劝说,山下太危险了,可还是没能劝住大少爷……之所以不敢说出来,就是怕大王怪罪啊!”

    “如果大王不知道大少爷的下落,小的就算被怪罪,也一定会立刻禀报大王!毕竟大少爷赐我珍贵的灵酒,对我有恩!可是,小的听说已经有一位小钻风大人看到了大少爷的行踪,也告诉了大王……小的说与不说,也没区别了不是?”

    “说完了?”蛇‘女’王声音更冷,她要的是鳞儿的下落,至于黄獾当时心里怎么想的,她岂会关心?

    “没说完,没说完!”黄獾匍匐的更低了,他心中哀嚎,还是要走到这一步啊。

    “大王明鉴!”黄獾突然站了起来,一脸悲愤莫名,“大少爷对小的有知遇之恩,如今他生死未卜,小的岂能袖手旁观!”

    “我从化形那天起,就觉醒了一‘门’本命妖术,名为超级无……咳咳,那个,名为敛息术!”獾哥额头落下一滴冷汗,险些说顺嘴了,“大王,凭这敛息术,小的可以隐去一身妖气,如此一来,便能伪装‘成’人类,下山寻找大少爷!”

    “我愿深入危险至极的人类世界,找回大少爷!还请大王准许!”

    这大义凛然,掷地有声的豪言壮语一出,整座大殿顿时一片寂静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只见獾哥昂首‘挺’‘胸’,直视蛇‘女’王,一脸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悲壮神情,大殿上无妖不为之动容!这是多么深明大义的妖啊!这年头,如此耿直的妖族小伙已经不多见了啊!他们却没发现,獾哥趁着维持这个姿势,一双贼眼,已经在蛇‘女’王曼妙的身材和绝美的脸蛋上扫‘荡’了无数个来回……

    有便宜不占王八蛋,这可是多看一眼,就会永世沉沦(被其他妖揍得,能不沉沦么……)的蛇‘女’王啊!

    巨大岩石王座上。

    蛇‘女’王的脸上终于‘露’出了一丝笑意,这一笑如同冰山融化,雪域开‘花’,她目光柔和地看着黄獾,道:“你居然是这么想的,很好。那我这次就饶你不死。不过,你的本命妖术是否有效,还需要验证一下……你用出来,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黄獾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,这一关,算是过了。

    从被石龙抓住的那一刻起,他就知道今天恐怕是命悬一线了!对于痛失爱子的蛇‘女’王来说,无论他和大少爷的失踪有没有关系,他都很可能会成为蛇‘女’王杀之泄愤的对象,而唯一能让他活下来的,就是表现出自己的价值!

    只有让蛇‘女’王看到找回大少爷的希望,自己才有可能活下来!

    山下再危险,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,这也是黄獾被抓住时,想到的最后一个办法——死中求生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殿上。

    黄獾不动声‘色’地发动了敛息术。

    本命妖术就是一种本能,不需要借助任何媒介,一个念头就能用出。

    黄獾身上的妖族气息,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,开始减弱,越来越弱……从一个普通妖兵(刚化形妖族)的程度,削减到开了灵智但还未化形的程度,再减弱到一个普通动物都不如……直到最后,彻底变得一丝气息也无。

    乍看上去,还真就像一个普通人类。

    “好!好!”蛇‘女’王美眸之中闪过一丝异彩,“没想到我蛇王山麾下妖族,居然还有如此奇怪的本命妖术,我都是第一次见到……嗯,不过,还差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“和人类相比,多了个尾巴呢。就砍了吧。”蛇‘女’王随意说着。

    “啥?!!”

    獾哥的眼睛顿时瞪得滚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