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诺深情 第四百四十七章 韩心琪鼻子一阵酸涩,委屈感涌上心头
作者:木子炎炎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3-01
    陈楚和韩心琪是在下午五点钟的时候回到的韩家。</p>

    其实两人三点钟的时候就已经从陈楚家里出门了,韩心琪自从搬出去后,每次回韩家都会多多少少花点钱买一些东西回去。</p>

    这次也不例外,韩心琪在途中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买了许多东西。</p>

    虽然她买回去的东西不见得被家里人喜欢,但她还是没有办法空着手回家。</p>

    这个家对韩心琪而言,是一种望而却步的存在。</p>

    这里是她从小生活的地方,她喜欢这个地方,并且对这里也有很深的感情,但不知何时起她的身体和心在面对这个韩家时,竟然生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。</p>

    一种是熟悉、怀念的亲切感。</p>

    另一种是排斥、拒绝的害怕感。</p>

    每次回到这个地方,来到这栋别墅附近,韩心琪内心的那两种感觉就会愈加强烈。</p>

    车子熄火时,陈楚解开安全带,拍了拍韩心琪的肩膀,目光柔和的看着她,轻声说道:“咱们到家了,下车吧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有些恍惚和不自在的点了点头,伸手去开车门,正准备抬脚下车,身子却仍被安全带绊着,这才想起安全带还没解开。</p>

    陈楚把韩心琪这见怪不怪的一系列反应看在了眼里,在韩心琪伸手去解安全带前,不费力的帮她解开了安全带。</p>

    “放轻松点,我们吃过饭后就回家。”陈楚看着韩心琪的眼睛,语调缓慢而轻柔,黑眸之中带着隐藏极深的心疼和内疚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轻轻的点了点头,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,恍若自言自语一般,低声问道:“你不在家陪爸爸说话了吗?”</p>

    陈楚摇了摇头,语气轻松的笑着解释道:“叔叔其实每次都是拿着谈工作的名义,把我带到书房里偷偷下棋,而且叔叔和我下棋时还喜欢悔棋和耍赖,名曰其名是练手,他不好意思让你们知道他的棋下的很烂,而且连家里的佣人都下不过,今天我偷偷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你,你可一定要保守秘密哦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被这个‘惊天’般的秘密逗笑了,眨了眨眼,弯唇浅笑道:“我会保守这个秘密的,咱们快点下车吧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原本有些紧张不安的情绪缓解了许多,伸手去推车门准备下车。</p>

    却在回头时,无意间看到站在门口冷着一张脸的陈念时,浑身一僵,低着脑袋迅速的下了车。</p>

    陈楚脸上的笑容在看到自己母亲后,便淡了下来,推开车门下了车后,陈念带着两个佣人已经出现在他身边不远处了。</p>

    “儿子啊,你可算是回来了,妈妈在家已经等你好几个小时了,开车是不是很累啊,咱们还是先回屋吧。”</p>

    陈念拉着陈楚的手,一脸的温和慈祥,像所有母亲一样,看到两个月没见的儿子了,心中总是会有说不完的关心话。</p>

    陈楚看着自己保养极好的母亲,摇了摇头,唇角勾出淡淡的弧度,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,说道:“不累,车上还有东西我去拿下来。”</p>

    借着拿东西的理由,陈楚把自己的手从陈念的手中拿了出来,转身朝后备箱走去。</p>

    陈念回头给旁边佣人使了个眼色,两道身影便跟着陈楚走了过去。</p>

    “儿子你回来妈妈就很高兴了,以后不要买什么东西,家里什么都不缺。”陈念看着陈楚的背影,脸上的表情变的愈发柔和,目光里净是对儿子的宠爱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下了车后,有些手足无措,在陈念面前她不管做什么都是错,好像她整个人在陈念面前都是一个错误一样。</p>

    在陈楚去后备箱拿东西时,韩心琪看陈念心情还算不错,便绕过车头走到了她的身边,带着有些惧怕的不自在笑容,小声喊道:“妈妈,我们回来了。”</p>

    陈念狠狠的瞪了韩心琪一眼,前一秒的好心情在听到韩心琪的

    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声音后瞬间消失,脸色冷的像是结了冰,眼底流淌出类似于厌恶的情绪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顿时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垂下了脑袋,咬了咬唇,握着的手心里布满了紧张的汗水,轻声说道:“对、对不起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道歉的原因是她忘记了陈念不让她在私底下称呼她为‘妈妈’,只让她在她的父亲韩硕明跟前喊她妈妈。</p>

    “嗯,回来了就好,你爸爸今晚可能会回来的晚一些,你要是没事就进屋去找雅芙玩吧。”</p>

    陈念突然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,难得的给了韩心琪一个笑容,眼底的厌恶和嫌弃早已消失殆尽,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清冷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有些受宠若惊的猛然抬头去看陈念,刚想开口说话,肩膀上便多了一个胳膊,随后身子便被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,陈楚温润的声音就从耳边传来。</p>

    “你们在聊什么?雅芙怎么了?”陈楚看着陈念,笑着问道。</p>

    陈念看着自己儿子搂着韩心琪的动作,视线也仅仅只是在搭在韩心琪肩头的那只胳膊上停留了一秒,动作优雅的拢了一下耳边的头发。</p>

    不动声色的移开目光看着陈楚,脸上再次换成温柔慈祥的笑容,说道:“没说什么,我就是刚才告诉心琪你叔叔会回来的晚一些,她要是觉得无聊了就让她一会去找雅芙玩,那丫头今天一整天都不见人影,不知道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干什么,叫都叫不出来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傻乎乎的附和着陈念的话,对着陈楚点了点头。</p>

    陈楚用搭在韩心琪肩膀上的手揉了揉她的脑袋,轻笑出声道:“妈,雅芙的脾气您还不知道啊,您叫都还叫不出她,还让心琪去叫她,还是一会我过去看看她在那忙什么吧!”</p>

    陈念因为陈楚难得的一声‘妈’,脸上的笑容更大了,眼角的皱纹因此又多了几道出来。</p>

    瞥到陈楚身后佣人抱着的东西,只是一眼就已经知道这些东西还是韩心琪买的,并不是她儿子买的东西。</p>

    试探着的说道:“下次你们回来就不要再买东西了,家里什么都不缺,你们俩能回来家里人就已经很高兴了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因为陈念对她态度的转变,像一只得到骨头的小狗一样,对着陈念连连摇着尾巴,并乖巧的站在那里不断的点着头。</p>

    陈楚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,他哪里会看不出自己的母亲说这些话是在试探什么,就像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只有在韩硕明眼前,才会表现出对韩心琪好的那一面,才会让韩心琪喊她妈妈一样。</p>

    语气淡淡的说道:“这些东西都是心琪买的,上次她听家里人说您最近喜欢吃牛油果,就专门给您买了些回来。”</p>

    陈念把目光转向韩心琪,脸上仍旧带着笑容,只是这个笑容有些僵硬,“心琪啊,下次回来不要再买东西了,我也就那两天想吃牛油果,现在也不怎么喜欢吃了,你每个月也没有多少工资,以后不用替家里人买什么东西了,多给自己买些吃的和用的知道吗?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看陈念对她如此关心的模样,宛如做梦般的不真实,偷偷在腿上掐了一把,感觉到了疼痛,心里却是开心的,有些谨慎的开口道:“知道了,那您现在喜欢吃什么?我下次回来再给您买。”</p>

    陈念看着眼前这个听不懂人话的傻女人,捂嘴笑了起来,眼中对韩心琪的厌恶遮掩的一丝不漏。</p>

    陈楚放在韩心琪肩头上的手紧了紧,让她紧挨着自己,语气略显无奈的对陈念说道:“心琪就是恨不得把家里人所有喜欢的东西都买回来送给你们,妈,您可一定不能浪费了心琪对您的一番心意哦,而且牛油果不仅有美容护肤的功效,营养价值也很高,多吃一些对身体还是很有好处的。”</p>

    陈楚猜想,自己的母亲一定不知道,他知道她是如何处理韩心琪以前买回去送给他们的那些东西这件事,那些每次几乎都要用掉韩心琪大半个月薪水,只把最好的都送给家人们的礼物,最后统统进了垃圾桶。</p>

    陈念再次听到陈楚喊她一声‘妈’,那是比她购物时买到喜欢的东西还要高兴,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,忙

    <span style=color:#4876ff>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<span style=color:#4876ff>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说道:“不会,不会,心琪的心意妈妈又怎么会浪费呢,咱们还是先回屋吧,家里早就准备好了你们喜欢吃的甜点。”</p>

    她这次用的是‘你们’二字,并没有单独强调一个‘你’字,而且她也好像找到了如何不再让自己儿子对她见外的办法了。</p>

    陈楚低头在韩心琪耳边轻声说了句,“咱们回屋吧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点了点头,在陈楚亲昵的半搂半抱中,跟着陈念朝屋内走去。</p>

    来到客厅坐下后,陈念立马让人把一早就准备好的甜点端了上来,还亲自递给了韩心琪一份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坐在沙发上接过甜点,更加的受宠若惊了,也不习惯这样的陈念,转头便习惯性的去找陈楚。</p>

    陈楚拿着叉子尝了一口眼前的糕点,点头对着陈念称赞道:“味道很好,甜而不腻。”</p>

    收到韩心琪投来的目光,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,笑着小声说道:“是你喜欢吃的草莓味,但不要吃太多哦,一会还要吃饭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点了点头,拿着叉子低头吃起了甜点,眼睛则是不停的在偷瞄着陈念。</p>

    陈楚在客厅看陈念和韩心琪之间的气氛还算融洽,只是坐了一会,就因为陈念对韩雅芙的念叨趁机上去找她了。</p>

    当陈楚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楼梯拐角后,前一秒还面色温和、亲切的陈念,下一秒脸上就没了任何的表情。</p>

    客厅里瞬间安静了下来,气氛带着莫名的诡异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放下手上端着的空碟子,不知要和陈念说些什么,心里开始有些局促不安。</p>

    陈念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小口茶,声音带着冷意说道:“晚上家里会来一位客人,你该怎么办不用我再交代了吧。”</p>

    陈念的变脸速度之快,让韩心琪一时有些跟不上她的节拍,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陈念说的是什么意思,在陈念面露不悦前,急忙点了点头。</p>

    她在韩家是一位见不得人的存在,在外人眼中,她和韩家没有一点关系,不管家里来了什么人,她都只能在厨房呆着。</p>

    这里早已没了她的房间,除了厨房她别无去处。</p>

    陈念瞥了韩心琪一眼,唇角勾出淡淡的弧度,继续说道:“那位客人以后会是我的儿媳妇,那女孩人不单长得漂亮,家世还好,最重要的是身体健康,没有任何不正常的疾病,和我儿子很是般配。”</p>

    陈念的话中有话,韩心琪又不是傻子,当然听出她话中对自己的讽刺,这些话韩心琪也没少在陈念口中听到,听的多了,也就习惯了,现在这样的话对她已经造不出什么伤害了。</p>

    坐在那里默默的点了点头,继续听着陈念还没说完的话。</p>

    这样的陈念才是她所熟悉的陈念,刚才对她一脸热情的那个陈念,果然是韩心琪做的一个梦……</p>

    “等你爸爸回来之后,你随便找个理由回你自己家吧,晚饭也不用在这吃了,今晚是我未来儿媳妇第一次来家里吃饭,你也不希望因为你这个外人,而坏了我儿子的好事吧!”</p>

    陈念放下茶杯,语气毫无波澜的说着赶她离开的话,那随意的模样,就像是在和韩心琪说今天的天气很好一样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睫毛微微颤抖了一下,手下意识的抓紧了自己的衣服,她想起来了一件事,家里来了客人她除了可以躲在厨房外,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去,那就是回她自己的家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鼻子一阵酸涩,委屈感涌上心头,眼睛瞬间红了,里面布满了晶莹的泪珠,她不敢抬头,原本低着的脑袋又往下垂了几分,胡乱的点了点头,努力的想要收回眼眶中的泪水。</p>

    陈念对韩心琪的识趣还算满意,微微点了两下头,“一会我儿子下来你就找个机会把这件事告诉他,但不要对他说晚上家里有客人这件事,你应该知道,我让你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什么吧!”</p>

    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