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诺深情 第四百四十五章 还记得做了什么梦吗?
作者:木子炎炎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3-01
    陈楚在韩心琪彻底进入睡眠后,静悄悄的来到了她的床边。</p>

    看着床上女孩睡觉时都微微上扬的嘴角,眼底的神色越发幽深,让人分辨不出他究竟在想些什么。</p>

    在床边坐下后,轻轻的拿走了韩心琪抱在怀中的手机,不费任何吹灰之力的打开了韩心琪的手机,面无表情的看了起来。</p>

    看完手机里的全部短信后,陈楚眯了眯眼,漆黑的眸中深邃如渊,似有暗涌翻滚。</p>

    但嘴角却轻微的勾起一道弧度,是怒还是笑,让人捉摸不透,伸手轻抚睡的正香的女孩的脸颊,陈楚刚才还在犹豫不决的内心,一下子有了决定。</p>

    陈楚俯身在韩心琪的耳边轻声唤了几声她的名字,看到韩心琪闭着的眼睛微微转动了几下想要睁开时,又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,并打了一个响指,床上刚被唤醒的女孩瞬间没有了清醒的意识,但却随着听到的命令,像一个机器人一样,闭着眼睛,应了一声:“是。”</p>

    ——</p>

    韩心琪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一觉醒来后感到无比的疲惫,同时感到不舒服的还有喉咙传来的干疼,她好像睡了一觉,嗓子比昨天更加让她难受了。</p>

    起身后,韩心琪就在床上寻找昨天陈楚给她的含片,找到后迅速的扣下两颗放在了嘴巴里含着,清凉的感觉这才让她有了些许的舒服。</p>

    穿上鞋子下床后,韩心琪又顺手关了床头灯,打开房门去找陈楚。</p>

    刚走出房门韩心琪就闻到了饭菜香,客厅已经摆好了冒着热气的饭菜,没有在客厅看到陈楚的身影,韩心琪便直接朝厨房走了过去。</p>

    果然,在门口看到了带着围裙做饭的陈楚,韩心琪如同找到救星般的快步朝陈楚走了过去。</p>

    来到陈楚背后后,韩心琪拍了拍他的肩膀,陈楚把火关小回头,韩心琪没有出声,指着自己的嗓子一脸的求救样。</p>

    “是嗓子疼吗?”陈楚嗓音温和的问道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点了点头,把口中的含片嚼碎咽下后,试着出声说道:“还特别干,好像说了很多话一样。”</p>

    出口的声音带着沙哑。</p>

    陈楚带着韩心琪朝窗户口走进了两步,然后捏着她的下巴,“把嘴巴张开让我看看是不是嗓子又发炎了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乖乖的张开了嘴巴,不用陈楚提醒便发出了“啊”的声音。</p>

    陈楚看了韩心琪的喉咙有两秒钟,表情略显严重的说道:“嗓子比昨天又肿了些,今天还是只可以喝稀饭和吃水果,别的什么都不能吃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一脸纠结的看着陈楚,忍着疼痛问道:“为什么会突然又严重了呢?我昨天什么都没有偷吃,也有好好吃药。”</p>

    以前她的嗓子发炎,都是睡一觉后就好的差不多了,今天这种情况反常到韩心琪根本没有办法理解,而且昨天晚上她在睡觉的时候,都可以感觉嗓子已经好了的。</p>

    陈楚倒了一杯水递给韩心琪,拍了拍韩心琪的肩膀,眸中满是柔和的说道:“可能是吃一种药吃的时间长,现在效果不大了,而且昨天你和胡杰在一起说了许多话,对正在发炎的嗓子也没有什么好处,睡了一觉药效过了,炎症也就自然的压不住了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一口气喝了半杯水,转头看了眼窗外,后知后觉的惊道:“现在已经到了中午了?!”</p>

    陈楚笑了笑走到火边,用勺子搅了搅里面的食物,语气宠溺的说道:“早上我叫了你两遍,都没有喊醒你这个小懒猫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歪头回想了一下,她好像隐约当中确实听到了陈楚的喊声,大脑一片混沌的说道:“我昨天好像做了一个好长的梦,怎么也醒不过来。”</p>

    陈楚转着圈的搅动着锅里的食物,不紧不慢的问道:“还记得做了什么梦吗?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自从睁开眼

    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的瞬间,就再也想不起自己做过什么梦了,摇了摇头,“不记得了,反正就是这一觉睡的很累,好像鬼压床了似的。”</p>

    陈楚把火关掉,看着锅里氤氲的热气不断升腾,又随着轻轻搅动了两下,方才拿出一个碗开始盛饭,笑着说道:“什么鬼压床,可能是昨天晚上睡觉前你想了太多有的没的,或者是想到了什么比较开心或兴奋的事情,由内外信使的剌激,引起大脑的一小部分神经细胞活动,入睡后大脑皮层未完全抑制,脑海中也就出现了各种情景,也就造成了你没有休息好的主要因素,要相信科学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看着陈楚罗里啰嗦的背影,调皮的吐了吐舌头,想要偷偷离开厨房,刚往后挪动了一步,陈楚就回头说道:“我们要准备吃饭了,你赶快去洗把脸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想要偷溜的行为被抓了个正着,毫不心虚的点头应道:“好,我正准备去洗脸呢,肚子好饿啊。”</p>

    说完迅速的转身走了出去,离开后不到两秒钟就又退了回来,看到陈楚还没收回视线,举着水杯笑着说道:“杯子忘记放下了。”</p>

    陈楚笑着看着韩心琪再次消失在门口的身影,收回视线后,盛了两碗粥端着走了出去。</p>

    饭桌上陈楚做了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食物,韩心琪看着都开始流口水,可惜她也只能看看,然后像一个婴儿一样只能吃着没有太多味道的食物。</p>

    这次不是她不想吃,也不是她不能偷吃,而是她现在的嗓子是只能吃流食,像是没牙的老太太一样不用费力就可以咽下去的食物。</p>

    刚才在去洗漱之前,她偷偷捏了一块昨天想了一天的肉放进了嘴里,然后味道非常美味,可她就是嚼了半天就是咽不下去,一往下咽,嗓子那就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,不单咽不下去,食物碰到肿起的地方还疼,最后到了口中的肉,还是被她用纸巾偷偷包起来扔掉了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喝着碗里没有味道的白粥,看着眼前全都是自己喜欢吃的食物,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最可怜,并且没有口福的人。</p>

    陈楚吃着一桌子菜,看着韩心琪面对美食露出哀怨的小眼神,笑着安慰道:“哥哥不知道你今天的嗓子会比昨天严重,如果要是知道的话,我就不做这一桌子饭菜了,和你一起喝粥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闻言,抬头一脸感动的看着陈楚,“都是我的身体不争气,浪费了哥哥辛苦做出来的饭菜,哥哥你一定要代替我,把我的那份也吃了。”</p>

    陈楚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,透着几分宠溺,伸手用大拇指擦了一下韩心琪的嘴角,补偿的说道:“等你好了我再给你做好吃的,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做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用手胡乱的在自己嘴巴上抹了一下,眼里带着兴奋的亮光,说道:“好,那我就多在哥哥家里住两天。”</p>

    说完再吃碗里的白粥时,韩心琪觉得也没有那么难吃了,一口气吃干净了碗里的稀饭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吃过饭后,准备看一会电视,糖糖叼着一个球跑到了她面前,韩心琪就放弃看电视的念头,和糖糖玩了起来。</p>

    当陈楚从厨房走出来时,韩心琪看着陈楚端出来的水杯,就知道又到了她吃药的时间。</p>

    已经做好了面对那小半瓶药的心理准备,陈楚却又给了韩心琪一个惊喜。</p>

    这次让她吃的药,可以说是比昨天少了一半,尤其是少了那个到了嘴里就快速化解的小白片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接过水杯,像是害怕陈楚想起来什么似的,二话不说的又接过装着药片的小玻璃杯,把里面的东西一下子倒进嘴里,然后喝了两口水,那些药物便全部进了肚子里。</p>

    陈楚头一次看到韩心琪吃药都能吃的这么豪气冲天,低低的笑从喉间溢出,有些无奈的在韩心琪身边坐下,拿起糖糖咬过来的球又重新扔了出去,在糖糖跑开后,玩笑道:“这次的药比昨天的好吃吗?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抱着水杯在喝水,闻言忙不迭失的连连点头。</p>

    她这次吃药好像吃出经验了,以前都是一颗两颗的

    <span style=color:#4876ff>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<span style=color:#4876ff>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吃,吃的慢不说,而且有一些不带糖衣的药片是吃一次苦一次。</p>

    这次她囫囵吞枣的把所有药一下子倒进了嘴里,那是什么味道都有,苦也只苦这么一次,再一喝水就全部下去了,感觉好极了,跟只吃了一次药一样。</p>

    陈楚看着眼前的傻丫头目光温和,淡淡的笑道:“不问问我是不是忘给你拿了什么药?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放下水杯,抱着陈楚的胳膊撒娇道:“不问了,不问了,哥哥那么聪明,怎么会忘记什么东西呢!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抱着陈楚的胳膊其实还有另外一层意思,如果陈楚要是起身再去给她拿药,那她是死也不会松手的。</p>

    陈楚又怎么会不知道韩心琪的这点小心思呢,为了让她安心,便主动说道:“刚才吃的全部都是治疗嗓子的药物,其余的药今天先暂停一天,如果脑袋要是疼了的话就告诉我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本来就觉得自己的脑袋没问题,只是碰了一下,肿了个包,如果在不刻意去碰那个包的情况下,脑袋是一点问题都没有,所以也觉得那些药根本没有必要吃。</p>

    但是能从陈楚口中听到不用吃药这类的话,韩心琪觉得跟圣旨一样难求。</p>

    抱着陈楚的胳膊,笑眯眯的说道:“知道了,脑袋要是很疼的话我肯定会告诉哥哥的。”</p>

    话音刚落,陈楚放在卧室的电话就响了起来,韩心琪机灵的松开了陈楚的胳膊,给了他一个去接电话的眼神,弯腰去接糖糖咬回来的球。</p>

    陈楚回到卧室,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是一串数字后,微微蹙了蹙眉,按下了接通键。</p>

    “儿子啊,你现在忙吗?”电话另一端的陈念,问的有些小心翼翼。</p>

    陈楚拿着电话走到窗边,一脸平静的说道:“不忙,您有什么事吗?”</p>

    陈念听着自己儿子对她说话用着这么客气的态度,心里不免有些不是滋味。</p>

    他们母子俩的关系,在没有搬来韩家之前,儿子一直都像一个小大人一样陪在她的身边,照顾着她,偶尔还会对她撒撒娇。</p>

    自从搬进韩家后,他们的生活条件变好了,感情也就随着淡了,儿子再也不像从前那样陪在她的身边,也不再对她撒娇,母子间的关系也越来越陌生了,甚至不知何时,就连说话的语气,也变的有些客气和疏离了。</p>

    陈楚对她疏远的态度,陈念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中,张了张嘴巴,用着温柔的语气说道:“没事,就是想问一问我儿子什么时候回来,妈妈已经两个月没有见到你了,想让你没事早点回家陪我说说话,在家里多呆一会。”</p>

    陈楚闻言,平静的黑眸里有了一丝波动,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,修长的手指解开了衬衣领口的两颗扣子,淡淡的说道:“我们一会就准备回去了,刚好我今天也有一件事要和您说。”</p>

    陈念听到‘我们’二字脸色就是一变,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几分,一秒过后,语气不变的笑道:“好,那妈妈就在家等着你回来,现在就开始让人准备做你从小爱吃的甜点了。”</p>

    陈念故意忽略掉韩心琪的存在,只用了一个你字。</p>

    陈楚没什么太大反应的提醒道:“我不吃带有芒果的东西,您顺便嘱咐一下家里的厨子,让他们做糕点时注意下,晚饭做的也尽量清淡些,我最近的嗓子有些发炎。”</p>

    陈念脸上的笑容僵住了,另一只放在腿上的手指不自觉的握了起来,涂着单寇的指甲掐进了肉里都没察觉到,眸底闪着恨意和毒辣。</p>

    她自己的儿子喜欢吃什么,不喜欢吃什么,她这个做母亲的心里一清二楚。</p>

    过了有几秒钟,陈念有些心痛的缓缓开口道:“你放心吧,家里已经没有再买过芒果了,上次的事情妈妈也解释过了,当时我根本不知道她对芒果过敏,而且她也只是吃了一口,也没出什么人命,你不要整天以为妈妈想要把她怎么样,是不是在你心中妈妈就是一个恶毒的女人?”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