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诺深情 第四百三十九章 她心底自卑的那一面便会跑出来,提醒她她是一个有病的人
作者:木子炎炎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3-01
    “你先不要说话,喝点水润润嗓子。”陈楚嗓音温和,话语间满是柔情,眼中有着无法隐藏的宠溺之色。</p>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韩心琪对陈楚眨了一下眼,又点了点头,便支着身体想要起身。</p>

    陈楚把浑身无力的女孩抱在怀中,拿起一个枕头放在她的身后,一切准备妥当后,方才扶着韩心琪让她靠坐在床上。</p>

    陈楚在韩心琪坐好后,端着水杯凑到了韩心琪的嘴边想要喂她喝下去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眉眼弯弯的朝陈楚笑了笑,然后摇了摇头,伸手自己抱着水杯便喝了起来。</p>

    陈楚坐在床边,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韩心琪喝水,她喝的很慢,如同一只小奶猫一样一点一点的喝着。</p>

    一杯水喝完后,韩心琪把水杯递给陈楚,张了张嘴,试着说道:“哥哥,你不要这样盯着我,感觉好奇怪。”</p>

    嗓子比刚才好了很多,说话时虽然还是很疼并带着沙哑,但是这种疼在韩心琪可以忍受的范围内。</p>

    陈楚拿着纸巾帮韩心琪擦拭了一下唇角,又伸手帮她拢了拢耳边的碎发,温柔地凝视着她问道:“为什么会感到奇怪?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身上的无力感正在逐渐消失,也有了开玩笑的力气,拉着陈楚的手笑道:“你不要什么都帮我,感觉我好像病到生活不能自理一样。”</p>

    陈楚反手握住了韩心琪柔软无骨的小手,眼中含着笑意,“小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,每次一生病,就变成了一个小婴儿,恨不得让我整天抱着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佯装陈楚说的那不是自己,撒娇道:“哥哥,我饿了,好想吃肉。”</p>

    陈楚笑着摇了摇头,松开掌中的小手,端过一旁放着的清粥,“肉今天你是吃不到了,厨房还有一锅稀饭都是你今天的主食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看着没什么胃口的清粥撇了撇嘴巴,不情不愿的接过来,嘟囔道:“你虐待我。”</p>

    身体却很听话老实的用勺子舀着稀饭往嘴里送。</p>

    陈楚看韩心琪这幅乖乖的模样,还是忍不住想要满足她那个小小的请求,宠溺的说道:“如果你在吃晚饭时嗓子不痛了,我可以奖励你几块肉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咽下没有味道的食物,眼睛亮亮的说道:“我想吃烤肉。”</p>

    说完又往嘴里送了一勺粥,她现在就是莫名的特别想吃肉。</p>

    陈楚善意的提醒道:“如果你嗓子好了,你想吃什么都可以,我都可以做给你吃。”</p>

    他着重提醒的了‘如果’二字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抱着碗,身子往下缩了一些,耍赖一样的用脚踢着床边的陈楚,眼中充满了鄙视,她在咽白粥的时候嗓子还带着疼痛,一下午的时间根本好不了,只能以症状减轻这个词。</p>

    陈楚对她说的那些看似满足她的话,其实根本没有实际作用,属于空头支票,而且支票还是假的!</p>

    陈楚任韩心琪用着猫咪般的力气踢着他,

    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能有这样的活力,表示身体状况良好,眉目越发的柔和,“乖,好好吃饭,吃过了饭还要吃药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听到‘药’字,小脸一下子就不高兴的耷拉了下去,她的嘴巴里一直有一种苦味,好像就是之前吃药时留下的味道。</p>

    但她没有说出任何不高兴的话,无声吃起了饭。</p>

    陈楚拍了拍韩心琪的腿,起身说道:“慢慢吃,我去给你拿药,看到不要被吓到哦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乖乖的点了点头,心想,她才不会被吓到呢,又不是以前没生过这种病。</p>

    当她看到陈楚端着水杯,和拿着那些药出现在她眼前时,端着陶瓷碗的手不禁一抖,差点把碗里的食物洒在床上。</p>

    “这都是我的?”韩心琪看着陈楚手中颜色不一的药片和胶囊,怀疑的问道。</p>

    陈楚坐在床边,从装着药物的玻璃杯中拿出两颗白色的药片递给韩心琪,点头说道:“这个是消炎药,对胃的刺激比较大,饭中吃会减小对胃的刺激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面露惊恐的接过陈楚递来的药物,放在口中后,接过陈楚递来的水咽了下去。</p>

    吃过药后,之前原本消失的苦味再次回到了韩心琪口中,顿时又是一脸的生无可恋,一直被她嫌弃的白粥,都能被她尝出了淡淡的甜味。</p>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次吃的药比以前的多很多?”韩心琪嘴上喝着白粥,眼睛却一直盯着陈楚放在一旁的十多个药片上。</p>

    奇怪,真的很奇怪,有些药她认得,有些药看着都觉得恐怖。</p>

    陈楚淡淡的瞥了眼装满小半瓶的药,温和的笑了笑,解释道:“里面除了有一些治疗嗓子和退烧的药物外,还有一些是活血化瘀的,你脑袋后面被撞出来个包,幸好没有造成脑震荡,所以需要吃点药让那个包早点下去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放下勺子,便在脑袋后面摸了起来,然后很快就找到了陈楚所说的那个包,了然的点了点头,欣然的接受了那些吃了就会饱的药物。</p>

    好不容易吃干净了碗里的稀饭,韩心琪靠在床上躺着,问道:“哥哥,我可不可以过一会再吃那些药,现在我很撑。”</p>

    陈楚点了点头,“饭后半小时吃最好了。”</p>

    意思是可以晚半个小时再吃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身体一歪,人就有些无力的倒在了床上。</p>

    陈楚拉着被子盖到了韩心琪脖子以下的地方,把她盖的严严实实,只把韩心琪的脑袋留在外面,满眼宠溺的看着在他床上玩着的女孩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在床上滚了一圈,像一个蚕宝宝一样挪动调整了一下身体,再一个侧转就把脑袋放在了陈楚的腿上。</p>

    只是这么在床上动了两下,韩心琪就觉得身体仿佛被掏空了一般,躺在陈楚的腿上休息了有两秒钟,缓过来劲后,韩心琪一脸八卦样的问道:“哥哥,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?”</p>

    陈楚手上正在把玩着韩心琪的一撮头发,闻言,手上动作一顿,眉头微蹙的看着韩心琪,“为什么这样问

    <span style=color:#4876ff>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<span style=color:#4876ff>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?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贼贼的笑了一下,“我看到她了,早上那个短头发女孩。”</p>

    陈楚点了点头,看韩心琪的反应,应该是没有察觉到当时他们口中的‘七七’并不是她,也没有想到她会记得那会的事情。</p>

    微笑着说道:“我喜欢长头发的女孩。”</p>

    陈楚这既没有承认,也没有否认的一句话,让韩心琪秒便名侦探柯南,收回脸上的笑容,盯着陈楚的眼睛看了有两秒钟,后恍然大悟的说道:“头发一年就可以长很长,哥哥你是喜欢她的对不对?”</p>

    陈楚拿着韩心琪的头发,在她脸上轻轻的扫了扫,给了一个让韩心琪死心的答案。</p>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她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的脸被扫的痒痒的,脑袋往陈楚的身上凑了凑,来躲避陈楚用头发扫她玩的动作。</p>

    对于陈楚的回答有点失望,但同时又让她想到了一件事,便好奇的问道:“她好像认识我,而且还喊我琪琪,是我认识的人吗?当时我没有看清她的脸。”</p>

    陈楚神色不变的笑道:“你不认识她,她是我医院的人,所以她认识你,而且知道你是我的心尖宠妹妹。”</p>

    陈楚在说后面那句话时,伸手在韩心琪的嘴巴上捏了捏,真想就这样捏住她的嘴巴,让她再也问不出任何问题,就这样静静的躺在他身边。</p>

    经陈楚这么一解释,韩心琪也不怎么纠结、好奇这个问题了,在陈楚松开她的嘴巴后,又问道:“那我是怎么到了哥哥家里了呢?我只记得我是在公司摔倒了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此时的心中藏着无数个问题,但这些都需要一个一个问出并找到答案。</p>

    陈楚觉得韩心琪在嗓子发炎的情况下说的话太多了,护着韩心琪的脑袋,稍微起身从桌上拿了一盒药,打开盒子和里面的包装,陈楚抠出一粒药塞进了韩心琪的口中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感觉口中的药片凉凉的甜甜的,特别好吃,尤其是含在嘴里嗓子感觉特别舒服,不禁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</p>

    说着伸手拿过了陈楚手中的盒子。</p>

    “清热解毒、消肿,缓解喉咙疼痛的含片。”陈楚两句话说明了这个药物的作用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看了一眼说明,发现和陈楚说的一样,就随手把东西放在了旁边,想着这可是一个好东西,一会没事了多吃几片,嗓子也会好得快。</p>

    “哥哥,在我摔倒后,是不是火焰又出来了?”韩心琪有了含片在口,嗓子要比之前舒服好多,说话更加风雨无阻了。</p>

    陈楚轻轻的“嗯”了一声,摸了摸韩心琪的脑袋,又不疾不徐道:“不过你放心,火焰并没有做什么,而且你们经理还给了你病假,火焰就去医院找我了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感觉火焰出现在她公司肯定不会什么都不做,但一想到容瑾儿,韩心琪再看陈楚时,心里就有点发虚,担心一会如果陈楚问她在公司发生了什么事,她该怎么回答陈楚。</p>

    她想要把宋云旗介绍给陈楚,之前韩心琪曾经想

    <span style=color:#4876ff>-啃--书-——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

    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<span style=color:#4876ff>-啃-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--

    过无数次这样的场面,也有想过找个合适的时间,告诉陈楚她有了喜欢的人。</p>

    但经过昨天的事情,韩心琪目前还不知道自从她在公司摔倒后又过了几天,也就十分理所应当的把它想成是昨天发生的事情。</p>

    在容瑾儿来找她后,曾经下定的决心,让韩心琪有了些动摇,因为自从那件事之后,她还没有和宋云旗联系过,对男人的想法也不清楚。</p>

    她不说要让宋云旗给她撑腰,或者得到男人的什么解释,但她还是觉得这件事有必要告诉他一下,她想容瑾儿和宋云旗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,他们两个人还是找个机会谈一谈比较好,以免这个误会加深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十分确定她喜欢上了宋云旗,而且还是特别喜欢的那种,但在她往往鼓足勇气想要对别人说出这件事时,她心底自卑的那一面便会跑出来,提醒她她是一个有病的人,那个男人那么高高在上,她不配和他在一起……</p>

    韩心琪内心再次犹豫了一下,又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和理由,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,等男人出差回来,他们见了面之后,她再告诉陈楚她有了喜欢的人,不管男人愿不愿意跟她回家,她喜欢他的事实不会改变什么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把头埋在了陈楚身上,伸手抱着他的腰,嗓音糯糯的说道:“哥哥,谢谢你一直这样照顾着我们。”</p>

    陈楚俯身在韩心琪的头发上轻轻落下一吻,用着极轻的声音说道:“傻丫头,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埋在陈楚腰间不到两秒钟的时间,就开口打破了她和陈楚此时这种温馨带了点暧昧气息的气氛,松开抱着陈楚腰的手,拽着他的衣角,仰头说道:“咱们晚上吃烤肉吧,我好想吃点咸的东西,嘴巴里没有味道。”</p>

    都说当一个人特别想吃什么的时候,就表示那个人的身体里缺少了什么,比如一个人想要喝水,就表示那个人的体内缺少了水分。</p>

    韩心琪觉得她肯定是受了伤加上生病,体内的营养没跟上,缺少肉类的蛋白质,才会让她现在这么想吃到肉。</p>

    陈楚捏了捏韩心琪的鼻子,不为所动的笑道:“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,到了你吃药的时间了。”</p>

    韩心琪想要耍赖的在床上翻滚反抗了两下,后还是乖乖从床上爬了起来,陈楚把水杯递给韩心琪,把那小半杯药分批送到韩心琪手上,让她依次吃了下去。</p>

    在最后陈楚把两个特别小的小白片放到韩心琪手上后,韩心琪看着这两个小小的特别不起眼,但外面却没有包裹任何糖衣颜色的药片就知道浓缩都是精华,这俩药绝对特别苦。</p>

    皱着一张小脸,问道:“哥哥,这俩是治疗什么的?”</p>

    心里则是想着,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药她就不吃了。</p>

    陈楚视线落在韩心琪的手心上,温柔的说道:“脑袋撞了那么大的包不吃这个药会疼的,只剩最后两片药了,乖乖吃下。”</p>

    话音刚落,门外就响起了门铃声,陈楚神色没有半分波动的笑道:“我看着你吃了药再去开门。”</p>

    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