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诺深情 第四百二十六章 张一轩摸着王其的头发,看着她的脸颊发起了呆……
作者:木子炎炎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3-01
    张一轩随便在衣服口袋里一摸,就摸出来了一张五十块钱,两根手指夹着那张绿色钞票在王其眼前晃了晃。</p>

    语气大度的说道:“哥哥给你五十块钱,怎么样,够意思吧!”</p>

    王其见钱眼开,抱着张一轩的脖子,‘吧唧’一下就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,松开后动作一气呵成的夺过钞票欢喜的看了起来。</p>

    安易僵硬着脖子慢慢把视线转移到窗户外,自我催眠着:我什么都没有听见,也什么都没有看见……</p>

    张一轩看着王其拿着五十块钱美滋滋的小模样,心里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,然后二话不说打开车门下了车。</p>

    车门在关上后,安易迅速转过脑袋,一边盯着张一轩朝自己另一辆车走去的身影,一边快速的说道:“等陈楚回来,我要把你为了五十块钱就把自己卖了的事情告诉陈楚!”</p>

    王其闻言快速的收起脸上的笑容,折叠好手中的钞票,然后塞进衣服口袋里,狡诈的说道:“你如果敢告诉陈楚哥哥,那我也告诉衰哥哥安易是你的假名。”</p>

    安易当头被王其打了一棒,而且还是正中死穴,不得已败下阵来,微微仰着脑袋,说道:“那好,咱们谁也别说谁,不过我想再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我。”</p>

    王其拿起一旁的薯条,边吃边应道:“好啊,你问吧。”</p>

    安易看到张一轩打开了车门,然后从副驾驶座上拿出了一瓶红酒,语速很快的问道:“你还有这样亲过别人吗?”</p>

    王其想也不想的摇了摇头,同时说了两个字,“没有!”</p>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只向他开口要二十块钱呢?”安易十分不解的问道。</p>

    “因为火焰姐姐经常对我说做人不能太贪心,而且如果一次宰一个人太狠了,下次就没机会再宰他了。”王其特别认真的说着。</p>

    安易听的眉头直抽抽,她想王其应该没有理解那个“宰”的真正含义,也没有见到别人是如何“宰人”的,要不然她一准哭死,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。</p>

    张一轩提着之前从他大哥那离开时顺出来的红酒,另一只手拿着开瓶器,摇着狐狸尾巴,回到了王其所在的车上。</p>

    关上车门后,张一轩体贴的询问道:“你们俩是现在就想喝呢?还是等小辰辰回来后咱们再庆祝呢?”</p>

    王其在张一轩上车后,就快速的丢下手中的薯条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张一轩怀中的瓶子,咽了一下口水,说道:“我们可以现在先尝尝味道,等辰哥哥回来之后我们再一起喝。”</p>

    安易不知道张一轩怀中抱的红酒是什么年份的,但她可以确定那个瓶子是她没有见过的,说一点都不好奇,也不想立马尝尝味道,那她就是在欺骗自己。</p>

    好不容易可以跟着王其沾沾光,安易那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在王其的话音刚落,她就随着点起了头。</p>

    张一轩看两个女孩都想现在就尝尝味道,三两下就打开了酒瓶,红酒的香甜气息慢慢的萦绕在空气中。</p>

    王其一闻到这个味道,就可以确定这个就是刚才在张一轩身上闻到的那种味道,看了眼张一轩,内心蠢蠢欲动的问道:“这个好喝吗?”</p>

    张一轩把酒瓶递给了王其,笑着说道:“好喝,非常好喝,我平常就喜欢喝这种红酒。”</p>

    王其接过酒瓶,听到‘酒’这个字,内心稍微的挣扎了一下,犹豫着问道:“这个会喝醉吗?”</p>

    张一轩毫不在意的说道:“不会,从来都没有人会因为红酒喝醉,你知道红酒是用什么酝酿的吗?”</p>

    王其摇了摇头,她之前都没见过这种东西,又怎么会知道它是用什么酝酿的?</p>

    用鼻子在瓶口闻了一下,浓郁的葡萄酒气息直冲王其大脑,让她脑袋一时有点发晕,好像微微有些被熏醉了。</p>

    张一轩怂恿着王其说道:“这种酒都是葡萄酝酿的

    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,七七你要是没喝过酒,就先稍微喝一点尝尝味道,喜欢了就喝,不喜欢了就不喝。”</p>

    王其咽了一下口水,闻着味道很特别,让她直想流口水,但又因为这个东西是酒,让王其不太敢去触碰,转头看着安易,寻求心理安慰的问道:“安易,这个确实不会喝醉吗?”</p>

    安易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,后又附在王其耳边提醒道:“其实这个也没有百分百的保障,因人而异,有些人喝一口也会醉,有些人喝几瓶一点事也没有,这种红酒每天喝一点对女人还是很有好处的。”</p>

    王其听安易说那么多,统统都因为‘有好处’三个字,而抛却了各种顾虑和担忧,抱起酒瓶先稍微的尝了一下味道,感觉味道还不错,又一连喝了三大口,完全跟喝水一样,脸蛋并迅速的红了起来。</p>

    放下酒瓶后,王其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异样,只觉得这种味道似曾相识,好像曾经喝过一般。</p>

    有好东西不忘安易的把红酒塞到了她的手中,话语有点飘忽的说道:“安易,味道很特别,你也来尝尝。”</p>

    说完还打了一个酒嗝。</p>

    安易没有注意到王其已经通红的脸蛋,目光和注意力早已被怀中的酒水吸引,这里没有酒杯,她也只好跟着王其一样豪迈的抱着酒瓶开喝。</p>

    安易和王其虽然喝酒的动作是一样的,但是区别就在一个是会品酒的行家,一个是喝完根本就唱不出什么味道的外行。</p>

    安易喝了一口红酒并没有马上吞下,并用舌尖来回搅动着,要味觉感受葡萄酒中的味道,好让香味散发到整个口腔中。</p>

    她很喜欢这种感觉,入口时有一点点甜、有一点点酸、还有一点点苦涩的味道,当醇香的红酒充斥着整个口腔的时候,王其心里不禁暗赞了一声好,果然是难得的好酒。</p>

    喝了一口,顿感齿颊留香,那种浓香、圆润、细腻、柔和、绵长的感觉,比接吻还要让人销魂。</p>

    当然这只是一种比喻,她也并没有和男人接过吻,也不知道接吻是什么感觉,不过要是能和陈楚接吻,安易心想,感觉肯定要比这酒更加好。</p>

    安易一边这样幻想着,一边又情不自禁的抱起酒瓶喝了起来。</p>

    王其嘴角咧着傻笑,眼皮子越来越重,身体在她根本不知道的情况下左右摇晃着,然后很快就直接倒在了张一轩的怀中睡了过去。</p>

    张一轩看着怀中女孩红扑扑的脸蛋,眉头微微蹙着,根本没有想到王其只是喝了几口酒就会喝醉,而且反应还这么快,感觉有点不可思议。</p>

    安易正在喝酒看到王其倒在了张一轩怀中,稍微的愣了一下,心想难道是这酒有问题?</p>

    后又觉得张一轩不可能会在酒里下药,毕竟她之前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张一轩有对女人下药的传言,而且这酒他也是当着她们的面才打开的……</p>

    王其其实并没有喝醉,或者可以说是她的身体喝醉了,但是她的灵魂却没有喝醉,她虽然是闭着眼睛,但是仍旧可以敏感的察觉到周边的食物。</p>

    她知道安易就在她的旁边,她知道自己现在正在张一轩的怀中,她想要睁开眼睛,却怎么也睁不开,这种感觉王其特别熟悉,和她之前每次想要出来时的情况很相似。</p>

    她感觉不到累,也丝毫没有困意,只是在闭上眼睛的瞬间,通往外界的‘大门’好像突然消失不见了,王其被困在了一个白色的房间里。</p>

    张一轩摸了摸王其发烫的脸颊,并把散在她脸上的头发夹在了她的耳后,调整了一下坐姿,给王其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把她抱在怀中,并问道:“七七?你这是喝醉了吗?”</p>

    王其在‘房间’里找着大门,并碎碎念道:‘我才没有喝醉呢,这酒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,刚才真不应该喝。’</p>

    实际上在张一轩怀中的王其则是没有任何的反应,仍旧呼吸平稳的睡着,如同童话里沉睡的公主一样。</p>

    安易晃了下手中的酒瓶,不知不觉瓶中的酒水就被她消灭掉了三分之二,

    <span style=color:#4876ff>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<span style=color:#4876ff>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看着所剩不多的酒水,安易觉得现在只剩下了这么一点点,也不够大家分享,还不如她一口气喝光算了。</p>

    最最主要的是安易想像王其那样喝醉,要不然她很难想象在只有她和张一轩两个人的空间内,他会不会和自己说什么话,想要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,安易觉得还是喝醉了比较好,那样陈楚说不准今天晚上还会把她带到他的家里……</p>

    然而事实是安易在关于张一轩的问题上,想的太多了。</p>

    张一轩现在的眼里和心里只有怀中人儿,早就忽略了安易的存在,喊了几声见王其没有什么反应,张一轩摸着王其的头发,看着她的脸颊发起了呆……</p>

    ——</p>

    陈楚一行人从接到林辰上了山,又从山上下来时已经接近十二点了。</p>

    他们现在正在山下的林子里走着,还是秦言兄弟二人在前面带着路,林辰和陈楚跟在后面,一路上大家的话语都很少,几乎没有聊过天。</p>

    越是临近出口,大家的心情也就都逐渐轻松了下来。</p>

    秦言跟在自己的兄弟后面,抬头在看到路边停着的车辆所照射出的灯光时,有些激动的说道:“咱们马上就到路边了。”</p>

    陈楚和林辰也都看到了亮光,毕竟在这种黑漆漆的林子中,只要稍微有一点亮光就会格外的引人注意,他们两个没有像秦言二人那样兴奋,而是不约而同的放慢了脚步观察起了路面上的情况。</p>

    四人又走了几分钟,在距离路边越来越近时,带头的那位秦言的兄弟却出了事。</p>

    正在走路的那位兄弟不知踩到了什么发出一道声响,接着站在原地抖了起来,在秦言和林辰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时,陈楚当机立断从最后面跑了出来,然后摘下头顶的帽子拿在手中,把帽子当做手套一样的拉了那位兄弟一把,人瞬间就跟着往后倒去。</p>

    秦言反应过来,赶忙伸手抱住自己哥们的身体,语气着急,但仍旧一头雾水的喊道:“诶?兄弟,没事吧?是被什么东西咬到了?”</p>

    林辰也赶忙围了过去,拿着手电筒在那人脸上照了一下,又掰着他的眼皮检查了几下,后说道:“他晕过去了,没什么大碍。”</p>

    秦言原本看自己哥们浑身软绵绵跟死了一样的在他怀中,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,在林辰说出是晕了过去后,秦言简直都想跪在地上给林辰磕几个头了。</p>

    秦言抱着自己哥们一动不敢乱动,带着颤音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啊,他是被什么东西咬到了?还是踩了什么陷阱啊,咱们在来的时候这里明明什么危险东西都没有遇见啊。”</p>

    陈楚拿着手电筒一直在地上照着,很快就发现了那个被踩到的电击棒,陈楚愣了一下,一眼就认出那个东西是王其和安易的,心中突然开始不安了起来。</p>

    陈楚蹲下身拾起地上的电击棒,关掉了上面的开关,起身说道:“是踩到了这个,电流不大。”</p>

    林辰看了眼陈楚手上拿着的东西,疑惑道:“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而且还被丢在地上?”</p>

    陈楚握着电击棒的手指不禁用了些力,尽量让自己看不出任何异样,嗓音淡淡的说道:“秦言你先在这里照顾着你兄弟,我和林辰先去路边探探情况,安全了你再带着你兄弟过来。”</p>

    秦言顿时再次紧张了起来,虽然陈楚和张一轩都没有明说他们在做着什么事,但是全程都在参与的秦言,自然还是发现和听到了一些什么。</p>

    抬头又朝不远处的路面看了一眼,双腿开始不受控制的发起了软,心脏狂跳,但声音微弱的说道:“好的,陈先生。”</p>

    陈楚给了林辰一个眼神,把背后背着的背包取了下来,随手放在了草丛中,离开前又不忘交代秦言把手电筒关掉,不要发出任何声音。</p>

    陈楚和林辰在没有任何灯光的帮助下摸黑前行着,在走了有四五米远时,陈楚静静的说道:“刚才那个电击棒是安易她们的。”</p>

    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