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诺深情 第四百零二章 你的意思是咱们现在这是迷路了吗?
作者:木子炎炎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3-01
    王其没有手表,也不知道她们走了多长时间的路,只觉得安易所带的路越来越不像路了。

    登山棒现在根本就用不到了,王其觉得她们现在所走的路跟攀岩倒是有点相似,只不过没有攀岩那么陡峭,也没有攀岩那么危险。

    而是拽着周围的树木和枝叶,开始往上爬。

    对,她们现在用“爬”这个词一点都没有用错。

    看到安易突然停了下来,王其趁机趴在一块干净的大石头上休息片刻,面露疲惫的道:“安易啊,咱们休息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安易把身上的背包卸了下来,手上分别拿着指南针和地图,抬头朝太阳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越看眉头皱的越深,然后又使劲的摇了摇手上的指南针,不太敢相信她新买的指南针会出现问题。

    但指南针现在所指的方向,和太阳现在正在慢慢西沉的方向不太对劲,让安易顿时有点崩溃,她开始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不会看指南针了。

    王其虽然在石头上趴着,但是一双眼睛根本就没有离开安易身上,直勾勾的看着她问道:“你在找什么?”

    安易坐在了王其身边,眼睛一左一右的看着手上的东西,然后再抬头朝太阳所在的方向看去,脑袋开始发懵,如同被什么东西迷惑住了一样,转头向王其问道:“七七,你知道西边现在在哪个方向吗?”

    王其从石头上爬起身,挨着安易坐了下来,看着她手上拿着的指南针,似懂非懂的朝一个方向指了指。

    安易一脸坚强的朝王其点了点头,然后把打印的地图摊在腿上,指着上面的坐标,又指了指太阳所在的方向,向王其解释道:“七七你看,地图上的坐标显示咱们要去的地方是这座上的西边,这个坐标是正确的,但是天上的太阳和我手上拿着的指南针不正确了,指南针所指的方向是让咱们朝左边走,但是太阳现在在咱们的右手边,你咱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王其眨了眨眼,懵懵懂懂的听着安易所对她的话,想了一会,歪着脑袋道:“你的意思是咱们现在这是迷路了吗?”

    安易虽然很不想承认,但是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,有点汗颜的道:“我不知道是在哪里出了问题,在山下测的时候还是正确的,这会咱们的方向已经走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偏了多少?”王其拿过安易手里的指南针摇着玩。

    安易微眯着眼睛,回想着上山时的情况,想到她们一个时前休息时她看到的太阳,缓缓道:“以我的推测,可能是偏了一半的路程,之前咱们在下面休息的时候,方向还是正确的。”

    王其很无所谓,且正能量的道:“那咱们下去回到刚才那个地方,再重新找路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安易有些感动的抱着王其的肩膀,道:“七七,你不怪我带错了路,让咱们白爬了这么长时间的山吗?你肯定累坏了,如果不是我带错了路,咱们现在应该是快要到达山顶了的。”

    王其摇了摇头,呆萌的道:“为什么要怪你,如果不是你带我出来,我也体会不到爬山的乐趣,而且咱们也没走偏多长时间,你发现的又及时,这点事我一点都不介意,陈楚哥哥过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景色,你看看现在山下的风景多好啊,是咱们在山下和别处根本就看不到的景致。”

    安易抱着王其的脑袋就在她的脸上猛亲了一口,对王其这样另类安慰人的话语感动到不要不要的,然后靠着王气的肩膀看着山下的景色。

    王其笑眯眯的挽着安易的胳膊,在她的手腕处找着什么,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,便开口问道:“安易,陈楚哥哥送给你的那条手链呢?”

    安易的心情仍旧还处在对王其的感动当中,想也不想的答道:“放在家里了,那么贵重的礼物我当然要好好保管啦,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安易不是没有过比陈楚送她那条手链更

    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贵的东西,因为是陈楚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,所以安易才格外的珍惜和宝贵。

    王其装作看风景的样,躲开了安易的注视,有些心虚的道:“没事啊,就问问。”

    安易有些狐疑的盯着王其看了两秒钟,后用手扳着她的脸,盯着她的眼睛问道:“七七,你是想打我手链的主意吧?”

    王其打掉了安易扳着她脸的手,理直气壮的道:“谁要打你手链的主意了,我就是看看你把它弄坏了没有,陈楚哥哥手链比项链容易坏掉,我这是想要提醒你爱惜一点。”

    安易一脸不相信的看着王其,这丫头贼得很,也不是那么好心的人,知道她一直都在惦记着自己的手链,便“好心”提醒道:“最好是这样,就算你想打我手链的主意你也找不到它,因为我把它藏在了一个你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王其不以为意的仰着脑袋,在心里了句,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她找不到的东西,从石头上站起身,便开始催促道:“咱们快点下去吧,这样还能早点到山上,要不然再等一会你就要带着我走路了。”

    安易把地图和指南针收回到口袋里,起身后拍了拍屁股上的土,拎起背包两人便开始往山上赶,她们现在也确实是不能再耽搁下去了,太阳一旦下山,她们就会立马失去判别的方向。

    今天可以是“多灾多难”的一天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陈楚和张一轩出了市区,和在那里等着的人汇合了。

    张一轩找了两辆没有上过牌照的车,现在正在路边停着,他把自己的车找了个地方停好后,两人便从车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张一轩下了车,一直在外面等待的两个男人便赶忙跑了过来,热情的喊着:“张少好,陈先生好,东西我们都给您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陈楚面带微笑的向两人点了点头,算是打过了招呼。

    张一轩则是吩咐道:“把里面的几桶油提出来放车里。”

    然后便朝陈楚抬了抬下巴,朝不远处停着的两辆车走去。

    “楚,我想了一路,还是觉得这俩人得带上。”张一轩一只胳膊搭在陈楚的肩膀上,一副哥俩好的样走着。

    陈楚没吭声,等待着听张一轩想了一路的理由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看啊,我想着反正有我打着头阵,到时候我大哥的目标也全部在我身上,他也不会发现你的存在,那多一个人或者是少一个人又有什么区别呢?换句话,如果我的引诱失败了,只引出了一半的人马,你一个人行动的危险性也会增大,多两个人也多两个帮手,如果真被逮住了,那咱们谁也跑不了,主谋是我,那两个人我也会罩着,你要实在不想带他们的话,就只是让他们跟你上了山也可以,不让他们参与救林辰的事情当中,到时候山上也有人接应,这样的成功率还是会有所提高的,总会比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要好。”

    张一轩的手在陈楚的肩膀上用力的拍了两下,眉头紧锁的把自己所能想到的问题给了陈楚听。

    他从各种局面分析过后,也想了一路,最后还是觉得必须要两个人和陈楚一起上山,要不然他是真对这哥们不放心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担心别人进了林找事会被他大哥的人一枪打死,他也不会浪费这么多脑细胞想着这样的问题,直接和陈楚两人就上山了,也不会像个娘们一样的罗里啰嗦。

    陈楚斜了张一轩一眼,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拒绝张一轩的提议,半天后道:“那行,就让他们俩和我一起上山吧,到时候在山顶上等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张一轩觉得让自己这哥们同意一件事还真tmd艰难,比刘备三顾茅庐请诸葛亮还要不容易,简直都可以写进史书里了。

    又在陈楚的肩膀上拍了两下,也不敢再别的什么,唯恐这哥们再变卦了,走到车旁把后备箱打开,转身对后面俩人道:“都手脚

    <span style=color:#4876ff>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<span style=color:#4876ff>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麻利点,赶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人给你准备了上山的衣服,你趁这会换了吧。”张一轩指了指前面那辆车,对陈楚道。

    陈楚点头,便朝另外一辆车走了过去,他也想要看一看张一轩都让人给他准备了什么东西,要是有什么不齐全的,趁现在周围还有商铺,还可以再买。

    张一轩看着陈楚上了前面车后,点了根烟,身依靠着车身,对后面两人道:“东西搬车上后,你们俩快点跟上来,然后和我哥们一起上山一趟,还有什么要准备的东西没有,要是有了一会赶快去买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什么了张少,我们这次准备的很充足。”留着平头的秦言拍着胸脯向张一轩保证着。

    他在接到张一轩电话的时候,虽然电话内他并没有的那么清楚,这次会不会带他们上山,只是交代让他准备一点上山所需要的东西,但是在来的时候,他们还是做足了随时登山的准备。

    张一轩吐出一口烟气,看着眼前两人身上的登山服,满意的点了点头,随手把自己的车钥匙朝秦言扔了过去,“辛苦你们俩了,上山的时候都注意点安全。”

    秦言接住张一轩扔来的车钥匙,狗腿十足的道:“张少您放心,有我们兄弟俩在,保证出不了什么意外,那座山我们也已经打听过了,虽然是一座没有被开发的荒山,但是山里面很安全,没有什么野兽,里面也不难走,毕竟这路都是被走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张一轩把烟头扔在了地上,用脚踩灭,没心思在那听秦言给自己保证这些,他看重的是结果,转身没什么表情的道:“最好是你的那样,我兄弟要是出了什么事,什么结果你们俩应该比我清楚。”

    没两步就走到陈楚所在的车旁,伸手拉开驾驶座的门,不等后面两人开口再些什么,就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东西都看了吧,满意不?还有没有什么需要的。”

    张一轩坐进车里,看到陈楚随手把一个袋扔到了车后座,忍不住询问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外面两人就算再多东西准备齐全的话,张一轩还是对他们不信任,也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嗯,准备的很齐全,我能想到的他们也都想到了,你是在哪找的这两个人。”陈楚脱着外套,眼中带着赞赏,随口问着。

    “有钱想要找什么样的人都不是事。”张一轩无聊的看着陈楚脱衣服,有些敷衍的着。

    其实白了,就是他也不太清楚那俩人是干嘛的。

    陈楚点了点头,他也就是那么随口一问,也没有想要从张一轩口中得到什么详细的信息。

    转过身从后车座上拿过一个衣服袋,取出里面的外套穿在了身上,并把自己的衣服叠好放进了袋里,放回到了后面。

    同时又拿过一个袋,掏出里面的裤搭在了车座背上,正准备伸手脱裤的时候,不经意的瞟到张一轩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,让他停下了脱裤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眼神不要那么直白的盯着我换衣服啊。”陈楚被张一轩的眼神看的有些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他们以前也不是没有当着对方的面脱过衣服,也不是没有见过对方没有穿衣服的样,而且他下面脱了裤还有别的保暖的衣服,也不会被张一轩看光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种窄的空间,还有张一轩那目不转睛的眼神,就是把陈楚看的浑身上下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一轩刚才的视线虽然是停留在陈楚身上,但是他的脑中却在想着别的问题,被陈楚的声音唤回神后,看到陈楚的手还放在腰上,一副准备脱裤的样,便忍不住打趣道:“你是在害羞?害怕我会对你想入非非?还是担心我会突然对你做什么害羞的事啊?”

    陈楚不想和张一轩斗嘴,便没好气的道:“开车吧,他们已经完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