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诺深情 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干脆直接把她气死得了
作者:木子炎炎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3-01
    王其看安易推开了一半的房门就愣了下来,脸色不是很好看,好奇心比较大的她,忍不住轻轻一推,房门就被彻底打开了。

    看到里面坐着的一个女人,和旁边站着的四个体格魁梧的大汉后,也跟着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随后满脸疑惑的看向旁边的阳,问道:“咱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?”

    这阵仗根本就不是找她来聊天的,很明显就是想打群架的视角,王其看着屋内一个可以顶她两个的男人,心里忍不住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“哼,你没有来错地方,韩、心、琪。”容瑾儿嘴角微微上扬,脸上却没有一点笑意,慢斯条理的语调充斥着阴森的底蕴,代替了王其身后的人回答了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穿着和打扮虽然变了一个样,但是韩心琪的声音,容瑾儿就是死也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王其回头视线看着里面的女人,对安易道:“嗯,就是这个女人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的她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就不怎么喜欢,现在看到里面的女人后,更加让王其确定她打心底里不喜欢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她轻轻的碰了一下安易的胳膊,嘴巴没张开,咬着牙声的道:“我数一二三,到三的时候咱们就转身逃跑。”

    安易用手指勾住王其的袖,同样的咬着牙齿,声的道:“跑了会不会显得咱们很怂啊,下次她还会去找你心琪姐姐的麻烦,咱们先进去看看她找你心琪姐姐有什么事,放心我学过跆拳道和散打,到时候真出事了有我顶着,你出去叫人,不要害怕。”

    安易强装镇定的看着里面的五个人,不是她不想逃,而是她觉得这样的场面,里面的人没动手把她们俩拉进去,那外面肯定也有他们的人。

    里面的那个女人既然把七七当做了心琪,还不如她们先来看看这个女人的目的是什么,也不枉她们来这一趟,大不了最后她们老实告诉那个女人七七不是心琪,安易在心里盘算着。

    王其弱弱的点了点头,咽了一下口水后,转身抓着身旁阳的胳膊,把他拉弯了腰,附在他耳边声道:“阳哥哥,刚才你了,我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以叫你,我现在就有需要了,你站在这里等着我们出来好不好,要是我们出不来了,你可一定要记得进去救我们啊。”

    阳因为软糯糯的一声‘哥哥’就被叫的心头一软,女孩虽然画着让人难以欣赏的妆容,但是从她进门后出的第一句话,就给他很不一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和他在这里所遇见的每一个女人都不一样,她的声音和眼睛都很干净,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她在想些什么,让人心生保护。

    很明显身边的两个女孩,都不是出入他们这种地方的那一种人,刚才两人的声交谈距离她们最近的他,也听的一清二楚,对那个一直都很冷静的女孩心生佩服。

    他很想伸手摸一摸在他耳边话的女孩的脑袋,让她不要害怕,告诉他里面的人不敢动她们一根头发,想到外面的邓兵,阳忍下了这个冲动。

    他眉眼温柔的对眼前的女孩笑了笑,不是以往的标准式笑容,而是发自内心的给了王其一个安慰的笑容,点了点头,用足以让所有人听到的声音,问道:“想要喝点什么吗?”

    王其一愣,想了一会答道:“草莓牛奶和香蕉牛奶。”

    草莓牛奶是她的,香蕉牛奶是她替安易点的。

    安易拽了拽王其,心想这孩是不是傻,对一个没什么话语权的人求救,她们现在除了能相信对方外,其余任何人在安易心中都不值得信任。

    反正这是一场鸿门宴,在她们进入这个会所的时候,就已经有来无回了,也就索性直接拉着王其迈步朝屋里的女人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心想无论如何还是早点结束这里的事情比较好,她下午还有事。

    在房门被关上的时候,王其又傻兮兮的转头对还在门口站着的阳提醒道:“我的那一杯给我多放一点草莓。”

    &

    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nbsp; 阳看着被关上的房门,脸上的笑容变大了,觉得这样可爱的一个女孩,就算邓兵没有在外面交代他,他也会因为刚才听到的话而去保护她。

    可转念又一想,如果不是因为邓兵打的那么一个电话,他也不会出去,接待她们的就会是别人,他们也不会遇见,别的人恐怕就算有这个心也没这个权利敢去管这样的闲事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觉得这都是命运的安排,这样的女孩也值得被别人保护,转身便离开了那里。

    王其紧跟在安易身边,面带防备的看着对面的男女,目光又扫到玻璃桌上摆放的几瓶酒后,有些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。

    火焰姐姐对她过不让她喝酒,要不然她以后不再和她玩,可看着现在的局面,王其觉得这个女人不是约心琪姐姐打架,就是约她喝酒的。

    安易拉着王其在距离门口最近的距离坐了下去,声提醒道:“这个女人把你当做心琪了,你暂时先不要乱话,看看这个女人想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王其点了点头,眼珠转了一圈后,试探的道:“你、你找我来这种地方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容瑾儿一副傲慢的姿态坐在那里,目光在‘韩心琪’身上停留了很久。

    她没有开口回答听到的问题,而是抬手做了一个手势,站在一旁的男人便朝她们走了过去,端起玻璃桌上的一瓶洋酒,分别在王其和安易面前倒了一杯,然后又给容瑾儿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容瑾儿端起面前的酒杯,浅浅地尝了一口,抬眸,漫不经心的问道:“你这副样貌他见过吗?”

    安易和王其相视一眼,无视放在她们跟前的酒水,心中有了一个共同的疑问,不知道容瑾儿口中的他是谁。

    安易给了王其一个你自己看事办的眼神,便开始打量起对面站着的四个男人。

    王其不单心智和性格不够成熟,而是还是一个十足的搅屎棍,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因素,也让她时常傻人有傻福,往往都能逢凶化吉。

    她看着容瑾儿如同电视剧里恶婆婆对付女主角一样的感觉,便很自觉的戏骨上身,把自己当成不屈不挠,坚决不向恶势力低头的女主角,就连看向容瑾儿的眼神都在慢慢的变化着。

    王其的每一个眼神和动作都隐藏着巨大的戏份,嘴巴先是颤抖的动了动,犹如琼瑶女主上身一样,在回答和不回答之间徘徊。

    后又觉得这才刚开始,她不能把自己定错了方向,也不能示软,眼神渐渐变的有些挑衅。

    安易等了一会不见身边人出声,就斜了王其一眼,看到这丫头在给自己加戏,就忍不住掐了她的大腿一把,警告道:“戏过了啊,别忘了咱们时间不多,别在这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王其冷不丁被掐了一下,疼的她眼中顿时冒出了泪光,忍着疼痛,带着倔强的表情看着容瑾儿,快速道:“他见过,他还最喜欢看我这个样。”

    容瑾儿端着酒杯的手不禁抖了一下,杯中的液体顺势洒了一些出来,手指上沾染上了些许酒水,容瑾儿放下酒杯,拿起纸巾动作优雅的擦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的眼光何时变的这般差劲了?撒谎也要先打一个草稿。”容瑾儿嘴角带着嘲讽的笑容,低头擦拭着手指上的酒水,话语里带着毫不隐瞒的讽刺意味。

    安易开始在心里忍不住吐槽,真是不能放任王其为所欲为,让她在那给自己加戏,现在戏过了吧。

    王其谎言被当场拆穿也没有丝毫的心虚,所谓的初生牛犊不怕虎,她现在就是这样,怼道:“眼光好也看不上你,别以为你带来的人多我就怕了你,有本事——”

    单挑二字还没出口,就又被安易掐了一下,发出“嗷”的一声,打断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。

    容瑾儿抬头,脸色铁青,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,纸巾被她死死的攥在手中,冷声道:“知道我带来了人,那么你就应该很清楚,昨天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再让它发生第二遍

    <span style=color:#4876ff>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<span style=color:#4876ff>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,今天你最好还是识趣一点。”

    安易冷眼看着对面站着的四个男人,很奇怪,她竟然在那四个人眼中和身上看不出危险的成分,除了他们的个头大了一些,乍一看很凶恶。

    王其也瞥了四个大汉一眼,心里有点怂的了句,“我很识趣的,你有什么话快点,我们下午还有事情要做,不能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。”

    容瑾儿冷哼一声,把手里的纸巾扔进垃圾桶,从一旁的包里拿出一个信封,扔在了‘韩心琪’面前,直言道:“我也不想和你在这里浪费时间,既然咱们在这点上不谋而合,那么你也应该知道我今天找你出来的目的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王其看着那个薄薄的信封,条件反射的就拿起打开看了一眼,然后惊讶的嘴巴合不上,笑着拿出里面的两张支票,激动的声问道:“安易,这是钱吗?后面好多零。”

    安易面无表情的夺过王其手上的东西,又重新装进了信封里,放在了玻璃桌上,警告道:“剧本不应该这样演,而且咱们也不差钱。”

    容瑾儿挑了挑眉,嗤笑道:“怎么?是嫌少吗?那你个数字吧。”

    王其也不傻,她刚才就是好奇里面的东西,而且也没见过支票,所以就拿出来看了一眼,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拿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她虽然不知道心琪姐姐和这个女人之间发生了什么,但这样的画面经常出现在电视上,她也没少见过。

    看了眼桌上的信封,又慢慢移到那几瓶酒上,表情没什么变化的道:“不少了,你想要把这些钱都给我吗?”

    容瑾儿带着鄙夷的目光看着‘韩心琪’,心想,这个女人果然是带着某些目的接近宋云旗的,既然是为了钱,那么也容易打发一些。

    伸手又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扔了过去,慢条斯理的道:“这个信封里有三百万,两个加起来一共五百万,你拿着离开z市,永远都不要再回来,这笔钱不管你在哪里,都可以让你过的衣食无忧。”

    王其摇了摇头,伸手指着桌上的几瓶酒,笑着道:“我不要你的钱,你如果把桌上的酒全喝了我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容瑾儿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,怒道:“你应该知足。”

    王其天真的答道:“我很知足啊,而且我也不需要你的钱,你不是在和我谈条件吗?那为什么你不可以接受我的条件呢,这样很不公平,而且我也有权利拒绝你的提议,我刚才明明是在为你考虑,你又为什么我不知足呢?这几瓶酒加起来也没有多贵,你喝了这些可以让你不用花钱就可以达成目的,你为什么会突然生气呢?”

    安易听着王其自认为很是在为容瑾儿着想的话,心想,你干脆直接把她气死得了,那样咱们也能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王其越是用着天真无邪的语气,一本正经的着在为容瑾儿着想的话,容瑾儿心里的火气就烧的越旺。

    容瑾儿看着桌上的五六瓶酒,阴沉着一张脸,再次知道了这个女人的一张嘴是有多么的厉害,而她这样的提议,也无疑是在光明正大的拒绝自己让她离开的话。

    抬头朝另一边站着的身影看了过去,眼神示意他们可以动手了,既然软的不行,那么她也只好来硬的了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”门外传来了敲门声,随后关闭着的房门在无人应答的时候,门外人便直接打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阳端着两杯饮料推开房门,面带微笑的了句,“抱歉打扰一下。”

    便端着饮料朝王其和安易走了过去,去到她们身旁后,把放在她们面前的酒杯推到一边,把自己托盘上的饮料放在了原本酒杯所在的位置上,礼貌的道:“这是您要的草莓牛奶和香蕉牛奶,我有按照您的要求加入很多草莓。”

    王其舔了舔嘴巴,伸手便端了起来,“刚好我有点口渴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在安易没来得及阻止的情况下,已经大口喝起了杯中的饮料,看的安易浑身汗毛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