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诺深情 第325章 张文森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一样
作者:木子炎炎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3-01
    张文森站在林辰背后一米处,直到宋云旗的车子已经开出了他们的视线范围内,又过了大约两分钟,林辰仍旧看着车子消失的方向站着一动不动。<し

    夜里的风有点凉,这里的温度要比市里的低个五六度,张文森看着林辰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衣,此时觉得林辰的背影特别的单薄。

    张文森忍着想要把林辰拥入怀中的冲动,向前迈了两步,和林辰并肩而站,淡淡的轻声开口说道:“回屋吧,外面有点凉。”

    回应张文森的仍旧是林辰的沉默不语,和他没有反应的侧脸。

    张文森可以体谅林辰此时的心情,也知道林辰不想和自己在这个像是“监狱”一样的地方呆着,他在排斥着自己,打心底里在讨厌着自己,想要离开,却又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人,慢慢远去,直到消失在眼前,然后留下他和自己在一起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张文森的心里也不免有些心疼和苦涩,可是如果不把林辰带到这里,繁华的都市有那么多的诱惑,他又怎么能随时随地的看到林辰呢?

    他也想给林辰自由,每天看他都像今天晚上这样快快乐乐的,可是一旦有了自由的林辰,就会让张文森没有把握,林辰也就不会在他身边,所以他宁愿选择让林辰来这个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他在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之前,他也是不会放手的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,以后只要你想见谁,我就让你见到,只要是你想的我都满足你。”张文森再次放软了态度劝说着林辰回屋。

    就在张文森不报什么希望,准备再次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。

    林辰看着远处黑暗的眼珠子动了一下,后垂下眼皮,自嘲似的笑了一下,满是嘲讽的开了口:“我想离开这里,我不想再见到你,不想和你生活在同一片屋檐下,这些你能做到吗?哪怕是其中一条也行,如果你做不到就麻烦你让我静一会。”

    林辰说完这些,也不顾张文森的脸色和反应是什么,就自然的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,拿出一根,点燃,抽了起来,动作娴熟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张文森看着林辰帅气的抽烟动作,像是被点燃了什么似的,眼神中全然透漏出一种即将爆发出来的暴风雨,眸间布满了阴郁,伸手就夺过林辰正在吸的烟,扔在地上,踩灭。

    忍着想要去抓林辰衣领的冲动,以免两人再动起手来,手指紧紧握成了拳头,红着眼吼道:“林辰,我tm的再警告你一次,不要在我面前抽烟。”

    这是张文森第一次在林辰面前爆粗口,也是第一次吼他。

    可是他仍旧在强忍着怒火,没有说出什么狠话出来,训练手下的气场和手段,也没有用在林辰身上分毫。

    林辰是在这里才学会的抽烟,而抽烟是为了什么,他张文森没有比谁更加清楚的了,所以张文森每次看到林辰抽烟,都像是被踩到了痛处一样。

    林辰在用抽烟的方式无声的反抗着张文森,更像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在对张文森说,他喜欢的那个林辰已经死去,现在的这个是被他逼出来的林辰,他越是讨厌什么,林辰就越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管家张德在屋内听到张文森暴怒的声音,担心两人再动起手,就赶忙从屋子里跑了出来,看到张文森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一样,而林辰安静的站在那里不为所动,提着的心这才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原本他还以为今晚的气氛很好,林辰见到了自己想见的人,心情会很好,今天也是张文森和林辰关系转变的一个过渡,谁知客人刚走还不到十分钟,两人好像又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德知道,今晚又有一场战争要开始了,就对两个附近巡逻的人使了个眼色,让他们准备待命,这要是真打起来了,他一个老年人可是没有把握能制服,或者拉开两个年轻人,他需要紧急支援。

    林辰对待突然发怒的张文森,连看都没看他一眼,在这里他过的不顺心,那他张文森也别想有一件舒心的事,像是为了故意挑起张文森的怒火一样,林辰再次从口袋掏出烟盒。

    张文森再次伸手准备抢过林辰掏出的烟盒,林辰则是快速的后退一步,伸出胳膊打掉了张文森向他袭来的手,抽出一支烟直接放到了嘴唇上,脸上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。

    叼着一支烟的林辰,再配上一个挑衅的笑容,看起来即痞又帅,更是别具一番风味,看的张文森心里直犯痒,愣了有两秒钟,张文森才回神,眼睛再次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张文森说出去的话就没有让人当成屁过,他可以容忍林辰的一切,或者是对他出手,但是他唯独不想看到林辰抽烟,尤其是在他面前,那比打他或者林辰用话语讽刺他,让张文森心里更加难受。

    可是他又不想对林辰动粗,心里憋着的一股火气就发到了管家张德身上。

    “德叔,现在就找两个人去林辰房间给我仔细搜一搜,以后要是再敢让我看到他抽烟,你们就军法伺候。”张文森沉着的嗓音,犹如磐石敲击在耳,凤眼一眯,十足的嗜血。

    “是——少将。”张德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上了年纪的张德,虽然身体很是硬朗,可是内心也经不住张文森这番火气,自从来到这里,他可以说每天都在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,就连神经都快衰弱了。

    不单是张德,就连张文森带来的一百个心腹,每天最喜欢的工作就是在几百米远的大门口守门,因为那个地方是离“战场”最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听到他们的少将说要找人去搜查林辰的房间,每个人都快速的低下了脑袋,自从他们少将把林辰带了过来,就变的有点善变,很多事情都失去了原则,事情做的好不好,也全凭他们少将的心情。

    张德入眼看到的全部都是黑漆漆的头顶,心里也在犹豫着挑谁比较好,刚找到了两个来到这里后还没受过罚的人,正准备开口让他们跟他走,林辰的声音就再次传了出来,不知是解救了他们还是害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林辰挑着眉毛,直直的迎着张文森的目光,别人怕他,他林辰可是一点都不害怕。

    声音不大,但却让所有人都觉得这么轻飘飘的两个字,硬是比他们长久跟随的少将发出来的命令,更加容易让他们选择服从。

    林辰只是说了两个字,张德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就给咽了下来,站着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现在在这里,林辰才是这里的老大,他们所有人都是为了伺候和保护林辰而存在的,当然也包括他们少将,只要林辰哪点不痛快了,跟着他们少将也会不舒心,那么他们大家也都别想好过。

    林辰要是哪天不想闹了,他们少将也跟着安生了,所以现在这里可以总结一句话,他们少将的心情是跟着林辰而变化的。

    既然林辰刚才出声了,张德也很自然的也就跟着停了所有动作,刚才垂下头的那些手下,也都不禁跟着林辰的话语再次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张文森的目光越发的冰冷,他的身形挺拔修长,像是出鞘的利剑,虽然穿着一身的休闲服,可是那身衣服包裹的身躯仍旧充满力量,浑身散发着一股不怒自威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空气中安静了几秒钟,张文森也没那么大的火气了,他知道林辰是故意要惹自己生气的,后沉着嗓音说道,“德叔,还愣着干嘛?没听到我的命令吗!”

    管家张德再次有了强大的压迫感,左右为难,背后出了一层冷汗,感觉他们少将谈个恋爱,简直就是在折磨他这个老年人。

    “德叔你要是敢让别人进到我的房间,你信不信今晚我就把这个地方烧了,明天我就把这整个森林烧了。”

    林辰话是对着管家张德说的,可是视线仍旧挑衅般的看着张文森,甚至说完后还吸了一口烟,对着张文森的脸吐出了一个烟圈。

    林辰现在心里一点都不痛快,见过宋云旗后,他就后悔了,他不知道宋云旗和张文森在楼上那四十分钟都说了些什么,也不知道宋云旗有没有把他的话听在耳内,他其实一点都不想让宋云旗替他的事情操心。

    也不想让宋云旗沾上和张文森有关的任何事情,因为他知道张文森就是一个十足的大变态。

    见过宋云旗后,让他更加不想在这里多呆一分一秒,他想回到宋云旗身边,想每天在家照顾着糖糖,然后每天做好饭菜等着他大哥回家吃饭,然后他们再一起出去兜兜风,他真的没有什么太大的愿望。

    而原本他就是过的这种生活,可是现在全部都被这个罪魁祸首张文森给打乱了,他林辰能不恨张文森吗?!

    张德相信林辰说的话,也相信这孩子有本事敢把这里全部烧掉,就面露为难的看向了张文森,他根本就不知道原本一件挺简单的事情,怎么他们少将就硬是把它变得这么复杂了呢?

    他们少将完全可以进屋告诉自己,而他也有能力带人进到林辰的屋内,并且让他完全看不出任何痕迹的把那些烟找到,怎么现在竟然为了这么一件小事,就变成了烧房子了呢?

    张德觉得他们少将在遇到林辰之后,智商好像就受到了碾压,而张德到现在也不知道他到底该帮谁了,也就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“德叔带人上去,他要是把这里烧了,我有的是地方,反正在这大半个月我也住烦了,下次祁云再来这里找林辰,刚好可以让他赔偿这里的损失,你怕什么,听说那个人在英国资产可是多的很,林辰也不介意帮他花点钱。”

    张文森的智商其实一点都没掉线,之前他只是在让着林辰罢了,而什么办法能让林辰安静、老实下来,他张文森动动手指头都能说出一大串出来。

    之前他只不过是为了能多和林辰说一会话罢了,虽然林辰那些话表面上是在对张德说的,但是他知道那些都是林辰说给自己听的,也是林辰的反抗,哪怕那些也都不是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张文森一直都在注意着林辰的表情,果然在他说完要让宋云旗给林辰所作所为买单后,林辰的脸色就刷的一下沉了下来,面露凶狠的看着自己,也没反驳什么,表面上这局又是张文森胜了,可是心里还是有着隐藏不住的失落。

    林辰看了张文森有一分多钟,方才丢下手上没吸几口的烟,然后用脚踩灭,向张文森走进了一步,林辰虽然年纪小,但个头并不低,身高已经到达了张文森的耳朵处。

    林辰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,视觉上并没有张文森看着结实,所以两人如果不是站在一起的话,总是给人一种错觉效果,看着林辰比张文森低很多的样子。

    林辰微微侧转一下头,就对着张文森耳边张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张文森,我明着对你说,你最好以后每分每秒都让人看着我,最好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不眠不休的那种,要不然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离开这里,你最好给我小心一点,而我也再好心的告诉你一件事,一旦我离开了这里,你就再也别想找到我,我即不会回英国,也不会去找我大哥,你以后休想再拿我来威胁我大哥,或者拿我大哥来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林辰这段话说的很轻,但是却让张文森听的浑身一颤,瞳孔也跟着瞬间紧缩,他一直都知道林辰有着逃跑的打算,所以他才调来了这么多人守在这里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林辰就这么直白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和目的,张文森知道林辰想要离开的念头是更加的强烈了,而且还是因为刚才他再次用宋云旗威胁林辰的后果。

    现在的林辰是在对自己明着下战书了吗?

    他已经彻底的把自己当做了一个敌人吗?

    张文森带着复杂的眼光看着距离他很近的林辰,却没想到他们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,换来的却是林辰对他的警告和暗示。

    而林辰在离开张文森身前时,又刻意压低声音说了句,“张文森,我一分一秒都不想看到你的存在,因为太恶心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