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诺深情 第299章 她觉得自己特别的可笑,可是泪水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掉着
作者:木子炎炎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3-01
    餐厅包间内,静默的空气在徐徐的流动,两人都若有所思的静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从公司到这里,两人一路再无交谈,期间夏子沁只开口说过两句话,一句是对司机说的话,另一句则是对餐厅服务人员。

    韩心琪一直都是沉默不言,低眉顺眼的跟着夏子沁,不是不想说话,而是不知道她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打破沉默画面的还是韩心琪。

    “子沁——,你——你怎么会崴到脚呢?”

    韩心琪抬头看向对面正在出神的女人,问的有些小心翼翼,有了之前某些事情的经历,韩心琪不知道她再这么亲昵的称呼夏子沁,像不像有些人说的那样,故意的在和夏子沁拉近关系,毕竟现在夏子沁也算是名流上层人士了。

    夏子沁嘴角露出一个苦笑,抬手不经意的摸了下脸颊,脸上的刀伤,已经被完美的化妆术掩盖了下来,两个男人,一个是因为韩心琪,一个是为了韩心琪的双胞胎姐姐,都对她做出了相同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救了她的命的人,也和韩心琪有关,如果不是最后韩心琪的姐姐对秦铭说的那句话,她知道自己绝对会被那个秦铭杀死,而不会让秦铭给自己留下一丝活命的机会。

    视线缓缓的从盯着的杯子移到韩心琪脸上,轻声说道:“叶哲死了。”

    韩心琪突然身子一震,瞳孔一瞬间紧缩一下,不敢置信地死死盯着夏子沁的眼睛,心脏刺痛了一下,有点艰难的开口,“怎——怎么会死呢?!”

    在韩心琪的记忆中,保存的只有他们三个上学时在一起的快乐场景,和最后在学校见到叶哲时,叶哲像是逃避什么一般躲着她,突然听到叶哲死了的消息,韩心琪觉得“死亡”这两个字,应该是和他们距离很远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车祸,四年前我们毕业的时候,我亲眼目睹了他出车祸的场面,然后第二天我就出国了。”

    夏子沁的声音有点飘忽,虽说眼睛是在看着韩心琪,但她的目光没有焦点,只是把韩心琪当做一个方向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几年内她从没有回过一次国,直到哪天秦铭说出叶哲出车祸时她在场的那些话,夏子沁才惊觉,有些事情,并不是能够逃避得了的,而在这之前,她一直把目睹叶哲死亡这件事当做一个秘密,这个秘密她一直藏在自己心中。

    面对叶哲的死,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让她十分的自责和内疚,有时候她甚至想过,如果那天她没有去找叶哲,没有拉着他问一些自欺欺人的问题,那么叶哲是不是也不会发生那起车祸?

    有些事情虽然看着韩心琪像是这起事件的核心人物,每一件事也都和她有关,但是夏子沁知道,自己才是推动整件事情的“凶手”。

    她一直都在背后冒充着一个受害者,只因为她的自私和没有一点价值的虚荣心,把原本没有任何交际的两个人拉到了一起,让这件事像滚雪球一般,越滚越大。

    最后让所有人都为之付出了代价,她独自逃走。

    “四年前就已经死了?怎——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韩心琪简直不敢相信叶哲已经死了四年,又想到了她这阵子一直都在寻找叶哲,让她后背一阵发凉。

    “你们公司对面的bristot咖啡店,就是叶哲的哥哥秦铭开的店,也就是你认识的那个叶铭。”

    夏子沁没有太在意韩心琪的反应,像讲故事一样,独自说着,想要把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告知韩心琪,这件事是她们中间的一个死结,秦铭又和她说了那么多的事情,她想,应该没有人能比她更加清楚了。

    叶铭叫秦铭?

    叶铭是叶哲的哥哥?

    韩心琪脑中不断的想着这两个问题,隐隐觉得这中间可能还有什么事,觉得夏子沁不会无缘无故的提到叶铭。

    “秦铭是有目的性的接近你,因为他想要报复我们,他想为他弟弟的死报仇。”

    夏子沁解开了韩心琪心中冒出还没多久的疑问,陈述这件事,夏子沁的心里其实并没有表面那样看着平静。

    “叶铭没有伤害过我——”

    韩心琪摇着头,声音弱弱的说着,还是有点不太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,她是一直都把叶铭当做了一个同龄的朋友,而她每次去帮同事买咖啡,叶铭都会请自己试吃甜点,她觉得叶铭是一个很好的人,根本不是带着什么目的去接近自己的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伤害过自己,韩心琪想问夏子沁是不是弄错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他在订婚宴那晚绑架了我,甚至差点把我杀死,我的脚就是在那时候受的伤。”

    夏子沁又把一直隐藏在衣袖下的手腕伸了出来,抬手拉开衣袖,手腕上缠着一层厚厚的白色绷带就显露了出来,“他把我带到叶哲的墓前,割了我的手腕,让我差点失血死亡。”

    夏子沁像讲着别人的故事一样,语气没有一点起伏,确定韩心琪已经看到自己手腕上缠着的绷带后,就又缓缓把手收了回来,随意的整理了一下袖子,把手腕上缠着的东西,隐藏的严严实实,让人看不出一点痕迹。

    韩心琪眉头紧紧的蹙着,怪不得她看着夏子沁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,脸色还白的不正常,脑中又突然闪现出她之前在那里见到叶铭的画面,一张脸都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这几天内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,那天之后她也没有再见过叶铭,一个是她多年前的好友,一个是新结识的朋友,韩心琪其实很不愿相信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送给秦铭过一个很大的芒果和一些别的东西?”夏子沁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韩心琪想到了那天晚上叶铭开着车子,带她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,下车时叶铭用一个蛋糕换走了她的芒果,就对着夏子沁点了点头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夏子沁脸色难看的笑了一声,似是喃喃自语般,“我应该早发现这点的,叶哲以前很喜欢吃芒果,但在那次知道你对芒果过敏后,他就没有怎么再碰过芒果,我也不太喜欢芒果,当时还以为叶哲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不吃芒果,原来,原来……”

    夏子沁用手捂着脸,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,不让韩心琪看到她此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时,那时她才和叶哲在一起不到一个月,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叶哲利用的那个人,也不知道叶哲是不是在那之前,就已经喜欢上了韩心琪,叶哲和她在一起,原来从始至终就没有喜欢过她……

    原来之前所有所有的一切,都是自己的以为,她以为叶哲喜欢着自己,她以为自己还能挽回叶哲的心,她以为韩心琪利用叶哲的善良勾引了他,所以才在发现那件事情后,就把自己以为的事情传播了出去,不单伤害到了韩心琪,也刺激到了叶哲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特别的可笑,可是泪水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掉着,叶哲虽然死了,可是却一直都是夏子沁心里的一块伤痛,甚至夏子沁到现在,梦中还时常出现他们在一起时的快乐时光,和叶哲温暖的笑容,现在她终于可以完全的对叶哲死心了,彻底的死心了,不留一点遗憾的死心了。

    “子沁——,你——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韩心琪看着夏子沁捂着脸,肩膀一颤一颤的,如同正在哭泣一般,忍不住开了口,她只听到夏子沁一直在不停的说着‘原来、原来’,却不知她为何突然这样。

    夏子沁不能告诉韩心琪,她在叶哲的墓前看到的一些东西,摇了摇头,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:“心琪,我对不起你,你能原谅我当初在校园时,对你做出的那些事情吗?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夏子沁擦了一下泪水,抬起头,红着一双眼睛,满是悔恨的看着韩心琪,说道:“让同学在校园里欺负你,让你受到了校园冷暴力,把你独自丢在山上,造出那些谣言,全部都是我做的,你能原谅我吗?”

    还有之前也根本就没有把你当做真正的朋友,和你在一起,替你出头,只是为了想给同学们一个虚假的外表,让自己更受他们欢迎罢了,这些都是我的虚荣心,这样的我你还能够原谅吗?

    夏子沁没有敢把后面那段话说出来,她和叶哲的梦已经破碎了,她希望之前自己带着龌龊的内心接近韩心琪这件事,不希望被打破,也想让自己在韩心琪的心中,多出一丝美好的回忆。

    哪怕这些都是假的,如同泡沫一样,她也想让韩心琪以后再想起自己时,能够记得曾经她们之间的美好。

    “我——我没有生过你的气。”

    那些事情身为当事人的自己,她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是谁做的呢?但是她也是真的没有生过夏子沁的气,毕竟之前她们在一起有过快乐的时光,韩心琪也是真心把夏子沁当做了朋友。

    如果她怪过她,也就不会在那时逆着陈楚,非要呆在那所学校,一心想着要解开她们之间的误会,万幸,时隔四年,她们还能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误会终究还是误会,但是在她的心中还是有着很大的失落,因为她觉得这些事情都来的有些莫名其妙,尤其是夏子沁对自己态度的转变,更加让她觉得那天宴会上,她肯定是错过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压下心中的种种疑问,韩心琪起身,坐到夏子沁身旁的位置上,把手搭在她放在桌子上的手背上,笑着说道:“我也没有怪过你,你是我上学时第一个愿意主动接近我,和我玩的朋友,和你在一起让我经历了很多开心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韩心琪的话音刚落,夏子沁就抱着韩心琪,哭的如同一个孩子般,为她丢失的友情忏悔着、心碎着,一直到服务员进来上菜,也没让夏子沁止住泪水,引得服务员上完饭菜,就毫不停留的急忙撤了出去。

    哭了有十多分钟,夏子沁才渐渐收回泪水,两人之间的感情也因为夏子沁的这一顿哭诉,一下紧密了起来,少了之前的隔阂,多了一分自然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夏子沁不停的在往韩心琪碗中夹着菜,韩心琪这才发现,这里的每一道菜都是自己喜欢吃的,心里更是对她失而复得的友情倍感珍惜,夏子沁无论给她夹多少菜,韩心琪都统统吃进了肚中。

    饭后,韩心琪挺着吃撑的肚子瘫在座椅上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子沁,这里的饭菜果真很好吃,下次换我请你,我最近也发现了很多好吃的食物。”

    “心琪,其实我这次请你吃饭,除了要和你道歉外,还有一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夏子沁一顿饭吃的很少,只稍微喝了些粥,听到韩心琪的话,就放下了勺子,心里又是一阵难过和遗憾,如果有可能的话,她很想应了韩心琪的提议,可是她不能。

    能够珍惜她的人本就不多,她还亲手丢掉了真心对她的人,在这个世界上果真并没有后悔药,和后悔之后,能够改变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嗯?”韩心琪一脸疑问的看着夏子沁,想着以后找个时间,她还要带着夏子沁去找陈楚也解释清楚呢!

    “我明天就要回英国了,以后可能也不会再回来,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……”

    夏子沁说着眼眶就又红了起来,她不想离开这里,但她又不得不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要回英国啊,我还以为你以后都会在这里生活呢,那样我们就能还和以前一样,经常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韩心琪失而复得的友情还没让她开心多久,听到夏子沁要离开的话,心里的不满也不比她少,一下子从椅子上坐直了身子,一口气没有提上来,又吃的太撑,立马打起了嗝。

    夏子沁递给韩心琪一杯水,强装出一个笑容,说道:“如果你要是结婚了,我就会立马回来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说出口,韩心琪差点被水呛死,打嗝没有止住,反而更加厉害了,结婚……

    韩心琪觉得这件事好像和她距离很远,很远。

    脑中又出现了不应该出现的男人面孔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