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诺深情 第280章 他喜欢的是韩心琪那样单纯简单性格类型的女孩。
作者:木子炎炎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3-01
    宋云旗正在帮火焰后背上着药,火焰趴在沙发上,一脸便秘样。

    她尴尬到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,火焰把脑袋深深的埋在抱枕中,张嘴咬住抱枕的一角,把自己的不满情绪全部发泄在枕头上。

    刚才这个男人竟然吓唬她,还成功的糊弄住了自己。

    而她竟然觉得如果当真要为一个男人生一个孩子的话,给他生一个也算是不错的选择,反正无论怎样,都要比给那个叶铭生孩子强。

    当她纠结了半天,正在做着最后的挣扎时,这个男人竟然笑了,还带着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看着自己。火焰这才知道,她刚才上了男人的当!

    “背后没有伤到骨头,碰到了两块骨头中间的地方,所以你才会觉得很疼,最近不要到处乱跑,衣服也不要穿这种贴身的。”

    宋云旗检查了一遍火焰背后的伤势,才彻底放下了心,站起身,看到女人害羞的把脸埋起来的样子,声音中多少还带着点笑意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火焰没有抬头,闷闷的声音从枕头中传了出来,她现在不想看到后面的男人,单听他刚才说话的声音,火焰就知道男人心里肯定还是在笑话她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觉得恶心吗?”

    宋云旗充满男性气息的低沉声线传出。

    俊朗的眉眼含着笑意,觉得火焰这个看似大胆奔/放的女人,害起羞来还挺有意思,和韩心琪一样,以为自己把头埋起来,别人就看不到她似的。

    宋云旗眼底闪着流光,看了眼火焰露在外面的肌肤,随手拽起搭在旁边的外套,不经意的就朝火焰背上盖去,动作看似粗鲁,却有特别注意不让碰到刚才被他上过药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不恶心了,我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火焰再次强调着她想要回家的想法,放在沙发上的两条腿,不禁在沙发上踢打了两下,她现在想要一个人呆着,她不想再听到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头还晕吗?”

    宋云旗站着没动,看着女人因为刚才不满的动作,裙摆滑到膝盖处,露出两条均匀,修长白皙的小腿,眸色渐深。

    “不晕了,你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吗?我想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火焰狠狠的咬着枕头磨了磨牙,她现在是没有力气,如果要是有,她肯定从沙发上爬起来,立马就把抱枕扔到男人脸上。

    “在这吧,你现在的工作就是陪我在这呆着。”

    宋云旗说完就离开了火焰身边,抬脚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火焰听到男人离开的脚步声,才舍得把脸从枕头中放出来,旁边没有看着她的眼睛,火焰则又恢复成了一个纸老虎。

    心里琢磨着男人为什么说她现在的工作就是在这里陪着他。

    想了几分钟,她都没有想通,凭什么她要听他的命令,她又不是他的员工,男人也没有给她工钱,她凭什么要在这里陪着他。

    一个人在客厅呆着也挺无聊的,火焰就随手打开了电视,想让这里发出一点声音,一个人呆着这么大的客厅,说实话,火焰觉得有点可怕。

    哪怕这里装修的再温馨,但这里不是她熟悉的地方,也不是韩心琪或者陈楚家里,火焰就没有办法得到安全感。

    虽然她平日里也有嫌弃韩心琪那个小窝,但是打心底里那里才是可以让火焰感到自由、获得安全感的地方。

    男人在这里时,她想让他离开,现在男人离开了,火焰又莫名的想让他出现在自己眼前,她没有办法像韩心琪一样可以一个人呆在房间里,她其实很讨厌一个人呆着。

    随手在一旁抓了个熊猫娃娃抱在怀中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着,就看起了电视,别说,男人家里的这个沙发,趴着比她们家里的沙发好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    宋云旗昨天在车上呆了一宿,一件衣服穿一天都已经够他难受的了,何况是还多了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在楼上随便冲了一个澡,又换了一身家居休闲服,手里拿着一套和身上穿的一样的衣服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似曾相识的一幕,他自己都觉得很无奈。

    他想,也许他这里应该为“她们”准备一些衣服,以备不时只需。

    刚走到楼梯口,就听到下面传出的电视声,和火焰不时发出的笑声,又下了几节台阶,方才看到火焰正在津津有味的看着综艺节目。

    屋内电视传出的声音,和女人不停发出来的笑声,在某一瞬间,让宋云旗甚至产生出来了一种错觉。

    仿佛时光回转,他好像回到了十多年前,自己小的时候,眼前甚至还出现了一个小男孩和小女孩在屋内玩闹的场景,小女孩的母亲则躺在那个沙发上开心的看着电视。

    那个沙发宋云旗找了好久,才找到和他记忆中相同的沙发,火焰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,也是第一个坐过,甚至是躺过那个沙发的人,宋云旗愣在那里陷入了一阵沉思……

    让他回神的是放在口袋里的电话,看了眼是容瑾儿打来的,宋云旗毫不迟疑挂断了电话,接着继续朝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把衣服脱了换上这个。”

    宋云旗垂眸,声音毫无波动的站在火焰跟前。

    火焰瞥了眼面前站着的男人,看到他洗了个澡又换了身衣服出现,没说什么让人不高兴的话,也没再吵着要回家,伸手接过了男人递给她“熟悉”的休闲服,慢慢的坐起了身。

    不知是因为休息过了的原因,还是喝过叶铭给她那瓶水的时间过去了很久,药效正在慢慢散去,她的身上已经多少恢复了一点力气。

    刚爬起来,她就觉得胸前一凉,忘记了背后拉链刚才男人并没有把它拉上,火焰反应慢了半拍,甚至还抬头看了眼宋云旗,四目相对,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,两人都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宋云旗先转过了身,给火焰留了面子和尊重,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,低沉的声音从薄唇中溢出:“刚才叫了外卖,可能到了,我出去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脸上表情也和刚才无异,离开后的宋云旗耳朵微微泛红,出卖了他的内心,关上大门站在门外,宋云旗这才长长吐出一口气,眸中有着一丝的慌乱,露出了属于大男孩面对女人时的青涩害羞表情,一只手放在心脏处,想要抚平刚才紊乱的内心。

    他的心脏从没有这样快速的跳动过,火焰和韩心琪他一直都是把她们分开来看待的,他自己也很清楚,他喜欢的是韩心琪那样单纯简单性格类型的女孩。

    火焰之前他并没有对她有过异样的念头,甚至哪怕是现在,他也清楚的知道,他对她产生不出那种想法,但是此时这种不受控制的心跳,却让什么事情都必须有着百分百了解的他,解释不出他此时为何心跳会那么的快,而且还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站在门外有两分钟左右,宋云旗的心跳才慢慢恢复平静,此时已经接近正午时分,宋云旗顶着大太阳,坐到了院内的石头上。

    屋内的火焰,正一手护着胸,无声的尖叫着。

    脸上甚至到耳根子处都是一片通红,觉得自己的脸,在今天一天之内都要在那个男人面前丢完了,然后二话不说,快速的套上手里拿着的衣服,硬着脸皮装出不在意的样子继续趴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    硬是装出不在意,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,她里面还有穿内衣,又不是什么都没有穿,虽然bra后面的带子被男人解开了,但是好歹刚才它还是起到了保护的作用,也没被男人看到什么,怕个毛线,害羞个毛线啊,不就是被一个男人看了点肉么!

    宋云旗在外面没有事做,于是就给外面种植的绿色植物浇了点水,如果这里有女主人,这空着的一块地,估计不是被种成了花,就是种成了菜,之前这里还有一块葡萄架,如果现在还在的话,应该已经结满了葡萄……

    想到葡萄,不知为何就让宋云旗想到了还在他家的那只狗,于是他关掉水龙头,急忙给张一轩拨了一个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从昨天晚上他看到新闻急忙走了出去,到现在一直都没想起他家的那只狗,生怕这狗饿死,现在的糖糖变的很有“家教”,不知是因为张一轩的影响变懒了,还是太傻了。

    现在就算是有一包狗粮放在它的眼前,如果不是倒在它的碗中,糖糖是宁可饿着,也不会去碰包内的狗粮一下。

    之前因为林辰这两天不在家,他一个人有时候在公司没办法回来喂它,就直接放了一包在客厅,结果晚上回来的时候,糖糖看自己的眼神,都是可怜兮兮的,而被打开的狗粮,则还是原封不动的在原地放着。

    之后他家里就又多了两个狗饭碗,而他一次直接倒满三碗狗粮,足够糖糖吃一整天,还是一天三顿,昨天出来的太着急,晚上还没来得及给糖糖加食,现在已经又到了中午,他家那只傻狗可又要遭罪了……

    电话刚接通,那边就传来张一轩还没睡醒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谁啊!”

    张一轩也确实没有睡醒,他现在的生活已经回归到了正常,昨天晚上陈楚那小子不吭一声的就不见了人影,宋云旗倒是好,给他说完话,就直接闪人了。

    无所事事的他带着范惠茜又在vics club玩到了大半夜,凌晨三四点才睡下,一般情况下不到下午三四点他是不会起来的。

    生活又回归到了之前的奢/靡,不过这次不一样的是,他在那里只为了等一个女人,每天准时在vics club报到,他就不相信了,他这个守株待兔的办法,会等不到那个会咬人的小白兔!

    “张一轩我不管你现在在做什么,你现在立马、赶快去我家,给糖糖的碗里倒三碗狗粮。”

    宋云旗毫不迟疑的对“废物”一般的张一轩命令着。

    “干嘛呀,我还没起床呢,那狗一顿不吃也饿不死。”

    张一轩眼睛眯成一条缝,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,屋内窗帘拉的严严实实,屋里一片黑暗和夜晚差不多,张一轩现在只想睡觉,别的他什么都不愿意干,被人扰了清梦,他没发火就已经够不错的了。

    “它已经三顿没吃了,你要是再磨蹭下去,我就直接给你大哥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宋云旗刀锋般的眉宇轻蹙,对听到的话语很不满意,虽然这种想法也是他之前想的,但是自从糖糖来到了他家,他就必须对那只狗负责,一顿都不想让他饿到。

    那只狗现在身体已经慢慢好转,也被自己养胖了很多,这让他看着很有自豪感,韩心琪每次看到糖糖胖乎乎的身体就满脸笑容,他就觉得这不就是人的平凡之处吗?

    他可不想再让那狗瘦下来,要不然韩心琪该心疼了,最好是一直胖下去,那韩心琪就没办法再去抱那只傻狗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好几顿没吃饭了,也不见你这么关心我。”

    张一轩不满的嘟囔着,他又不是那只狗的铲屎官,也不是它的主人,那只狗也不和自己亲,每天只会睡觉,以前还藏过他的鞋,趴在他的名牌衣服上睡觉,还在自己的床上撒过尿,甚至还把之前他藏起来的那截地毯“送”到了宋云旗面前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“仇恨”放在一起,张一轩觉得自己已经对那个地中海没爱了,它还仗着小林辰和宋云旗的“宠爱”,仗着自己是一个“病患”,一直在刺激着自己脆弱的神经,挑战着自己的底线,家里那么多人,那么多房间,那只傻狗就偏偏和自己作对。

    不过他之前在离开宋云旗家里的时候,也做了一件“报复”地中海的事情,他把它身上的狗毛全部剃光了,甚至就连头上和尾巴上都没有给它留下一根毛,然后拿着镜子在那只狗的眼前晃了很久。

    他深深的从那只狗的眼中,看到了自己被伤害的表情,那狗只要一照镜子就把头埋在爪子下,他想到地中海的那副表情就想笑。

    听到好友说要给他哥打电话,张一轩更是咬着牙齿嘟囔道:“你难道想让我大哥去你家给你喂地中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