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诺深情 第二百七十二章 叶哲对韩心琪已经爱到了疯狂,他已经疯了。
作者:木子炎炎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3-01
    火焰坐在车上,“咦”了一声,她真的受不了看到夏子沁脸上被沾上的泥土,看的她都忍不住在自己脸上摸了起来,不知道叶铭有没有在她还没出现之前,对韩心琪做什么手脚没有。

    可惜她的手被叶铭绑在了身后,也只能用脸在前面座椅上蹭了两下,好让自己安心,天知道她的内心已经快要被脏死了。

    然后继续做着围观人士。

    “为了钱吗?”

    夏子沁看着叶铭勾起的嘴角,脸色变的灰白,说出那句话,让她自己都感觉不像。

    “为了命。”

    叶铭笑的阴冷,眉眼里却有了几分趣意,他不会让这个女人立马就死,而会狠狠的折磨她,让她享受一下临死前的恐惧、无助和害怕,让叶哲当初临死时经历的恐惧,全部加在这个女人身上。

    拿着刀子在夏子沁的小脸上,来回比划了两下,他想看到这个女人对他露出更多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夏子沁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,她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,贴着她的脸在移动着的匕首,让夏子沁觉得凉的可怕。

    她颤抖着身子,一双眼睛不安的盯着在她脸上乱划的匕首,脸面对一个女人有多重要,而且她今天刚刚订婚,还没有当上容浅见的新娘,她不想失去自己这张脸。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你,你为什么要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夏子沁心里已经害怕的要命了,她刚回国没有多久,就算她真的无意间得罪了什么人,她也想要搞明白,或者拖延一点时间,她知道如果容家发现自己不见了,一定会想方设法找到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叶哲——你总该没忘记吧!”

    叶铭拿着匕首的手用了些力,刀子慢慢的陷入夏子沁的皮肉,隐隐的有血腥味传来,她的脸上有了一道细细的伤口。

    夏子沁感受到脸上有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,还带着疼痛,不知是因为脸上的伤口,还是因为听到了叶哲的名字,她牙齿打颤,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“没有忘记!”冷冷的吐出四个字,内心再害怕,她仍旧强装出一幅镇定的模样。

    车内的火焰也看到了夏子沁脸上被叶铭划出的伤,心里又骂了一阵叶铭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一点也不对这个夏子沁客气,竟然还把她的脸弄伤了,虽然火焰对这个夏子沁没什么好感,但是目前她俩属于同一战队。

    如果她们想要离开,单凭一个人是完全不可能的,唯一办法只有她缠着叶铭,让夏子沁动手,两人合作说不准还能有一线机会。

    火焰决定再等等看,现在还不是时候,想要先听一听他们都会说一些什么,她也想知道叶哲为什么会突然死掉。

    “那你愿意在这里陪着他吗?毕竟你们之前还是恋人关系。”

    叶铭菲薄的唇里吐出来的是深沉而又阴鸷的话语,把刀锋上沾上的血,在夏子沁的衣服上擦了两下,锋利的匕首,又恢复成了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其实他很讨厌自己的东西被弄脏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恋人。”

    夏子沁右手紧紧地握住,提起这件事,尽量让自己镇定,“叶哲喜欢的人也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叶铭嘲讽的笑出一声,站起身,“但是我想让你在这里陪着他。”

    视线看向了夏子沁背后。

    没有了叶铭的靠近,夏子沁趁机站起了身,并退后两步和叶铭拉出了一些距离,叶铭看到夏子沁的动作,反而脸上的笑容更加大了。

    “我弟弟叶哲在你身后呢,你们也很久没有见面了吧。”

    叶铭脸上又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夏子沁没有回头,只觉得一阵阴风吹过,让她背后一凉。

    火焰觉得叶铭可能又开始不正常了,她现在很想把车门关上,觉得一个人在这里怕怕的,万一车后面再蹦出一个什么东西,不把她吓死才怪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——秦铭?!”

    夏子沁上学有听叶哲说过他有一个哥哥,他自己叶姓是在他父母离异后随了母姓,哥哥跟着父亲姓,不过她当初也只是只听说过这个名字,并没有见过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弟弟对你说了很多我们家的事,那你就很适合和他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叶铭说着就朝夏子沁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叶铭原来是叫秦铭?

    火焰一脸懵逼,敢情原来她连叶铭的真名都还不知道呢!

    这下火焰觉得自己有点亏了,这叶铭也是一直埋伏在韩心琪身边,还用了假名,心机可真够多的……

    夏子沁不断退后,这里没有任何障碍物,她就算想要跑到另一边,可是看着叶铭拿着匕首,她也不敢乱跑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已经有了未婚夫,叶哲当年喜欢的是韩心琪,你不要再过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今天原本是想在众人面前让韩心琪狠狠的被人嘲笑一番,可惜人算远不如天算,她竟然被叶哲的哥哥绑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如果说她放不下当年被韩心琪和叶哲欺骗的事,特意回国举办一场无聊的订婚宴,只为了想看一看韩心琪现在的生活是怎么样。

    那天见到她,她只能说她还是和当年那样一成不变,善于伪装,装出一副胆小善良,给人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,让人心生保护欲。

    可这个秦铭,又是为什么要把自己绑到这里呢?

    就算他想要找一个人陪着叶铭,那也不应该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敢回头去看一看我弟弟呢!”

    叶铭步步紧逼,手里紧紧攥着匕首,他想现在,立马,马上直接让这个女人死在他的面前,让她死在他弟弟的坟墓前。

    夏子沁绊到石头摔到了地上,叶铭走到她跟前,毫不迟疑的顺势掐上了她的下巴,把她的脸转向叶哲的墓碑,红了眼,愤恨的说道:“你知道的,你知道叶哲已经死了,所以你才不敢看他,你亲眼目睹了他的死亡,之后你出了国,你以为我不知道?!”

    “他的死又不是我造成的,你凭什么要来找我,你就算要去找,也应该找韩心琪那个女人,叶哲对韩心琪已经爱到了疯狂,他已经疯了。”

    夏子沁摇着头,眼中噙着泪水,想到叶哲那个她曾经爱过的男人,此时她的心中仍旧还是五味杂陈,她爱过叶哲,叶哲也爱过她,但是她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又是在什么时候发生了改变。

    当初他们约会的时候,叶哲总是会提议让她叫上韩心琪,说人多了热闹,她也完全没有在叶哲的话里听出什么话外含义,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叶哲也没有和韩心琪说过什么话,但是一些事情,就是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了改变。

    所以,她恨韩心琪,也恨叶铭。

    看着叶哲墓碑上的照片,是她熟悉的青涩笑容,很温和帅气,眼里的泪花最后还是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,我弟弟又怎么会认识韩心琪呢?你就是事情的开端,是你让他变成了一堆白骨独自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这里,所以,你应该在这里陪着他!”

    叶哲手上用力,表情狰狞,狠狠的把夏子沁推到了地上,挥着手就在她的胳膊上划了一刀,鲜血立马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夏子沁惨叫一声,原本苍白的脸上,此时更是一点血色也没有,鲜血顺着手臂滴到了地面上,地上很快就形成了一滩血迹,画面有些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夏子沁缩着身子,不断往后退,想要离叶铭远一些,她觉得这个男人肯定是疯了,因为他弟弟叶哲疯了,他们一家就没有一个正常人。

    叶哲看到夏子沁的表情就笑了,笑的还有一点变/态和阴狠,“你放心,我不会就让你这么容易死掉的,那样岂不是就不好玩了?!”

    说着就又挥着刀子朝夏子沁胳膊上去。

    “啊,叶铭,有蛇。”

    火焰尖叫一声,让叶铭停止了再次伤害夏子沁的行为,愣了一下,张口对已经被吓得不轻的夏子沁阴冷的开口说道:“等会儿再来陪你玩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在夏子沁的衣服上擦了擦刀上沾上的血迹,起身朝车子走去。

    夏子沁听到一声尖叫声,看到叶铭离开后,慌慌张张的从地上爬起来,她没有看到车上女人的身影,以为他们是同伙,就慌不择路的朝暗中走去。

    趁着现在的机会,她必须离开,那个男人根本就是一个疯子。

    “蛇在哪里,你有没有事。”

    叶铭看着火焰缩在车座一角,双腿也离开了地面,一副很害怕的模样,蹙着眉头在车内寻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刚刚在那里,还是一条花颜色的。”

    火焰看向车外地面,暗示刚才她在那里看到了一条蛇,如果她要是说蛇在车里,叶铭找了一遍没有找到,她不知道叶铭还能不能忍受她对他的第二次欺骗。

    叶铭听到那条蛇没有进入车内,不禁松了一口气,在这种荒郊野外见到蛇很正常,只要火焰没有被蛇咬到,他就放了心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不要怕,这里的蛇都是没有毒的。”

    叶铭出声安慰着火焰,火焰却被叶铭的话吓了一跳,她只不过是撒了一个谎,敢情这里还真有蛇啊,火焰这下可不淡定了,她在外面最怕遇见两种动物,一种是蛇,另一种就是蜈蚣。

    她每次在电视上看到,睡觉的时候还会做恶梦呢,这要是真在这里看到了任何一种,火焰不知道她自己会不会当场被吓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害怕蛇,我们能不能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火焰把脚蜷缩在座椅上,现在她觉得哪里都不安全,万一刚才真爬进来一条蛇……想想就让火焰恶寒。

    站在外面的叶铭听到火焰的请求,似乎有些迟疑,他看着火焰此时的模样,也不像是装出来的,又抬手看了眼时间,现在不过是凌晨三点钟……

    “叶铭啊,我们不离开也行,那你在车上陪着我,我害怕蛇。”

    火焰是越想越觉得恐怖,总觉得他们现在的车里已经爬满了蛇,第一次像一个小女人一样对男人撒着娇。

    叶铭在这一瞬间是真感受到了火焰的那种害怕,最后还是点了点头,“那你先不要乱动,我把那个女人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不是杀了她,是先把她带过来,让夏子沁对于死亡的恐惧才刚刚开始,叶铭并不想那么快就把她杀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快点回来。”火焰催促着叶铭,此时的她是一个需要被保护的人。

    身上的疼痛,也没有让火焰想到这里有蛇出没,更加可怕了,她更担心自己这个乌鸦嘴说出来的话会应验,在看着叶铭离开后,火焰就开始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。

    一心一意的盯着被打开的那道车门地面。

    夏子沁穿着高跟鞋,地面又是坑坑洼洼,一脚深一脚浅的走着,崴了脚也不放弃继续前行,一小段路就让她走的十分艰难,她一边像无头苍蝇一样胡乱走着,一边还频频回头,希望那个叶铭能再给她一点时间。

    可是天不遂人愿,在这块土地上,夏子沁甚至连找个藏身之地都没有,哪怕是一颗树也行,但是她也走不到那边。

    因为她已经看到那边有亮光的地方,一个身影正在朝她走来,夏子沁的心更慌了,她能感觉到,如果她被那个男人抓到,她一定没有活路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,凭什么那个男人要把他弟弟的死安在自己身上,她什么都没有做,也没有做错任何事,还遭到好友和男友的双重背叛,为什么这所有的一切都要让她来承担。

    韩心琪却又可以毫无责任,甚至还不知道叶哲已经去世了呢!

    难道就因为,她目睹了叶哲死亡的过程吗?

    看到了叶哲出车祸的整个场面吗?

    叶哲死了,可是又有谁能知道目睹了那件事,也给自己带来了很多阴影吗?

    甚至叶哲就连被车撞到了,最后仍旧不忘韩心琪,他就是在去找韩心琪的路上才出了车祸,因为那时他的精神,已经不是很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!有没有人。”

    夏子沁听到后面的脚步声,声嘶力竭的朝空中喊着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——!”

    “这里有没有人——”

    回应她的也只有后面越来越近,如恶魔一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就算喊破喉咙,这里也不会出现一个人,因为这里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地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