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诺深情 第二百五十九章 她就是你那个不良妹妹?
作者:木子炎炎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3-01
    陈楚带着韩雅芙,去到了张一轩所在的角落,还没走近,张一轩就对着陈楚笑的一脸的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“我说小楚子啊,深藏不露啊,下午你不是说有事么?这又是哪拐的漂亮妹妹带着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张一轩话一说出口,就让陈楚受到在场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了。

    宋云旗手里拿着的电话,也因为听到陈楚的名字,就收回到了口袋里,刚才他只收到韩心琪一个字的短信,让他觉得有点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韩心琪是不会只说一个字的,她看着话很少,其实如果要是熟了的情况下,你就会发现韩心琪有点话唠。

    偶尔还会有点碎碎念,韩心琪目前在面对宋云旗的时候,已经有点释放天性了,这突然只收到一个毫无感情的“嗯”字,着实让宋云旗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哪怕韩心琪给他发一个“好的”,宋云旗都不会有别的想法,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刚才准备看在张一轩的面子上多呆一会就离开的念头,这会又因为陈楚的突然出现,再次延长了时间。

    “忙完了就过来了,顺便给你们介绍个人。”

    陈楚带着韩雅芙坐到另一边的座椅上,他选择了一个靠外面一点的位置,旁边挨着的就是宋云旗,那样能够让他更加方便的注意到韩心琪的踪影,他也好放心。

    带着韩雅芙过来的另一个目的就是不想让她缠着自己,待会他趁机找一个理由能够离开,要不然他非被这丫头缠一晚上。

    韩雅芙也很有分寸,跟着陈楚一言不发,脸上只是一直在甜甜的笑着,看着人畜无害。

    坐下后方才看清一直背向外面那个男人的面目,目光不易察觉的在张一轩和宋云旗之间,看了几个来回。

    “先别说,让我猜猜,我们来下点赌注好不。”

    张一轩喜欢玩,什么东西如果目的性太强,或者公布答案太快,那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“好,每人一次答案,谁猜错了今晚——”

    容瑾儿脑袋快速的转动着,下什么赌注呢?眼睛不经意的扫到桌上的食物,打了一个响指,指着张一轩挑衅道:“就当一晚上的佣人,我们要吃什么,那他就必须去给我们跑腿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没问题,茜茜你同意吗?不过你不用害怕,你只要跟着我,我们绝对不会输的。”

    张一轩十分的得意,男人肯定是最了解男人的,尤其还是他的好哥们,容瑾儿那丫头想要跟他赌?那绝对就是输的命,看他今晚怎么整治她。

    眼睛则不停的在陈楚和韩雅芙中间观察着,想要看出一点什么蛛丝马迹,所有观察力都放在了陈楚和韩雅芙之间的小动作上。

    范惠茜只笑不语,眼睛也在陈楚和韩雅芙之间看了一眼,没有同意张一轩的话,也没有拒绝他的提议。

    这个是——陈楚,她有印象,是那个韩心琪的哥哥,以前上学的时候,她经常看到他去找韩心琪,和她一起上下学,是一个很好的哥哥,也让人有深刻的印象,曾经她还羡慕过韩心琪。

    想到韩心琪这三个字,她的视线就又再次回到了韩雅芙身上,想要辨别一下,她是不是韩心琪,可是看着那端庄的坐姿,骄傲的表情,她立马就否掉了那个可能。

    虽然她们好多年没有见过面,但是她也坚信韩心琪不会有太大的变化,从那天的那个电话就能够感受的出。

    视线从韩雅芙身上转移开,就忍不住朝人多的地方看了起来,那天韩心琪说她也会来……

    “祁,那我们俩一伙,不过你放心,要是你猜错了,我愿意替你做任何事情。”

    容瑾儿往宋云旗旁边挪动了一些,完美的分成了两队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无聊。”

    陈楚无奈的说着,端起桌上放着的酒喝了一口,还顺手挑了一杯果汁递给韩雅芙,自己的亲妹妹,他又怎么可能会不照顾她呢。

    韩雅芙接过陈楚给她端的东西,有一丢丢的很不满意,搞什么嘛,人家这里都是喝的酒,却给她一杯果汁,明显就是把她当小孩子对待,哪怕给她一杯水果酒也行。

    在心里翻着白眼,表面还是安安静静的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的母亲告诉过她,男人不喜欢那种强势,无理取闹的女人,面对那种看似弱不禁风的女人,更能让他们产生保护欲,所以在没有搞清楚男人的喜好之前,她愿意做一个安静的女孩。

    同时她也注意到张一轩带来的那个天山雪莲,好像也一直都很安静,话不多,反而是张一轩一个劲的往她面前凑,十分在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此时这里有三个男人,排除掉她知道的那个张家小公子张一轩外,另外一个还没说过一句话的男人,更加容易吸引韩雅芙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小爷我就是很无聊,我先猜吧。”

    张一轩回想着陈楚的日常生活,没从他口中听到过他有什么喜欢的人,也没听说他身边有什么女人,唯一的那么一个,还是他的那个不良妹妹,但是看着此时安静坐在那里的女孩,给他也不像是那天在电话里听到的样子。

    年纪看着也不大,应该不是情人,也绝对不是什么女朋友。

    又往自己旁边看了两眼,每个人都带来的有女伴,最后安全起见脱口而出道:“女——伴。”

    顿时几双白眼向他丢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错了,可能是兄妹,他俩看着哪里有点像。”

    范惠茜拉了一下张一轩的衣袖,在他耳边轻声提醒着,兄妹这个词她也用的十分小心翼翼,因为她只知道陈楚有一个妹妹,那就是韩心琪,但是看着对面坐着的两个人,她就是感觉他们什么地方很相似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错了我们也不吃亏,我们吃饱就撤。”

    耍赖是张一轩的日常生活之一,搂着范惠茜在她漂亮的脸蛋上亲了一下,一脸的君子坦荡荡,丝毫不受任何结果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祁,你说他们是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 容瑾儿眼里心里只能容得下宋云旗,也根本就不关心陈楚到底和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,范惠茜对她而言没有什么威胁性,毕竟她是张一轩的女人。

    其余的女人,容瑾儿总是会多多少少带着一点防备之心。

    “兄妹。”

    宋云旗只是看了一眼,就万分肯定的吐出两个字,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哇咧?真是兄妹?为什么我看不出来他们是兄妹呢?”

    张一轩两秒钟之前听到兄妹这个词,还没多大的反应,这会从宋云旗口中再次听了一遍,那感觉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盯着陈楚和韩雅芙的脸就开始寻找相同的地方,是兄妹,总会有相似的地方,可惜他看不出来,也许是因为和陈楚太过于熟悉,实在是很难发现别人和他有哪里相似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兄妹,张一轩刚才说的是女伴,陈楚你现在公布吧!”

    容瑾儿一脸的得意之色,宋云旗难得有这么配合她的时候,忍不住又是往男人旁边挪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妹妹韩雅芙。”

    陈楚对张一轩嘲讽的笑了一下,让他没事找事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你那个不良妹妹?”

    张一轩有点不敢置信,什么鬼啊,这端庄的坐姿,怎么看也不像是整天在外面野的女孩,他怀疑陈楚放水,故意欺骗了大家,想看自己出丑。

    容瑾儿带着防备的眼神,在韩雅芙身上看了一圈,她不喜欢这个陈楚的妹妹,穿着和她也有几分相似,给她一种特别矫情的感觉。

    第一感觉很重要,韩雅芙给容瑾儿的第一感觉,就是她们做不成朋友。

    范惠茜听到同样都是姓韩,也没什么说的了,她并不了解韩心琪的家庭,但是从陈楚和韩心琪的名字姓氏来看,能够多少猜出一些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看着和韩心琪有着相同姓氏的韩雅芙,范惠茜心里觉得很奇怪,不知为何她和韩心琪看着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家庭生活的人。

    不论是从穿着上,还是气质上,如果此时韩心琪出现在这里,也绝对不会有人把她们当做是一家人,心里不免觉得韩心琪会有一点可怜。

    每个家庭好像总会有一个人不受宠,她十分不理解这问题,同样都是孩子,做父母的又为什么要区别对待自己的孩子呢?

    宋云旗把目光看向陈楚,不是不相信这是他妹妹,而是觉得奇怪,之前陈楚从没有在他们面前提过他的妹妹,一直都在小心翼翼的呵护着,这怎么又一下子带到他们面前了呢?

    不过他的疑问则是一直都留在了心中,目前他还并没有想要去彻底了解陈楚家庭生活的念头,就像陈楚从没有八卦过一句,他正在找的人是一样。

    人都有一些藏在心底的秘密,他们只是朋友,没有必要过多的去打听,和干涉对方的私人问题。

    韩雅芙听到“不良妹妹”这四个字,脸上挂着的笑容就僵硬了一下,心里冷笑一下,看来她之前好像想错了。

    她这个亲哥哥,身边有这么一大群有权有势的人,又怎么会没有人知道他另外一个神经病妹妹呢!

    自己的亲妹妹还不向他们提起,倒是那个神经不正常的韩心琪,好像他们都知道的样子。

    让她心里平衡的是陈楚好像并没有让他们见过韩心琪,也对,那个女人即带不上台面,也拿不出手,带出来也是丢人,看来她这个哥哥心里还是很清楚的嘛!

    很快,韩雅芙的脸上就又恢复成了自信的笑容,那个女人不提也罢,提出来也只会给他们家徒增烦恼,毕竟也没多少人知道她是他们家的人。

    “雅芙,他是张一轩,这位是宋云旗,都和我是朋友,叫声哥哥吧。”

    陈楚忽略掉张一轩的问题,他就是事多,一些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,这货都知道,就是脑子里面一堆浆糊。

    “一轩哥,云旗哥。”

    韩雅芙乖巧的喊了两声,宛如一个听话的小妹妹。

    张一轩不为所动,一脸的纠结,好像还没从什么问题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宋云旗点头“嗯”了一声,心中仍旧留有疑惑。

    “瑾儿,雅芙你们同岁,你比她大一个月,可能因为你之前是在英国生活,所以你们没有见过,以后要是逛街你们俩也能做一个伴,我可算是解放了。”

    陈楚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着,要想融入到这个圈子,受到所有人的喜欢,也并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雅芙,哥哥给你找了一个伙伴,以后可别再拉着我去买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陈楚一手搭在韩雅芙肩上,说的有那么一点无奈的样子,其实他是硬给把韩雅芙带到这里,给她找了一个合适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哼——”

    韩雅芙撒娇一般给了陈楚一个不满的声音,陈楚的“良苦用心”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呢,转头就朝容瑾儿说道:“瑾儿姐姐,我哥哥开始嫌弃我了,我以后能去找你玩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我目前可能会留在z市,身边也刚好没什么朋友。”

    容瑾儿心里虽然不是很喜欢这个韩雅芙,但是样子还是要做做,家教也还在,能来这里的人,大多也都是和她父母相识,以后她留在z市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一般的社交礼仪她还是很有分寸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韩雅芙笑的天真无邪,最后看向张一轩身侧的天山雪莲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范惠茜。”

    范惠茜主动开口介绍自己,声音和她本人一样不卑不亢,大方得体。

    今天也是张一轩第一次把她带到他的朋友面前,她知道张一轩的**程度,也知道平常他的身边,都围绕了一些什么样的女人。

    清楚的知道她们这些人,在张一轩心目中是什么样的角色,她从没有看轻自己,她想要得到张一轩的心,也很有把我能得到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所以之前张一轩是怎么看待她的,是不是也把她当做他身边别的女人一样看待,这些她都不在意,她想要的是结果。

    陈楚听到范惠茜的名字,放在韩雅芙肩上的手不自觉的僵硬一下,随即又很快恢复正常,若无其事的喝着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