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诺深情 第二百五十八章 咱妹现在已经哭得快断气了
作者:木子炎炎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3-01
    “这样就说得通了,我就说嘛,这种地方又怎么会跑来一只乡巴佬啊。”

    “容家百年大业,荣少爷和夏小姐都是好心的人,人家也可能只是说说,客气一下罢了,人啊,最好还是要有自知之明!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,这里是高档的宴会,不是你们土包子去的那种自动餐厅,这里的每一种食物,你没有见过吃过也很正常,但是如果你要是想要带回家,那就等宴会结束的时候,与其倒了、扔了,也确实挺可惜的,让你带回家也不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这人家主人还没到呢,你可就想要把食物往自己兜里装,丢不丢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个穿的光鲜亮丽,打扮的看似高贵的名媛千金一般,说出来的话则比利剑、毒蛇还要狠毒,韩心琪把头埋得更低了,一滴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,她不停的眨着眼睛,想要收回那即将掉落下的水珠。

    旁边的夏子沁一直没有出声,她知道自己在这里是什么身份,每到这里来的人,都是客人,她没有带着什么异样的眼光去看待面前的韩心琪。

    看到她受到一群人的奚落和围攻,她知道这里也有自己的原因,她刚才明明是有机会把她带离这里,再向她询问那些事情的。

    那群看似高贵的人所说出来的话,听在她自己的耳内,感觉和说她们是一样的,这些精致的糕点水果食物,摆在这里又有多少人吃过?

    不都是最后他们这些“下人”,看着扔掉觉得浪费,打包带回家的?

    其实面前这个女人也没做错什么,她也不知道同样都是来参加宴会的人,那些人又是以什么立场对这个女人说出这番话的。

    是以主人的身份?

    还是客人?

    还是他们自以为高人一等,就能轻易地去侮辱别人,就会瞧不起一切?

    她不动声色的帮韩心琪递着桌子上放着的衣物,想等她收回东西后,把她带离这里。

    “这个——我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韩心琪看着乔半夏递给她的水杯,连连摇头,不敢伸手去接,声音带着颤抖。

    好可怕,这里的人让韩心琪觉得可怕。

    一只手紧紧抓着包带,另一只手抱着礼物,一时间让她有种像是回到了四年前一样的错觉,所有人都在指责她。

    她想要离开,可是身体像是被定住了一样,迈不开双脚,身体也开始觉得发冷,她不知道该怎么办,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……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休息室休息一下吧!”

    乔半夏走到韩心琪身边,察觉到她的不对劲,一只手轻轻放在她的肩上,带着她的水杯,想要扶着她把她带走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人心有时候比一些野兽更让人感到害怕无助。

    “呦——,这儿还挺热闹的。”

    一道韩心琪耳熟的声音慢慢朝她传来,不过这道声音此时没了平日里的随和,多了一丝嘲弄和凉意。

    韩心琪听到胡杰的声音,不知为什么那滴忍了半天的泪水,还是掉了下来,泪珠隐藏在衣服上,没有留下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不远不近站在韩心琪附近的男女,听到那道声音,和看到面露不善的人,立马自动的往后退了两步,给胡杰胡宸让出一条宽阔的路。

    大气也不敢出一声,正在喝酒的停止了手上的动作,脸上刚才还挂着笑的,那笑容也在见到胡宸的时候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这么热闹就是来的有点晚,你说是吧?哥。”

    胡杰手里提着一个杯子,摇晃着,不急不慢的朝韩心琪走去,身后还跟着胡宸还有两个双胞胎兄弟,胡宸脸上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冷笑,阴森的像是蛰伏的猛兽,迈着稳健的步子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一成不变的黑衣包裹着挺拔昂扩的身子,睥睨众生的霸气,那不带一丝温度的眼神,让人看着发毛,却无人知道他今天为何心情不好,刚才还热热闹闹的环境,空气中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给我拿着杯子,别弄坏了,全世界这可是独二无三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胡杰大老远的就把手里拿着的东西丢给韩心琪旁边的乔半夏,一点也不害怕会被扔到地上。

    此时两个杯子放在一起,所有人这才发现,两个杯子除了颜色不同外,其余的完全一样,好像还是一对情侣杯,有些见到胡杰拿过这个杯子的人,又是忍不住朝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一开始看到韩心琪拿着那个水杯,他们没有见过,以为是小商店里卖的那种便宜货,也就都没怎么注意。

    这一旦有了对比,所有人好像都懂了什么,刚才奚落、嘲讽韩心琪的人,脸色不禁白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胡家兄弟可是没有一个正常的,胡宸护短已经到了令人发指阶段,此人还心狠手辣,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笑里藏刀,笑着杀人,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一个人敢和他打招呼,对自己最安全的办法就是,不要去接近他,不要和他打招呼,也不要做任何让他不高兴的事,最好远离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对他所做的事情要做到三不,不管,不看,不听。

    在胡宸面前也不要妄想和他讲道理,在他面前,他就是道理,所有事也只能他说了算,这个男人就是这样的霸道,让人闻风丧胆。

    乔半夏小心的接住杯子,放在韩心琪肩上的手,也因为那个动作放了下来,面前这几个人,她见过,在胡宸没有注意到她的时候,她赶忙低下了头,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胡杰走到韩心琪面前,一把把她搂到怀中,别提模样有多么的帅气,霸气,有胡宸在,他天不怕比不怕。

    “小琪琪,哥哥们都说了让你等等和我们一起过来,以免在外面被什么不三不四的东西欺负了,没人替你撑腰,看,又受气了不是。”

    胡杰没有抬起韩心琪的头,也没有看她此时的样子,则是像安慰小孩子一样,把她的脸埋在自己怀里,话是对着怀中女人说的,眼神却是挨个看了眼围在周围的男女。

    刚才从韩心琪掏出请柬那刻他就看到她了,正激动的想要喊她,就让他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,当时胡宸还没过来,他就没有出声,想要看一看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早知道他和韩心琪来的是同一个地方,他下班就直接跟着韩心琪过来了,中午他没吃多少东西,就是为了晚上这顿大餐,也一早就饿了。

    可胡宸带着他,硬是在外面转了几圈就是偏偏不上来,说什么一般有身份、地位的人,都不能去的太早,说什么去太早了没气场,引起不到轰动的效果。

    主角都是最后出场做压轴用的,胡杰在车上一句话就给他怼了回去,人家是订婚宴,你丫去压什么轴。

    胡宸又退一步继续开导着胡杰,说去太早没事干,那里人多他看着心烦,到了那里最起码要给主人打声招呼,要是主人没去,他们还要在那等,他没那个兴致。

    也顺便让胡杰在外面多饿一会,那样到了地方才能多吃一些美食,胡杰立马给了胡宸一大脚丫子,直接打开车门跑了上来。

    tnn的,他都快饿死了,胡宸还不让他上来吃饭,要那气场干毛用啊,那些又不干他的事,所以这才很是凑巧的看到了韩心琪受欺负的过程。

    也是胡宸没有跟上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胡杰的话音刚落,在场的有些人脸色又是白了几分,头上开始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哥哥们?

    胡杰有一个像胡宸一样的哥哥,这随便一动动手指,半个z市都天/翻/地/覆,而那个其貌不扬,看着土里土气的女人,竟然还是他们俩的妹妹?

    天呐!

    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,更多的是不知该如何是好,有些人是隐藏的坏,表面上最起码不会伤害任何人,但是胡宸可不一样,他可是明着暗着都坏,黑白通吃的人,这麻烦好像惹的有点大。

    有些人开始担心,他们今晚还能不能完好无缺的走出这个地方……

    韩心琪在胡杰怀中让她刚才不安的心,渐渐平复了下来,一听胡杰说的那声“哥哥们”,她就觉得奇怪,小声的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你比我大?”

    胡杰装作没听到,做戏,一手按着韩心琪的头不让她抬头,以免穿帮,一脸不依不饶的样子对胡宸吼道:“哥,咱妹在这里让人欺负了,现在正哭的厉害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胡杰这段话一吼完,有一个人手里端着的杯子就应声掉到了地上,地上铺着地毯杯子没碎,里面的液体很快就侵湿了地毯,留下一滩痕迹,那人浑身颤抖着站着。

    “我没哭。”

    韩心琪被胡杰不温柔的动作弄的很不舒服,脸上还带着眼镜,虽说胡杰身上胖胖的软软的,但是就这么被胡杰按着头,眼睛实在是咯得慌,她拽着胡杰的衣服就想从他怀里钻出来。

    “咱妹现在已经哭得快断气了。”

    胡杰继续向胡宸谎报着军情,丫的,他今天就要仗着胡宸给韩心琪出口气不行。

    敢说韩心琪是乡巴佬?

    还敢说她来这里丢人?

    他今天就要让那些人看看,今天谁才是最丢人的那个。

    “说,你们今天是怎么欺负我——妹妹的?”

    胡宸在外面很会摆弄气场,此时说话的语气带着惯有的冷意,把妹妹两个字音调拉的很长,所有人都知道他胡宸不近女色,身边更是连个雌性动物都没有。

    能够被他在这种场合承认并宣布出的女人,也只有韩心琪一个,也能够让所有人都看得出他对他那个“妹妹”的在意和重视。

    站在胡宸身后的双胞胎兄弟,也拿出了在道上的气息,阴沉着脸,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,敢欺负他们老大的“妹妹”,那就是相当于在欺负他们。

    简直都是活的不耐烦了,怎么,以为他们没人还是咋回事?!

    大厅内还放着悦耳的轻松音乐,其他地方呆着的人,隐约看到胡宸的身影,那更是不敢往上凑着看热闹,也都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,该干嘛干嘛。

    刚才围着韩心琪看热闹的人,此时则是想走也走不掉,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应答胡宸的问话。

    见没有人回应,胡宸冷冷的睨了众人一眼,眸色更加的隐晦,冷笑一声,“阿珂去调监控,把刚才所有对咱们琪琪说过话的人,都给我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声音中有着沉沉的霸气。

    “小琪琪不要怕啊,哥哥们替你出气,咱哥是开黑店的,干的也都是犯法的事,随便弄死几个人,别人也发现不了。”

    胡杰一手仍旧按着韩心琪的脑袋,一手装模作样拍打着韩心琪的背,就像刚才她真的哭的差点背过去气一样,想方设法的安慰着怀中女人。

    说出来的话,差点没把韩心琪给吓死。

    当然胡杰这么说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吓唬韩心琪,而是专门说给其他人听的,只是忘记了也会吓到韩心琪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——我……”

    韩心琪在胡杰怀中,我了半天,吓的舌头都打结了,“犯法的事”,“弄死几个人”,这样的字眼实在是让韩心琪这种安分守己的老实公民,不知道该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“什么?那样太便宜他们了?”

    胡杰又开始演戏了,还像样子的低下头,对着什么都没说的韩心琪不断点头,然后又抬起脑袋,对胡宸挑眉说道:“哥,咱妹说了,不能弄死,女的卖到山沟沟里给那些娶不上媳妇的做老婆,男的卖过非洲去做苦力,让他们一辈子也回不来,咱妹不想再见到那些人。”

    胡宸看着这个很会给自己加戏的胡杰是怎么看怎么可爱,一直绷着的脸上,嘴角微微掀起,强忍着想要把他搂到怀里猛亲一顿的冲动。

    身后站着的阿和阿珂面部肌肉僵硬的抖了几下,他们这个小哥之前一直十分嫌弃他们的“工作”。

    有时候都不愿意和他们在一起玩,怎么现在又好像有一种引以为豪的感觉呢?

    而且还把他们说的那么夸张,他们现在已经不是黑店了,都是有营业执照的正规场所。

    阿珂淡定的从胡宸背后迈出一步,还是面不改色的对胡宸刚才说出的话应道,“是,大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