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诺深情 第249章 目光如淬了蛇毒一般阴狠毫不掩饰的盯着自己的猎
作者:木子炎炎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3-01
    韩心琪过了几天平静安稳的生活。し

    也确实是应验了宋云旗的话,她没有再见过张一轩,也没见过林辰。

    但是这里仍旧有着他们俩生活过的痕迹,可能只是他们的时间刚好被错开了而已。

    下班后先是去看一看糖糖,然后留在那里做饭,等到宋云旗回来他们再一起吃饭,晚上宋云旗再把她送回家。

    韩心琪感觉好像每个人都忙了起来,就连胡杰之前说要来看糖糖,她也得到宋云旗的同意了,胡杰却又一下子没了时间c。

    陈楚这两天她也没有见到过他的身影,但是每晚都能收到他的短信。

    虽然陈楚没有对她说什么,但是她知道她的家人从欧洲旅行回来了。

    韩心琪这两天其实有点心慌,明天就到了夏子沁的订婚宴日期,韩心琪想要寻找到叶哲,仍旧是一无所获,这让她有点不安e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到那天再次见到夏子沁她该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其实这两天韩心琪也有偷偷去过夏子沁订婚宴的酒店,就想看一看能不能在那里遇到夏子沁,可是去了几次,里面只有布置婚宴场所的工作人员,根本没有见到任何一个和夏子沁有关的人。

    韩心琪的心情也从一开始的不安,逐渐变成了害怕,不是对夏子沁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心虚害怕,而是她知道在她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,如果明天去了夏子沁的订婚宴,那她绝对会像是之前在学校一样,成为别人奚落嘲讽的对象。

    她不想面对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害怕听到别人口中说出那些不好的话语。

    她不想再经历一次那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今天韩心琪又在下班后,来到了夏子沁订婚宴的场所,哪怕在这里只有百分之零点一的可能遇到夏子沁,韩心琪也不想错过。

    她今天也在外面等了很长时间,仍旧没有等到想要见的人,却在准备离开时,意外的看到了一个很像是叶铭的身影。

    叶铭戴着一顶鸭舌帽,低着头,大半个脸都被帽子遮挡了起来,身边还跟着两个人,就连他平时的着装好像都变了,但是韩心琪还是认出了他,只见他们三个一边走还一边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韩心琪站在角落里,看着叶铭正朝她这边大步走来,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,要去的地方很明显就是距离她不愿的宴会厅。

    难得在这里等了几天的韩心琪,让她遇到了熟人,也就不管不顾的从角落里走了出来,在门外拦住了叶铭。

    “叶铭,你怎么在这里啊?”

    韩心琪冲到叶铭跟前,还没站稳,就开口问了出这句话,脸上还带着惊喜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虽说来这里好几趟了,但是每次也都是站在门外面等着,根本就进不到里面,就算是有心想要打听一下夏子沁的一些事情,也找不到人询问。

    这会看到叶铭,无疑是她的一个希望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叶铭正低着头走着路,韩心琪这突然出现在他面前,着实把他吓了一跳,稳了一下心神,低着头眉毛就不耐烦的皱了起来,眼中闪过一丝异色,装作整理帽子的样子,给旁边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先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心琪好巧,你怎么也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叶铭抬头看向韩心琪,语气里丝毫没有见到韩心琪的欣喜,情绪也隐藏的很好,很快脸上又挂上了见到韩心琪时的温和笑容。

    拉着韩心琪就朝另一边的角落走去,毕竟在大门口停留时间太长,还是很容易受到关注,也不太清楚韩心琪刚才有没有听到他和那两个人说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我——高中时的一个朋友要在这里办订婚宴,所以想提前过来看看,你呢?”

    韩心琪看到刚才和叶铭在一起的人已经进了大厅,眼中更是隐藏不住的兴奋和激动,她此时不图能够进到那里面,只要能让她得到夏子沁的电话号码就行,或者能够和她联系上。

    “哦,我是店里派过来的,说需要一个订婚蛋糕,要明天现场做,所以提前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叶铭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,看向韩心琪的眼神,更是没有一点温度,放在身侧的双手,在听到‘高中时的一个朋友’这句话时,不自觉就恨恨地握紧了拳头,青筋隐隐浮现。

    等了这么久,终于给他等到了她们俩,并且还是‘好朋友’,叶铭眼中一片阴霾,表情慢慢变的冷漠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——那你能联系上他们吗?”

    韩心琪因为心有所想所盼,所以没有注意到叶铭的变化,她也想不到叶铭会因为她的话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,仍旧一心一意想要找到夏子沁的联系方式,因为叶铭在她心中,是最后唯一一个希望了。

    “谁。”

    叶铭音调没有起伏的吐出一个字,视线慢慢的从韩心琪脸上移开,看了眼大厅门口处的人影,眸色越发深沉。

    “……宴会主人的联系方式。”

    韩心琪犹豫了片刻方才想出这么一句话,她原本是想说夏子沁名字的,但是又猜想叶铭可能会不认识她。

    “没有,像我这种小员工,根本就拿不到这种大客户的电话号码,怎么了?你不是和他们认识吗?”

    叶铭随意的坐在了身后的台阶上,话语里有着讽刺的味道,不过却被他隐藏的很好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

    韩心琪的希望破灭了,有一点的垂头丧气,“我们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面了,也没有联系过,我们中间有一些误会,恐怕——是永远也解释不清了……”

    韩心琪喃喃自语着,原本清澈的眼眸里,覆盖了一层淡淡的灰暗色,失去了亮光。

    “是吗?只要是误会就一定能解释的清,唯恐就是害怕那些所谓的误会,是一些见不得人的事实,因为只有事实人们才没有办法掩盖住它的真相,却又偏偏喜欢去找各种借口,想要掩盖自己曾经犯过的错。”

    叶铭直直盯着韩心琪,刚才韩心琪说的那些话,在他耳中简直可笑至极,轻而易举的用“误会”两个字,就想要推翻自己所做过的一切事情吗?

    韩心琪的伪装、无辜、善良,还有现在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此时都让叶铭觉得恶心,韩心琪这三个字和她这个人,自从几年前就已经深深刻在他的心里了,像是一根刺一样的存在,明天就是他把这根刺拔掉的时候。

    韩心琪低着脑袋,觉得叶铭说的话有点深奥,但是听着好像又是很有道理的感觉,抬头望向叶铭,并用力的点了点头,“嗯,我相信你的话,明天我见到子沁,一定会想办法把我们之间的误会解释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韩心琪又像是获得了力量,之前那些不安和害怕的因素,因为叶铭前面的话,让她决定明天勇敢的面对夏子沁。

    也坚信着‘只要是误会就一定能解释的清’。

    “那么——”

    叶铭笑着站起了身,走到韩心琪面前,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,装作鼓励的样子,缓缓说道:“祝你成功”。

    韩心琪随后没有要留在这里的必要了,也不想耽误叶铭工作,两人之后没有再多说什么,韩心琪就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今天能遇到叶铭让韩心琪像是有了战友伙伴的感觉,那她明天来到这里的时候,就不会感觉到孤单。

    叶铭在韩心琪转身离开的时候,看着那道背影,目光如淬了蛇毒一般阴狠,毫不掩饰的盯着自己的猎物。

    明天这里将会有一场大戏即将上演,他拭目以待。

    韩心琪又在商场里兜兜转转了两个小时,才在商场下班前,选好要送给夏子沁的礼物,毕竟空着手去也不太适合。

    而这个礼物更是用光了她身上所有的钱,甚至让她想要买点吃的垫垫肚子,更是再也找不到一毛钱。

    商场外面有一条小街,那里更是摆满了小吃,韩心琪这次好巧不巧的,不知怎么从那道门走了出去,站在外面盯着那些诱人的食物,更是频频吞咽口水。

    她好饿,好想吃丸子,然后低头继续不死心的在包内再次翻找了一遍,结果当然和之前一样,谁让她做什么事情都那么的本分,是什么东西就放到哪里,所以除了钱包里面会有钱外,她在她的包内永远也不会找到一分钱。

    韩心琪抱着包装好的礼物,闻着食物的香气,慢慢的朝路口走去,在一个烤串摊前看到了胡杰的身影,韩心琪看着他盯着的食物,眼睛就一下子亮了起来,慢慢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韩心琪不知道胡杰盯着的食物是别人的,他只是看看罢了,他今天的遭遇和韩心琪一样,现在都是身无分文的人,甚至比韩心琪更加可怜,他现在连家都不能回,所以只能依靠闻闻食物的味道,画饼充饥的方式,让自己忘记饥饿罢了。

    在那串羊肉串还没进到别人口中时,胡杰准备转身离开,去下一个摊位上闻味道,一转身,就差点把一个人撞倒,胡杰还没看清是谁,就立马伸手先去稳住那个身体。

    同时还在心里祈求老天,别让他太惨,现在无家可归,还饥肠辘辘的,这要是再撞坏了什么人,或者他被讹上了,让自己赔医药费那他可就没辙了,只希望老天能不让他这么衰。

    “心琪?你怎么会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胡杰眼泛泪花的盯着韩心琪,就差再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了,激动的心情让他无以言表,就像是在国外遇到了亲人一般激动。

    韩心琪此时出现在胡杰眼前,不亚于一颗救命稻草,他今晚还没找到住的地方呢,跑出来时太过于匆忙,什么都忘记带了。

    现在也进入了秋天,原本还打算在外面公园找个躺椅,做一晚上的流浪汉,可是想想还是有点冷,就不知不觉溜达到了这,现在韩心琪不单是他的救命稻草,还是他的钞票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一切可以让他活着度过今晚的主子。

    “我来买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韩心琪护着怀里的东西,并让胡杰看了一眼,刚才她就站在胡杰背后,胡杰身躯又有一点胖大,这一转身差点让她摔倒。

    她摔倒吧无所谓,就是害怕弄脏或者弄坏了,她辛辛苦苦挑选的礼物,毕竟在这条满是小吃的道路上,可不能和一般的街道上作比较。

    “吃饭了吗?要不要吃点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胡杰指了一下身后的烤串摊子,不等韩心琪说什么,就十分豪迈指了三四种烤串,每样还要了十串,点过之后,拉着韩心琪找了两个小凳子,坐在一旁装作耐心的等着。

    “你买礼物干什么啊?送给谁?男的女的?是上次你说要负责的那个人吗?”

    胡杰这只要一有人在他身边,他就又开始说个不停了,随时随地八卦着。

    “不是——,是我一个朋友明天就要订婚了,然后买给她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韩心琪不知道胡杰为什么总是惦记着她那个要负责的人,她那天明明都说不是自己的事情,胡杰还一个劲的往她身上扯,不过幸好胡杰没有在公司里面问过她这个问题,要不然,她一定会觉得没有脸在公司待下去,毕竟他们公司传播这种八卦的事情,比传播病毒还要快。

    “订婚?”

    胡杰提高了音量,侧着脑袋想了一会,又开口道:“明天是个好日子吗?怎么这么多人订婚啊,我明天下班后,好像也要去参加一个订婚宴。”

    他去那里不为别的,只因为胡宸说那里有很多好吃的,让他去那里吃饭,吃完饭他们就走人,他也只知道明天下午有人管饭,甚至连要去的地方都还不知道是哪里,就更别提要订婚的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下午和胡宸闹了点小矛盾,但是一码事归一码事,这个昨天就商量好了的事情,他是不会食言的,毕竟民以食为天嘛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我第一次参加朋友的订婚宴,你经常去吗?”

    韩心琪也是一脸的懵懂,想要向胡杰取取经,问他一下去那种高级的地方,有没有要注意的事项。

    经过几天的时间,胡杰和她的关系也变的很熟悉了,和胡杰在一起韩心琪也没了拘束感,胡杰又是那种自来熟的人,和他在一起,让韩心琪觉得很舒服。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