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诺深情 第211章 宋云旗并不觉得这会是巧合。
作者:木子炎炎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3-01
    “糖糖不会死的,我哥哥很厉害会把它救活的,对,我哥哥,我要找我哥哥。し”

    韩心琪此时的脑海里想到的只有陈楚,陈楚是她心目中最厉害的人,只要有他在,糖糖绝对会没事的,然后便开始翻找自己的电话。

    陈楚在接到韩心琪电话的时候,他已经醒了,当时他正准备朝浴室走去,因为他这次只带了这么一个电话出来,所以只要它一发出响声,陈楚就会立马放下手头上的事,朝电话走去。

    他的内心其实也是很矛盾的,一方面他希望韩心琪可以主动给他打电话,但是却又害怕韩心琪会因为发生什么事情才给他打电话,也不是为了别的,而是担心韩心琪受伤害,或者出现一些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反倒是有一种她永远都不要给他打电话的奇怪心里醢。

    这次这个电话来的很突然,陈楚在听到的时候,心里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知道韩心琪现在是下班时间,也就更加担心她是不是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事,一时间,他的脑中甚至想过了很多种可能。

    “喂,心琪。”

    接通电话后,陈楚说话的声音都要比以往低沉了几分,然后也果然验证了他的担心,那边便传来了韩心琪的哭声缇。

    在他刚说完话的一秒钟内,他便快速的得出韩心琪现在是在外面,也猜测出她可能就在她住的小区附近,因为他还听到了一声猫叫声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陈楚的心,一下子就因为韩心琪的哭声,而立马揪了起来,在他的记忆中,韩心琪虽然胆小了一点,但是他一直都在她的身边,陪着她一起长大后,更是没有让他受到什么欺负过,简直恨不得把她时时刻刻揣在怀里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“心琪你先不要哭,先回答我,你是受伤了,还是出什么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陈楚话语里满满的担心,一颗心更是揪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在垃圾桶里找到了糖糖,糖糖身上好多血,你快救救它。”

    韩心琪一边哭着一边说着,一张小脸很快就哭花了,刚才刨过垃圾桶的手,也被她用来擦眼泪了。

    “心琪,你先不要哭,冷静点先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韩心琪一直哭着,让陈楚没有办法冷静下来,虽然知道不是韩心琪受到了什么伤害,但是听着她的哭声,陈楚心里就是一阵心慌,脑子里完全没办法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哥哥我没有哭。”

    韩心琪听到陈楚的声音,就像是委屈的孩子找到了父母,心里有了依靠,听到陈楚的话,她停住了哭声,但是眼泪仍旧在不停的掉着。

    “心琪,你先摸一摸糖糖的身体,看看它冷不冷。”

    其实陈楚更想问的是看一看糖糖的身体还有没有温度,是硬的还是软的,如果已经变硬了,那么就表示已经完全没救了。

    陈楚首先就要做出最坏的打算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在他看来很是平常的问话,甚至在医院里见到了太多的生离死别,对于一个动物的生命,他原本就不是很在意,他现在却偏偏对韩心琪说不出来,也许是爱屋及乌吧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是想要知道那条狗到底有没有生命危险,如果要是真的死了,那他现在也就要立马动身回去,韩心琪必定会因为糖糖的事情伤心一阵,他怕韩心琪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起伏,火焰或者王其会出来闯一些祸,也就更加害怕会再出现一切其他人格。

    所以他必须陪在韩心琪的身边照看着她,守护着她。

    韩心琪听话的把手放到糖糖的肚子上摸了几下,软软的,还有一点点温度,也不知是因为她的碰触,还是那两个小家伙,一直在舔着糖糖的脑袋叫唤着它,糖糖没有睁开眼睛,但是却发出了一声虚弱的呜咽声。

    声音很小,但是韩心琪还是捕捉到了,然后她立马对着电话说道:“糖糖刚才还有发出声音,哥哥,糖糖没有死。”

    韩心琪像是看到了一丝希望,然后一只手掰着糖糖的眼睛,想要让它睁看眼看看自己,让它知道自己在它的身边。

    陈楚心里却是一个咯噔,他怕这个狗是回光返照,仍旧是首先冒出来了最坏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心琪你什么都不要做,先仔细听我现在的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陈楚停了下来,他想要先得到韩心琪的回答,仿佛能够看到韩心琪正在那边做着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“哥哥你说。”

    韩心琪现在不再掉眼泪了,刚才糖糖被她从垃圾桶里抱出来时,她即害怕又担心,简直难受死了,早上的时候糖糖还陪着她一起走到了路口,这下午回来糖糖就变成那样,要不是因为喵喵和花花,她估计就连糖糖死了,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糖糖虽然不是人,但是韩心琪这一年内,一直把它当做小伙伴对待,她每天上班和下班糖糖都会在那个路口等着她,陪着她一起回家。

    而每天他们在一起走过的那段路,因为有了糖糖的加入,韩心琪从没有感到孤单过。

    所以无论如何,她也不是让糖糖出什么事的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找一个硬一点的什么东西,比如硬纸箱之类的把糖糖放上去,尽量不要让它的身体再次接触到外界的任何事物,或者再让它的内脏受到什么伤害,然后把它带到我的医院,到了那边我会找人给糖糖治疗一下。”

    陈楚目前能想到的也只有这样,而他想要让韩心琪去做的也只有这么多,首先先带到医院才是正事,而且找个他比较信任的人,就算糖糖真的不行了,那么也能暂时先稳住韩心琪不让她知道。

    韩心琪自从听到陈楚的话开始,眼睛就不停的在周围寻找着,箱子,箱子,可是这里根本就没有箱子,然后她看到一个不是很大的木板,和糖糖的身体差不多大小,像是谁家装修后多余出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哥哥这里没有箱子,木板行吗?”

    韩心琪心里仍旧没有什么主意,陈楚说让她找箱子,她的脑袋里也只能想着箱子。

    “木板可以,但是你要护好糖糖的身体,然后抱着木板,你要小心一点知道吗?”

    陈楚尽可能耐心、温柔的告诉韩心琪一些注意事项,虽然不知道糖糖的伤势如何,但是刚才他有听到它是被韩心琪从垃圾桶里捡出来。

    那么最起码可以断定一点,那就是它之前肯定是被别人当做已经没救了的,所以才会被丢到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韩心琪挂断电话后,就直接抱着糖糖朝她刚才看到的一块木板走去,把它放在上面后,就小心翼翼的抱着糖糖朝路口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她在路边招着手,想要拦一辆出租车,却一连两辆车子都是还没停稳,不知又为什么直接开走了。

    韩心琪看着汽车的背影,又是一阵着急,可是再着急也没有办法,她又等了几分钟仍旧没有出租车愿意停在她面前,又看到从她面前缓缓而过一辆公交车,她便抱着糖糖准备搭乘公交车。

    还没走出多远,一辆熟悉的车子便停在了她的面前,韩心琪看到里面的男人,毫不迟疑的开口问道:“叶铭,你可以把我送到医院吗?糖糖受伤了,我要把它带到我哥哥的医院。”

    叶铭打开车门下了车,并没有立即回答韩心琪的问题,也仿佛不知道韩心琪的着急心情一样,而是又走到了她的身边,伸手想要先帮她擦一下脏脏的小脸。

    可是手指还没有碰到韩心琪,就又被一个意外的声音阻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心琪过来。”一道强硬的命令话语。

    宋云旗在监控里看到,韩心琪还是和往常一样下班后就回家,心里还在盘算着晚上见面,怎么好好的利用韩心琪的三天假期呢,是把她带到自己家里呢?还是他在她家里度过,一个愣神,就看到她在扒着垃圾桶。

    没多久,就看到她从里面掏出了糖糖的身体,让他立马知道不对劲了,紧接着他便毫不迟疑的从公司赶了过来,却没想到还有一个人,竟然能够比他更快的出现在韩心琪面前。

    宋云旗并不觉得这会是巧合。

    韩心琪因为宋云旗的出现,异常的让她一下子没了刚才那种无助的感觉,听到他的话语,不自觉的便抬起脚步,抱着糖糖朝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叶铭伸出去的手,因为宋云旗的声音停在了空中,又因为韩心琪的突然离去,让他显得更加可笑,然后他假装不在意的把手放到自己裤子口袋里,随意的站着。

    但是却在任何人都看不到的情况下,口袋了的手便慢慢的用力握了起来,面部肌肉微微颤动着,盯着面前两个人看着。

    “云,糖糖受伤了我要带它去……”

    韩心琪的话还没有说完,宋云旗便直接打开一旁的车门,示意让她坐进去,同时还对她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知道,我这就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韩心琪毫不迟疑的便立马坐上了车,宋云旗又帮她关上了车门。

    在关上车门后,宋云旗没有立马回到车上,而是走到车头前又停了下来,他和叶铭的车子正一前一后的停着。

    他眸光冷冷的看了叶铭有两秒钟时间,然后又毫无感情的留下一句话,方才回到车上,带着韩心琪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叶铭在他们离开后,嘴角就突然咧出了一个笑容,然后便站在原地笑出了声,那笑声越来越大,甚至还笑到直不起腰,仿佛刚才他听到了什么高兴的事一样。

    但在他弯下腰后无人能看到的脸上,嘴角仍旧带着笑意,但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甚至看到后还会觉得十分阴森可怕。

    直到他笑够了,还慢慢的站直了身,脸上又一下子没了任何表情,仿佛刚才在疯狂大笑的人不是他一样,目光又再次看向了刚才他们消失的方向,似是在对谁说话一般:“你让我离她远点?怎么办呢?我却反而更加想要去接近她,而她也不会是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叶铭眼中的狠毒之意愈加明显。

    宋云旗把韩心琪带到了医院,便让韩心琪先下了车,并让她在一旁等他两分钟,他需要找个车位把车停下。

    韩心琪在车上一直期盼着快一点到医院,也就忘了告诉宋云旗,她哥哥已经对这里的大夫交代过了。

    她还没走到医院大厅里,便被一个穿着白大褂,并且有过一面之缘的大夫拦截了下来,身边还推着一个担架车,韩心琪认出他就是上次她被烫伤那天见到的大夫。

    她还没张口说什么,那位大夫便直接接过了她怀中抱着的糖糖,并放在了担架车上,还顺手帮糖糖检查了一下伤势,韩心琪站在一旁,更是紧张到不知要看谁为好。

    一会盯着仍旧没有任何反应的糖糖看着,一会便又把目光转到那位大夫脸上看着,看着他没什么表情的脸上,她想糖糖应该是没什么大碍,要不然大夫不会一脸平静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正在帮小狗检查身体的陆谦,心里可就不如面上这么淡定了,只是大概的看了一下这狗死了没,和简单的判断了一下还有没有抢救的必要,以免耽误他的下班时间,

    看了不到一分钟,便直接推着狗,带着韩心琪朝急救通道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狗问题不大,就像人一样,可能是失血过多,所以没劲了,也就躺着不动了,看着是怪吓人,其实根本没什么大问题,走,我带它去楼上再通过仪器好好给它看看。”

    陆谦谨记陈楚对他的交代,这狗就算到了这里已经死透了,也不要告诉他的宝贝妹妹,而且还必须说的一脸轻松,不要让这个女人担心害怕。

    甚至还对他交代,如果真的死了,就直接推到手术室,一直做手术做到他回来再说,陆谦完全没有想到他一个海龟外科医生,竟然有一天会给一只流浪狗看病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被人威胁加恐吓,还不能说实话撒手不管,还要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女人那颗善良、柔软的小心脏……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