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诺深情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
作者:木子炎炎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3-01
    宋云旗看着这一对兄弟“打情骂俏”的对着话,不禁让他想到,人果然都是有弱点的,而胡宸的弱点,就是面前这个胖胖的胡杰。

    他调整了一下坐姿,轻轻的靠在了背椅上,修长的双腿随意的叠在了一起,接下来的事情,他只要围观就好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说,他是不是你们的人打的?抒”

    胡杰看到胡宸又开始死皮赖脸了起来,就转而问向他身后站着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工作都是合法的,我们不做违法的事情,打人这种搞不好就会被打的事情,我们一般不随便打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是的,我们要是打人,不会只让他断一只胳膊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的这番话,虽然透漏出了他们工作的行业,也让胡杰知道这件事情和胡宸没多大关系,虽然那些话并不是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话在许又廷耳内,就不是什么不好听的话这么简单了,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,也总算是知道为什么胡杰这么胖,竟然还会有如此身手了,而且他竟然不知道,这个看着不起眼整天只知道吃的胡杰,竟然会和这种人有关系……

    他,知道自己闯了大祸,果然是祸从口出啊…带…

    “怎么不是你们?我昨天明明看的十分清楚,你们穿的衣服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小美听到那些话觉得他们这是在恐吓,欺负他们老实人不是,并且他们穿的衣服也都一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要该怎么才能相信不是我做的呢?”胡宸看着这个出头的女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除了说不是你做的之外,你还能拿出什么证据,说明昨天那些人不是你的人呢?”

    小美张口反驳道,虽然明知道他们不是什么好人,但是她仗着他们不会动手对付女人这点,有了莫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。”

    胡宸脸上挂着这都不是事的简单笑容,指着小美,声音冷冷的说道:“打一顿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站在胡宸身后的两个手下,便立马朝小美走了过去,小美一看事情不对劲,便站起了身,厉声说道:“你们准备做什么?!”

    “给你拿出证据啊,而且还让你亲自感受到我的……真诚。”

    胡宸把“真诚”两个字说的十分有诚意,在他眼里没有男女之分,人只要说错了话,做错了事情,那么就必须受到惩罚。

    枪打出头鸟,一个人如果要是没有什么和他谈条件的资本,那么最好就不要出这个头。

    三两步胡宸的两个手下,就已经走到了小美身边,并且已经架起了她的胳膊,并把她朝另一边宽阔的地方带去。

    许又廷看着身边的小美就这样被拉走了,他无动于衷,他知道今天他算是完了,这件事是他挑起来的,而且也知道了昨天打自己的那群人,和胡杰并没有关系,就如他在楼下说的那样,他没有什么好怕自己的。

    韩心琪看着两个大汉从自己身边走过,并架起了另一边的小美,她就算再迟钝,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,她着急的看向身边的沈国。

    “经理……”

    沈国当然对于小美的情况十分担心,但是他知道这里没有他说话的份,而且一旦话哪里说的不对了,还会惹祸上身,他把目光又转向了宋云旗身上。

    “宋总……”

    宋云旗没有看向沈国,而是对上了韩心琪的双眼,女人的心总是很软的,但是对于这件事情,他不想插手,胡宸的做法和行为,虽然简单粗暴了一点,但是他并不觉得过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他敢肯定,这个胡宸不会真的动手,道上也有道上的规矩,就算他们是混道上的人,但是能够光明正大敢出现在这里的人,也会是正规道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她自己要求的,后果也要自己尝试,这样才能得到教训。”

    宋云旗面色清冷,声线低沉,他本就不是一个多情的人,更加不会对这种喜欢出风头,并且咄咄逼人的女人有好感,她的这种行为不是想要引起关注,就是电视剧看的太多了,现实中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王子呢……

    简直就是可笑之极。

    韩心琪虽然听着这话不近人情,并且男人的脸上还带着冷漠的笑容,但是却给韩心琪一种奇怪的感觉,他觉得男人不会就这样坐着看到他们公司了的员工受伤的。

    “宋总,你不能让他们这样对我。”

    小美一边用她娇小的身体,反抗着、挣脱着正架着她的大汉,一边对着宋云旗发出求救的声音,话语中带着颤抖,她现在是真的害怕了。

    她以为男人永远不会对女人动手的,她以为男人应该永远都是无条件的对女人好的,她以为“女人”这两个字,永远都是占着优势的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她知道错了,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以为,之前是她太自以为是了,任何人都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帮自己。

    小美无助的看向屋内其他人,她看到韩心琪一脸着急的样子,看到沈国无奈的摇着头,看到宋云旗高高在上,冷眼旁观的态度,和胡杰面无表情的样子,她突然觉得自己刚才肯定像个小丑一样,在替着许又廷说着那些自以为是的话。

    当她闭着眼睛,准备坦然接受这一切时,一个从天而降的声音,解救了她。

    “住手吧!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吗?”

    胡宸也只是吓唬吓唬这个女人,就算真要动手,他也不可能在人家的地盘上,这么光明正大的欺负人家的人不是,毕竟打女人,在道上可是不好听的名声,但是却可以吓吓她,让她知道什么话能说,什么话不能说。

    胡宸的手下应声松开了架着小美的胳膊,小美便一下子瘫在了地上,她的腿已经被吓软了,眼睛也是红红的,她现在相信了这个男人刚才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韩心琪看着小美坐到了地上,她想起身去扶起她,又有一点害怕,她又情不自禁的把目光看向了宋云旗,虽然他的目光仍旧很冷,但是他却在自己看向他的时候,微不可察的点了一下头,她便毫不犹豫的起身朝小美走去。

    胡宸又接着说道:“这次可是看在我们胡杰的面子上放了你,我们胡杰回到家里,可是没少给我说他们办公室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胡杰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,他什么时候给他说过他们办公室里的人了?他怎么不知道?也就静静的看着他在那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“他这一年也受到你们很多照顾,你们以后还要继续做同事,我们也不要把关系闹得太僵不是,毕竟他的时间,一半都是有你们在陪着他。”

    胡杰知道胡宸这样说是为了自己好,也是为了让他以后在他们部门里面不尴尬,果然还是他往常的风格,先打一巴掌,再给个甜枣。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胡宸目光突然冷了下来,嘴角露出一个不一样的笑容,他的声线低沉缓慢,嗓音覆盖着一层清冷:“有人却要为自己说出的话负责任。”

    说完,目光就落在了进来后,没有说过一句话的许又廷身上。

    许又廷知道终于轮到自己了,他也知道这里能救自己的只有胡杰了,于是也就朝他看了过去,眼神中满是哀求。

    胡杰对他的目光视而不见,他之前就已经警告过他不要乱说话,但是他却偏偏不信,现在来给自己装可怜?

    刚才在办公室时的态度哪儿去了?

    “胡杰,我知道错了,我不应该乱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胡杰瞟了许又廷一眼,胡宸仍旧把一只手搭在胡杰身上,一只手指还在他的肩膀上,有节奏的敲动着,脸上神情不变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知道错了,我真的是误会你了,我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许又廷坐的位置距离胡杰最近,他想要是胡杰开口让自己跪下求得原谅,他也会没有犹豫的就跪下。

    “许又廷,有一件事情你没有误会。”

    许又廷一愣,他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错误的,而且还是错的离谱,他想着自己今天能够没有残缺的走出宋氏,就是最好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的事情也是真的,我对于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好隐瞒的,也不觉得丢脸,我和他确实是一对。”

    胡杰说完便一只手搂着胡宸的脖子,样子十分搞笑,他本身就胖,人一旦胖了四肢看着就没有那么修长了,而且胡宸就算是坐着也比胡杰高出很多,所以这么随便一看,很容易让人觉得像是胡杰正挂在胡宸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沈国一开始就觉得他们之前太过于亲密,现在胡杰亲口验证了他这个猜测,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

    然后又悄悄看了胡杰一眼,他手底下怎么都是一群有势力的小孩啊,而且他竟然不知道,也幸好他没怎么训斥过他手底下的人,回头他就要再好好调查一下,他手底下还有谁,是不能大声说话的对象,沈国胡乱的想着。

    胡宸听到胡杰这么没有隐瞒的向他的上司和老板介绍着自己,顿时心花怒放,一下子从烟.道大哥的形象,转变成了宋氏家属的身份,心情一好,也就什么都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“胡杰,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吧!我不插手了,毕竟是你们部门的人,你自己做主就行。”

    许又廷听到这话,眼睛大亮,他可是一直都记得这个小胖子很好说话的,然后继续目露哀求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也已经打过他了,现在既然事情都已经说开了,就这么算了吧,真是浪费工作时间。”

    胡杰选择大人有大量,并且看到许又廷那带着伤的身体,也觉得他遭不起什么折腾,还是选择放过了他,就连恐吓他的玩心都没有了,毕竟他也挺无辜的就断了一只胳膊,虽然他的嘴欠了一些……

    然后又趴到胡宸耳边小声说道:“我是不是还能继续在宋氏工作啊,这些事情都不关我什么事,你问问我们宋总。”

    许又廷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,因为胡杰的这一句话,他觉得自己安全了,也就又继续老实的呆在那里,尽量减少别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宋总,事情好像都解开了,我们家胡杰是最无辜的人。”

    胡宸这个护短的人,对于胡杰的一切要求,他都乐于满足,而且胡杰也没有对他提出过什么过大的要求,他的志向一向都很小。

    宋云旗戏也看完了,知道现在是到了收尾的时候,便点着头应道:“把手头上的案子做完后,企划部每人放假三天。”

    胡宸对于这个提议十分高兴,每人三天假期,再加上休息日的两天,那就是五天的时间,那他们就可以有五天的时间是在家里度过的,这个奖励可是比任何都要来的实在。

    胡杰则是不是很高兴,对着宋云旗小声的嘟囔道:“能不能加班啊。”

    胡宸无视听到的话,转而又对宋云旗说道:“你要的东西,事成之后,我让人给你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宋云旗点了点头没有说话,胡宸便带着胡杰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他们离开之后,韩心琪扶着小美走到了宋云旗身边,他深思了一会,方才开口说道:“沈国,这件事情我只希望在你们部门看到一次,如果还有下一次,你直接打包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沈国擦着额头上的汗,大气都不敢出,紧张的出声应答着。

    “许又廷……”

    宋云旗在提到许又廷时停顿了片刻,看到他因为听到自己的名字,而抬头紧张的听着自己的话,也想让他死的明明白白,便好心的替他解出了他被打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打吗?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说出口,所有人都是一愣,许又廷更是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“祸从口出,你以后安分一点就没人会找你麻烦,而且你昨天那顿打,并没有白挨,他们也没有打错人。”

    他也只能提点到这里了,至于他能不能听懂自己的暗示,那就看他自己了,这种事情在他眼里根本就是像笑话一样,而且这种懦弱的男人,留在宋氏,也只是在给宋氏抹烟。

    “沈国带着你的手下出去吧,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,你应该知道。”

    沈国颤颤巍巍的站起了身,“知道了,我一定会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当他转身后,刚长舒一口气,还没带着自己的人离开,又一道声音下来,让他刚放下的心,又给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韩心琪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沈国愣在原地很是踌躇,原本想要问一下让韩心琪留下来的原因,无奈此时此景,他觉得自己最好还是乖乖带着手下两人离开这里为好,便给了一个韩心琪自求多福的眼神,不清不愿的离开了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小美在被沈国带离办公室之前,紧紧握了一下韩心琪的手,她今天可算是见到这个男人有多么冷漠了,之前她虽然曾经嘲笑过韩心琪不长眼撞到过这个男人,还称呼她是倒霉的女人,但那也只是她无聊的在打趣她。

    她们部门里面,也就她单纯没心眼,而韩心琪还喜欢凑到自己身边讨好自己,她也早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,前两天韩心琪不在办公室里,自己其实也是十分想念她的,但是真见到她了,她也不会说什么肉麻的话。

    最后,也只有带着紧张的心情,跟着沈国一同离开那里了。

    许又廷则是一早就已经在这里呆不下去了,并觉得反正自己也已经注定是要被开除的,也就没有停留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韩心琪看着沈国和小美离开后,缓慢的转过了身面向宋云旗,低着头,并不时的打量着那个没有任何表情的男人。

    宋云旗坐在沙发上,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女人,而她手背上的痕迹,则赤果果的出现在他眼前,虽然痕迹淡了一点……

    韩心琪被宋云旗的目光看的十分不自在,她的眼睛在不安的左右看着,并小声的出声问道:“宋总……,请问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说完,便又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宋云旗在不说话的时候,表情冷厉,还是很令人害怕的。

    她想,会不会是自己那天听到总裁的秘密,所以他要把自己开除了呢?

    宋云旗没有出声,仍旧悠闲的坐在舒适的沙发上,眼神里满是探究的意味,天真、妩媚、胆小懦弱,哪个才是真的你呢?

    你……,到底是谁?

    他淡漠的眉心动了动,视线缓慢的落在了她戴着的眼镜上,又从上往下的打量了她一番。

    “过来坐下。”

    宋云旗低沉醇厚的声音传入韩心琪的耳内,她看了眼他旁边的位置,然后坐在了他的对面,也就是距离宋云旗最远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这里。”

    宋云旗优美的薄唇里吐出的是冷冷的两个字,显然对于这个女人所选择的位置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韩心琪屁.股刚挨到沙发,还没坐稳就听到那冷冷的两个字,便抬头朝男人看去,只见他英俊清冷的脸上,多少有了点不悦。

    便又不吭声的快速移动到他的旁边坐下,然后就眼观鼻,鼻观心的一动不动。(83 .83zw.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