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第564章 564:祸福所依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6-27
    我说:“卖了钟灵器官的人并不是曹光誉,而是周芳华,曹光誉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完成这件事,一定要依仗周芳华,当时做完手术,周芳华趁着曹光誉昏迷,为了泄愤,把钟灵的器官全部卖了,等到曹光誉醒过来,这已经成了事实,所以曹光誉便对周芳华更加冷淡了。”

    张建辉想了想说:“应该是这样了,也正是通过这件事,周芳华认识到了曹光誉的真面目,为了自己,他连亲生女儿都可以杀死,所以才开始筹谋反扑,在曹光誉身边安插了周青青作为自己的耳目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:“对,应该是这样的,爱之深责之切,看得出来,周芳华是真的爱曹光誉,只是曹光誉不知道珍惜眼前人,又太自私,这才闹出了这么一出闹剧。”

    张建辉问我:“石头,既然钟灵不是钟成益的亲生女儿,你说这沈素云是自愿的,还是被曹光誉强迫的?

    如果她是自愿的,她真的跟曹光誉有奸情,她为什么不跟钟成益离婚,嫁给曹光誉呢?如果她不是自愿的,难道曹光誉强/奸过沈素云?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就要去问问沈素云了,原来这么多事全都是因为沈素云这个女人,而自始至终,她都很淡定,也不知道她一直知道这些事,但是为了自保,并没有说破,还是她一直被蒙在鼓里,如果她一直都知道的话,这女人城府也太深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张建辉就拿出电话打给了马晓军。

    马晓军半天没接,我说:“可能是在汇报案情,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,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,我以为是马晓军问我们有没有什么收获,接听起来发现是高兴国。

    我赶紧问道:“大国,我们找到钟灵的尸体了,你那边情况怎么样?曹芳菲没事吧?”

    高兴国说:“你们找到钟灵的尸体了?太好了!这回冤有头债有主了!芳菲没事,医生给她做了检查,说她没有大碍,只是伤心过度加上急火攻心才导致的昏厥,现在用上药已经醒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,只要曹芳菲没事就行,这边就交给我们,你好好在医院陪陪她,她刚经历了这么多大事,一时之间肯定缓不过来,这个时候正是她需要陪伴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高兴国说:“好的石头,那我就安心在这陪芳菲了,如果你需要我干什么,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放心吧,咱们哥们这么多年了,我肯定不能跟你客气,你先安心陪你的美人吧,好好把握机会!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张建辉问我:“怎么样?大国那边还顺利吧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:“祸福所依,虽然这次事件对曹芳菲的打击很大,但是却给大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,现在正是曹芳菲最需要人关心和陪伴的时候,也是最容易被感动的时候,机会是有了,能怎么样,就看大国的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张建辉继续说到:“而且曹芳菲知道了自己不是曹光誉和周芳华的亲生女儿,其实对她来说,也不一定是一件坏事,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是福是祸,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,我和张建辉、高兴国来曹光誉公司之前给钟灵打过电话,那个时候她跟我说正在跟白玉姗逛街,可是刚才周芳华自杀的时候,白玉姗跟着马晓军来了现场,也就是说现在苏心怡是一个人,她是在公安局等着?还是回了成益酒店?

    现在曹光誉还没抓到,他随时都有可能对这些人实施报复,现在他已经家破人亡,而且成了逃犯,他的罪行也已经昭然若揭,这个时候如果他狗急跳墙,会不会对苏心怡下手?

    想到这,我赶紧给苏心怡打了个电话,听着电话里面传出来的滴滴声,我的心跳也跟着逐渐加强,就在我马上要崩溃了的时候,苏心怡终于接听了过来:“喂?石头哥,你去哪儿了?怎么还没回来?”

    听到苏心怡迷迷糊糊的声音我就放心了,她应该是在睡觉,我问道:“心怡,你现在在哪儿?是在公安局还是回了成益酒店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回酒店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她:“你没遇到什么危险吧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没有啊,遇到什么危险?石头哥,我不但没遇到危险,而且很奇怪的是,我最近连那个女鬼也梦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就好,你把门锁好,我这边处理完了事情立刻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接着我们俩又说了几句话就挂断了电话,这个时候,张建辉又给马晓军打了个电话,这次成功接通了,马晓军一听我们找到了尸体也很激动,让我们在原地等他,他立刻就过来。

    果然,不一会儿他就带着人过来了,那些人各个黑眼圈,工作起来也没那么有动力了,很明显今天晚上已经折腾他们好几次,他们都有些抱怨。

    不过当看到那个水晶棺里面的尸体的时候,所有人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,也不困了,立刻忙活了起来,拍照,痕检、因为怕破坏水晶棺里面的尸体,他们把那个水晶棺直接给抬去了公安局。

    忙活了一晚上,我们也有些累了,尸体找到了,剩下的事情就是马晓军他们的了,我的腿受了伤,之前一直神经紧绷到没觉得什么,现在一放松下来,腿上立刻传来了疼痛感,我拉起裤子一看,血已经渗透出了绷带,可能是刚才用力的时候把伤口崩开了。

    马晓军带着尸体去了公安局,我担心苏心怡,打算先回成益酒店,于是我和张建辉在门口打了个车,直奔公司。

    车刚开出去一段,张建辉就突然间拉了拉我的衣服说到:“石头,我可能把你给害了。”

    我都已经睡着了,被他拉醒了很是不爽,问道:“辉哥,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说:“刚才找到钟灵我太激动了,直接就打给了马晓军,现在我才想起来,咱们今晚来找钟灵,并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钟成益的人,你现在找到钟灵直接给了马晓军他们,这回去怎么跟他们交代?他们不会再难为你吧?”

    因为我们俩在出租车上,所以张建辉说话很小心,并没有像高兴国似的冒冒失失,他没提到尸体和公安局,但是他说的我都明白。

    我以为什么事呢,原来是这件事,于是摆了摆手:“你放心吧,他们让我找到钟灵的目的也不是仅仅是他们想要钟灵,而是想要让我用钟灵来给曹光誉定罪,定罪自然要马晓军来操作,不用担心,出事了我自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张建辉又看了看我:“没把你害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放心吧,哪儿那么容易就把我害了,赶紧眯一会儿,明天就有结果了,而且明天咱们还得去摆放一下沈素云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