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513.第513章 513:血型一致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6-01
    我擦了一把头的血和汗,从兜里掏出纸条,双手哆哆嗦嗦地把纸条打开,看到那字还的确是手写的,只不过字体很难看,歪歪曲曲的,感觉跟小学生写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高兴国一把夺了过去,说到:“石头,这个杀手肯定没过几天学,你看这字儿写的,跟蟑螂爬的似的。”

    反倒是天机算,他皱着眉看了看纸条,接着琢磨了半天才开口道:“石头,我跟大国的想法不一致……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,高兴国阻止了他,吼道:“什么不一致?我看你是故意跟我对着干!凡是我说的你反驳,我看你小子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自从次发生了在粉厂的那件事,高兴国一直看天机算不顺眼,也是,那次我们几个都差点死在了他和周青青手里,不过天机算毕竟跟我们有兄弟情分在,而且他也诚心悔过了,我知道,他现在心里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凡事要以大局为重,所以我也能理解天机算。我拉住高兴国:“大国,都什么时候了,你别冲动,听纪兄说完。”

    天机算也没跟高兴国一般见识,继续发表自己的看法,他说:“石头,我倒是觉得,这个字儿是故意写成这样的,你们仔细看看,这字儿……像不像是用左手写的?”

    我拿过来仔细看了看,的确,正常人即便是再没过学,可是在世界生存这么久了,总不至于没写过多少字吧?

    这一行字的每一个都歪歪扭扭,而且笔顺都在打颤,的确很像是用左手写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个神秘杀手能够做到一下子杀了‘花’月月和康景山,还几次三番差点没让杨宏和于梦洁丧命,绝对不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,他一定知道我们能够看出来这字迹有问题,看来他根本不在意这些,他只是想告诉我,让我把苏心怡送走,这样他当苏心怡死了。

    不对,现在再仔细一分析这句话,我突然间恍然大悟:“大国,纪兄,不对!咱们之前一直以为这个杀手是想要杀了咱们的那个人,其实不是!你们仔细看看,这个杀手应该是雇佣的!”

    他们俩一听,也看了看那字条。

    高兴国看着我摇了摇头:“没看明白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们再仔细看看,他说‘这个任务完成了,你把她送走,我算她已经死了。’哪儿有人把自己的事儿当成任务来做的?你见过把报仇当成任务来完成的吗?很显然,这个人并不是想要杀了咱们的那个罪魁祸首,他应该只是一个工具而已!”

    他们俩这才明白,说到:“不过石头,看这手法,应该是专业的,我说你小子啥时候还认识专业杀手了?”

    我们几个刚说到这,手术室的‘门’被推开了!

    看到护士从手术室出来,我的心一惊,赶紧跑过去问:“大夫,我‘女’朋友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她看了看我:“你是病人的男朋友?那你来一下吧,病人失血过多,现在急需要输血,今天医院正好接了好几个外伤手术,血库的存血量不够,你们都过来试试,看谁的血型符合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二话没说,赶紧跟着护士去了采血室。

    血型检验很快出来了,结果我们三个当,只有我一个人是符合的。

    我很庆幸,我跟苏心怡的血型一样,接下来我被采了血,大夫说正常成年人一次‘性’最多只能‘抽’血400cc,结果我直接让大夫‘抽’了600cc,‘抽’完之后我顿时有些‘迷’糊。

    刚从采血室出来,我碰到了杨宏和于梦洁。

    他们一过来说:“石头,我听说心怡出事了,怎么样?现在人没事吧?”

    我有点头晕,扶了扶额头说到:“失血过多,血库存量不够。”

    杨宏一撸胳膊:“石头,给我也试试吧,人多力量大。”

    于梦洁一听也说:“是啊石头,让我也试试吧,你都帮了我好几次了,心怡的事情,我们不能不管!”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看他们俩,其实本来不想让他们帮忙的,但是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,只能点了点头:“好,谢谢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杨宏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跟我们还说什么谢谢,都是兄弟,应该的!”

    化验结果很快出来了,他们俩的血型竟然全都跟苏心怡一样!

    护士说这回有救了,‘抽’完了血,我们几个在医院的走廊里等结果。

    过了很长时间,手术才结束,医生告诉我们,说苏心怡全都是外伤,而且那些刀伤的力道和位置拿捏得很好,全都是差一点伤到内脏器官,但是全都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起来满身是血十分恐怖,其实并没有伤到要害,只要调养一段时间能好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是这个结果,我放心了。

    高兴国看了看我:“石头,我看那小子还真的是给你面子了,我估计真跟你说的似的,他是想要‘交’差,可能搞成这样,拍照片或者是怎么样,让雇主知道人已经死了,这桩差事了了。

    他肯定是知道心怡是你‘女’朋友,所以才没下死手,怎么办?要不要把心怡悄悄送走?”

    我给他使了个眼‘色’,意思是这件事没有定论,先不要胡说。

    可是这小子嘴太快,一下子把整句话秃噜了出来。

    杨宏一听,看着我问:“石头,大国啥意思?难道那个杀手认识你?什么给你面子?这到底咋回事?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地‘摸’了‘摸’兜里揣着的纸条,却不知道该怎么跟杨宏说。

    恰好这个时候马晓军来了,他小跑着过来,一看到我们说:“心怡呢?怎么样?我一听到消息赶过来的,妈的,这个家伙!老子抓着他,非得把他的皮剥了不可!”

    我说:“心怡暂时没事,已经推去了重症监护室。”

    晚我让他们各自回去,该干嘛干嘛,自己在医院守着苏心怡,可是马晓军这个平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家伙,竟然破天荒地坚决要留下来跟我一起在医院照顾苏心怡。

    我总觉得自从康景山死了之后,这小子跟变了个人似的,也不怪杨宏怀疑他知道什么,最近他的反应,我也觉得他有点怪。

    可是他为什么不明说呢,难道我们这几个人当,还有内鬼?

    一想到这我浑身冒冷汗,妈的,最怕的不是外部的敌人有多么厉害,往往一直存在于身边的内鬼,才会在关键时刻给人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看来马晓军是想要创造单独跟我在一块的机会,告诉我点什么。

    我说:“行,那小军留下来,你们全都回去吧,我们俩够用了,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,大家也都‘挺’累。”

    看到众人离开,马晓军果然立刻拉着我躲进了一个拐角,跟我说道:“石头,咱们内部有内鬼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