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504.第504章 504:求救电话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5-23
    我跟杨宏俩人互相看了看,妈的,真是了怪了,竟然没有人跑出来,这特么的可是18楼,那个人杀了人之后到底怎么离开的?

    难不成还真的跟钟成益说的一样,是钟灵的复仇之魂杀得人?可是她为什么又要杀康景山,她跟康景山也没有仇怨。.最快更新访问:.. 。

    杨宏听完那‘女’人的话,直接噌的一下子钻进了房间里,紧接着把枪抬了起来,一边慢慢地查看,一边警惕地侦查。

    可是让所有人都很失望的是,他把房间整个检查了个仔仔细细,依然一个鬼影子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痕检也大致结束了,一个警察走过来摘掉口罩说到:“杨哥,这现场太怪了,我出过这么多现场,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诡异的。

    这明明是第一现场,可是屋子里除了被害者自己的痕迹之外,竟然没有一丁点不对劲的地方,好像……好像这一切都是被害者自己造成的,根本没有人进来过一样。”

    那个‘女’人一听说:“完了,一定是c区2栋的亡魂,一定是那亡魂跑出来了!总监肯定是被亡魂给杀了的!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她一边快速地跑到了电梯跟前,摁开了电梯,直接跑了。

    白‘玉’姗刚要去追,被杨宏拦住了:“算了,别刺‘激’她了,她要是知道什么,刚才早说了,再追她也没什么价值,先收队,我去医院看看康景山,最好他能没事,如果他没事,一切全都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对啊,康景山刚才还有气,如果能把他救活,是谁想要杀他,肯定没有人他自己更清楚,况且他很有可能已经见过了真凶,到时候不但他这个案子能破了,没准还能给c区2栋的案子提供点什么线索。

    想到这,我直接说道:“杨哥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杨宏看了看我:“好!”

    说完我给高兴国打了个电话,让他去c区2栋帮我盯一会儿,这小子,一万个不情愿,还说我打扰他做‘春’梦了。

    不过我没工夫跟他扯淡,‘交’代完,我直接坐着杨宏的车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我们俩到医院的时候,手术还没有结束,我们俩只能在医院的长条椅面等着。

    过了很长时间,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。

    我们俩直接站了起来,康景山现在很关键,只要他活过来,我们破案有戏。

    过了几分钟,主刀医生从手术室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一把拉住了他:“大夫,病人怎么样?”

    医生摇了摇头:“你们是病人的什么人?准备准备吧,我们已经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我当时觉得轰的一下子,完了,这条线索又断了!

    而且康景山之前帮过我,如果不是他,我根本没那么容易找到c区2栋地下冷库的入口,当时要不是他,我们根本没有资本去找‘花’月凡谈条件,也许当时我和高兴国都可能会有麻烦。

    不,如果不是康景山,那次我们去松峰山的路,早已经被那群神秘人在凌晨2点给杀了,根本活不到现在。

    我刚想到这,手术室的‘门’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几个护士推着盖着白布的人走了出来,我二话没说,直接冲了去,一把掀开了盖在他身的白布!

    结果当时我傻眼了,这特么的哪儿是康景山?而是一个看起来得有80多岁的老太太。

    我当时一下子没忍住,直接笑了出来:“哈哈哈,杨哥,搞错了,这是个‘女’的,不是康景山!”

    几个护士都皱着眉看着我,还有一个直接白了我一眼,说到:“什么人啊!”

    那大夫都被我给笑‘蒙’圈了,皱着眉问我:“怎么?你们不是家属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是不是,大夫,麻烦你帮忙查一下,康景山在哪个手术室?”

    大夫也‘蒙’圈了:“我……这个我不清楚啊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走过来一个美‘女’医生,说到:“你们是找那个刚送来的秃头吧?刚才这个老人急诊,所以临时跟他调换了手术室,他在楼下的手术室,不过他那伤都是外伤,手术应该已经结束了,你们过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谢谢啊小姐姐。”

    说完拉着杨宏去了楼下,因为我们俩太着急,所以也没坐电梯,直接爬楼梯下去的。

    杨宏一边气喘吁吁地跑一边说:“石头,我说你小子怎么那么不矜持,刚才竟然笑出来了,你还有没有点道德心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得了杨哥,你可别拿那些道德来绑架我,难不成还谁家死人我都去哭?那我还哭得过来吗?赶紧的吧,看看康景山那秃头死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们来一口气跑到了楼下,发现手术室里头已经没人了,经过了一番打听,我们俩才找到了康景山所在的那个病房。

    一推开‘门’,发现康景山被裹得跟个大粽子似的,但是好在人没事。

    找到护士了解了一下情况,护士说他虽然伤口多,但是都是皮外伤,没有伤到主要器官,只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好了。

    现在刚做了手术,所以还没醒过来,等醒过来没事了。

    听到护士这么说,我们俩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杨宏说:“石头,放心吧,他现在是唯一的线索,我一定保护好他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:“咱们一起保护他,毕竟他曾经救过我们的命,而且关系到c区2栋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,我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赶紧拿出来一看,竟然是一个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这么晚了,一个陌生号码给我打电话,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当我看到那一串号码的时候,我突然间觉得心有些慌,有一种预感,好像又出事了。

    我赶紧接听了过来,听到那边说:“石头,救……救……我,我在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等说完,电话挂断了!

    我赶紧拨了回去,可是对方显示无法接通。

    妈的,是谁给我打的电话?杨宏看着我问:“石头,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杨哥,你那边能不能追踪到电话打来的具体位置,以及手机号的主人,刚才我接到一个求救电话,是一个‘女’的打来的!”

    杨宏一听,赶紧把我的手机拿了过去,紧接着拨通了公安局的技术科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结果出来了,妈的,那手机号竟然是一个临时账号,并没有关联身份证!

    这不是闹着玩呢吗?打了个电话,还不说清楚地点,而且还不告诉我是谁,连手机号都是临时账号,难不成是有人想要调虎离山?

    看来我还真的不能轻举妄动!我问杨宏:“杨哥,能查到电话打来的位置吗?”

    杨宏摇了摇头:“不是在通话,没办法查到具体位置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谁?她是真的出事了?还是想要调开我,对康景山动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