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第409章 409:性质变了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4-08
    我一进入升降机,差点没吐出来。

    里面看现场,比外面更加惊悚,升降机的内壁上全都是血和碎肉,而且那三个警察死得很蹊跷,伤口全都是被撕裂的。

    妈的,这升降机里到底有什么东西?为什么刚才我们几个在里面的时候就没事?

    管不了这么多了,这个升降机可能只能在这停留一会儿,过一会儿可能还要离开,所以我要趁着这个当口快点把尸体都搬出去。

    我刚要弯腰去搬尸体,就被一个人拦住了,我一抬头,发现是白玉姗。

    这娘们啥时候进来了?这不是添乱吗?

    我一转身,发现马晓军也跟着进来了。

    我直起腰来说:“哎……这儿忙着呢,你们俩要是想秀恩爱,出去再秀,这地方全都是肠子肚子的,你们也够重口味的。”

    马晓军没搭理我,继续在旁边拍照。

    白玉姗说:“请不要破坏现场,我们正在调查取证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他们俩一脸认真的样子,有些无语的说:“拜托了大哥大姐,这可不是正常的杀人案,这升降机随时都有可能再移动,一会儿要是再出事,我可没办法保护你们俩。

    这地方就是个移动的杀人现场,你们还调查取证?一会儿要是升降机动了,就要你们同事来调查你们俩的死因了。”

    白玉姗白了我一眼:“谁用你保护?你不愿意待,出去!”

    对他们俩我也是无语了,只能配合他们尽快的拍了照,检查了尸体,勘察了现场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升降机就像是有人在控制,而且控制升降机的人还能够看到我们一样,我们调查取证的过程中,升降机还真的很配合,一点都没动。

    我等了半天,他们俩总算是忙活完了,我说:“怎么样?检查完了吧?检查完我可要干活了。”

    白玉姗把提取到的证据放在了一个透明袋里,整理了一下说:“搬吧。”说完就一转身出去了,那样子,跟她是我包工头似的。

    马晓军倒是还好,把相机递给了白玉姗,也过来跟我搬尸体。

    那3个人哪个是王明、哪个是李阳、哪个是赵小飞,我压根分不清。

    前两个尸体都没什么情况,当我们搬到最后一个尸体的时候,出事了。

    当时我们俩一人抬一头,我这里刚欠起来了一个边,我就发现这具尸体下面有东西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才发现,竟然是几个字。

    常俊楠和杨宏都在外面站着,一看到我们俩停下了,朝里喊:“石头,怎么了?怎么不搬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常队,这尸体下面有字!”

    白玉姗一听,赶紧又跑进了升降机。

    妈的,这娘们胆子也真是大,出了这样的事,连那些特警都抱着枪不动地方,生怕常俊楠命令他们进去,白玉姗竟然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,2进2出,也不知道是这丫头正义感太强了,还是没长心眼儿。

    她进来的时候,我们俩已经把尸体移动开了。

    我以为那字是这个尸体死的时候看到了凶手的真面目,给我们留下来的证据。

    没想到仔细一看我傻眼了,因为那字并不是死者留下的,而是凶手留下的!

    妈的,这胆子也太大了,简直就是挑衅!

    那是用血写成的字“这只是警告!”

    白玉姗看了当时气得鼻子都冒烟了,跺着脚喊道:“妈的,这些犯罪分子也太猖狂了,这可是袭警,他们竟然还敢留字!”

    我赶紧扶住了白玉姗:“小姑奶奶,你可别动不动就跺脚,这可是升降机,一会儿你把这玩意跺动弹了,咱们仨都得没命。”

    白玉姗看了看我:“胆子这么小,算什么爷们!”

    拜托,这不是爷们不爷们的事,这是虎好不好?能不死非要往枪口上撞,这算什么爷们,怪不得能喜欢上马晓军那个死人脸,这理解能力的确是有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白玉姗并没有丧失理智,虽然她满嘴脏话,把那凶手的十八代祖宗都骂了一遍,但是还是赶紧拍了照,并且做好了证据采集。

    白玉姗是专业的法医,她勘察过的现场绝对不会留下隐患,所以在她收集完证据,我跟马晓军俩人立刻把最后一具尸体抬了出去。

    3具尸体堆放在门外,根本都看不出人形了,简直可以用一堆烂肉来形容。

    多亏我们这儿全都是大老爷们,就一个女的白玉姗,还是法医,看惯了这样的场面,否则肯定得吐。

    常俊楠看着那3具尸体,说道:“兄弟们放心,不管怎么样,我一定会帮你们报仇!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把拳头攥得咔咔作响。

    杨宏安慰道:“常队,您也别太伤心了,人死不能复生,这几个兄弟都是好样的,是我们学习的楷模,我们一定尽快破案,手刃凶手,为兄弟们报仇!”

    常俊楠对杨宏这句话很受用,看着他坚定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之后我们就在武警的保护之下撤离了粉厂,常俊楠带着他的人回了警察局,王达飞叫来了殡仪馆的车,把3具尸体拉到了殡仪馆。

    我和高兴国把张建辉送到了医院,虽然我们仨都受了伤,但是都是皮外伤,我们早都习惯了。

    但是张建辉不一样,我们在c区2栋下面找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成了雪人。

    我都没想到他还能活下来,没想到后来他不但活了下来,还救了我和高兴国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是这样,我也要把他送到医院做个全方位的检查才放心。

    做完了检查,结果要等第二天才能知道,我们仨就回了公司。

    回去洗了个澡,把手机充上了电。

    刚从浴室出来,高兴国就指着我的手机说:“石头,你业务挺忙啊,就这么会儿功夫,手机响了好几次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擦着头发,一边拿起来一看,发现有很多微信留言,还有3个未接电话。

    微信留言都是苏心怡发来的,主要就是问我在干什么,怎么看我们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也许是我太久没回复,她有些着急了,给我打了电话发现我手机关机,所以后面的微信内容就基本上都是关心我安全的了。

    看到那些急切的微信消息,我的心暖暖的,但是却有些发酸。

    苏心怡真的是一个好女孩,可是我现在能够带给她的,只有伤害,而且我现在没房没车没钱,她们家那一关我也过不去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不让她担心,我还是给她回了条微信:“这几天有点事,我很安全,放心。”

    接着我又看了看未接电话,发现是杨宏打来的,于是赶紧拨了回去。

    一接通那边就传来了杨宏的声音:“石头……案子性质变了,死了3个警察,被上边定性成为了重大恶性案件,我们正在去你那的路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