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376.第376章 376:黑背不见了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3-22
    血沾到了电梯的按键上,看起来很诡异,我没有去擦,因为已经麻木了。

    进了电梯,直奔宿舍而去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过了交班的时间,保安部的宿舍楼里面很安静。

    夜班的已经都睡觉去了,白班的都在各自的岗位上,这样也好,免得我还得应付那些保安,现在的我,真的是疲于应对任何事了。

    到了宿舍门口,我推了推门,一把就把门给推开了。

    推开的瞬间,我就愣了,宿舍里空空如也,一个人都没有,不但没人,连黑背也不在。

    我赶紧拿出手手机打给了高兴国,可是对面显示已关机。

    昨晚上我被那些黑衣人抓走,有两个黑衣人冲着狗洞里“砰砰砰”开了几枪,也不知道高兴国中枪了没有。

    后来我在车里听到那群黑衣人的老大接到电话,说没抓住那个人。

    当时我以为是说高兴国,但是现在看来,那时候我并没有听到对方说什么,是不是高兴国,也不能十分肯定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,我当时就着急了。

    昨晚上应该让他保证我兄弟的安全的,不过我并没有后悔,我知道,就算是那个“装在套子里的人”答应我,他也不一定做得到。

    这个当口了,一切只能靠我自己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怀里的档案,发现还在。

    我长出了一口气,昨晚上情况太复杂,好在那些黑衣人没有对我搜身,否则现在这档案也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我赶紧把档案从衣服里拿出来,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我拿起匕首电棍,转身就出了门,打算去找钟成益,我怀疑昨晚上的事情就是他做的,就算是这事不是他做的,他也一定知道点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结果我刚一出门,就撞上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人没我高,但是比我胖,实打实的撞上了我,把我撞得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对面的人也捂着额头,一看我说道:“石头,你回来了?太好了!”

    原来是高兴国,看到他的那一刻,我当时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我赶紧问:“大国,你去哪儿了?急死我了!”

    他说:“什么我去哪儿了?是你去哪儿了?石头,昨晚上你被劫到哪儿去了,我找了杨哥他们,我们四处找你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这不,今天一早,我说回来看看,顺便喂喂黑背,也许你小子回来了呢,没想到你还真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他说黑背,我问:“大国,黑背不是你带走的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没有啊,昨晚上我被两个黑衣人追,对于公司,他们可没我熟,跑了几圈我就把他们甩掉了。

    不过看来,他们的目的好像也不是我,甩掉了,他们就走了,也没再仔细找。

    我手机没电了,就回宿舍插着电给杨哥他们打了电话,那时候黑背还在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这小子怎么没给我打个电话,原来是手机一直处于没电的状态,可是黑背呢?是谁把它带走了?

    他看到我一脸纠结的样子,开玩笑似的说:“行了,你回来就万事大吉了,别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,走,先吃点东西去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说:“大国,黑背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他挠了挠后脑勺:“我走的匆忙,也许是没关门,它自己溜出去玩了呢,这死狗,搞这出也不是第一次了,走走走,找了你一晚上,我都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也许高兴国说得对,一条狗,谁能对它怎么样,现在我真的有点草木皆兵了。

    我现在肚子也饿了,就跟着高兴国到食堂吃了点东西。

    那个食堂妹子还在,而且今天看我的表情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我心里惦记着黑背,也没怎么跟她搭话,她也没理我。

    我们俩刚吃了几口饭,我的手机就响了一声,我以为是苏心怡给我报平安,就拿出来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结果发现是“黑无常”发来的,他说“来粉厂,用档案换黑背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条微信,我手里的筷子不自觉的掉在了餐盘上,发出了“当啷”一声,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,我这个反应之后,感觉到那个打饭的妹子竟然冷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高兴国意识到我的不对劲,问我:“石头,咋了?谁给你发的消息?”

    我把餐盘里的饭用力的扒拉了两口,站起身来说道:“大国,别吃了,跟我走!”

    高兴国一看到我的样子,就知道事情非同小可,赶紧也跟着扒拉了两口,跟着我就出了食堂。

    走到食堂门口的时候,我狠狠的看了那打饭的水灵妹子一眼。

    她对我温和的笑了笑,不过她越是这样,我越觉得可恨!她一定知道很多事,现在我先放着她,以后再收拾她也来得及。

    出了食堂,我带着高兴国直奔西门。

    高兴国一边跟着我走一边问我:“我说石头,到底咋了?你先跟我透个风儿啊,这太憋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‘黑无常’给我发了微信,告诉我,让我拿档案去粉厂换黑背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高兴国愣了一会儿,紧接着就问我:“我说石头,我知道你跟黑背有感情,但是不管怎么样,它毕竟就是一条狗,那档案可是证明当年死在c区2栋的人到底是钟灵还是梁秋的证据。

    咱们好不容易拿到的档案,就这么给他们了,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他一眼,但是脚底下的脚步却没停。

    他还想继续说,我说:“第一,黑背虽然是条狗,但是跟我的感情跟兄弟差不多,真拿档案换,也值得。

    第二,档案我也不会给他们,那东西压根就没在我身上!”

    高兴国一听就放心了,说到:“石头,你真牛逼,我就说嘛,这证据可是咱们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得来的,怎么能说给他们就给他们。

    要是就这么轻易给他们了,他们岂不是对咱们更加肆无忌惮了。

    对待这些法西斯独裁者,就应该用拳头说话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别bb了,省点力气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我们俩就已经到了粉厂门口。

    有了上次的经验,这次我们俩并没有急着进去,而是在外面观察了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高兴国问我:“石头,你说这‘黑无常’到底是好人坏人啊?上次来这拿档案也是他通知的咱们,现在档案拿到了,他又抓了黑背,让咱们把档案给他,这不是闲的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觉得这个‘黑无常’是曹光誉的人,按理来说,我已经算是他们组织的人了,他们如果光明正大的跟我要档案,还情有可原,现在他们竟然抓了黑背,让咱们去换,证明他们还没有完全信任我。

    而且在利益面前,哪儿有什么好人坏人!”

    我的话刚说完,面前废弃厂房的门就“砰”的一声自己打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