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第342章 342:她还是她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3-11
    我们俩刚要走,就听到身后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想走,没那么容易吧?”

    我和高兴国俩人回头一看,只见从废墟里面走出来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妈的,看到她的时候,我比看都鬼还惊讶。

    她看到我愣在那,笑了笑:“怎么?就这么几天,小帅哥你就不认识姐姐我了?我还要谢谢你呢,要不是你,我现在还没办法恢复容貌。”

    没错,这个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前段时间逃走的花月凡!

    真是没想到,她竟然藏在这了,这可是曹光誉的眼皮子底下!难不成她不怕被曹光誉杀人灭口了?

    她显然也看出了我的疑问,说道:“不用惊讶,我已经回到了组织里,之前他们怕我泄露消息,想要杀了我,主要就是因为你!

    怕你用给我治鬼疹子要挟我告诉你秘密,不过现在既然你已经归顺了组织,又已经给我治好了鬼疹子,这个隐患自然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所以我跟他们谈判,就又回来了,怎么样?姐姐我是不是很聪明?”

    我直视着她的眼睛问:“你告诉我实话,你到底什么时候恢复的记忆?”

    她被我看得有些慌乱,躲了一下我的眼神,低头说:“什么时候还有用吗?反正已经这样了,我还是我,没有变!

    一切兜兜转转,全都回到了原点,全都没有变!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的时候,她的情绪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我能够听得出来,她也有自己的无奈。

    是啊,她知道的东西太多了,只能选择跟他们合作,否则她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虽然她跑了,可是曹光誉和钟成益的势力都太大了,不管她跑到哪儿,都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不管她被哪伙人抓到,后果都会很惨。

    与其这样,还不如直接回到组织里,继续过以前的生活,那样至少不会因为逃命而太过狼狈。

    有时候就是这样,知道的越少,反而越不痛苦。

    知道的越多,越详细,越要为了自己所知道的东西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而更多的时候,我们就像是花月凡一样,不得不被迫选择一种相对而言比较好的生活方式,虽然两种都不是自己想要的。

    是啊,她说的没错,兜兜转转,她还是她。

    不过从她现在的表情和动作当中,我知道,她还是她,却也不再是她了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,多了一丝人情味儿。

    高兴国说:“花月凡,没想到你是这种人,我石头哥哪儿对不起你了?你在医院没人伺候的时候,是他每天守着你,你出院,他为了保护你,还借钱给你租房子,又不计前嫌的给你治疗了鬼疹子,你这人咋一点良心都没有呢?你良心都被狗吃了吧?”

    我能够看得出来,在高兴国说这些的时候,花月凡的眼睛里也有了一些晶莹的东西。

    可能这辈子除了我之外,真的没人这么真心的对待过她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东西很快就被她给抑制住了,接着她笑了笑,说道:“是吗?他为我付出了那么多吗?那是因为他笨!

    我是什么人你们不知道吗?对我好!开玩笑!”

    我其实一方面担心她的安危,当然了,也担心她妹妹花月月。

    我们推测,花月月当晚应该是跟花月凡一起被抓走了,可是我们后来只找到了花月凡,却一直没有花月月的下落。

    当时想着能够唤醒花月凡的记忆,让她告诉我们一点线索。

    可是后来她记忆是恢复了,人也跑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她,我第一个就想问一下花月月的下落。

    我问:“花月凡,咱们两个之间的事情暂且放一放,你先告诉我们,花月月到底在哪儿?你能想起来吗?你想起来了的话,咱们得赶紧去救人,就是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了!”

    她一听到我的话,当时就急眼了:“别跟我提她!我没有这个妹妹!”

    高兴国说:“哎,你这个女人啊,我们好心好意的想要帮你救妹妹,你倒好!先自己六亲不认了!告诉你啊,那是你自己的妹妹,你爱说不说,死了没人管你!”

    她说:“她已经死了,还能再死到哪儿去?”

    花月凡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睛里面已经噙满了泪珠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其实挺可怜的,她总是故作坚强,其实内心比谁都软弱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打拼不容易,而且唯一最亲的妹妹也死了,这对她来说,的确是很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我有些后悔了,刚才不应该盲目的去问她关于花月月的事。

    我记得,当时抓走她和花月月的是曹光誉的人,如果是这样,那么杀死花月月的人也一定就是曹光誉的人!

    竟然这样,这个女人为什么还要跟曹光誉联手?难道只是为了保命吗?为了保命,就可是认贼作父?

    还没等我开口,高兴国就说了:“你这个女人……真是不可理喻!他们害死了你妹妹,你不但不恨他,还在这说什么她不是你妹妹?花月月摊上你这么个姐,也真是够倒霉的了。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去拉他,但是根本没拉住,高兴国嘴快,已经说完了。

    我想说完就说完吧,反正我也想质问她一下,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花月凡听完,冷笑一声:“她死了那是她活该,我回到组织,就是为了不想最后落得她那样一个下场!”

    说完她就拿出了手枪,说道:“而且你们没想到吧,虽然你们也加入了组织,但是组织对你们的考验你们根本就不合格。

    对于不合格的人来说,只有一条路可以走,那就是……死!”

    这娘们太特么的狠了,她说完之后,连犹豫一下都没有,直接就朝着高兴国开了枪。

    我知道了,今晚上她的任务就是来杀了我这个不合格的组员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娘们的心还没有完全黑掉,鉴于我之前对她不薄,她没有直接对我下手,而是先去打高兴国。

    我一看不好,在她开枪的同时,立刻就扑向了高兴国,好在来得及,我们俩就地打了个滚,就避开了这一枪。

    她看到没打中,像是疯了似的,也不管不顾了,又“砰砰砰”的连开了好几枪。

    不过我跟高兴国当年在部队练过,这女人的几下子,还真打不中我们俩。

    而且也不知道是花月凡不想杀我,还是她真的手抖,几下子全都打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地面上的灰尘被子弹冲击的飞了起来,直冒烟。

    她疯狂的连开了好几枪,手里的子弹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我对高兴国点了点头,俩人一边一个,一起朝她扑了过去!

    没想到我们俩刚把她扑到在地,废弃厂房的大门就被推开了,接着就传来了拍巴掌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