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第330章 330:有我在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3-11
    完成了最后一步,我眼前的一切全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发现跟之前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不同。

    不过这都不是我要关心的,我现在需要关心的,就是苏心怡!

    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够救回她,于是我赶紧喊了一句:“心怡,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刚喊了一句,我就听到在走廊里传来了一阵咿咿呀呀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赶紧转身跑出了107房间,一跑到1楼大厅,就看到了被五花大绑的苏心怡。

    她被困住了手脚,嘴里还塞着毛巾。

    我赶紧过去,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她浑身上下的绳子给解开了,接着一把拿掉了她嘴里塞着的毛巾。

    苏心怡吓坏了,我给她解开了绳子,她还在不停的挣扎,而且对我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她的小拳头落在我的身上,我的身上不是很疼,但是心里却很疼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,竟然把苏心怡吓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解开绳子之后,我两只手抓着她胳膊的两侧,喊道:“心怡,心怡,是我!石头哥,别怕!”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子,她似乎才听清楚是我的声音,哭着就扑到了我的怀里。

    我抚摸着她的头发,安慰道:“别怕,有我在!只要有我在,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再欺负你!”

    苏心怡就像是一只受伤了的小绵羊一样,在我的怀里尽情释放着委屈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子,她才慢慢止住了哭声。

    我抬手给她擦了擦眼泪:“没事了心怡,我发誓,以后再也不会让人欺负你!走,咱们先出去!”

    苏心怡这才站起来,跟着我一起走出了c区2栋。

    到了外面,被风一吹,她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我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,抱着她回了宿舍。

    一进屋我发现高兴国这小子竟然不在!看来是刚才我那一下子力道太轻了,这么一会儿工夫他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小子多半是去c区2栋找我去了,可是我们一路回来,并没有看到有人过去,难道他是在我完成附体借命的当口去的,结果被那群人给收拾了?

    想到这,我对苏心怡说:“心怡,你先自己在宿舍待一会儿,我出去找找大国!”

    苏心怡乖乖的点了点头,但是我能够看得出来,她现在很害怕,希望我能够在这陪着她。

    可是我又担心高兴国,真是两边为难。

    好在就在这个时候,高兴国突然间推门进来了:“石头,你小子真不够意思!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,他就看到了床上坐着的苏心怡,嘴角往上一扯,说道:“心怡救回来了!太好了!”

    苏心怡看到高兴国,竟然往我后面缩了缩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高兴国,问道:“心怡,怎么了?他是大国,你别怕。”

    接着我对高兴国解释道:“大国,心怡她刚被我救出来,还有些害怕,你别介意啊。”

    高兴国笑了笑:“我咋会介意,心怡一定受了不少苦,石头,你可要好好安慰安慰她。”

    我给苏心怡弄了点吃的,她吃过之后,就躺在我的床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看着苏心怡睡着,我给高兴国使了个眼色,他立刻跟我出了宿舍。

    一出来我才说:“大国,你帮我看看,我现在的身体跟之前有啥不一样?”

    高兴国问我:“石头,你怎么突然间想起来问这个了?没什么不一样啊,咋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刚才在c区2栋,完成了最后一步,附体借命,这是我答应钟成益的条件,只有这样,他才会放心怡回来。

    可是我感觉完成了之后,我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一样,你帮我看看,到底完成了没有?”

    他抬手摸了摸我的脉搏,又翻了翻我的眼皮,看那样子跟个老中医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做完了这些,他摇了摇头:“我看不出来什么啊,跟以前一样,石头……该不会是哪里不对,没完成吧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说:“不对啊,我已经按照辉哥说的做了,吻了钟灵,而且吻到她的那一刻,她和眼前的东西全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而且钟成益可是个不折不扣的生意人,如果我没完成的话,他也不会把苏心怡还给我啊。”

    高兴国皱着眉想了想: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不过石头,我看你跟之前没啥两样,要不就是钟灵自己不愿意,所以没完成。

    我看这事儿,你得去松峰山让青云道长给你看看!”

    我给他派了根烟说到:“行了,没事就行,不耽误吃,不耽误喝的,先放着吧。”

    抽了跟烟,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我问高兴国:“对了大国,有件事我一直都没搞明白,上次万伟诚带我去粉厂下面跟你相见的时候,你小子为啥死活不跟我出来?

    要是那时候你跟我出来,也不至于有后面的事啊!”

    高兴国听了我的话,问道:“啥时候?你什么时候跟我在粉厂下面见过了?”

    我上去给了他一个脑瓜崩:“你小子就别我装啊!你被钟成益的人抓去了,关在粉厂下面钟成益的势力修建得小石室里面。

    后来另外一个势力的人进去跟他们火拼,把你小子给抢走了,你还给我留了个线索,用饺子里面的油写了个‘曹’字,你别告诉我,那都是你写着玩的!”

    他一听到我的话,用力的回想了一下,接着就皱了皱眉:“石头,你说的是啥时候的事?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?”

    妈的,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,周青青虽然告诉了我高兴国在哪儿,并且把他治好了,其实是另有目的。

    看来高兴国的记忆已经不知道怎么被抹去了,我说:“那上次我和天机算还有马晓军去粉厂那次,是不是你小子穿了件跟穿山甲似的衣服,对我们进行了攻击?”

    一说到这,他的表情更加痛苦了。

    他双手抱头,想了很长时间才摇了摇头:“石头,我一点都不记得了,我只记得那天你让我看了身上小鬼的手印,我打算晚上趁着你值班过去会会那小鬼,结果刚一进到粉厂,就被人打了一闷棍,其他的……我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我能够感觉到,上次高兴国死活不肯跟我出来,而且还告诉我小心万伟诚的时候,他的意识是清醒的,而且他这么做绝对有原因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这小子都不记得了,看来这个秘密,只有以后慢慢解开了。

    我把烟掐灭说道:“行了,想不起来就算了,我也就是随口一问,走吧,进屋睡觉。”

    苏心怡睡了我的床,我只能去睡张建辉的床,至于黑背,我又把它丢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可是躺在床上我怎么都睡不着,高兴国到底怎么了?我总感觉他有些奇怪,还有就是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那配阴婚的最后一步,我到底完成了没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