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第300章 :与鬼斗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2-11
    废弃厂房的门“砰”的一下子关上,我们仨全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马晓军说:“妈的,看来不仅是粽子加自毁装置,还有第三层保险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把枪掏了出来,他的枪法我知道,如果是人,绝对逃不出马晓军的枪下。

    至于天机算,虽然他道法一般,但是对付个一般的僵尸、小鬼的应该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我们仨这战斗力其实还凑合,所以一发生这样的情况,我们仨立刻背靠着背,做好了战斗准备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黑色的人影嗖的一下子就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速度非常快,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我就听到天机算大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接着他就跳开了,一抹脸,发现满手全都是血!

    天机算最重视的就是他的脸,一看到满脸都是血,当时就不淡定了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后背又被挠了一道子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比刚才那一下子更加严重,他直接就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一看,赶紧就去给他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才发现,那个东西长得像人,但是却跟人不太一样,黑漆漆的藏在离我们不远的机器里面。

    妈的,我还以为会是那个小鬼,没想到这粉厂里面竟然还有别的怪物!

    我对马晓军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让他掩护我!我上。

    马晓军一看我的手势就明白了,立刻朝着那个方向开了几枪。

    别说,马晓军的枪法就是准,打了4、5枪,我就听到那个方向传来了一声惨叫,声音像踩了猫尾巴似的。

    我知道,那个东西被打中了,趁着这个机会,我一个前滚翻就滚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我到了那个机器旁边,我发现那个东西竟然不见了!

    它本身就黑漆漆的,躲在黑暗的角落里,一时之间我根本就找不到它。

    我对马晓军喊了一声:“小军,我拖住它,你赶紧带天机算走!”

    马晓军知道,天机算虽然只是被挠了两下子,但是伤口很长,血流了很多,如果再止不住血的话,一定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我以为那东西是个什么怪物,听不懂人话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的是,我刚喊完这两句,那家伙就像是听懂了我的话,竟然一闪身就到了马晓军旁边。

    马晓军抬手又来了两枪,刚才它已经吃了瘪,显然对马晓军还是有几分忌惮的。

    所以看到马晓军又开了两枪,并没有着急往上扑,只是趴在了厂房的门口,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马晓军和天机算!

    我一看不好,几步朝着那东西就跑了过去,离它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直接扑到在了地上,一把就抓住了它的后部!

    一摸我才发现,这东西竟然穿着鞋!

    这让我更加怀疑面前的这个东西很有可能是个人,或者说……是个鬼!

    管不了这么多了,是人我们今天就与人斗,是鬼,我们今天就与鬼斗!

    它感觉到我抓住了它,身体直接就折了回来,朝着我就来了两下子。

    我赶紧一躲,它的两只手在我面前直接就把我的前胸给划出了两条口子,棉袄一下子就坏了。

    多亏冬天穿得厚,刚才我还躲了一下,不然现在恐怕前胸都被它给抓透了。

    妈的,只是可惜了我的新棉袄!

    这些家伙也不知道咋了,专门盯着我的棉袄。

    自从开始跟他们斗,我的棉袄换了一个又一个的,真是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我赶紧对马晓军和天机算喊:“快跑!”

    趁着我喊的这个当口,那家伙又在我胳膊上狠狠地挠了一下子,这下子挠的比较重,加上我一躲,竟然生生撕下来了一块肉!

    马晓军带着天机算已经跑到了门口,可是却发现,不知道这门怎么回事,竟然死死的关上了,他们俩推了半天都没推开。

    那个家伙看我胳膊使不上劲儿,又朝着马晓军窜了上去。

    马晓军抬手就是一枪,没打到它,它很快就调整了一下姿势,又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赶紧就地打了个滚,一把抓住了那东西的爪子!

    它的爪子十分锋利,我感觉爪子尖已经从我的手掌心里透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虽然它又挠了我一下子,但是我也把它给抓住了。

    它眼看着马晓军和天机算在门口挣扎,自己却被我给牢牢控制着,顿时就急眼了。

    接着它昂起了那不知道应不应该称作头的前端,发出了刚才的那种像是踩到了猫尾巴似的叫声。

    那声音一发出来,我觉得耳朵一下子啥都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家伙像是跟我有仇似的,直接就调整了一下身体,也不去攻击马晓军和天计算了,而是直接调转了方向,朝着我就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一看这个机会好,赶紧就地一个打滚就爬了起来,朝着厂房的深处就跑了过去!

    马晓军知道我的意思,一看到我跑了,也没有婆婆妈妈,直接转身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撞门!

    这一下子,马晓军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即便是我在疯跑,依然听到马晓军的骨头都发出了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管不了这么多了,我脚底生风,z字型来回跑,为的就是给他们拖延更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果然,马晓军这一下子当真把门给撞开了!

    当我感觉到一阵凉风从门口吹进来,我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我突然间发现不对劲,刚才还在我身后穷追不舍的东西,竟然一下子不见了!

    这东西神出鬼没的,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看,什么都没有,抬头看了看头顶,也没看到什么。

    马晓军和天机算已经跑出去了,我见这玩意不见了,也赶紧往门口跑。

    可是刚跑了几步,就感觉到脚脖子被抓住了,接着往后这么一带,我直接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妈的,这一下子我一点防备都没有,感觉着地的胸腔都快要碎了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它的两只爪子已经抓坏了我的棉鞋,血顺着脚脖子往下淌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次算是玩完了,我想过很多种死法,却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这么死,而且连弄死我的东西是啥我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,突然间看到马晓军又折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端起枪,朝着我身后“砰砰砰”的开了好几枪,那个家伙又发出了一声惨叫,立刻松开了我的两只脚。

    趁着它往后退了一下这个机会,马晓军赶紧扶起了我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跑到门口的时候,他把我丢了出去,接着拉开一个手雷就扔进了厂房里,随手就把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门一关上,里面就发出了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又传出了那个家伙惨烈的叫声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外面的地面又一次震动了几下,一切就恢复了平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