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第281章 :迷药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2-01
    我发现这个石室有些不对,那个女人现在已经穿上了我的棉袄,索性我又重新打开了手电。

    手电亮起来,光线穿透我面前的空气,我才发现,妈的,整个石室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喷进来了一阵烟雾。

    这烟雾无色无味,如果不是因为手电光线照射,根本就察觉不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发现了烟雾的同时,我觉得浑身更热了,而且控制不住的想要脱衣服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外面变热了,我因为吸入了烟雾,顿时yu火中烧,感觉心里很燥热。

    我三下五除二就脱掉了身上的毛衣,刚要去撕扯裤子的时候,我就发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对面的那个女人看起来也很热,脸红扑扑的,像是熟透了的桃子似的,非常动人。

    我咽了一口吐沫,强压制住自己内心的yuwang对她说:“你……你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她已经站了起来,因为我的棉袄很大,穿在她娇小的身上,把下面给挡住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不知道为什么,特别想要掀起棉袄的下摆,去看看那片未知的区域。

    我知道,妈的,我中计了,这烟雾一定是迷药,而且药性还很霸道。

    对面的女人正在朝着我走过来,一步、两步……

    她走的很慢,脸上一脸的纠结,我知道,她应该也是被迫关在这儿的,看的出来,她不是那个组织的人。

    随着她一步步往前走,我慢慢的往后退。

    我一直退到了后面的墙壁上,知道再也没办法后退了,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身体里像是沸腾了一样,一阵阵有些迷糊,真的想什么都不管了,冲过去先爽一把。

    可是理智告诉我,这里面绝对有猫腻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负责不负责的问题,既然那个“黑无常”花费了这么多心思把我骗到了这,又给我安排了这样的“待遇”,事情肯定变得更加复杂了。

    如果我忍不住,不但对不起苏心怡,可能会对整件事情产生巨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思想和身体的斗争,让我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我摸到了兜里揣着的匕首。

    这个匕首是我一直带在身上的,我进粉厂的时候就暗下决定,只要再遇到刚才c区2栋那样的场面,我就用它割伤自己,用痛觉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就在我把匕首摸到手里的时候,她又朝着我走了很大一截,马上就走到了我的跟前。

    她现在已经完全被迷药控制了,脸上香汗淋漓,连头发都湿/了。

    两只手在自己身上上下移动,拉开了我给她的棉袄拉链。

    我把毛衣穿上,用力的拿着匕首在自己胳膊上来了一下子,血一下子就淌了下来,当时一阵剧痛直冲我的天灵盖。

    别说,随着剧痛席卷全身,我顿时就觉得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我就猛地朝前面冲了过去,一把推开了她,跑到了刚才我们俩所在的那堵墙跟前。

    她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,一看到我跑了,撒腿就来追我。

    一跑到那堵墙跟前,我又有些迷糊了,一不做二不休,我拿起手里的匕首,又深深的割了一刀。

    血吧嗒吧嗒的滴到了地上,那个女人看到我受了伤,好像也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的眼角流出了眼泪,看起来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怎么摆脱这迷药的迷惑,我能够通过疼痛来让自己保持清醒,可是她呢,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好在敌人可能对自己的迷药药性很自信,只是喷了一次,就没有再继续加药,否则我也抵挡不住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我发现只要一运动,一出汗,迷药对我的影响就小了不少。

    看着对面那个已经被折磨得不行的女孩,我喊道:“跟着我跑!”

    她显然明白了,跟在我后面就开始跑。

    我们俩就这样在这个不算大,也不算小的石室里面跑着。

    跑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,药性逐渐减弱,我们俩也出了一身的汗。

    一停下来,打了个寒颤,果然完全清醒了,看来是迷药随着汗液排了出来。

    没了迷药,她立刻有些害羞,把我给她的棉袄拉上拉链,还往下拽了拽下摆。

    我坐在地上,一边喘气一边问:“你是谁?怎么会在这儿?”

    她看了看我,羞怯的说:“我叫李清玉,是个学生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。”

    妈的,看来这个姑娘的确是个好姑娘,而且被他们关在这之前,肯定迷晕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一定是用来对付我的,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一摸兜里,发现兜里还有一盒烟,我掏出来,点了一根烟,一边抽一边琢磨。

    她看了我一眼,往旁边的黑暗里面躲了躲,蹲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今天一晚上,我已经连续被两个“女人”魅/惑过了。

    一个是在c区2栋里面遇到的钟灵的鬼魂,另外一个……就是眼前的这个了。

    把她们俩一联系起来,我突然间想起来,妈的,看来这个女的是被另外一个神秘势力安排,来夺走我的童子之身的。

    看来张建辉对附体借命了解的也不彻底,他们选择我作为配阴婚的人,一定是有原因的,而这个原因,就应该是我的童子之身。

    只要我的童子之身没了,就完不成附体借命的阴谋了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神秘势力,一直都在跟钟成益的势力斗争,这次他们一定着急了,这才把我骗到了粉厂。

    利用我对高兴国的关心,把我关在了这个石室里,又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这么一个姑娘,想要让我失去附体借命的条件。

    他们为了不让我摸到一丝他们的线索,所以找了一个跟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姑娘,把她迷晕,带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来他们已经做好了万无一失的准备,所以这个姑娘绝对不会是他们势力当中的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,我把烟头掐灭,站起身来,看了看那个无辜的姑娘。

    她害怕极了,而且没有了迷药的作用,她甚至对我也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我走到她身边的时候,她全身都有些颤抖,不知道是药性过了有些冷,还是对我有些惧怕。

    看到她光着两条腿,我把外裤脱了下来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虽然我们俩身形相差不小,但是至少能够让她暖和一点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我,胆怯的接了过去,套在了自己的腿上。

    我问她:“姑娘,现在咱们俩都被困在了这里,你好好想想,刚才……你是怎么凭空出现在石室当中的?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说道:“我,我,我好像是从哪里被推进来的!”

    我以为她根本不会记得,看来她被关进来的时候,还是有一些意识的。

    顺着她所指的地方,我看到了那堵墙,看来这堵墙的确有问题,出去的机关,一定在这堵墙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