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第252章 :她要阻止我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1-19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我跟高兴国俩人一起去食堂吃完饭,我跟他说我要去一趟松峰山。

    他说要陪我去,我没让,我让他好好在宿舍休息,虽然大夫说他只是被人打了几次麻醉剂,可是那东西一下子就让他昏迷了过去,剂量肯定小不了。

    都说麻醉剂用多了会让人智商下降,我们几个当中,也就高兴国智商高点,要是他再脑子不好使了,我们更容易被敌人玩弄于鼓掌之中了。

    加上我发现他的时候,他还被放在了一个阵法当中,虽然我不知道那阵法是干啥用的,不过用脚后跟想都知道,肯定不是什么好玩意,我怕给他留下什么后遗症。

    我让他自己再去医院做一个全身检查,他见我主意已定,也就答应了我。

    吃完饭,我们俩就在公司门口分开了,我打了辆车去了松峰山,他则是打了辆车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路上很顺利,不知道为什么,从海城回来,我身边的那群黑衣人再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们在海城的行动失败了,要缓一阵子,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原因,他们不在就好,毕竟我现在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,他们不给我添乱,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钱是高兴国给我的,我的钱全都给他挂急诊用了,剩下的几百块钱,还给了那个碰瓷的老太太。

    我已经身无分文了,不过花他的钱也是天经地义,他要是早点醒过来,我的钱不就省了?

    现在已经临近年关了,去松峰山的路上路过的那些乡镇,全都张灯结彩,很有过年气氛。

    可是我却一点都感觉不到,自从当兵之后,我就没回家过过年,看来今年也没戏了。

    本来保安就没有过年休假,现在又发生了这么多事,我更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在外面过年也习惯了,只是一到年底,总感觉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之前在部队,还有战友陪着一起,该训练训练,该包饺子包饺子,热热闹闹的,也都没啥。

    今年看来,我要一个人过了,张建辉现在不知所踪,天机算又在松峰山,那金蚕蛊那么厉害,不可能一朝一夕就解掉。

    至于高兴国,我猜他应该得回家陪他们家老爷子。

    他们家过年讲究多,还要祭拜祖师爷,他以前在部队也就罢了,现在离家这么近,他们家老爷子不可能同意他不回家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车已经走出了大半。

    我有些昏昏欲睡,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司机突然间来了个急刹车。

    妈的,我坐车没有系安全带的习惯,差点没把我甩出去。

    好在我是坐在了后排,要是前排,估计我现在都见血了。

    我刚要骂人,就听到司机说:“妈的,这谁啊?会不会开车?”

    说着他就摁下了他那边的车窗,把头伸出去骂前面的那辆车。

    我一看,******,前面那辆车是一辆兰博基尼,那辆车我认识,是周青青的。

    昨晚上我们俩刚发生了冲突,这个时候,她怎么跑这儿来了?难不成是来报仇的?

    一想到这,我下意识的就做好了战斗准备,她就来了一辆车,要真是找我报仇的,哪辆车里最多也就只能塞进去5、6个人,我不怕!

    司机摁了几下喇叭,那辆车就是不动弹。

    我对司机说:“师傅,你等我一下,这车我认识,可能是找我有事,你在这等我一下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司机看了我一眼,很显然,他根本就不相信我一个小人物能够认识这么有钱的人。

    看我的眼神里都带着鄙夷,说道:“行,你尽快回来啊,别耽误我干活。”

    我没再说什么,扔给了司机100块钱,让他务必等我,接着关上车门就朝着那辆车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辆车就那么停在那,虽然外观贼特么的漂亮,但是现在在我看来,那辆车就特么跟个棺材似的,随时都想要把我装进去。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,全副警戒的走到了驾驶室的一侧。

    结果我刚一露头,就看到了周青青。

    我快速的瞄了一眼车里,发现车里除了她之外,并没有别人。

    这是咋回事?难不成我想错了?她今天来找我,是有别的事?而且她怎么知道我来了松峰山,怎么知道我打了这辆车?

    她看到我走了过来,笑了笑,把墨镜从眼睛上拿下来,看了看我:“石头,没想到是我吧?”

    昨天晚上要不是曹芳菲,我肯定饶不了她,现在看到她,我更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随口答道:“我有事,请你让开,让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:“石头哥,昨晚上那件事,对不起啊,我也是没办法,我也是担心我那两个朋友嘛,我知道的就跟他们说了,也是希望能早点找到他们,你也……不能怪我啊,难道你不希望尽快找到他们吗?”

    妈的,这话说的,跟我是王/八/蛋似的。

    可是她这么说,我还真无力反驳,瞪大了眼睛看着她,却也没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她心情很好,继续说:“至于你给我看那照片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,你问我是不是我做的,我就说不是喽,我没做过的,你总不能让我认吧?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时间,已经快到中午了,妈的,这小丫头片子,好像在故意拦着我似的。

    我们俩对话的期间,出租车司机喊了我好几次:“哎,还走不走?”

    最后一次喊的时候,周青青竟然直接就把头探出了窗口,毫无防备的来了句:“你走吧,他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司机早就等不耐烦了,估计等的就是这句话,周青青说完,他骂了我一句:“神经病。”接着一踩油门就跑了。

    妈的,我在后面连跑带撵,撵出去了二里地,出租车早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这条路上想要再打车也不是太难,只不过要碰运气,因为跑上这条路的车,一般都是已经拉到人了的,所以车多,但是碰巧能拼车的,不多。

    100块钱到松峰山肯定不够,但是到这的话,绝对用不了,那司机拿了钱也不亏,我特么的可亏大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周青青的车“噌”的一下子就从我的身边飞驰了过去,朝着市区的方向开了过去。

    妈的,一看到她跑了,我才反应过来,她要阻止我去松峰山。

    她这几天,出卖我,给我找麻烦,又在半路上拦住我,看来就是在故意阻止我去松峰山。

    我说的呢,她昨天早上威胁我,却没有告诉我要我做什么,晚上又出卖了我,原来目的竟然是阻止我去松峰山。

    妈的,我当时气得朝着空气打了一拳,我特么的怎么这么傻,竟然到现在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她为什么要阻止我去松峰山?难道是为了阻止我救花月凡?她跟花月凡有什么仇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