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第209章 :变了个人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1-06
    我拿过手机,对着那个地址看了看,吐了口吐沫说:“哎别说,咱们俩今天总算是走运一回了,还真是这栋。”

    结果我们俩刚要往前走,就听到一个保安一边往这边跑一边说:“哎,你们站住!”

    我左右看了看,发现周围除了我们俩没别人,难道他在叫我?

    天机算站在原地,整理了一下衣服,故作正经的说:“你是在叫我们吗?”

    那个保安说:“不叫你们叫谁?这里除了你们俩鬼鬼祟祟的,还有别人吗?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不乐意了:“哎?你说谁鬼鬼祟祟呢,我们俩光明正大的来朋友家,用得着鬼鬼祟祟吗?你赶紧让开,不然小心我投诉你。”

    他上下打量了我一圈:“朋友?别想骗我,就你?我们这可是高档别墅区,睁开你们的狗眼给我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火冒三丈,刚要上去揍他,他就给我开了一张罚单:“高档别墅区,随地吐痰,罚款300。”

    妈的,300?就特么一口痰就300?骗老子呢,别说我身上没那么多钱,就算是有,我也不给他,除非我脑子里有炮!

    天机算一看我脸都红了,知道我要爆炸,赶紧拦住我,对他说:“兄弟,这你就不对了,你们这儿也没有什么标识牌,我们初来乍到的也不知道啊,你突然间就上来管我们要钱,这有些不厚道吧?”

    他刚要辩解,天机算就继续说:“而且这应该算是你们的工作失误吧?咋能算到我们头上?你要是真有告示牌,那我不跟你计较,可是你这么做,是不是就有点故意了?走,咱们评评理去!”

    说着就要去拉他,结果那个保安一把挣脱开,指了指我们俩旁边的一个有3米来长的告示牌说:“这不是告示牌是啥?你们俩给我看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天机算被打了脸,顿时气焰就低了,没想到人家还真立了告示牌。

    但是想了想,天机算就继续磨叨:“哎,你们有告示牌,你为啥不指给我看,你要是给我指了的话,我能说这么一大堆话?”

    他算是见识了天机算的口才,赶紧上去捂住了他的嘴:“我现在告诉你,我一直想告诉你,是你一直说话,不让我说!”

    那个保安刚说完,就有个人在他们俩之间递上了300块钱:“罚款拿去,他们是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保安一看到她,立刻点头哈腰:“原来是花小姐,对不起,钱就算了吧,您请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就走了,临走的时候还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那个女的上下打量了我们俩一圈:“你们就是我姐找来的人?”

    我仔细看了看,眼前的这个女的跟花月凡还真有点像,不过可比花月凡清纯多了。

    而且********的,当真是个极品,简直就是校园版的花月凡。

    天机算都看愣神了,我推了推他,接着回答到:“对,是曹先生让我们来的,你是花月凡的妹妹?”

    她看了看我:“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说着就一转身往里走了过去,我和天机算俩人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妈的,要不咋说有钱的日子好过呢,这地方,就跟进了天堂似的,富丽堂皇的,而且一道门接着一道门,我赶紧跟上,生怕那门把我关在外头。

    进了别墅,顿时眼前一亮,nnd,人家那屋子的举架那叫个高,光是大厅就赶上正常的3、4层楼了!

    她鄙视的看了看我,说道:“这边!”

    大厅旁边有一个螺旋形的楼梯,盘旋而上,我们俩跟着她上了楼。

    到了2楼,地上铺了地毯,踩上去软绵绵的,而且两侧都是房间,光是走廊,就赶上正常人家的整栋房子大了。

    她带着我们走到了最里边的一间房间门口,接着一推门:“姐,你要的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天机算掐了掐手指头:“石头,这里不对劲儿啊,她咋住这个房间,这个房间的位置有些不太对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他:“别瞎说,先进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们俩一进到屋里,差点没吓死,nnd,曹光誉说花月凡生病了,我以为她得躺在床上,没想到她竟然坐在屋子里的沙发上,只不过蒙着脸,裹得跟个木乃伊似的。

    她一看到我们俩,说道:“石头、天机算,你们俩来了,这个是我妹妹,花月月,月月,这个是冯石,这个是纪潇然。”

    我们互相打了个招呼,花月月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等到她走了,我才问:“那个……花小姐,曹先生呢,是他让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别提了,他那个老色狼,老娘都成这样了,他怎么会愿意在我这待,早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天机算,问花月凡:“那……那你们让我来,我能咋办?我也不会……看病啊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知道,估计是她那鬼疹子还没治好。

    我们还没上香炉山的时候,她就曾经去c区2栋给钟灵上过香,让钟灵不要再纠缠她了。

    当时张建辉认出了这东西是鬼疹子,而且我们俩还怀疑,这c区2栋的案子,花月凡即便是不知道全部真相,也知道其中几个少了内脏人的死因。

    既然她求到我了,我就想趁机套出点什么。

    她听了我的话,并没有回答我,而是直接站起来,把脸上缠着的绷带一层一层的拆开了。

    nnd,当她都拆完了的时候,套话我都忘了,差点没吐了。

    她本来长得挺好看的,可是现在……她的整张脸都长满了那种红色的小包,而且密密麻麻的,有些都破了,流出了很多黄色的液体,看着十分恶心。

    天机算也一个劲儿的撇嘴,看的出来,他也在强忍着恶心。

    花月凡以前那么漂亮,虽然不能说是一等一的姿色,可是也足够漂亮了,可是现在的她,就跟变了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要是在大街上遇到,她不吭声的话,我根本就人不出来是她。

    我怕她让我去仔细看她的那张脸,赶紧把天机算拽了过来:“纪兄,你对这什么鬼疹子有研究,你快来给花小姐看看!”

    天机算那表情,都快要把我给吃了,我知道,他现在肯定恨死我了。

    现在我可管不了这么多了,我能逃了就好。

    没想到我马失前蹄,花月凡一听到我说鬼疹子,一把就把我给拽住了:“石头,你认得这东西,鬼疹子?鬼疹子是啥?”

    我真特么的想把我自己给咬死,nnd,竟然忘了,她还不知道她长得这玩意叫鬼疹子呢,这下好了,她知道我认得这东西,估计肯定要缠上我了。

    天机算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:“对,他认得,你找他吧。”

    我勉强忍着自己的呕吐感,说道:“我是听张建辉说的,他懂,我就知道叫啥,其他的,我可就不知道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