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第193章 :报仇雪恨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1-06
    我的话音刚落,旁边的草丛里就爬出了一只大蜈蚣。

    那蜈蚣比我见到的那些都大,而且直接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达飞当时就吓坏了,转身躲在了一棵树后面,抱着树,一个劲儿的哆嗦。

    我拿出电棍,对他们几个说:“你们几个先撤,我来对付它!”

    天机算扶着吓得两腿发软的王达飞,两个人立刻绕开那只大蜈蚣,从另外一侧走了。

    显然它今天的目的不是他们俩,看着他们俩离开,也没有去追,反而是对我和张建辉俩人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跳开,它没有得手,接着又去抓张建辉。

    当时我吓了一跳,因为张建辉刚才看到它奔我过来了,所以并没有防备。

    我刚要喊,就看到他直接跳起来,一把抓住了那只大蜈蚣的后背。

    接着用剑这么一戳,就在那个大蜈蚣的后背上戳出来了一个大口子。

    那蜈蚣疼的来回折腾,数不清的爪子在乱抓,看起来特别恶心,让人一看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张建辉倒是没被吓到,直接把手伸进了那个大口子里。

    我刚想要上去帮忙,张建辉就朝着我大喊了一句:“别过来!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让我过去,不过现在张建辉并没有落于下方,我觉得他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理由,索性我就没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我也没离得太远,而是站在那里准备着,一旦张建辉处于劣势,我立刻就上去帮忙!

    这蜈蚣蛊虫王很显然是来报仇雪恨的,加上它又被张建辉插了一剑,当时就疯了一样的来回扭动着身体,摆动着肚子下面的那些爪子。

    张建辉的手在它的后背里一直都没有拿出来,我不知道他是在干什么,但是从蜈蚣的动作上来看,他这个法子应该是挺厉害的。

    果然,只看张建辉大喊了一声,就把手从蜈蚣的后背里拿了出来,而且还带了一截脊柱!

    那个蜈蚣被抽了脊柱,一下子就瘫软了下去,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张建辉把那截脊柱往旁边的草丛里一扔,回手就是一剑,把那只大蜈蚣的头给砍了下来。

    它身底下的爪子还在不停的抖动,可是我知道,它再也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赶紧跑过去,问张建辉:“辉哥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他擦了一把脸上的血,说道:“没事,咱们赶紧赶路,天机算和王达飞还在前面,别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我们俩刚要往前走,就突然间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杀了我的蛊虫还想走?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知道,是贾仙姑那老妖婆出来了。

    张建辉和我互相看了看,同时拿出了兵器,准备跟贾仙姑大战一场。

    可是谁都没想到,还没等贾仙姑出来,我们俩就感觉脚下一软,直接就掉进了一个大山洞里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我们俩还以为是贾仙姑布置的险境,不过后来我们就知道想错了,因为我们俩掉下去之后,还听到上面的贾仙姑说:“人呢?给我出来?人咋不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和张建辉俩人互相看了看,全都一脸的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等到贾仙姑走了,我打量了一下周围,说道:“辉哥,不对啊,这里就是上次我掉下去的那个洞,咱们得赶紧离开这,贾仙姑知道这个洞,如果她在旁边找不到咱们俩,肯定会下来找的。”

    张建辉一听,转身就往洞里钻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们俩在漆黑的洞里走了半天,除了一些蜈蚣的尸体之外,一个活的都没有,看来那些从村民脑袋里逃出来的小蜈蚣,应该全都被那只蜈蚣蛊虫王给吃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那个家伙又被张建辉打死了,也就是说,这一整窝的蜈蚣全都被我们杀了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张建辉:“辉哥,咱们别再往里走了,出去吧,这里面不知道通到哪儿,再往里走的话,不知道还会有什么危险。”

    张建辉说:“回去?贾仙姑肯定在上面等着咱们俩呢,现在回去不是送死吗?也许这个洞可以通向贾仙姑的洞府,没准咱们俩还能在这找到大国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也有道理,又跟着他往里走了一段路,张建辉就拿出了一个手电筒。

    我一看,妈的,这小子准备的还挺齐全的,看来真是青云道长授意的,让他来帮我们的。

    手电的光线一照,我发现这洞里有很多一堆一堆的黑色小球,应该就是那些蜈蚣的粪,恶心的要命。

    我们俩互相看了看,前面的路蜿蜒盘旋,好像是没有尽头似的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段路,我看了看他:“辉哥,这不会是个死胡同吧?”

    他显然也有些动摇,站在原地想了想,不往前走,也不往后退。

    我靠在旁边的山洞壁上说:“辉哥,要不咱们俩回去吧,等贾仙姑走了咱们再出去,天机算和王达飞还在上面。

    要是贾仙姑找到了他们俩的话,没咱们俩在,他们俩不是那妖婆子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张建辉想了想说:“再往前走几步,如果前面有路,咱们就先出去再说,如果没路了,咱们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索性现在也没办法了,于是我跟着他又往前走了一段路。

    可是前面依然是黑漆漆的一片,什么都没有,也没有个尽头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走在前面的张建辉一下子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没防备,差点没撞在他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接着就听到他说:“你们!你们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对方说:“我们俩刚往前走了几步,就掉在这个坑里了,辉哥,你们怎么也进来了?”

    我一听,这不是天机算的声音吗?于是赶紧跑到他前面一看,果然,天机算和王达飞俩人也在。

    王达飞坐在地上,天机算正站在张建辉面前。

    他一看到我,立刻高兴的说:“石头,你也来了?你们咋跑这来了?”

    我看到他们俩也在,就放心了,至少不担心贾仙姑会对他们俩不利。

    张建辉说:“我们俩碰到贾仙姑了,你们没碰到她吧?”

    天机算摇了摇头:“没有,我们俩刚往前走了几步就掉下来了,当时我们俩还想怎么上去,后来发现上不去了,才往里走,看前面有没有路。”

    接着他又指了指前面:“我们俩一直走到头,发现前面有一个水沟子,我们看没了路,才转身出来,没想到就碰到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王达飞一个劲儿的哼哼:“摔死我了,结果进来又走了这么远的冤枉路,哎呦,哎呦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前面,又看了看后面:“咋办辉哥?咱们是继续往前走,还是回头?”

    张建辉说:“小飞,起来,咱们往前走。”

    天机算一把拉住他:“不行,前面是个大水沟!”

    张建辉说: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既然前面有水,就证明一定有出口,只要我们沿着那水路走,就一定能够走出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