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第134章 :他复活了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1-06
    跟马晓军说完话,我更加确定,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,有人对c区2栋动了手脚。

    但是他并没有看到有人进入c区2栋,更没看到有人往里运东西,所以这件事太过诡异。

    而且我现在才发现,想要弄清楚这些事,万伟诚很有可能是一个突破口。

    因为杨宏曾经说过,当晚报警抓我的那个人,声音跟万伟诚很像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他,那么他肯定知道李少阳被人杀了,他为什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下被杀不去救人?

    还有就是,他故意报警抓我,目的肯定是为了把我调开,这样好方便他们趁机对c区2栋下手。

    牵着黑背,我们一人一狗走在雪地里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刚入冬不久,雪下得不大,而且一边下一边化。

    脚踩上去黏黏糊糊的,到了晚上底下的水都冻成了冰,一走一滑,好几次我都险些摔倒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,已经特么的凌晨了。

    我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睡着了,这几天我连着做了好几天噩梦,今天倒还好,可能是回到了熟悉的床上,我一觉睡到了大天亮。

    早上起来,还没等张建辉来接班,我就回了宿舍。

    我进屋的时候他还在睡觉,我也没打扰他,而是一个人悄悄的坐在了他床边,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又睡了一会儿,就迷迷糊糊的醒了。

    一看到我,披着被坐了起来:“石头,你疯了,咋这么早就回来了?一声不吭的坐在我床头,吓了特么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我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也没搭理他。

    他知道我不会再让他睡了,于是起身几下子穿好了衣服,推了推我:“石头,你到底咋了?让霜打了?”

    我这才抬起头,看了看他:“你脸才茄子色呢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我这幅嘴脸一定是有事,刚要开口问,就被我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我朝着外面使了个眼色,他立刻会意,于是跟上了我,俩人一前一后出了宿舍。

    到外头他一边哈着气一边说:“干啥啊?有啥话不能在屋里说,这大冷天的。”

    我低声说:“屋里头那监听器,谁知道拿没拿走啊?辉哥,你穿厚点,跟我再去一趟万叔家。”

    他一脸不解的看着我:“去他们家干啥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别管了,快点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这都快到上班点儿了,要不……下班再去?”

    我心急如焚,根本就等不到那时候了,赶紧催促他:“不行,就现在,你快点进屋穿衣服,我在这等你。”

    他看拗不过我,只能回去穿了件棉袄。

    万伟诚家离公司不远,我们俩小跑着就到了他们家小区。

    到了楼下,他仰头看了看:“我说石头,这冬天天短,这会儿,估计人家都没起来呢,上去……好吗?”

    我瞅了他一眼:“没什么不好的,要不是这当口,还堵不着他!”

    说完我们俩就一前一后上了楼,到了401门口,他抬手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刚敲了几下,万婶就来开门了。

    门一被打开,我看到她穿了件睡衣,显然是刚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厨房冒着热气,好像是煮着什么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:“你们来了?快进来,我煮饺子呢,一起吃点吧,你们自己招呼自己,我去看看锅。”

    说完还朝着里屋喊了句:“老万,性和石头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明显感觉到,这次万婶没有上次我们来那么紧张了。

    而且屋子里也没了那股福尔马林药水的气味,可是万伟诚那次如果真的被我砍死了,难道一个人复活,竟然只用这么短时间就能做到?

    我还是有些不相信,于是两只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里屋门口。

    果然还没等我们俩坐到沙发上,万伟诚就从里屋推门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一看,惊讶的下巴都差点没掉地上,万伟诚不但一点事没有,甚至气色都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看到我一脸惊讶的呆在原地,过来在我面前晃了晃手:“石头,你小子咋了?几天不见,咋还傻了?”

    张建辉赶紧拽了拽我,还解释道:“石头上几天出了点事,刚出来还没适应。”

    我也反应了过来,看了看万伟诚:“万叔,您裁了?”

    他活动了一下筋骨:“好了,小毛病,对了石头,你那案子,到底咋回事啊?”

    我心想:“妈的老狐狸,就是你搞的鬼,现在你又来问我!”

    不过我想是这么想,当然不能直说,于是摆出一副不要脸的样子:“万叔,我还正为这件事犯愁呢,你说,我有了案底,公司不会……不要我吧?”

    虽然我知道是白问,他们不要我,上哪儿找这冤大头去?

    不过还是尽量装作很认真,反正这也的确是我现在关心的事,我已经跟c区2栋分不开了,别连工资都没得拿。

    他给我们俩倒了两杯水,端来放在我们俩面前,也坐在了旁边沙发上,喝了几口水才说:“这个……我这病刚好,还没去公司,不过你放心,钟总很看好你,不会不要你的。”

    接着他又问张建辉:“性,公司这段时间没发生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张建辉看了看我:“没有,除了石头那件事之外,一切正常。”

    他听了转了一下眼珠子,接着有些无奈似的说:“哎,石头的事我也听说了,不过说来也特么巧了,这鬼楼出的事儿也不少了,这趟儿就让你给摊上了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这是故作轻松呢,索性笑了笑:“谁不说是呢,该着我倒霉。”

    我们几个正说着,万婶就下好了饺子。

    端出来两盘,支上桌子,把饺子往桌子上一搁,朝着我们仨喊:“老万,让性和石头过来,你们爷仨吃点。”

    我和张建辉互相看了看,仨人就起身坐在了桌子旁。

    张建辉朝着厨房里看了看:“婶子,你跟小丰还够吃不?”

    万婶一边下饺子一边喊:“够,小丰去他姥姥家了,就我跟你万叔俩人儿,我锅里还下着呢,你们先吃。”

    我们俩也没客气,端起碗就开始吃。

    吃完饺子,我们俩就回公司了。

    到门口张建辉问:“万队,你今天不去?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我们俩:“你们俩先去,我随后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走到外面我才问张建辉:“辉哥,你看出啥来没?”

    张建辉摇了摇头:“还真没有,石头,我看万队好像没啥事,那晚上,他应该不在c区2栋里吧?不然能好的这么快?”

    说真的,我也被他整迷糊了,妈的,要是真死了,这么快就复活了,除非他不是人!

    一想到他复活了,那晚上群尸拜月的情景又浮现在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想到那福尔马林的药水味,刚才在他们家吃的饺子,一下子涌了上来,我拉着张建辉就走:“你先回去值班,我去看看心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