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第124章 :事儿大了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1-06
    一看到门口站着的警察,我当时就懵逼了。

    妈的,这谁嘴这么特么的快?

    我们俩头脚刚进来,后脚就有人报了警,比我们俩还快!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马晓军,因为他们都是警察,估计看在本是同根生的份上,应该不会太着急强/奸我们俩。

    他走到那几个警察跟前,从兜里掏出烟来给那几个警察派了,又对领头的那个说道:“赵哥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那个被小军称作赵哥的大檐帽并没有给他面子,而是直接走到我旁边,从背后掏出手铐就把我给铐了起来。

    马晓军一看,立刻急了,问:“赵哥,你这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姓赵的说:“啥意思?有人举报这儿有人杀人了,捉贼捉赃,捉奸捉双,我们都抓了个现行,他还有什么好狡辩的?”

    马晓军立刻说:“赵哥,你误会了,我是跟他一起进来的,我们俩进来的时候,这人就已经死了,我能给石头作证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马晓军:“小军,不是我说你,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这毛病?”

    马晓军一脸不解的看着他,他说:“关键时刻,保住自己才是最重要的,而且你就知道,他不是先杀了人,再跟你一起进来的?”

    我一听,妈的,这老家伙不是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于是大喊:“小军一直在外面蹲守,而且我每天巡逻都是12点之前,今天就是因为过了12点才回来的,这才出了事儿!

    我要是之前就进来过,小军能看不到?”

    那个姓赵的并没有搭理我,直接对身后的警员说:“带走!”

    说完就带着我出了c区2栋,马晓军还想再说什么,可是却被那个姓赵的拦住了。

    我们出了门,姓赵的低声说:“小军,如果你识时务的话,我可以跟上头说,说我们来的时候,你已经制服了歹徒,这样的话,不但你的罪名洗清了,还能立一功。”

    他们以为我没听见,其实我全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nnd,这个姓赵的,老子跟他无冤无仇的,妈的竟然这么害老子。

    给我等着,总有一天我要揍他一顿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看马晓军,我知道,他一直看不上我,如果这次他真的这么做,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儿。

    没想到马晓军还真有些骨气,说道:“赵哥,石头真的不是凶手,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的,至于今晚的事,你们想怎么说,就怎么说吧!”

    说完他转身就往吉普车那边走过去了,今晚杨宏不在,而且他跟我回刑警队也是那么回事,救不了我,反倒还搭进去一个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当口他必须要继续在这蹲守,而且这也是最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这c区2栋的人都走了,如果再没有他,可就真的要出事了!

    我心里佩服马晓军,虽然被铐着双手,但是还是给他点了个赞!

    妈的,门口停着好几辆警车,以为抓跨国走私贩呢!操,这么大的阵仗!

    他们把我塞进警车里,一路鸣着笛就开到了刑警队。

    我被关进了审讯室,大晚上的,他们也真不嫌累得慌。

    不过事实证明,我想多了,他们把我关进了审讯室,就全都特么的回家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晚上这审讯室的供暖给的也不好,我被拷在暖气管子上,动也动不了,后半夜,小凉风嗖嗖的。

    真应了那句话了:“小风吹着,小猫叫着。”怎一个惨字了得。

    当时我还真没怎么害怕,咋说哥们在刑警队也认识几个人。

    常俊楠有身份、杨宏有面子、马晓军有本事,有他们三个帮我,他们估计也就关我一宿就得把我放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事实证明,我这个人遇到事儿总是往好的地方想,真实情况,总比我想的要复杂得多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我醒来的时候,觉得浑身上下都酸疼的难受。

    鼻子还有些塞塞的,可能是昨晚上在地板砖上睡了一宿,感冒了。

    妈的,就差心也塞塞的了!

    我刚抱怨完,就看到进来一美女。

    要不说怎么男人都喜欢制/服/诱/惑/呢,擦,这女的一穿上警服,那叫一个带劲!

    她走进来,从桌子底下掏出一盒泡面,又拿起水壶到了点水进去,往我旁边一放,打着哈欠说:“吃吧!”

    我憋了一晚上了,看到泡面也没啥兴趣,反倒是想尿尿。

    于是看了看那美女:“哎,美女,麻烦你点事呗。”

    她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:“啥事?快吃,吃完有人来审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美女……你能不能,带我去尿尿啊?我都快憋死了!”

    她一听皱了皱眉:“真没素质,等着,我给你叫人去。”说完就一脸嫌弃的走了。

    过了好长时间,我下半/身都憋得快没知觉了,才有个男警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也没搭理我,走到我旁边,打开手铐,把我两只手拷在一起,就带我去了厕所。

    妈的,他竟然跟着我,就站在我旁边看。

    我瞅了他一眼:“哎我说兄弟,你看都看了,就帮我把裤子解开吧,我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他把我的手铐解开,说了句:“快点。”

    有人盯着,我还真有些尿不出来,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不尿的话,肾都快憋炸了!

    尿完了尿,他又把我铐上,带我回了审讯室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,我一只手被铐着,只给我解开了一只手,让我吃泡面。

    刚才出去了一趟,加上泡面那水本来也不热,妈的,整个就是一坨。

    用叉子挑起来看了看,我终于知道,什么叫:“手里捧着窝窝头,菜里没有一滴油”了。

    我以为我很快就会出去,索性吃了几口就让那个警察拿走了。

    吃完不一会儿,就进来两个警察,其中一个我认识,正是昨晚上抓我的那个姓赵的!

    另外一个我没见过,但是听姓赵的叫他小王。

    俩人坐在我对面,先是问了我个人信息,接着就让我交代犯罪事实。

    我一听就急了:“我没杀人!我跟马晓军一起进去的,你们进来的时候,我们也是刚进去,我也不知道是谁杀了李少阳!”

    他又问我:“据我所知,你是c区2栋的夜班保安对吧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心道:“明知故问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那你为什么要在12点以后才去巡逻,为什么不在12点之前去?你从接班,到12点的这段时间,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妈的,昨天我跟杨宏去了于梦洁家,而且他一问我才想起来,昨晚上我跟那个出手相助的人一起打了那个黑衣人。

    打完他我们俩就都走了,那个黑衣人是不是死了我都不知道!

    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,就看到又进来了一个警察,在姓赵的耳边嘀咕了几句。

    那个姓赵的一边听,一边奇怪的看着我,我知道,可能跟我有关系,很有可能是昨晚上的事发了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事儿可就大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