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第109章 :群尸拜月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1-06
    踩着楼梯,我慢慢的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这次我没带着黑背,虽然心态好了很多,可是毕竟这栋楼充满了重重危险。

    一个人大晚上的走在楼梯上,心里还是有些七上八下的,心脏扑通扑通的跳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的我已经豁达了很多,很快,我就到了2楼。

    上次我跟杨宏还有马晓军来过这,所以对于这并不陌生,甚至上次张建辉也带着我来过2楼,当时我们还躲进了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就是在那间屋子,我们才中了敌人的圈套。

    想到这我决定再回去看看,因为上次大战之后,这c区2栋里一点痕迹都没留下来。

    当时我明确记得,张建辉用一把银针打破了那个房间的灯管,两伙黑衣人还在那里进行了大混战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些痕迹都没了,当时其中一伙黑衣人,还在这个房间里当着我的面,亲手杀了另外一伙中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个人就是帮我救出了苏心怡的那个,当时天黑,而且血喷了一地,保不齐他们不会留下一点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想到这,我就凭借那天晚上的记忆,慢慢的摸到了那个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我一抬头,发现没错了,就是这个房间,可是有一点让我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上次我们来去匆忙,并没有注意看房间号,现在我才发现,这个房间竟然是207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个房间正好是经常出事的那个107房间的正上方。

    孙鹏的尸体和林晓雨的尸体,全都是在那个房间被发现的。

    上次高兴国跟我一起夜访鬼楼,也在那个房间里发现了他师叔留下来的符咒。

    我相信,这些应该都不是巧合。

    想到这,我对这207房间更加充满了好奇心。

    我慢慢的伸出手,试着推了推207房间的门,发现这扇门并没有锁住。

    推开房门,我往里看了看,的确这里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连一点血腥味也没有,而且我拿手电往头上照了照,发现头顶的灯管也都没有破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当时是我的幻觉,还是他们后来又换了灯管。

    我当时明确记得,我跟张建辉一转身,整个房间里的灯就全都亮了起来,这说明这间房子应该是通了电的!

    于是我在门口的墙壁上摸了摸,一把就摸到了灯的开关。

    可是我摁了几下,头顶的灯都没有亮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我疑惑怎么灯管又不亮了的时候,突然间觉得身后站了个人!

    当时我吓了一跳,也不敢立刻就转过去,而是一下子就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在这么诡异的房间里,什么都有可能发生,我当时整个人都僵住了,不敢动也不敢喘气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有几分钟,身后那个人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。

    我才慢慢的转过了身,这个时候,我头上的汗珠子已经布满了额头,都快要往下淌了。

    我这么一回头,当时差点没吓死,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前面的确站了个人!

    而且这个人我虽然不认识,但是他的装束我太熟悉了——那群黑衣人!

    他们不是都死了吗?我明确记得,当时他们都被我杀了,而且死相很惨。

    我当时被怨气附体,手下根本没有章法。

    他们有的被我割断了头,有的被我割断了胳膊,可是如今眼前的这个人,却是一点残缺都没有的站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而且死气沉沉的,难不成,那些尸体都被搬到了这里?

    我赶紧拿手电照了照那人的脸,发现他脸上依然蒙着一块布,我也不敢去把那布拿下来,只能看了看露在外面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的双眼紧闭,看起来应该是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我哆哆嗦嗦的抬手一推,他噗通一声就躺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看到他被我推到,我才喘了口气,看来c区2栋的尸体并不是有人帮我毁尸灭迹,他们只是不知道被谁搬到了2楼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这栋楼没人会上来,所以他们才被藏在了这里,没有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就在我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突然间刚才被我推到的那个尸体,就像是不倒翁一样,竟然嗖的一下子又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当时吓得转身就想跑,可是因为刚才没留意,我竟然把门给带上了。

    这门从里头可以打开,只不过我当时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儿,手忙脚乱的,开了半天都没打开!

    正在我快要绝望了的时候,我发现那个尸体慢慢的走了!

    他僵硬的迈着步子,一步一步的朝着窗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眼前一下子就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不是我晕了,而是我发现,我眼前竟然多了很多尸体,正是那群黑衣人。

    他们刚才应该是都躺在了地上,我没有注意,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,他们竟然都站了起来,而且正在朝着窗口集合!

    就在他们站起来的同时,一股很呛的味道一下子弥漫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药水的味道,不用猜就知道,肯定是福尔马林!

    用来泡尸体的水,除了这东西还有啥?况且我曾经在白玉姗的手上也闻到过这种味,她整天鼓捣尸体,手上难免不会粘上这东西的气味。

    我当时心都快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,手慢慢的摸索着,想要打开门。

    可是我拽了一下锁,发出了“咔嚓”的一声,他们就跟着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也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了,生怕他们听着声,再朝着我走过来。

    这么一大群不知道是僵尸还是什么玩意,要是一起扑向我,非得把我给活撕了不可!

    我再也没动弹,他们略微停顿了一下,就继续活动了。

    迈着沉重、僵硬、机械的步子,走到了窗口,接着齐刷刷的“噗通”一声就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们就开始朝着月亮叩拜!

    我当时那心,就像是被一只手狠狠的攥着,紧张的连喘气都忘了!

    我听说过狼群拜月、黄皮子拜月,妈的,这群尸拜月,我还是第一次见!

    不过我也知道,这肯定没那么简单,而且这些尸体,到底是谁把他们重新拼凑好的?即便是拼凑上了,也不能这么完整!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好像是他们一夜之间竟然全都被重组了。

    而且又是谁,把他们浸泡在了福尔马林溶液里面,做成了尸体标本,还让他们在这拜月?

    想到这,我趁着他们都跪着,用力一把拉开了锁,推门就跑了出去!

    虽然我现在已经豁达了不少,可是也不至于傻到直接去送命!

    这现场太诡异了,不跑那是二逼!

    我一口气跑出了c区2栋,直到那扇门咣当一声关上,我才两腿一软,直接就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杨宏和马晓军看出了我的不对劲,一看到我坐在了地上,俩人推开车门就下了车,朝着我跑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