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第104章 :毁尸灭迹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1-06
    高兴国一听到我问这事儿,也收起了他那一副小人嘴脸:“对霸哥,石头要是真杀人了,我看他也别回去了,直接跑路吧!”

    张建辉挠了挠头:“说起这件事,就更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我说:“当时我眼睁睁的看着石头把那些人都杀了,不仅杀了,而且还很残忍,遍地都是血/肉/模/糊的,一股子血腥味儿!

    不过石头杀完人,那股怨气一散,他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和苏心怡当时都吓坏了,以为他出事了。

    所以就只顾着石头了,根本没去在意那满地的尸体,我们俩跑过去把他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就在我们俩把他抬到门口的时候,发现那门竟然能打开了。”

    高兴国说:“对,当时我跟杨宏还有天机算在外面,只看着你和心怡把石头抬出来,那门就又咣当一声关上了。

    当时门被关上的时候,我还闻到了一股子很重的血/腥/味儿,我们仨一看到石头满身是血,也都吓坏了!”

    张建辉说:“是啊,不过奇怪就奇怪在这了,当时杨宏看到石头满身是血,知道事情肯定小不了,拿出手机给常俊楠打了电话,让刑警队赶紧派人过来。

    他跟我们一起把石头送到医院之后,就带着马晓军和白玉姗立刻折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怕他们看了现场,直接不分青红皂白的把石头抓起来,而且你们也都在医院,所以转身就跟着他们回去了,想要第一时间知道警察打算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当我们重新回到了c区2栋的时候,却发现里面一点痕迹都没有了。常俊楠带来的人,全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站在c区2栋门口,杨宏也被数落了一番。

    我进去看了,里头没有尸体,也没有血,那些东西,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他也打了个寒颤,我突然间觉得不知道从哪儿吹来了一阵风,把我的衣服一下子就吹透了。

    我这个时候才发现,听着他说话,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,后背都湿了!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,我们几个互相看了看,谁都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连高兴国都没有再开玩笑,天机算也愣住了,显然他们俩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关窍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天机算打破了沉默,说道:“哎哎,你们都别愣着了,既然尸体啥的都没有了,有人替石头毁尸灭迹,这不是更好?

    反正现在石头也没事,咱们还不多吃点,一方面给辉哥接风洗尘,另一方面,也给石头庆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他,昨晚上你们俩还有苏心怡可就全都死了,现在他不但杀了那些人,还不用担责任,不只是他,你们仨这命都是捡回来的,还不好好享受享受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又拿过来一些生肉,串起来在火上烤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没心情,也没胃口。

    他们仨又吃了点,我们就打了个车回了市区。

    路上天机算拉着张建辉一个劲儿的套近乎:“辉哥,你这进步挺快啊,我都跟着师父那么多年了,才学到这么一点,你就学了这几天,比我都强多了。

    你要是再看到师父,帮我问问,看看能不能升我为内门弟子哈。”

    我这才发现,张建辉的确很厉害,他只跟着青云道长几天,竟然连高兴国和天机算看不出来的东西,他都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要不就是他真的天赋异禀,要不……难道张建辉说的这些,都是青云道长算好的?

    想到这,我更觉得青云道长高深莫测了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都很累,回去的路上,迷迷糊糊睡着了,到了地方还是司机把我们叫起来的。

    一下车,我就看到杨宏站在公司门口。

    他一看到我们几个回来,就朝着我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天机算打了个哈欠:“事儿也完了,我也得回家看看了,你们聊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一边伸懒腰,一边走了。

    我们也没留他,毕竟他跟着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,不像是我们几个,还有工资拿,他来帮我们,完全是出于兄弟义气。

    杨宏跟天机算道了别,就跟我说:“石头,那个给你发短信的手机号我查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咋样?有线索没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:“那个号码是个新号,而且没有实名制,估计是在网上买的那种,所以一点线索也没有,通话记录什么的都是0,只发出过一条短信,就是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揉了揉太阳穴:“我就知道会是这样,没事。”

    杨宏也叹了口气,接着他就跟我们几个去了宿舍。

    因为我们仨都知道了宿舍里有监听器,所以也没说什么要紧的。

    略微坐了坐,天就黑了,我看了看外面说道:“我去值班了。”

    杨宏一听也立刻说:“我跟你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我们俩就出了门,刚一出门,他就低声说:“石头,我怀疑小军有问题!”

    我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句,看了他一眼:“咋说?”

    杨宏说:“他最近总是神神秘秘的失踪,而且那天晚上,就是他让我去c区2栋后面找你们的,说你们有事瞒着我,不信让我去看看。

    我当时没说实话,现在想想,他怎么会知道你们去了c区2栋后面?”

    我一听,当时如同醍醐灌顶一般,看来我真的是冤枉杨宏了,原来那天他突然间出现在c区2栋后面,竟然是受了马晓军的指使。

    我本来就对他印象好,现在他的嫌疑解除了,我顿时觉得心里堵着的大石头落了地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我的处境很危险,有杨宏在,我总觉得踏实了不少。

    上几天有些疑点指向了他,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,虽然我谁都没跟谁说,可是心也一直悬着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说:“杨哥,我就知道!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我,一脸不解的问:“知道什么?你早就怀疑小军有问题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哦,没有,我的意思是,我就知道你会调查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他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,只不过也是怀疑罢了,没有真凭实据,告诉你只是希望你能有点防范之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又叹了口气:“毕竟我们俩是这么多年的战友,我的心里也不舒服,希望不是他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这句话说到了我心坎里,他对马晓军的感觉,跟我对他的感觉,何尝不是一样的?

    而且他能这么说,让我更加坚信他没有问题!

    他看到我很激动,叮嘱我:“自己小心点,别去c区2栋了,有我呢!行了,我也去蹲守了,你快去值班吧。”

    跟他分开,我一个人往保安室走过去,一想到要不要再去c区2栋的事,我突然间想到了万伟诚。

    这几天他总是以各种理由回家,而且就在他不在的这几天突然间出现了这么多黑衣人,之前我就怀疑他是这两伙人中的人,难道是真的?

    想到这我转身就去了主楼,我要去看看,他今天在不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