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第55章 :隔离审查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1-06
    我们3个在这等了一会儿,常俊楠的大队人马就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那些人我都见了好几次了,而且每次检查程序都差不多,我都熟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队伍里却有一个新面孔,长得白白净净,眉清目秀的,身材高挑,穿着一身白大褂,里头是警服,那叫一个精神。

    之前那个老法医走过来,对常俊楠说:“常队,这就是我上次跟您说的,咱们法医处新调来的警员,叫白玉姗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个案子特殊,所以上头特意指派她过来配合你们,她虽然年轻,可是已经立过不少功了,以后你这边的案子,我可就全都交付给她了。”

    常俊楠立刻伸出双手,握了握白玉姗的手:“您好您好,我是常俊楠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白玉姗带着口罩,可是也难掩姿色,对常俊楠笑了笑:“常队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我一时走了神,等到她用力的瞪了我一眼,我才发现自己一直盯着人家,有些失礼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离开后,我们也都跟着走出了c区2栋。

    不过刚一出门,常俊楠就回头给杨宏戴上了手铐。

    我和马晓军当时就愣住了,杨宏更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看着常俊楠:“常哥,这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常俊楠说:“杨宏,委屈你一下,我之所以来的这么快,是因为你们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我已经到了成益集团了。”

    “几小时前,保安队队长万伟诚,送来了一份监控视频的录像带,并且指认,在几小时之前,你鬼鬼祟祟的背着一个女人进了c区2栋,所以我们不得不对你进行隔离审查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看了看身边的两个武警:“带走吧!”

    那两个武警立刻押着他就上了车,我说怎么刚才常俊楠对杨宏是这个态度,而且他来的也太快了,原来是万伟诚搞的鬼!

    出了这样的事,我更是觉得万伟诚有嫌疑!

    常俊楠对马晓军说:“小军,现在队里人手不够,你先一个人在这蹲守,我稍后回去会再派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马晓军点了点头,常俊楠就发动警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们走了之后,马晓军一把把我拎了起来:“这回你满意了?你说,是不是你们陷害的杨哥!”

    我连忙抓住了他揪着我脖领子的手:“小军,你有话好好说,这事我真不知道咋回事,我也懵了!”

    马晓军生气的把我扔在了地上:“你最好去问问你领导,到底啥意思,为什么诬陷我们的人?”

    “杨哥除了跟我在一块,其余的时间都在陪于梦洁,不可能做这事!”

    说完他头也不回的朝着吉普车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其实心里也是一肚子火,直接就奔着万伟诚的办公室去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我都要问问,看看他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自从我来到成益集团c区2栋,我觉得除了知根知底的高兴国之外,杨宏是我最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比我年长几岁,而且处事稳重,又总是考虑别人的感受,我从心底里喜欢他。

    说真的,如果今天被隔离审查的人是马晓军,我二话都不会说,因为他那个人本身就让人烦。

    可是杨宏却不一样,我早就把他当成了兄弟。

    我风风火火的跑到了万伟诚的办公室门口,可是一推门,却发现他的门被锁上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刚才c区2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他都一直没出现。

    想到这我拿出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,他的电话却提示无法接通。

    妈的,刚把录像带送到了公安局,他就不在服务区了,哪儿有这么巧的事。

    我觉得,这件事一定有蹊跷,万伟诚肯定不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正在我纠结要不要现在去找他的时候,高兴国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看到他一脸的疲惫,赶紧问道:“咋样,还顺利吗?”

    高兴国说:“顺利倒是顺利,可是张建辉还是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,按理来说,两张拘魂码烧下去,他肯定会有些转变的,我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我最担心的就是他这么说,因为这就表明,很有可能我们烧拘魂码,对张建辉不但没有作用,还可能会害了他。

    他看我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问道:“石头哥,你咋在这?对了,拘走张建辉魂魄的,是钟灵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说来话长,不过拘走辉哥魂魄的,不是钟灵。”

    我俩一边说着,一边往宿舍走,路上我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,大体上跟他描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听了也是一个劲儿的发愣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不过现在我们俩都联系不到万伟诚,也只能先休息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我是被常俊楠的电话吵起来的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常俊楠会这么早给我打电话,接起来的时候很随意:“喂?谁啊,这么早!”

    常俊楠听出了我在睡觉,立刻说:“哦,石头,是我,常俊楠,真不好意思,打扰你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派去接替杨宏的警员,就是昨晚上来过的法医,叫白玉姗的,队里实在是没人手了,正好她又是专门调过来负责这个案子的,所以我就让她先过去了,等杨宏的事情调查清楚,再考虑接下来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是常俊楠,立刻坐直了身子:“常队啊,您好您好,您放心,只要她在c区2栋,我一定保护她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常俊楠听了笑了笑:“小白身手不错,保护到用不上,只不过我一直联系不到你们万队长,所以就想麻烦你一下,看看能不能给小白先安排一个房间,之前杨宏跟马晓军是住在一起的,小白是个女同志,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听到是这个事,我顿时两眼放光,赶紧答应了下来:“您放心吧常队,我一定找领导,给小白同志申请一个好房间,然后再亲自护送她入住!”

    常俊楠听了说:“这样我就放心了,那辛苦你了,石头兄弟。”

    我连忙说:“不辛苦,不辛苦,为人民……服务。”

    我这“服务”俩字还没说出口,常俊楠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高兴国看了看我:“你小子咋了?又走狗/屎运了?看你眉开眼笑的。”

    我搓了搓手,从床上翻身下来:“还真是,不过不是狗/屎运,是桃花运,我跟你说过的,昨晚上来的那个警花,要来咱们这办案了,常俊楠让我去安排一下呢。”

    高兴国翻了个身:“怎么找你,咱们队长呢?”

    我突然间如遭雷击,对啊!万伟诚呢?难不成,从昨天晚上一直到现在,所有人都联系不上他了?

    想到这,我赶紧拿起手机又给万伟诚打了个电话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