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第43章 :有微信了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1-06
    我为了尽快巡逻回来,好跟高兴国一起去医院,说完话就拿起手电、带上黑背走出了宿舍。

    走到c区,我看到杨宏他们的吉普车停在保安室的对面。

    我把黑背关到保安室里,左右看看没人,就迅速的跑到了吉普车前。

    杨宏看到我跑过去,帮我开了车门,我一拉开车门就钻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马晓军瞥了我一眼,接着就在后排座椅上继续假寐。

    杨宏看了看我:“石头,你咋过来了?”

    因为他们俩是在这蹲守,吉普车一到晚上就悄无声息的停在暗处,怕暴露,所以每次虽然我知道他们俩在,但是也都跟没看见似的。

    除了上次在c区2栋发现赵海燕的尸体那次,这还是自从他们俩来这蹲守,我第一次来车里找他们俩。

    我拿出手机,对杨宏说:“上次你给我垫付的医药费我还没给你,领导给我报了,来,你支付宝多少?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我,拿出了手机,一边解锁一边说:“这么点钱,咱们兄弟,没想到你还记得,不过既然你这医药费领导能给报销,那我就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看了看我的手机:“算了,也没多少钱,你微信转给我得了。”

    我之前哪儿有什么微信,我那诺基亚老年机也不支持啊,这支付宝还是苏心怡送我手机那天晚上,我送她回学校,给她买零食的时候没带现金,才下载了的。

    说真的,这支付宝我也是之前在网吧玩游戏的时候鼓捣过。

    这手机版的具体咋用我其实还没太搞明白,只知道转账还挺方便的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杨宏:“那个……我没有微信。”

    杨宏把我的手机拿了过去:“你这也太out了,来,我给你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拿过我的手机,他看了看:“你小子行啊,iphone都用上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心想:“我们家那么穷,当兵之前连手机都没有,当了兵更是不让用,之前那个诺基亚老年机还是我爹的,看我出来赚钱,怕找不到我才给了我,我连个智能机都没碰过,哪儿会注册什么微信。”

    杨宏不一会儿就给我弄好了,拿着手机指了指屏幕说道:“点这儿,你回去跟银行卡关联一下,就可以快捷支付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:“还挺方便。”

    杨宏说:“当然了,以后你小子也跟上点时代的节奏,搞得跟穿越过来的似的。”

    我掏出银行卡,跟微信关联上,给他发了个红包。

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用微信给别人发红包,别提多新鲜了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微信,问杨宏:“这咋登陆啊,跟qq一样吗?”

    杨宏说:“登录号码就是你手机号,密码是123456,你回去自己改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一看昵称,写的是“长夜寂/寞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好意思的问杨宏:“杨哥,这名字,也太风/骚了点。”

    杨宏笑了笑,把手机塞给我:“你不知道,现在这些小姑娘,最喜欢这种网名,而且你晚上一个人在c区2栋,不是长夜寂寞吗?正合适你。”

    我想着人家也是一番好意,就点了点头把手机揣进了兜里。

    接着问杨宏:“杨哥,林晓雨的尸体有消息了吗?明天可就是最后一天期限了。”

    他听到我问这个,叹了口气:“常队一直都在找,你来之前我们刚通了电话,说还没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这事儿是他们的忌讳,索性也就不问了,而且还惦记着赶紧巡逻完,好跟大国一起去医院。

    就对他们俩说:“那我先巡逻去了,兄弟们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下了车,回到了保安室。

    刚一进去,就看到黑背像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似的,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,不停的朝着我发威。

    我过去摸了摸它的毛,它才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刚下了微信,这东西我总是想看看,不过拿出来,一看到那个网名,还是觉得有些太过骚/气了,而且这微信我还要加苏心怡呢,被她看到也不好。

    索性删掉了“寂/寞”两个字,变成了“长夜”。

    删完之后我又顺手点了点,发现微信号却是怎么都改不了了,杨宏已经给我改完了,就是长夜寂/寞的全拼。

    我也没有什么强迫症,看改不了也就算了,把手机放回兜里,拽着黑背就走出了保安室,去2栋巡逻。

    有了昨晚上的经历,我其实很害怕,跟他们俩一起遇到鬼打墙,我心里多少还能有些谱。

    要是一个人遇到鬼打墙,我非得吓死不可。

    而且我心里有事,一直惦记着赶快应付了事,好回去跟大国汇合。

    想到这我模仿了一下之前去2栋营救我们的那几个保安,站在1楼吼了两嗓子,就拽着黑背跑出了2栋。

    跑过杨宏他们的吉普车时,我过去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杨宏把车窗摁下来,看到我气喘吁吁的样子,以为又出了什么事,急忙问:“咋了石头?”

    我低声说:“没事杨哥,我就是来跟你们说一声,我一会儿要出去一趟,你们帮我照看着点2栋。”

    杨宏听到没出事就放心了,也没问我要干嘛去,只是点了点头说道:“放心吧,反正我们也在这蹲守,一晚上我俩轮着,不会合眼。”

    我说了声谢谢,就带着黑背回到了宿舍。

    一打开门,发现高兴国正在准备晚上做法要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大部分他都是随身带着,什么香炉、铜钱剑、灵符之类的,我之前也都见过,没什么稀奇的。

    不过最为稀奇的,就是他在桌子上铺了3张黄表纸。

    这张纸比正常的灵符要大一些,旁边还摆着笔墨纸砚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他:“大国,这玩意干啥用的?”

    他一把打开我马上要摸到黄表纸上的手:“别乱动,不然就不灵了,我要先写好拘魂码,咱们再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我小时候也见过这东西,虽然那时候小,记忆不是很清楚,但是毕竟被写的次数多,也有些印象,但是我那个跟这个相比,真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他看出了我的惊讶,说道:“张建辉这不是简单的掉魂,我觉得他在这关键时刻出事,肯定是有人故意为之,所以才有备无患,写的拘魂码,一定要更加给力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这还不够,还要配合我爹教给我的招魂法,可能还有些希望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大国的斤两,要是让他看看风水运势还行,这做法,当真不是他的强项,于是有些担心的问:“大国,你有把握吧,要是失败了,不会有啥后遗症吧?”

    他看了我一眼:“你行你上!”

    虽然不是很相信他,但是我肯定是不行,一听他这么说,只能笑了笑:“你上,你上!”

    他白了我一眼,提笔就开始写拘魂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