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第23章 :冤魂缠身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1-06
    一推开万伟诚办公室的门,我们几个全都愣住了,只见张建辉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,已经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跑过去,探了探他的鼻息,对万伟诚说:“万叔,还有气!”

    万伟诚拿出手机打了120,不一会儿急救车就来了,我们几个也都跟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经过了一番抢救,医生说他的头遭受了力道很大的重击,还好送来的早,不然流血也流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没事了,虽然伤口很深,但是没有伤到要害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一直在医院陪着他,直到半夜张建辉才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本来常俊楠是想要找赵海燕问问情况的,没想到不但赵海燕跑了,连张建辉也受了伤。

    马晓军看到张建辉醒了,过去问:“建辉,是谁把你打成这样?赵海燕呢?”

    张建辉张了张嘴,可是一张嘴就扯动头上的伤口,不停的咧嘴。

    杨宏走过来拉开了马晓军:“他刚醒,让他稳定稳定情绪,先别问了。”

    马晓军看了看常俊楠,我知道,现在常俊楠一定很为难。

    他已经答应了林晓雨的父母,要在3天之内找到林晓雨的尸体,可是这尸体是不是人偷走的我们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今天c区2栋又发生了一场命案,而唯一可能知道一点线索的赵海燕也不知所踪,现在连张建辉都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这一切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发生,却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现在成益集团c区2栋的案子已经被市里立为了重案要案,他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我拉了拉常俊楠,两个人就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走到吸烟区,我给他递了一根烟。

    他接过来,跟我说了声谢谢,我猛地吸了一口烟,对他说: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这话我昨晚跟万叔说过,不管怎么样,兄弟们都在!”

    常俊楠没想到我会这么说,什么也没说,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
    这时候马晓军和杨宏也走了过来,杨宏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常俊楠。

    我说:“常队,你带着兄弟们先回去吧,明天还要继续找林晓雨的尸体,这里就交给我和万队长吧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常俊楠已经很疲惫了,不光是身体,还有心理。

    所以听到我这么说,他也没推辞,把手里还剩下大半截的烟掐掉,对我点了点头,就带着杨宏和马晓军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一直盯着他们的背影,直到他们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,我才猛地转过身,把常俊楠剩下的半截烟头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心道:“还有这么大一截呢,丢了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回到病房里,张建辉已经睡着了,万伟诚对我做了个禁声的动作。

    虽然万伟诚是保安队队长,可是毕竟年纪比我们大了不少,今天折腾了一天加大半夜,眼珠子都红了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他,悄声说:“万叔,你先回去吧,我在这陪着辉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句话我倒真的是发自内心说的,并不是因为他是我的领导而拍他马屁,是真的有些心疼他。

    万伟诚想了想说:“石头啊,我看你这伤势也好的差不多了,性这样子,一时半会的是下不了床了,要不……你替他几天?”

    我心想:“你这老家伙,亏得我还为你着想,让你先回去休息,这c区2栋刚出了命案,你让我去替他?亏你想的出来!”

    不过我看到他一脸真诚,加上现在c区2栋更是臭名昭著了,临时找人,是真找不到,索性点了点头:“行。”

    万伟诚满意的看了看我:“为难你了石头,那我先回去了,性这边你照看着点,我明早来接替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就朝着病房门口走了过去,我连忙说道:“等等队长!”

    他以为我反悔了,不过还是站住了脚: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队长,我早上出来的匆忙,黑背被我锁在宿舍了,你要是回去的话,能不能帮我扔个馒头给它?”

    万伟诚听到我不是想要摔耙子走人就安心了,如释重负的说:“放心,现在我就去给你喂狗。”

    他离开之后,我看了看躺在床上熟睡的张建辉,觉得一切都像是做梦似的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人,说倒就倒了,还有那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,前几天还活蹦乱跳的,说死就死了。

    我给张建辉掖了掖被角,这时候肚子发出了咕咕的响声。

    我这才意思到,我已经一天都没吃饭了。

    看到张建辉睡的很熟,我打算出去在附近找个24小时便利店,买几盒泡面回来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我走到病房门口,转身关门的时候,突然间看到张建辉病床旁边趴着个小姑娘!

    这小姑娘不是别人,正是那晚上我在c区2栋碰到的那个!

    不过这次她的样子没有那么恐怖,身上也没有腐烂生蛆,跟正常人差不多,只是嘴唇惨白异常,脸色也发青。

    我当时吓坏了,不过也没有丧失理智。

    这大晚上的,医院里非常安静,我一下子愣在了原地,却没有喊出声。

    她就这样趴在张建辉床边,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。

    我咽了口吐沫,让自己勉强镇定下来,接着就慢慢的试着挪动了一下脚步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我刚动了一下的时候,她忽然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可是床上就只有熟睡的张建辉,早就不见了那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虽然那小姑娘不见了,可是我的恐惧却并没有消失,反倒是觉得更加危险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现在一定还在这间病房里,只是我看不到了而已。

    被她这么一吓,我吃饭的心情也没了,站在原地,进去也不是,出来也不是。

    我早就听人说过,生病的人阳气弱,最容易招惹这些脏东西,看来张建辉是被这冤魂缠身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小姑娘是在白天就跟上了张建辉,还是张建辉被打晕之后才上了他的身,亦或者,就是这个小姑娘把张建辉害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毕竟我们谁都没有亲眼看到张建辉是被赵海燕打成这样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我不免打了个寒颤:“赵海燕只是个女人,张建辉却是我们公司的保安,之前看到张建辉倒在了血泊里,我们只顾着救他了,却没有细想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当时我们都知道,房间里只有张建辉和赵海燕两个人,我们进去的时候,赵海燕已经不见了,这才惯性思维,觉得张建辉一定是赵海燕打伤的,不过现在想来,却大有可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