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第10章 :一片死寂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1-06
    杨宏只跟我说这2栋死了三个人,具体的年龄性别什么都没透露,我跟他才刚认识,也不好追着问。

    白天天机算告诉我,说2栋里面有一个冤死的女鬼,也不知道是不是其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想到这我看了看不远处的c区2栋,更觉得那楼就好像是地狱一般,让人看了就脊背发寒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间我的手机响了起来,我那手机没办法调节音量,导致猛地一来电话,把我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我哆哆嗦嗦的接听了起来:“喂……喂?”

    那边传来了万伟诚的声音:“石头啊,你现在在2栋吗?”

    我心想:“你特么的不会自己来看看啊,怂包!”

    不过这话我也只能想想,咱们还指着他吃饭呢,我只能态度很好的回答:“在呢队长,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万伟诚顿了顿:“嗯,不错,是这样啊石头,今天2栋不是出事了吗?咱们保安部一定要提高警惕,所以最近这几天你就辛苦一下,每天一定要去2栋巡逻至少一圈,做好安保工作!”

    我一听差点没喷血,真是祸不单行,特么的我刚刚克服了一点心理恐惧,这该死的楼就出事了,而且这2栋每天晚上也没人来,巡逻不巡逻有什么要紧?可是队长发话了,万一不去被抓到小辫子,我可没钱退还预支的工资。

    万伟诚听到我没吭声,问道:“怎么了石头?有难处?”

    我这才反应过来,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兜里天机算大师给的灵符,心想那大师不但看出我撞鬼了,而且连我要走桃花运的事情都算了出来,这符肯定有用。

    于是咬了咬牙,狠了狠心道:“放心吧队长,我这就去,没难处,就算有难处,也要上!”

    万伟诚对我的回答很满意,叮嘱了我几句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慢慢放下手机,我擦了一下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的白毛汗,透过窗户看了看远处黑漆漆的c区2栋。

    这时候脚底下的黑背哼唧着找我要吃的,我心烦意乱,一脚把它踹到了桌子底下:“妈的老子都要没命了,你还想着吃!”

    我坐在椅子上,平静了好一会,才拿起手电筒和电棍准备出发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总觉得少了点什么,我回头一看,黑背还在桌子底下可怜巴巴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心想不管这死狗能不能通灵,至少还是个能喘气的,带上它怎么也能帮我壮个胆。

    于是我蹲在地上摸了摸它的毛:“不好意思啊老伙计,最近我神经有点紧张,你跟我走一趟,回来我给你馒头吃。”

    我见它没反应,伸手就把它从桌子底下拽了出来:“你不说话,我就当你答应了,我可征求过你的意见,咱们虽然只有两个人,但是也是实行民主的,凡事都要公开公正公平,绝对不会逼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这人一紧张嘴就碎,没人听我说,我只能跟这死狗说,也算是缓解了一下恐怖的气氛。

    说着我们俩就走到了保安室外面,为了不惊动他们所谓的“犯罪嫌疑人”,杨宏和马晓军俩人猫在车里,就跟俩死人似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俩没动静,但是我知道,他们一定在!有他们俩在这给我壮胆,我多少少了一些顾虑。

    拉着黑背,我们俩就走进了c区2栋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今晚没月亮,还是因为又死了一个人阴气更重了,我一进到楼里,就觉得浑身上下不自在,而且眼前一抹黑,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我晃了几下手电,想要让眼睛尽快适应楼里的黑暗,就在这个时候,我突然间看见眼前有一双绿色发光的眼睛!

    当时吓得我手电筒都掉了,不过手电筒一掉,那双绿眼睛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害怕的要命,可是也知道,这鬼地方晚上不会有人来,只能我一个人扛。

    于是我鼓足了勇气,闭着眼睛摸到了手电筒,一打开才知道,刚才黑背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我前边去了,狗是夜眼,晚上拿光这么一照,在黑暗的环境下,可不就是一双绿眼睛嘛。

    妈的我带它是想让它给我壮个胆的,没想到不但没起到作用,倒是先让它给我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它对我吐着舌头,好像是在说:“让你踢我,还不给我馒头,活该!”

    我怕它再乱跑,把狗链子拽的死死的,慢慢的朝着2栋里面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楼里实在是太安静了,静的就好像不真实似的,我长这么大,从来都没有进过除了这栋楼以外,更安静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怎么说这成益集团也地处滨城的繁华地段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一进到这楼里,外面的一切嘈杂声音就全都不见了,这种安静,连农村老家的夜晚也比不了。

    如果能够找到一个词来形容这种静的话,只能是——死寂,好像这个世界,根本就是不存在的,就像是世界死了一般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环境里,没有人能待上太久,否则精神一定会崩溃。上次我进来并没有感受到这种感觉,可能是当时我太紧张了。

    站在楼里,耳朵里的声音除了呼吸声和心跳声,甚至可以听到自己身体里血液流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显然黑背也很不舒服,不停的摇头晃脑。我用力的甩了一下头,让自己的耳朵好受一点。

    记得小时候田野里下过大雪之后,一望无际的白色,人的眼睛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短时间失明,这种情况被称作雪盲症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如果不及时找到参照物,会感觉头晕目眩,多次雪盲会逐渐使人视力衰弱,引起长期眼疾,严重时甚至永远失明。

    所以那时候,我们在雪地里赶路,眼睛会不停的寻找一些露出来的黑色土坷垃来看,让自己的眼睛得到舒缓。

    现在在这栋楼里,我的耳朵就如同是失落在茫茫雪地里的眼睛一样,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我意识到这种情况之后,立刻开始哼起了小曲,以此来制造一点噪音,让自己的耳朵不至于太难受,与此同时,也可以给我和黑背壮壮胆。

    可是几乎就在我哼起小曲的同时,黑背竟然毫无预兆的“噌”的一下子就窜了出去!

    这狗本身也黑乎乎的,一窜出去立刻就消失在了黑暗当中。

    它一窜出去我就慌了,万伟诚曾经告诉过我黑背能通灵,难不成,它看到了什么脏东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