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禁区 第7章 :灵符在手
作者:夜知非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1-06
    听到大师的话,我顾不得在一旁被踢得可怜兮兮的黑背,凑到他跟前竖了竖大拇指,低声说:“大师,您可真厉害,不瞒您说,我这狗……能通灵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不说还好,这一说,那大师立刻满眼放光,像是捡到了什么宝贝一般,摸了摸我的手,眉飞色舞的说:“你看看,我就说吧,我天机算算命,哪有不准的道理?”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我看这天机算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,还觉得他是个世外高人,实在是没想到,大师竟然也能如此亲民。

    于是立刻报上了自己的生辰八字,对大师说:“大师,最近我的确是遇到脏东西了,您快给我看看,是不是我这命里就该有这么一劫,还有,有没有什么法子破解啊?”

    大师一听到我的话,连忙收回了抓着我的手,捋了捋胡子,说道:“莫慌莫慌,待贫道算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微眯起了双眼,掐着指头开始算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我的诺基亚老年机突然间响了起来,我一看,又是苏心怡那妞打来的,不过这个当口我满心关心的都是那鬼楼的事儿,根本就不想搭理她。

    可是这妞的脾气我也知道,我要是挂断她电话,或者是不接她电话,过后有的闹的,索性我看大师也用不着我,就悄悄到旁边接听了起来:“心怡啊,我这里有点事,比较忙,我忙完立刻给你回电话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,重新坐回了算命摊前。

    没想到我刚一回来,大师就睁开了双眼,看了看我,说道:“这位小哥,你遇到的那个鬼,是不是个女鬼?”

    说真的,我还真没看到那鬼长啥样,只是在c区2栋里看到个黑影而已,不过接班之前我在宿舍睡觉,倒是梦到过一个女鬼。

    大师这么一问,我立刻明白了:“难不成那鬼楼里的鬼,就是我梦到的那个?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大师:“可能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大师捋了捋胡子:“这就对了,而且我还算到,你现在是在成益集团做保安对不对?这鬼,就是在c区2栋遇到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差点没给大师跪下了,仅凭一个生辰八字就能算出这么多,看来这大师靠谱!

    于是连忙给了他100块钱:“大师,您说的太对了,看来您已经算出了这女鬼的来历,您快告诉我,我要怎么才能避开这一劫?”

    大师又捋了捋胡子,一边把钱塞进道袍里一边说:“不急不急,贫道淡泊名利,是不会不给你解决,就乱收费滴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更是深信不疑:“大师真乃高人也,不但仙风道骨,而且独立于世俗之外,不为钱财折腰,真是当世豪杰!”

    他摆了摆手:“诶,别急着夸我,待我道出这女鬼的来历!”

    说完他就含了一口水,“噗”的一声喷在了一张纸上,说来也奇怪,这纸上立刻就出现了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大师指了指那个人影说:“如果我没猜错,这女鬼,是冤死在你们公司c区2栋里的,看来,她这是在找替身啊!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句话的后半段时,声音还故意抖了几下,打了几个弯,像是在故意吓唬我一样。

    我一听,赶紧指着那人影哆哆嗦嗦的问:“大……大师,您这是把那女鬼给抓来了?”

    大师摇了摇头:“非也非也,这只不过是她的影像而已,就像法海前辈,他的钵,不就能远距离看到妖怪的样子吗?”

    这比喻好像有点奇怪,别的暂且不说,这大师可是修道的,那法海不是和尚吗?这哪儿跟哪儿啊,估计这大师是电视剧看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我现在可顾不了那么多了,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,拉住他的胳膊哀求道:“大师,您既然都算出来了,可得救救我啊。”

    这一提做法,大师立刻摆正了坐姿,捋了捋胡子说道:“救你可以,只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听明白了,他这是要钱,不过既然大师算的这么准,这钱咱们得给,于是乖乖问道:“大师,要多少钱,您直说就好,只要您能帮我,钱都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大师抬眼看了看我,说道:“诶,提什么钱不钱的,我们清修之人,以伏魔正道为己任,怎么能收你的钱?只不过嘛……这打点各路神仙也是要些开销的。”

    看我入了迷,脚底下的黑背一个劲儿的咬我的裤脚,不过这当口我哪儿有心情搭理它,一脚把它踢开。

    大师看我心诚,继续说:“我刚刚算了,这女鬼在c区2栋可不是一年两年了,早就成了气候,很难对付,如果你请我出山收了她,这也不是不可以,不过那费用就要高一点了,怎么也要3000块钱。”

    刚预支了工资,这3000块钱我不是没有,可是想想接下来又要吃糠咽菜了,就不免有些舍不得。

    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犹豫,咳了两声说:“这已经给你最低价了,贫道也不强求,如果去,咱们现在就走,不去的话,贫道可要回山了,以后还能不能见面,都只凭个缘分喽。”

    我擦了擦头上的汗,有些不好意思的问:“那个……大师,有没有……便宜一点的?”

    大师听了我的话皱了邹眉,态度也不如刚才好了:“我说你好歹也是成益集团的,这么点钱还嫌多?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说:“不瞒大师,我刚来两天,这工资……还没发呢。”

    他听了不耐烦的说:“好吧好吧,看你也拿不出来这钱,不过钱不到位,这神仙是请不来了,我给你画道符得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:“也成,反正除不除掉那女鬼跟我也没太大关系,只要她不缠着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就提笔画起了符来,我一看,赶紧上去摁住他的手:“大师,这符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大师白了我一眼,从嘴角挤出来一句话:“100块钱,不过刚才你给我的100是算命钱,不退!”

    我这才松开了他的手,让他继续画,画好了符,交了钱,正要跟大师道别,他就凑到我跟前低声说:“这符你千万不可离身,不能沾水,自可保那女鬼不敢沾你身。”

    我立刻拱了拱手:“多谢大师。”

    天机算点了点头:“酗子,你虽然印堂发黑,可是却面泛红光,我看你最近是要走桃花运,怎么?要不要我再给你算算姻缘?”

    我实在是舍不得钱了,于是笑了笑:“这姻缘就不算了,听天由命吧。”说完就拉着黑背离开了这个算命摊。

    虽然花了我200块钱,可是有了这张灵符在手,我的底气也足了,甚至对今晚的值班,还有些跃跃欲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