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法梵医 第六百二十八章 被盯上了
作者: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8-23
    “卫梵,你想死,也别害老子呀!”

    关秋白低吼了一声,肺都要气炸了,那可是赏金榜上排在榜首的十诫呀,你居然当着人家的面强杀人家的部下,这简直是赤-裸-裸的挑衅,对方不动手才怪。

    想都没想,关秋白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果然,下一瞬,童多虫攻击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犹如平地卷起了飓风,灰色的虫子们呼的一下冲天而起,顷刻间铺天盖地,涌向了目标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尖叫声四起。

    “本纯,带茶茶走!”

    卫梵大吼,挡在了两个人身后,虚张声势?他才没有那种奢望呢,只有面对旗鼓相当的对手时,这种战术才有可能让对手投鼠忌器,但是现在站在对面的是十诫呀。

    在京大,卫梵对阵过十诫之一的纪立武,清楚的知道这些家伙的实力有多么恐怖,人家杀死他们,和随手碾死一只虫子没什么区别,他说话,不过是为了拖延一下时间,想等战医团赶到,可惜被童多虫识破。

    虫子们分散,只要发现活着的人类,就会扑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,救命!”

    “救我呀,我不想死!”

    “好疼,好疼呀!”

    最惨的是那些刚刚被卫梵斩除疫体,救回来的食客,因为受伤,没办法移动,所以现在成了活生生的靶子。

    在手脚的胡乱挥舞中,他们被虫子爬在身上,啃噬血肉。

    喳喳!喳喳!

    虫子的口器摩擦,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关哥,救我!”

    纪无羡高喊,浑身冷汗直流,吓的不停地哆嗦。

    虫子太多了,密密麻麻的爬在食客身上,就像覆盖了一层毛毯,接着肉眼可见的干瘪了下去,等到虫子们飞离,众人看到,原地只剩下一张薄薄的人皮,全身的血肉都被抽尽了。

    关秋白没搭理纪无羡,现在情况危急,自然是各扫门前雪,其他京大生也是第一时间想要冲出餐厅,救人?想都不要想!

    “卫梵!”

    夏本纯单手抱着茶茶,喊了一声,她一手持刀,辟出了一片蓝色的闪电。

    滋啪!滋啪!

    电流激荡,在虫群中蔓延,电死了不少!

    “哦呵!”

    童多虫瞄了夏本纯一眼,看着一只只虫子被电的乌烟落地,冒着焦烟,他并没有在意,反正这东西,都是消耗品,要多少有多少,倒是这些人的表现,让自己意外。

    “有担当!”

    看到卫梵为了夏本纯和茶茶留下来断后,童多虫赞了一句,因为这种局面,几乎是必死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!不要杀我!求你了!”

    纪无羡痛哭流涕,当虫子咬在身上,唾液注入身体,那种酸麻与瘙痒的感觉,真是让人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童多虫打了一个响指,那些原本围咬纪无羡的虫子立刻散去,追杀卫梵和关秋白:“哈哈,不过我很想知道你活着回去后,如何面对对你见死不救的同窗!”

    “人渣!”

    夏本纯咒骂,这个家伙真是恶趣味十足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关秋白摔了出去,吐了一口血,不过比起被吸成一张空人皮的同学,又幸运了不少。

    唰!唰!唰!

    数十道烟色的刀气围绕着卫梵旋转,像龙卷风一样,绞杀附近的虫子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

    虫子们湍急,组成了一头巨龙,一头撞向了卫梵,崩散,又聚集,如此三番。

    死亡的虫子乱溅,汁液爆散,视野中一片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夏本纯惊呼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童多虫借着虫子们遮掩身型,出现在了卫梵身后,大手宛若一片乌云,狠狠地拍向了他。

    风压扑面!

    百式蝉蜕!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卫梵身影一闪,迅速拉远,可是童多虫犹如跗骨之蛆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你逃得掉吗?”

    童多虫冷哼,终究是一巴掌拍中了卫梵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卫梵中招!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打击感不对,童多虫还在疑惑,卫梵却是使出百式竹茧,借力打力。

    砰!砰!

    卫梵双脚连踢,轰在了童多虫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童多虫大怒,以他的战斗智商瞬间明白了,对方是看到躲不开,与其白挨一击,不如干脆硬抗,还能顺势反击,而且因为是主动防御,所以伤的并不严重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童多虫大手连挥,宽大的袍袖抽击空气,发出啪啪的声响,同时两团虫群乌云射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百式游鱼!

    唰!唰!唰!

    卫梵闪转腾挪,宛若躲避鲸鲨猎食的金枪鱼,竟然险之又险的躲开了。

    啪!啪!

    童多虫连抓,可惜差之毫厘,这让他的脸色不由得一变,惊问而出:“你这是什么体术?”

    “叫声爹,我就告诉你!”

    卫梵讥讽。

    虽然戴着兜帽,看不清脸色,但是关秋白知道,童多虫肯定面色铁青,恨不得宰了卫梵,不过随即,他的眼神中就闪过了浓浓的羡慕。

    卫梵真是厉害,竟然在十诫的攻击下,打的有声有色。

    诚然,卫梵的体术和刀术都非常厉害,但是这坚韧的心智,也未免太可怕了,要知道就算是一些医龙,见到十诫,恐怕都没多少战意,可他倒好,不仅没跑,还想着反击!

    突然间,关秋白有了一种挫败感,这心性,他是绝对不如卫梵的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童多虫突然的问话,让人一头污水,卫梵却是第一时间明白了,他本来要防备那些虫群的噬咬,谁知道它们体内有没有携带着疫体孢子,可是大多数在靠近身体后,就像遇到了天敌似的,直接绕开了,有一些撞在皮肉上,也是仓惶逃离,根本不下口。

    所以被成千上万的虫群围着,卫梵却是一口都没有被咬到。

    “这不科学!”

    童多虫瞪大了眼睛,想要挖掘出卫梵的秘密,他是十诫,经历过无数的战斗,有一些灭疫士会在身上涂抹某些药粉,驱散虫蚁,但是药粉不是万能的,不能驱散所有的虫蚁。

    童多虫释放的虫群,足有七十多种,都是精挑细选,而且日常培育中,他也有意识的增强这些虫子的抵抗力,所以成名至今,有过被克制的时候,但总有几种虫子有效,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,虫子们完全不听话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童多虫不理解,他的喉咙蠕动,发出虫语,命令虫子们进攻,可是一向听话的它们今天集体失控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森千萝的原因?”

    卫梵推测,事实上从小到大,他从来没被蚊虫咬过。

    “看来要抓个活的了!”

    童多虫改变了注意,只是刚要出手,突然听到了密集的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这边有疫人,快来抓他呀!”

    就在卫梵和童多虫纠缠的时间,夏本纯趁机冲到了大街上,朝着远处的防疫员大喊。

    灭疫士们开始向这边聚集。

    “再不走,你可就没机会了!”

    卫梵喘着粗气,浑身肌肉紧绷,一点都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“这边!这边!”

    夏本纯呼喊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,放下武器,饶你不死!”

    一支战医团冲进了餐厅,团长本来趾高气昂的宣告着,可是等看到敌人的样子后,直接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十诫?”

    有部下喊了一嗓子,声音都在发颤。

    十几个灭疫士全都僵在了原地,没敢攻击,十诫的凶名,实在太深入人心了,更别提地上那些惨不忍睹的尸体了。

    “哼,卫梵,今天先饶你一命!”

    童多虫经验丰富,单听声音,就知道来人不少,这毕竟是在元国首都,他不想被围猎,也不想暴露了团长的计划,于是选择撤离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虫群离去,除了尸体,一只不剩!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关秋白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浊气,腿一软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走了?我活下来了?”

    仅剩的一个京大生伤痕累累,看到餐厅安静下来,瞬间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其实多亏了卫梵最后吸引了童多虫的注意力,不然这些人必死无疑,不过说实话,只是随便放出的虫子就虐的名校生死伤惨重,可见十诫的恐怖。

    卫梵打量着四周,确定没有危险后,视线落在了关秋白身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关秋白干笑了两声,有些尴尬,刚才的战斗中,他果断认怂装了一把弱鸡,连虫子的攻击都挡不住,童多虫自然也不会在他身上浪费精力,而卫梵为了让夏本纯带着茶茶跑掉,必然拼命,自然也就吸引了十诫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关秋白成功了,就是这战术有些脏,损人利己。

    “本纯,茶茶,你们没事吧?”

    卫梵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是谁?居然被十诫点名了,难道对方出现,是为了杀他?”

    “卧槽,那么多虫子,没错了,那家伙就是十诫中的虫王童多虫!”

    “啧啧,这小子好惨,被十诫盯上,死定了!”

    灭疫士们打量着卫梵,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关秋白的脸色很难堪,自己是第八英杰,可是十诫却对着卫梵放话,这简直不把自己当回事,而且也被灭疫士们无视,真是丢死人了,还有卫梵,他肯定在深深地鄙视自己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该死!该死!”

    郁闷无比的关秋白暗骂了一句,便看向了幸存的那个京大生,关心的询问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哼,不劳您费心!”

    京大生说完,就跑向了卫梵身边,带着笑容搭讪,大家也算是一起对阵了十诫,这个关系维护好了,好处多多!

    至于关秋白,京大生瞟了他一眼,满是不屑,事后的问候谁不会?有本事在刚才救我呀?

    “救我,快救我呀!”

    纪无羡喊叫着。

    当卫梵几人回到会馆的时候,所有人都已经醒了,正在讨论发生的骚乱。

    “卫梵?你们没事吧?”

    纳兰颜一直在门口等着,看到卫梵,立刻跑了过来,因为太着急,脚下还踉跄了几步,差点跌倒,还好卫梵眼疾手快,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事!”

    皇甫胤祥有点害怕,搞不好要被处罚呀!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!”

    纳兰颜放心了,哪舍得惩罚卫梵呀:“要不先去洗个澡?看你们脏的!”

    卫梵简单的梳洗了一下,就想去找黄道禀告一下,可是发现他并不在屋子里,也是,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他肯定要出面的。

    这一夜,美食节变成了大骚乱,初步统计,死亡的人数不下五百,这是没办法的事情,游客太多了,单是踩踏造成的伤亡就有很多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新闻就播报了,说是有大商人赚烟心钱,售卖了疫体孢子感染的肉才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不管是疫人,还是十诫,都是禁忌话题,不然让民众知道了,非引起恐慌不可,而这绝对是最高议会不愿看到的。

    私下中,议会已经调集大批的灭疫士,开始围堵猎杀洛都的疫人,同时,一场大清洗名正言顺的开始了。

    明面上,一片海晏河清,天梯赛自然是继续进行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真菌竞速的团体赛,一共跑五圈,以抵达终点的先后顺序排名!”

    第五丹夏介绍着规则,随后公布每一所名校的出场队伍。

    “咦?京大怎么换人了?关秋白呢?”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?我可是买了京大拿第一呀!”

    “不过新上来的这两个女生好漂亮呀!”

    当第五丹夏念出京大的参赛队员后,观众们发出了巨大的议论声,京大搞什么鬼?放着一位英杰和一位大四生不用,上两个大一新生?还是女的?

    “京大很惨,关秋白和纪无羡吃坏了肚子,今天不能参赛,再加上要合理分配选手,所以这一次团体赛,京大派出的都是大一新生!”

    闻涵竹叹气,她特别希望卫梵可以出场,不过她也知道那是奢望,像他这种王牌,肯定留在最重要的场次中。

    观众席,京大后援团的诸人脸色难堪,纪无羡受重伤不说,关秋白虽然没有大碍,但是童多虫的虫群唾液中有毒素,他被咬的太多,早上就开始发烧,虚弱,没办法,只能换人。

    黄道经过了一番思考后,选了陆雪诺和夏本纯出场,因为之前个人赛成绩不错,所以哪怕这一场表现不好,最差也能混个中游成绩,总分上不至于被拉开太多。

    像白乙涵、古夏这些人,只参加半场比赛,还是太浪费了,不如留在后面使用。

    “京大这一场完了!”

    在听到名单公布后,把京大视为敌手的几支名校,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