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法梵医 第六百一十八章 真菌竞速
作者: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8-07
    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就算不为自己的前程考虑,也得想想将来的儿孙们!

    校园相比较社会来说,还是一个稍微单纯的圈子,但是也有各种利益纠葛,像九大名校的领队们,这段时间也是趁着天梯赛聚集了不少的达官显贵,趁机参加一下各种宴会,试图拓展一下人脉,结交些关系。

    这都是人之常情!

    “大晚上一个人跑来博物馆看标本,你脑袋上的坑还没好?”

    一道温厚的嗓音响起,没有蕴含任何的感情,所以也不知道是奚落,还是朋友间的调侃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当年,我也是在这里,陪着他们两个一起看标本,当时卫学长故意打碎了一个赝品,耍了纪学长!”

    黄道感慨着: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依然记得纪学长窘迫的模样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来的中年人轻笑出声,他当年也在现场,那是九大名校组织的野外考察活动,现在想来,好多事情,在那个时候,都出现了端倪。

    “地位不一样了,笑的也大气了!”

    黄道撇嘴。

    “你不也一样?黄金一代中,就算是那个家伙,你也没喊过人家学长吧?今天可是破例了!”

    中年人无所谓,看着昔日的这个小学弟,想着他的那些作为,依旧还有些惊诧。

    时间,真的会改变一个人!

    “你今天找我来,不是叙旧的吧?”

    黄道已经失去了耐心,也不等中年人回答,就往外博物馆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行动?”

    中年人询问。

    “等不及了?”

    黄道回头,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,之后便是轻佻的戏谑:“这一局,是我的主场,所有的棋子,都要由我来落,陆学长,慢慢等吧!”

    空旷的博物馆中,是回音,是残留的霸气!

    “陆学长?啧啧,从你的口中说出来,简直沾满了复仇的味道,你大概对我也是有意见的吧?”

    陆姓的中年人,撇了撇嘴吧,棋子?没有人生来就是棋手,命,是靠自己挣的!

    桃花是大学,大食堂!

    为了让学生们关注时事,了解最新新闻,校方出资在食堂中安装了电视,现在,播放的是卫梵成功解救了第五丹夏的新闻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搞错?又是这小子?”

    “风头都被他出尽了!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一场炒热他的阴谋?”

    各种议论此起彼伏,不过阴谋论倒是没有市场,毕竟一条街去被毁了,还有记者们拍摄下来的几段战斗场景,都显示着战斗烈度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明天就是第四场了,搞死他!”

    蛮王李元昊嚼着鸡骨头,眼神满是战意。

    “小心为上!”

    野利都兰提醒,报道虽然对卫梵各种溢美之词,但是随着对整个过程的附属,哪怕是这些心高气傲的优等生们,也不得不承认,他们在那种情况下,也做不到比卫梵更好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们以后对上卫梵,一定要小心!”

    完颜宗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副团长,你对他的评价也未免太高了吧?”

    李天有不服。

    “嘴炮话术、佯攻绝技、拖延时间,不说这些小伎俩,年轻人遇到英雄救美,又自认实力不俗,肯定会打上一场,生擒或者斩杀敌人,都会是一个完美的结果,可卫梵做了什么?他拖到了治安队和战医团到来!“”

    完颜宗哥盯着屏幕,上面是记者想要采访卫梵可被他随意摆脱的画面:“卫梵的恐怖,不在于实力,不在于智慧,而是这份心,他永远不会为金钱、名誉、地位呀这些外物所动,他选择的任何战术,都是对他的安全最有效的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最容易打败的敌人,是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李斯克路过食堂,听到了这番话,顺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学生们你看我,我看你,没有一个敢开口,笑话,提问的可是第一英杰仙鸟李斯克,说错了怎么办?

    “有弱点的人?”

    看到气氛有些压抑,萧容容仗着胸大、漂亮,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要是在往日,擅长察言观色的完颜宗哥肯定回来上一句‘你这答案太取巧’,可是今天,他没有,因为他知道李斯克要给大家上一课。

    “是有欲望的人!”

    李斯克没有卖关子:“有欲望,就会有破绽,而这个卫梵,他似乎什么都不在乎,至少,我目前没看到他在乎的东西!”

    众人沉思,的确,别人在乎名,可是卫梵没有,别人拿了mvp,接受记者的采访,肯定会兴奋,可他例行公事的说了几句就离开了,美女?他身边就有,也不见有什么绯闻,金钱?负责打探收集情报的人也说不出所以然。

    就连最最重要的冠军奖杯,卫梵似乎都不感兴趣,不然他就会待会馆里养精蓄锐,而不是去什么游乐场玩耍了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是一个怪人!”

    萧容容下了定义。

    “不管怪不怪,我会尽快让他退场!”

    李元昊双拳一对,这么说,不是轻敌,反而是慎重,因为桃花石已经把卫梵当做了大敌,他越早退场,对学校越有利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休息的时间段中,各大名校,都在研究卫梵,想找到对付他的办法,没办法,他参加的两场比赛俱都有惊艳表现,而且夺得第一,是京大目前位居首位的最大功臣。

    灭了卫梵,京大十有八九会完蛋,这已经是各大名校的共识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种氛围中,东方天梯赛第四场,真菌竞速开始了,这一场不能现场观看了,因为是类似于马拉松式的长途赛跑,伴随有巨大的危险性。

    早在二年前了,确定了今届天梯赛的主办方后,第四场比赛的场地就开始准备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诺大的森林,看上去足有半个洛都大小,郁郁葱葱,可是再仔细观察的话,就会发现这些‘林木’全都是蘑菇。

    有的参天耸立,高达数仗,有的一人多高,低矮如灌木,还有地面上,青苔遍布,湿气弥漫……

    这是一块完全由各种菌类生物构筑的世界,从微生物到巨型菌株,应有尽有,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体系。

    “并没有劳民伤财哦,这其中很多菌种,都是可以食用的,而且不少还具有药用价值!”

    闻涵竹的声音清亮而性感:“最重要的是,这是实力的展示,整个东方,不,整个世界,能培育出这种蘑菇森林的国家,不到五个,元国的强大,由此可见一斑!”

    无人摄像机从地面、中层、乃至高空,进行横跨拍摄,正这个由菌株组成的世界,清晰地呈现在了众人眼中。

    真菌竞速,顾名思义,就是竞速赛跑,绕着组委会划出的赛道路线,跑上两圈,不过这一场可不是简单的比拼耐力。

    规则限定,不准直接攻击斩杀对手,但是可以利用现场的物品,对敌人进行干扰阻止!

    “简单来说,就是你不能拿斩医刀砍杀对手,但是如果可以提取出毒蘑菇中的毒素,就可以随意使用。”

    闻涵竹介绍着规则,这一场比赛,或许不会鲜血淋漓,但是同样会死人。

    “真菌竞速有五大死亡关卡,第一关,迷雾林,这里的蘑菇会喷射一种雾气,虽然没有毒素,但是会麻痹生物的神经,出现幻觉,以及六感剥夺,在这里,哪怕是方向感最超强的灭疫士,也会出现误差,而且冷热会出现交替,又或者是踩到了利刃,鲜血横流,但是也完全感觉不到。”

    嘶!

    听着闻涵竹的描述,观众们都觉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第二关,孢子关,这里的蘑菇会喷射各式各样的孢子,有的寄生后,会让人变成植物人,有的则是直接吸干身体中的水分,变成干尸,有的则是变成行尸走肉,告诉大家一个小八卦,布置这一关的时候,组委会的工作人员差点死掉,而等到赛道划出,就连组委会的人,都没有再进去查看!”

    咕嘟!

    所有人都吞了一口口水,这一关,似乎好难!

    因为比赛要进行四天,正赛和个人赛各两天,所以除了公布名次的第四天,其实体育馆没什么用了,不过依旧对外开放,象征性的收取十块钱的门票费。

    由于有投影大屏幕,还是有一万多观众来凑热闹的,这其中也不乏想找选手要亲笔签名的人,毕竟各支代表团都要到场的。

    “第三关,嗜血关,这一关卡的菌株,它们在生物学上标注为植物,可是却像那些上古猛兽一样,高大、威猛、凶暴,它们是可以生撕霸王龙的存在!”

    闻涵竹依旧在科普。

    这块大陆上,有七成以上的地方人类从未涉足,被迷雾笼罩,所以有千奇百怪的物种,不曾被发现。

    这些嗜血菌株来源于黑暗大陆,是五十年前,被一支探险队带回来的,由于辨认失误,导致监押方式不对,结果这些嗜血菌株分裂,播撒孢子、寄生、在短短的三天内,就蔓延了一整座城市,造成的危害不比一次瘟疫灾害弱多少。

    现在这些,已经是改良杂交过的,要是那些原始种,打死议会都不敢拿出来栽种。

    所谓的物种入侵,便是如此了。

    “第四关,镜像关,这一关卡的菌种,更加恐怖,在沾染生物的皮屑或者体液后,会完全模拟出对方的外形,而且会对模拟的物种,进行不死不休的追杀,所以千万不要被它们缠上!”

    第五丹夏终于有了插嘴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一次,观众们连惊都不敢惊了。

    “第五关,沧海潮生,哈哈,看名字就知道了,这一关卡,有水哦,而且在水中,有什么攻击性物种,我就不告诉大家了,反正是食肉的!”

    观众们听得头皮发麻,尤其是住在真菌林附近的,已经开始担心自身的安慰了。

    “议会这不是瞎搞吗?万一有真菌跑出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面积,怎么可能受得住?肯定早有真菌跑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在洛都举办天梯赛?”

    一些观众们,已经爆发出了不满,只可惜,平民的呼声完全被无视了,剩下的全都是期待的目光。

    越刺激,越血腥,大家看的才越开心呀!

    “真菌竞赛,第一场,开始!”

    在一切准备就绪后,裁判长喊出了开始。

    早已经等候在起跑线上的九位选手,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看台上,学生们的目光很凝重,这一场,看似是单人赛,可事实上并不是如此,因为每隔半小时,下一人出发。

    每个团队七人,而跑完一圈的时间,谁也不知道,所以很可能是七人全部参赛,这个时候,就会形成犬牙交错的态势。

    是一口气猛冲?还是狙击别人?就算冲,又是如何冲?这都是要算计的,而且每个人无法和同伴汇合后,就要看各自的判断了,这又会影响到大局。

    所以说,想要赢,就不能有太多的短板。

    “哈哈,再告诉大家一个秘密,这一场比赛,有一道隐藏关卡哦,一不小心,是会死掉的!”

    闻涵竹卖了一个关子。

    真菌林太大、太高了,再加上选手们的速度很快,又要潜藏踪迹,避开对手的追踪,所以摄像机拍摄起来很难,很快,屏幕上除了一闪而过的身影,就是大片大片的景物镜头了。

    看台上,选手们正盯着大屏幕,突然听到西侧传来了骚动声,转头,就看到一个英俊的男生走了过来,在他身后,有一个小萝莉,一手拿着气球,一手拿着冰淇淋,家猫一样伸出舌尖舔着,那亦步亦趋的模样,就像一只小跟屁虫。

    “卫团长!”

    京大后援团的学生们齐刷刷的起身,齐声问好,其中有不少人是高年级生,叫卫梵一声团长,也不算丢份,毕竟白乙涵把责任交给了卫梵。

    “卫哥,这边坐!”

    皇甫胤祥殷切的招呼,其他学生也是趁机邀请,毕竟这可是和卫梵搞好关系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我坐这儿就好!”

    卫梵随便挑了一个位置,刚坐下,就有女生递过来了一瓶水和零食。

    “嚯,这马屁拍的真热情!”

    “人气好高呀!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白乙涵和关秋白不生气!”

    其他学生的学生们看到这一幕,嘀嘀咕咕,随后,让他们羡慕嫉妒恨的一幕发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