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法梵医 第五百七十五章 战英杰
作者: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7-02
    “哎呀,又有两位选手被淘汰,也不知道属于哪一所名校?”

    闻涵竹解说。 .更新最快

    要是无人摄像机的数量够多,早派过去了。

    气氛变得凝重了,那几个负责外围境界的团员甚至回头去望王黎,因为大家智商都不差,所以能猜到信号弹代表的含义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一下!”

    卓雨筠起身,论实力,她在团队中能排进前三,所以单独行动也能够自保。

    “你留守,暂代指挥,我去!”

    王黎把手术刀递给同伴,随手扯下橡胶手套,就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看着被丢在地上的手套,卓雨筠默默地叹了一口气,她知道王黎现在很愤怒,不然以他的性格,是不会乱丢这种沾染了疫体孢子的医疗垃圾。

    “快!快!让无人摄像机跟上去呀!”

    第五丹夏在导播室中大喊催促。

    王黎朝着信号弹升起的方向追了过去,很快,一个被斩断手臂躺在草丛中的团员映入了视野,让他的面色瞬间漆黑如墨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伏龙帝高和灵**大的一男一女偷袭了我!”

    王鹏的泪水,止不住的往外流,自己的前程全完了,哪怕知道王黎不喜欢懦弱的人,可是他忍不住。

    “哇,这可是大爆料呀!”

    第五丹夏惊呼:“他们是临时组合?还是早有预谋呢?现在看来,北莽陷入了大危机!”

    屏幕前的一些观众,瞬间兴奋了起来,毕竟他们看天梯赛,就是为了寻求血腥和刺激。

    “安心养伤!”

    以王黎的智慧,连简单的询问都不需要,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大概,所以略微安抚了几句,就赶紧驰援。

    没几分钟,他就看到了第二个倒霉蛋,同样被斩断了手臂。

    “团长!”

    男生哭泣。

    “我会替你报仇的!”

    王黎全速,宛若一匹猎豹般,在废弃的都市中穿梭,接着他就看到了爬在血泊中的鸡冠头,正盯着信号筒发呆。

    “有几个人?往哪跑了?”

    王黎询问。

    “团长?”

    鸡冠头下意识的想站起来,可是失去了手臂,没有支撑,一下子又摔倒了。

    “弃权吧!”

    王黎叹息。

    “团长!”

    鸡冠头鼻子一酸,擦了一把眼泪:“他们有三个人,不过看样子,计划了这场阴谋的是京大的卫梵!”

    “我听到了什么?原来幕后黑手是卫梵,哎呀,王黎追上去了,显然是要出一口恶气!”

    闻涵竹插了一句,她即便不用看即时数据,也知道现在很多观众在换北莽的频道。

    “失去了三位团员,北莽的处境变得不妙了!”

    第五丹夏面色微凝,别人以为她是担心北莽,可实际上他在乎的是卫梵,负气而来的王黎绝对不会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“三个人干掉三个人,想必卫梵他们损失也不小吧?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,没看到偷袭的人释放信号弹呀!”

    “哈?那你的意思是他们无损干掉了三个人?你当北莽生都是泥捏的呀?”

    后援团方阵,学生们吵作一团,因为没有亲见,所以他们猜不出卫梵到底是怎么办到的!大多数人都觉得是以多打少,不过答案很快揭晓了。

    以王黎的追踪能力和速度,再加上卫梵三人并没有特地隐藏行踪,所以二十分钟后,就被追上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,有人!”

    明如天回头望了一眼,惊的瞬间头大:“是王黎!”

    “怎么?怕了?”

    卫梵调侃。

    “怕的是小狗!”

    明如天比了个中指,看似愣头青,可心底透亮,他绝对不会中这种激将法,一旦王黎进攻,他就跑,反正把责任都推给卫梵准没错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易白雪很委婉的没把‘跑’说出来,想照顾卫梵的面子,可是却发现人家竟然大大咧咧的站在马路中央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不仅易白雪和明如天,就连屏幕前的观众们都惊呆了,这是要干嘛?单挑英杰吗?

    这胆子得有多肥才能干出这种事情呀?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!”

    夏本纯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振臂高呼:“卫梵加油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茶茶举起了小拳头:“加油!”

    王黎停在了三十米外,凶悍的目光扫过三人后,便落在了卫梵身上,没办法,他太扎眼了。

    当自己近前时,卫梵不仅站在中间,一脸的云淡风轻,旁边的一男一女都稍稍退后,显然是不愿意直面。

    这种细节,落在强者眼中,足以获取到很多情报。

    “是你策划的?”

    王黎质问。

    “小小战术而已,不值得英杰阁下垂询!”

    卫梵满脸笑意,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王黎对她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王黎很愤怒,对方竟然敢站在这里和自己交谈,真拿北莽首席不当一回事吗?

    “喂,老子是伏龙帝高的明如天!”

    明如天其实不打算插话的,可是他看到了无人摄像机,再加上王黎直接无视了他,这让他的心态很不平衡。

    年轻人一向如此,渴望被瞩目,渴望成为世界的中心。

    “你想先死?”

    王黎语气森然,看向了明如天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明如天卡壳,他才不想替卫梵挡刀呢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就滚开!”

    王黎呵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明如天被训的像狗一样,脸色难堪,想回敬一句,可是又担心真被王黎先找上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吓他了,有什么事情冲我来!”

    卫梵拍了拍手。

    没有废话,王黎弹射而出,只是眨眼间,便出现在卫梵身前,拔刀怒斩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道蓝色的光刃仿佛雷霆乍现,之后细碎的电弧从上面迸射,蔓延向四周。

    “好快!”

    卫梵看似漫不经心,可早就防着王黎呢,所以他虽然动作够快,可他还是堪堪躲开了。

    幽冥闪!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道黑色的弧线,突然爆开在空气中,仿佛把空间都撕裂了,在斩开了王黎的雷霆斩击后,又轰向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蹬!蹬!

    王黎双脚连踏,绕开了闪击,一刀挑向卫梵的手腕,同时还有电弧从刀刃上溢出。

    “吆!”

    卫梵眉毛一挑,不愧是英杰,战斗经验丰富,这一刀的路线,恰到好处,自己再攻,就像是手腕被送上去砍一样,所以不得不变招。

    “厉害!”

    易白雪暗赞,就这么一招,王黎抢到先手,不过卫梵也不差了,至少不像明如天,还没交手,就因为忌惮英杰的头衔胆怯了。

    “干掉他!”

    “灭了这个心机够!”

    “玩阴谋的心太脏,就让他见识下什么叫做堂堂正正的实力!”

    憋了一肚子气的北莽后援团叫了起来,卖力的挥舞着条幅,为他们的首席加油。

    损失三位团员,这代价太大了,所以必须挽回颜面。

    “哇,你们首席这刀术好无赖呀!”

    夏本纯郁闷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北莽生怒了。

    “攻击自带电弧,不是阴招是什么?”

    面对着上百号人的怒火,单马尾怡然不惧。

    “少说几句吧!”

    皇甫胤祥赶紧劝阻。

    “雷电系的刀术本来就这样,不认识是你见识浅薄!”

    北莽生争辩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王黎的刀术的确有点无赖,每一招攻击,都会附带电流麻痹,也就是刀身上会溢出电弧。

    滋啪!滋啪!

    这一条条蓝色的小蛇,由于静电的关系,除了一些窜入地面,大部分都涌入了卫梵的身体,会带来麻痹效果。

    虽说一条的效果不大,可架不住数量多呀,要知道高手对决,容不得些许差错,可一个肌肉发麻的灭疫士想要全力以赴,显然不现实。

    观众们看不懂这些内涵,只觉得两个人打的难解难分,但是落在灭疫士眼中,就不够精彩了。

    连名刀解放都没用,这算什么战斗?不少人还打算通过这一场,评估下王黎的实力,至于卫梵?没人觉得他会赢!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卫梵身体一晃,跟着观众们就看到他被王黎的斩医刀砍成了两半,惊呼声中,有眼尖的发现并没有鲜血流出。

    下一瞬,卫梵的真身出现在王黎身后,刺出了漫天的十字星芒,同一时间,地面上,有六条黑影宛若毒蛇一般,窜向了王黎的双腿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王黎不为所动,手腕一抖,斩医刀震颤,一声巨大的雷霆轰鸣便在耳畔边炸响,以卫梵的耐受力,都出现了些微的耳鸣。

    滋啪!

    雷电乱窜,将星芒和黑影打的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解放?这样打下去意义不大!”

    卫梵提议。

    “嚯!”

    明如天咂了咂嘴,这货够彪悍。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王黎的眉角都在抽搐,这小子简直欺人太甚,于是激发灵气,注入了斩医刀中。

    这柄斩医刀是骑兵军刀造型,刀刃呈现弧形,刀柄处带有护手,镶嵌着宝石,除了装饰,它里面还储存着灵气,可以大幅度的节省灭疫士的消耗。

    “王权至上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道接着一道的波纹溢散,顿时带来了无尽的精神威压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

    易白雪和明如天脸上的血色立刻退尽,脑袋就像被一柄铁锤砸过似的,头疼欲裂,忍不住踉跄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是王权!”

    北莽的后援团齐刷刷的站起身,卖力的呐喊、欢呼,在他们看来,胜利已定,其他名校生,一个个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这柄军刀,叫做王权,在名刀榜上,排名第八十七名,它最大的一个效果,就是增幅灵压,让人产生诸如敬畏、恐惧、臣服之类的情绪,严重影响对手的精神。

    王权一出,至高无上!

    可以说,卫梵现在面对的至少是破而后立境界的灵压,高达数亿,只可惜,预想中的秒杀并没有到来。

    “卫梵输定了!”

    “是呀,单是这把刀,就把差距放大了!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武器带给灭疫士的提升可是很大的!”

    学生们窃窃私语,在他们看来,卫梵必输无疑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卫梵轻松地挡下了王黎的斩击。

    “啊?这不科学!”

    众人大惊,看卫梵眼神清明,完全不想被灵压震慑的模样,难道说,他已经是破而后立了?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!”

    卫梵撇嘴,对方的灵压,像石磨一样,犹如实质地挤压着自己的脑袋,要不是从小喝森千萝泡的水,又承受过始祖病毒珈百璃的辐射,他还真会被影响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几把刷子!”

    王黎眼神一凝,要是寻常对手,这会儿不用自己动手,就已经抱着头满地打滚了。

    局面不错,可卫梵也不敢托大,直接解放忏悔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黑色的雾气翻腾中,一袭银色的甲胄,覆盖在了卫梵的身上,就连他的黑发,也变成了银色,在夏风中飘舞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在卫梵的背部,数十枚纯白色的菱形骨刃弹出,整齐的排列着,形成了两片羽翼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羽翼扇动,卷起了地面上的尘土。

    二段解放、黑暗契约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斩医刀?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呀,二段解放?”

    “居然改变形态了?”

    看着卫梵的变化,别说学生们,就是职业灭疫士们,也都震惊不已,要知道,这可是二段解放呀,属于医龙才能掌握的秘技。

    京大的新人王,果然名不虚传,难怪敢留下来硬杠北莽首席。

    卫梵抓住了覆盖在脸上的面具,五指用力!

    咔!

    带着黑暗符文的面具被卫梵扣了下来,随手丢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好酷炫!”

    明如天看得羡慕不已,这种斩医刀,他也想要。

    “厉害!”

    易白雪眼神闪烁,迅速地修正计划,她原本打算找机会干掉卫梵的,现在看来,还是打消这个念头的好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两个人冲锋、厮杀、对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一团团火花乱爆。

    “等等,这柄斩医刀不会是忏悔吧?”

    有人认出了卫梵手中佩刀的来历!

    “忏悔?不会是名刀榜上排名第十二位的那柄吧?”

    “废话,除了它,还有哪把刀陪叫忏悔?”

    “你开什么玩笑?”

    灭疫士们目瞪口呆,王黎的王权,排名八十七,就已经让他们羡慕的无以复加了,可卫梵的更牛逼,排名第十二位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?这个世界上,只有十一把刀比它更厉害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只是普通人的对比,能跻身名刀榜前十五,都属于有特性的斩医刀,其厉害与否,已经不只是局限于战斗力了,而是要综合考虑,战场不同,每一把刀的威能也不同。

    比如忏悔,黑夜就是它的主场!

    在静默了几十秒后,全场就响起了巨大的助威声,观众们想看一场精彩的战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