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法梵医 第五百六十七章 那些天才们
作者: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6-27
    时间太晚,观众太少!

    闻涵竹和第五丹夏这种大咖,还要主持解说明天的比赛,所以早就回去休息了,组委会安排的晚场主持是两个稍逊一些的明星,不过即便如此,这个位置也是很多人打破了头的抢。

    听到女主持人问金哲为什么要杀死小白鼠,负责担任解说的蔡教授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从这位选手之前的表现来看,她斩除这只疫体,应该没什么问题,但是在这里,要考虑一个性价比!”

    蔡教授侃侃而谈:“这是一只突发的骨质增生疫体,正好进入成熟期,手术难度2a级,斩除它,至少需要半个小时不说,还会消耗大量的灵气和体力,得不偿失,不如直接杀死,进行下一例手术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每个人最多只能失败三次,否则会被淘汰的!”

    女主持人解释。

    “对呀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蔡教授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,她这么简单就浪费了一个名额,太可惜了!”

    女主持人对这个长腿大美妞可是很看好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犯了一个认知上的错误,对于那些真正的天才来说,失败三次,不是因为失误,或者完全没有把握,而是有选择性的消耗掉,就比如这种情况!”

    蔡教授一语惊醒梦中人,让观众们恍然大悟,再度看向赛场的目光,已经充满了佩服和惊叹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别看有的选手失败一次,那可能是故意的,不到最后结果出现,不要轻易下判断。”

    蔡教授摸了摸胡子:“再说她还有二次机会,足够她挥霍了!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真是太自信了!”

    女主持人的目光看着金哲,万一后面死多了呢?她难道就不担心吗?可是看表情,她真是一点都不紧张,这种自信和抗压能力,让她羡慕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卫梵和金哲虽然待在第二集团中,但是和第一的鹤田文学,也就差着8只小白鼠,不多也不少。

    三十个小时过去了,比赛也逐渐明朗化。

    总共还有三十二位选手,不过从第十八名开始,已经相差了十六例小白鼠,这个数值,如果没有底牌什么的,基本上是追不回来了,所以也预示着这些人被淘汰。

    “还差多少?”

    一个男生完成了手术,顾不上擦拭额头的汗水,强忍着头部的眩晕感,一边走向玻璃房取小白鼠,一边看向了大屏幕上。

    当46这个眨眼的字数出现后,男生一愣,随即脸上浮现出了挣扎、迟疑以及不服输的神色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身后传来了一声噪音,男生回头,便看到一个女生手中的手术刀划落,掉在了地上,而她则蹲在了地上,抱着膝盖,把头深深地埋在双臂间。

    有嘤嘤的哭泣声弥漫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男生叹了一口气,眼神中最后的那抹坚毅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颓然,他丢下手术刀,整理了一下手术台,离开了赛场。

    “你不再坚持一下了吗?还有机会!”

    女主持人劝说。

    “没戏了!”

    男生瞟了一眼鹤田文学,又瞅了瞅金智贤,想要赢下来,除非他们出现重大失误,可是后面还有卫梵他们追着,怎么也轮不到自己。

    “来自北莽的一位选手弃权!”

    女主持人满嘴的可惜。

    当比赛进行了四十个小时后,选手们陆陆续续,不是弃权,就是失败达到三次,被淘汰。

    赛场上的气氛,压抑而又紧张,仿佛逐渐凝固的水泥,要将所有选手活埋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才是决定胜负的时刻!”

    闻涵竹主持,可是刚说完,就被第五丹夏抢过了话头。

    “如此长时间的比赛,已经消耗了选手大量的精力,大家可以看到,南鹿和伏龙帝高的选手脸色微白,摇摇欲坠,我建议他们弃权。”

    第五丹夏很担心。

    斩除手术,是一种需要极高专注力的工作,本来就伴随着极高的风险,如果精力不济,必然导致失误过多,进而危及生命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轻松,可这一场比赛,关系到他们的未来,谁不是咬牙在坚持?我们现在应该做的是为他们打气,而不是说什么丧气话!”

    闻涵竹大灌心灵鸡汤:“只有在风雨之后,才能见到彩虹!”

    “如果倒在风雨中,只能成为一具死尸!”

    两位女主持唇枪舌剑,暗暗较劲,然后就在这番争论声中,桃花石的一名选手失误。

    他太困了,体力又匮乏,结果下刀不稳,切错了动脉,直接导致疫病暴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团肉瘤迅速的滋生,它射出了十几条触手,要寄生在附近那些充满生命力的生物身上。

    咻!咻!咻!

    淡黄色的粘液飞溅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!”

    西陆的一个选手撑不住了,又不好意思弃权,现在遇到这种状况,眼睛一亮,就拔刀后退,一边格挡,一边故作遗憾。

    “哎呀,手术台被污染了!”

    选手装出了一副不是我不努力,而是被波及的倒霉表情,只可惜,没人看他。

    卫梵、陆雪诺、还有金智贤、齐刷刷地拔刀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同一时间,三道刀气斩在了疫体的身上,顿时将它轰的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观众们看不到本质,但是后援团的学生们却炸锅了,都比赛了这么久,这几位还拥有如此雄厚的灵气,攻击可以做到信手拈来,看来果然是留了后手。

    这一场的新人赛,真的是龙争虎斗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吗?这就是强撑的后果!”

    事实在前,让第五丹夏扬眉吐气。

    闻涵竹气的银牙暗咬。

    “哎,陆雪诺慢了呀!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为什么不杀死那只疫体变异的小白鼠?”

    “因为它浪费了一个小时,不值得!”

    京大的后援团议论纷纷,因为陆雪诺跌出第一集团,让他们相当紧张。

    “强迫症太可怕!”

    卫梵瞄了一眼,摇了摇头,陆雪诺这种人,太追求完美了。

    “傻逼!”

    鹤田文学嗤笑了一声,接着眼睛一转,扫视全场:“看来到我发力的时间了,哼,你们就臣服在我华丽的刀术之下吧!”

    当鹤田文学再一次从玻璃房中走出时,全场惊呼,因为他拿了两只小白鼠!

    “他不会要给两只小白鼠一起动手术吧?”

    闻涵竹惊呼。

    不用蔡教授回答了,因为鹤田文学用行动证明,他就是这么打算的。

    银刀飞舞、流光异彩,在血色的沾染上,有一种异样的美感。

    这一刻,十万人的体育馆鸦雀无声!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的目光聚焦在鹤田文学的身上!

    这一刻,他就是世界的中心,没有之一!

    “这都行?”

    第五丹夏的小嘴张成了‘o’型。

    当手术完成后,看着两只被放在恒温箱的小白鼠,体育馆便迎来了一个长达几十秒的寂静,接着便是骤然爆发的掌声,铺天盖地,宛若潮水,汹涌的淹没了众人的耳朵。

    啪!啪!啪!

    巨大的压力,席卷向诸位选手,让他们瞬间被一种名为紧张感的情绪束缚住了。

    强大!优秀!无敌!

    一些选手的眼中,浮现出了绝望。

    鹤田文学从玻璃房中走出,又是两只小白鼠,这一幕,让掌声的烈度再上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“难道剩下的八个小时,他要这么一直做下去?”

    每一个人心中,都冒出了这念头,他们不敢相信,因为理智告诉他们不可能,可是他们又期望看到一场奇迹。

    “哗众取宠!”

    金智贤撇了撇嘴角,不过也立刻爆出了手速。

    “鹤田选手出人意料的表现引爆了赛场,最后决战的时刻到来!”

    闻涵竹语气激昂,可是再度被打断。

    “第一归属,让我们拭目以待!”

    第五丹夏吐字清晰,语速极快,根本不给闻涵竹插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赛场的气氛,仿佛一根弓弦,直接紧绷了起来,每一位选手,都提速了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“没有人可以同时进行两台手术,鹤田选手其实是利用了一个时间差,大家请看,他挑选的两只小白鼠,需要的手术过程并不重叠,例如胆结石这只,在寻找结石的时候,正好可以给另一只注射药剂,进行瘤体切除。”

    蔡教授道出了其中的奥秘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!”

    卫梵不得不承认,其他名校中,还是有一些天才的,这种思路,让他的眼界变得更加开阔。

    当然,应急可以用,但是正常情况下,对于病人,是一种不负责,所以卫梵并没有模仿,而是按部就班的爆手速。

    “快看卫梵!”

    皇甫胤祥惊呼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立刻移了过来。

    手术台上的小白鼠,左眼一鼓一鼓,用脓水流出,不等卫梵下刀,它就啪的一下,弹了出来。

    滋!滋!滋!

    眼压太高了,导致晶状水不停地喷射。

    卫梵不为所动,右手快速挥刀。

    唰!唰!唰!

    三刀过后,一只眼球就被完整的剥离了下来,接着是下一只,开胸、摘除半片肺叶,缝合,整个过程行云流水,不沾尘埃。

    “太赞了!太赞了!”

    第五丹夏情不自禁地尖叫着。

    现在这么多选手,要说手速,卫梵绝对是第一快的,而且姿势也相当漂亮,他的斩除,就像是在弹奏一曲最优美的乐曲。

    从开始到最后,都已经了熟于胸,不,应该说,在卫梵挑选中一只小白鼠后,如何治疗的方案,已经在脑海中形成,而不像别的选手,先选简单的,再回忆老师的教导,进行治疗。

    哪怕是对灭疫术不懂的普通观众,此时都沉浸在了选手们华丽的手术流程中,不时地爆发出喝彩、掌声。

    手术的完成数,立刻呈倍数的上升,由此可见,足足有十二位选手保留了实力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丁默不爽的丢掉了手术刀,他失败了,不等他发几句牢骚,惊呼声响起。

    桃花石的没藏阿云倒霉了,捡到了一只变异后的小白鼠。

    啪!啪!

    血淋淋的孢子黏在了他的右臂上,连带着左脖颈都没有幸免。

    “急救团!”

    裁判长大喊。

    “不用过来,我没事!”

    没藏阿云大吼了一声,右手手指一转,倒转手术刀,往身上一划,跟着用手一撕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已经被弄脏的白色灭疫服被扯了下来,他看了一下胳膊,大吼了一声:“谁有化妆镜,借我用一下?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没藏阿云拔刀,火力全开,击杀了疫体。

    “我有!”

    萧蓉蓉起身,右臂卯足全力,掷出了一盒粉底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粉底射过一百多米的距离,精准地砸向了没藏阿云,由此可见萧蓉蓉的实力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没藏阿云单手接过。

    “谢了!”

    说了一声,没藏阿云左手拇指一弹,打开了粉底盒,立刻露出了里面的镜子,他选择角度,比划了几下,看到了伤势。

    “麻烦!”

    没藏阿云嘀咕了一句,拿起了一只疫体孢子抑制剂,注射进身体,跟着右手持手术刀,疾速的切过了皮肤。

    滋!滋!滋!

    一条条银线在观众们的视野中爆闪,跟着看到没藏阿云大力一拍胸膛,那块皮肤居然就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哇!

    惊艳的叫声顿响,一些女人更是吓得只捂眼睛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没藏阿云竟然把自己的皮肤剥了下来。

    主席台上,也是一片慌乱,为了一个名次,至于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吗?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,就连一直抢话的第五丹夏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一时间无词应场。

    “太棒了!太棒了!这是天梯赛以来,我见到的最惊艳的表现!”

    裁判长大呼过瘾,激动的额头都是汗水。

    “神乎其技,真是神乎其技呀,大家看到了吗?没藏阿云剥下了他的皮肤,但是只流出少量的鲜血,这说明他的刀技已经精准到毫米级,只到真皮层,并没有触碰到肌肉。”

    裁判长毫不吝啬溢美之词:“他的判断、胆识、以及果决,都是上上之选,如果这一场拿不到第一,真是太可惜了!”

    急救团的灭疫士愣在了当场,这么不要命的选手,他们还是第一次见,不过跟着,就为他送上了鼓励的掌声。

    “第一,我要定了!”

    没藏阿云霸气四射的目光横扫赛场,最后落在了鹤田文学和金智贤身上,在他看来,这两个家伙是最大的竞争对手,至于卫梵,已经可以忽略不计!

    “这样都行?”

    有几个选手被没藏阿云的气势所摄,心底一颤,手上出现了失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