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法梵医 第五百一十二章 死亡活体
作者: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6-06
    “茶茶在这玩,不要乱跑!”

    卫梵不想让小女孩看那些恶心的东西。

    地下一层,停尸房。

    冷气开的很足,铁门打开,一股白色的霜气便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靠着西侧墙壁,是总共六排的停尸柜,钱豪走了过去,拉开了其中一个贴着标签的柜子。

    嘎吱!

    铁板摩擦的声音,在这寂静的停尸房中,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已经被解剖过了呀!”

    夏本纯蹙眉,尸体有缝合的痕迹,不用问,肯定是青树藏木干的,毕竟通过验尸,是确定疫病特征的最好办法之一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钱豪倒是没有隐瞒,满脸钦佩的感慨:“那个青树藏木很厉害!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检查一下吗?”

    在得到钱豪的认可后,卫梵戴上了手套和口罩,重新验尸。

    过程很漫长,卫梵检查的也很仔细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钱豪询问。

    “尸体的肌肉组织硬化、膨胀、断裂,生前应该进行过剧烈的活动,不过为什么会有这么不规则的扭动?”

    卫梵不解。

    尸体的肌肉和血管,有碳化的痕迹,而他又特别询问过,确定这具尸体不是烧死的。

    “他死了几天了?怎么还有弹力?”

    夏本纯也发现了一个疑点,在这种气温下,肌肉早应该冻得硬邦邦了,可是用力按压这具尸体,还有一些弹性。

    “五天!”

    钱豪没有敝帚自珍,把自己收集的情报交给了卫梵:“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“你的同事都走了,你不怕被上司刁难?”

    卫梵翻看,记录很详细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镇民死去!”

    钱豪的良知还在,哪怕被开除,也要做下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除了一个看门的,看不到神武的人?这么好的医院,岂不是浪费了?”

    夏本纯逛了一遍,发现与其说是医院,不如称作实验所更合适。

    “神武也没那么多人力和财力浪费在这些穷人身上,只是每两个月会派一支医疗团队来,为他们做些定期检查,如果是大病,就安排他们去中安治疗了,毕竟那里的条件更好。”

    钱豪解释,完全不觉得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卫梵和夏本纯对视了一眼,都觉得有古怪,因为只是做定期检查的话,简单的医疗器械足以应付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咱们想多了,人家就是搞了个面子工程而已?”

    夏本纯挤出了一个笑容,因为按照自己的阴谋论想下去,那就麻烦大了。

    “当务之急,是先弄清楚梦游症的原因!”

    虽然卫梵有梦游症患者的登记簿,但是他可没时间挨家挨户的做检查,所以继续砸钱。

    通过镇长,那些患者得知只要前往医院,不仅可以免费看病,还能领取一千块,于是整个镇子都轰动了。

    人的贪心和无耻是没有底线的,有人看到有利可图,哪怕没病,也要来试一试,于是医院前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“那个卫梵真蠢,为什么要给钱?这下要浪费不少时间了!”

    负责监视的小笠原鄙视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,你们这种中产阶级,根本不知道穷人的难处,有时候为了生计,就算是免费看病,都没时间来,因为一天不干活,一天就要饿肚子!”

    宇太郎双手抱胸,脸色纠结,说实话,他挺佩服卫梵的做派。

    医务室,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的病还能治好吗?”

    那个梦游的年轻女人,看着殷红的鲜血从手臂上的血管流进夏本纯手中的针筒中,神色绝望。

    “放心,没生命危险!”

    夏本纯安慰。

    年轻女人还想问,可是胆怯的她又不敢说话,她的丈夫瘫痪在床,女儿又才六岁,要是她死了,这个家也就完了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走廊中,突然响起了茶茶的声音,随后两个小脑袋,就趴在门框上,朝着里面张望。

    “那个姐姐好漂亮!”

    小女孩羡慕。

    “咱们长大了,也会那么漂亮!”

    茶茶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小女孩看了看茶茶身上的漂亮衣服,又看了看自己打满补丁的麻布裙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妈妈好好打扮一下,也是个大美女呢,所以你也是个大美女!”

    茶茶挥了挥拳头:“要相信自己!”

    “嗯,妈妈很美丽!”

    小女孩很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还是个孩子的茶茶,没有发现新认识的小女孩说的是美丽,而不是漂亮,美丽,也指代灵魂!

    这个词汇,是小女孩从一个路过的好心大叔那里听到的。

    “话说那两个家伙好烦呀,都看了一天了!”

    晚餐的时候,夏本纯发现小笠原和宇太郎还没走,气得咬牙切齿:“不行,我的揍他们这一顿,被监视的感觉实在太不爽了!”

    “有用吗?”

    卫梵没出手,是因为这招太赖皮,你要是赶人,人家肯定和你闹,到时候诊断就进行不下去了,还不如由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这感觉和吃了苍蝇一样恶心!”

    夏本纯可不是吃亏的主,准备给他们点儿教训,涨涨记性。

    吃过饭,卫梵进了实验室,开始检测那些血液。

    “茶茶去睡觉!”

    看到卫梵在门外偷瞧,卫梵吩咐了一声,刚要去拿装着血液的试管,它却啪的一下,碎掉了。

    “嗯?质量太差吗?”

    卫梵皱眉,准备清理一下,却发现那些滩血液就像一只嗅到了腥味的水蛭,竟然在朝着他手指蠕动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?这血液成精了?”

    夏本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血液中的寄生虫?”

    卫梵将手缓缓地靠近那滩血液,它们的蠕动立刻快了起来,可是只要拿开,它们又会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夏本纯尝试着将右手伸向血液,发现那滩血液仿佛嫌弃似的,竟然在远离。

    “茶茶,过来!”

    卫梵喊人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小萝莉开心的跑了过来,听过卫梵的交代后,就小心翼翼的把手伸向了那滩血液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反应!

    “奇了怪了!”

    卫梵查看试管碎渣上的标签,是那个年轻女人的鲜血,这让他的面色凝重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又把手依次伸向了其他装着血液的试管。

    嗡!嗡!

    其中有两支,当卫梵的手指靠近后,血液在晃动,小萝莉依旧是没反应。

    “我不试了,好可怕!”

    夏本纯拒绝,然后把还没睡的钱豪找来了,当他把手伸过去的时候,那瘫血液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钱豪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,你的血液中,红白因子含量很高吧?”

    夏本纯推断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卫梵点头,他本人只能作为特例存在,因为他的鲜血,融合过森千萝提纯的血源精华。

    那可是来自于血液种珈百璃,一只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的始祖疫病。

    这可是最强的血源,足以荣登神奇物种榜单的存在,它能免疫任何血液类疫病,并且让各种细胞因子含量达到最完美比例。

    在注入血源后,卫梵的每一滴鲜血,都充满了能量,可以延缓他的衰老,让肌体时刻充满活力,可以说,卫梵就是一具行走的补品。

    “看来要定期检测患者的鲜血了!”

    卫梵犹豫,他想通过给患者注射自己的血液,来观察他们的状况,可是神田的人也在,让他很有顾虑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小野寺找来了。

    “卫君,请原谅我同伴的无礼!”

    小野寺人漂亮,又懂礼貌,实在很难让人冲着她发脾气。

    “美人计!”

    夏本纯提醒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卫梵见惯了美女,这点抵抗力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青木学长收集的资料,希望和你交换,然后公用实验室!”

    小野寺递上了一个本子。

    “这算是服软吗?”

    夏本纯讥讽,不过小野寺依旧很风度的微笑,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不信任你们!”

    卫梵撇嘴。

    “请为了那些痛苦的镇民,放下芥蒂吧?”

    小野寺恳求,语气真诚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不相信你们的操守!”

    卫梵伸出食指,点了点本子:“我不想被误导,再说要资料,问那位防疫员就行!”

    “恕我直言,就算是同一份血液样本,青木学长看到的是本质,而那位钱君,看到的可能就是血液!”

    小野寺不是胡说,为什么有一些人被称作天才,就在于此,他们能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东西。

    卫梵终究是拒绝了,这让小野寺的脸色很不好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忙碌的上午,就在卫梵没有丝毫发现,准备去镇上转一转的时候,一群镇民抬着一个病人火急火燎的赶来了。

    “钱、钱医生,求你救救我弟弟!”

    一个女人哭泣着,直接跪在了钱豪的脚下。

    “快送他进急救室!”

    面对垂死的急症病人,钱豪有些手忙脚乱:“卫梵,可以帮我吗?”

    “300ml肾上腺素!”

    卫梵戴上口罩和手套,却是直接站在了手术台前,拨开病人的眼皮一看,又听了听心跳。

    “准备心脏起搏器!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卫梵已经双手交叠放在病人的胸口上,按压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好熟练!”

    钱豪震惊,要不是知道卫梵的学生身份,他还以为他是某个医院的主刀医师呢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青树藏木火速赶来了,没有敲门,直接撞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钱豪受惊,拿着针筒,差点扎错位置。

    青树藏木没搭理他,几个箭步冲到手术台前,扫了几眼后,语气冰冷的下了判断:“没救了!”

    家属等在门口,听到这话,一下子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闭嘴?”

    卫梵没有放弃。

    “白痴!”

    青树藏木鄙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