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法梵医 第五百零八章 怪事丛生的小镇
作者: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6-06
    卫梵没有什么过激的语言,但是撇了撇嘴角,握着刀柄的手指一紧,足以说明他的态度了。 .更新最快

    这些瀛洲人真是眼睛都长到头顶上去了,连己方的身份都不问,就这么大言不惭,而且态度傲慢,看人的时候,下巴都是微微抬起来的,根本不是平视。

    “装什么大头蒜?”

    卫梵本来就是个硬茬子,连豪门都拆了一家,会怕这些人?

    “啊呜!”

    茶茶呲牙,也握紧了刀柄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吵,都冷静一下!”

    镇长赶紧挤到中间,做起了和事佬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闭嘴!”

    五十岚眉头一蹙,呵斥了一声,她显然在团队中有不小的地位,一句话后,就算是那个脾气火爆的小笠原,都没在咒骂。

    “镇长,神田大学是东方九大名校之一,这足以证明我们同学的优秀,我们现在愿意为你们免费看病,这是诚意,请不要践踏!”

    五十岚态度和善,但是一句话,危险牌和感情牌全打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,真对不起,你们走吧!”

    别说镇长,就是换一个蠢货来,也会选择站五十岚。

    “神田大学很不了起吗?我们还是上京国士大学的学生呢!”

    夏本纯同样顶着名校的光环,谁怕这个呀!

    “什么?不会吧?”

    “这未免也太凑巧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是就是呀?莫不是骗子吧?”

    神田众顿时惊了,一个个探寻的视线落在了卫梵两人的身上,恨不得把他们的底裤都看穿。

    “嘁,你们神田的傻瓜也不少呀,我既然敢说,就肯定有证明咯!”

    夏本纯说着,掏出学生证晃了。

    小笠原心急,伸手去抢,可是单马尾的动作更快,直接躲开了。

    “喂,别用你的脏手碰我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小笠原气的吐血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去洛都参加天梯赛的?”

    宇太郎眼睛一眯,猜到了答案,不过那个五十岚的心思显然更加缜密。

    “长谷川,你们昨天去中安采购药品,被跟踪了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不是询问,而是训斥。

    “嗨,对不起!”

    被点名的男生,直接弯腰低头道歉。

    “不让看,谁知道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小笠原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小笠原君,请你闭嘴,不要再丢人了!”

    五十岚呵斥,随后看向了卫梵,语气诚恳:“这位同学,既然你们执意要留下来,请便,不过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们,这些镇民得了一种怪病,目前无法治疗,而且会传染!”

    “嘁,你以为我们是被吓大的吗?”

    夏本纯不信,要是真那么恐怖,这些神田众还不离开?留着等死呀?她可不觉得这些瀛洲人都是圣母心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如这个女人所说,那就是他们肯定发现了什么秘密,才冒险留下来!”

    夏本纯凑到了卫梵耳边,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“请不要误会,我只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!”

    五十岚说完,微微鞠躬后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她这一走,其他人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五十岚酱,让他们住下来,万一发现了……”

    宇太郎担心。

    “发现了又如何?两个人而已,能掀出什么大风浪?而且青木君这么久都没有进展,不如让那两个家伙给这滩死水注入一些微波!”

    五十岚目光深远:“顺便也见识下京大生的实力!”

    “副团真是深谋远虑,佩服!”

    小笠原由衷的称赞。

    “长谷川君,还有去采购药品的十二位同学,四十八小时禁闭,不准吃饭,喝水,反思你们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五十岚下达了惩罚命令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违背,也没有人觉得五十岚身为一个学生,没这种权利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这些神田生的上下尊卑好严重呀!”

    看这里去的神田众,夏本纯皱眉:“而且很团结!”

    “你没看学校发下的资料吗?瀛洲人一向如此,社会阶层等级森严,而且要说团结和敢死,他们称第二,没人敢排第一!”

    卫梵也是第一次见到瀛洲人,不过通过行事风格来看,这些家伙要比千亚众难缠多了,难怪这么多届天梯赛,他们的总成绩总能名列前茅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生最后的话,我总觉得是欲盖弥彰!”

    夏本纯打量这座小镇:“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阴谋!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生,很骄傲呀!”

    卫梵耻笑,人家自始至终,都没问自己的名字,这说明人家根本没把他们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没了神田众的阻挠,卫梵三人的停留,顺理成章,而且得知他们是京大生后,王镇长对他们的态度又好了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“镇子上还有空房子!”

    镇长满脸堆笑,神田大学是九大名校,但是因为瀛洲是一个岛国,地处偏远,哪能与元国毗邻的夏国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“镇民得的怪病是什么?”

    卫梵的时间很紧,哪有心思观光,直入正题。

    “我们镇子上的人,经常流鼻血,而且有梦游的症状,梦游的时候,他们如果看到其他人,会攻击。”

    镇长说着,眼神有些闪烁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隐瞒,反而不利于诊断病情,再说我只要实地观察一下,什么都清楚了!”

    卫梵提醒。

    “那些梦游者,会咬人,除非吸过血,或者吃过大量的肉以后,才能安静下来,或者是一直游荡到第二天早晨。”

    镇长满脸苦涩,因为这病实在既诡异,又吓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夏本纯有点惊,茶茶也是抓住了单马尾的裤脚,小脸上有点恐慌。

    “从什么时候开始留鼻血的?大人和孩子都有吗?从出生,还是直到最近才发觉?”

    卫梵掏出了笔记本,做详细的记录。

    “大概半年前,出现的症状!”

    看到卫梵并没有害怕,镇长松了一口气,说实话,风险与收益成正比,他给不起钱,所以中安的几个灭疫士敬而远之,不想冒险。

    给卫梵做过一段时间的医助,夏本纯知道卫梵的水准,看到他有条不紊的表现,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“死人了吗?被咬的那些人,有什么症状?”

    卫梵的问题非常详细,有一些镇长根本回答不上来,但是却安心了,因为他的表现,和那位号称神田第一、被所有学生崇拜的青树藏木一样优秀。

    镇长原本打算给卫梵安排两间中等的客房,现在改变主意了,和神田一样,住在了乡镇招待所中。

    “吆!”

    夏本纯一进门,就看到有几个神田生在大院中看书,见到陌生人,他们的目光一下子盯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您多担待,这里是最好的客房了!”

    镇长赔笑。

    “灭疫士不来,防疫院总没办法推脱吧?”

    进了房间,卫梵才继续询问,最高议会下属三大机构,监察院、战医馆、以及防疫院,其中防疫院负责疫情监督、防治工作,明文规定,他们不得以任何借口推脱。

    “他们派了一队防疫员来,住了半个月,说我们大惊小怪,就走了,只有一个防疫员留了下来,现在住在镇上的医院。”

    镇长解释。

    “医院?”

    卫梵蹙眉。

    “嗯,神武制药公司投资建设的!”

    镇长满脸感激:“我们这的山上,有几种草药,神武经常收购,说是为了回馈我们,就建造了这家医院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有意思了!”

    夏本纯撇嘴,神武制药这种东方托拉斯巨头药企,说白了就是个赚钱的工厂,他们会无缘无故的在一个破镇子建造医院?

    “你们出售的是什么草药?”

    卫梵询问。

    “田七、板蓝根……”

    镇长很自豪,可是夏本纯听到这些常见的草药名,更加确定,这里面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还有尸体吗?如果可以,我想解剖学一下!”

    卫梵站在了窗口,神田的人很谨慎,可能是担心被观察,现在已经全部回屋了:“如果可以,我想给那些出现过梦游症状的人做一个全身检查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镇长犹豫。

    “放心,解剖尸体,我会给于一些的补偿!”

    卫梵砸钱。

    “不,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

    镇长连忙解释:“你们能来,我已经很感激了,怎么还能要你们的钱?只是那几具尸体,停放在医院中,估计已经被那些人解剖了。”

    “神田?也对!”

    卫梵的眉头紧皱,想要确定病理病因,收集数据,解剖尸体是最快的途径之一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下免不了要打一场了!”

    夏本纯跃跃欲试,以神田的敌视,肯定不好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歇着,我已经叫人来打扫了!”

    镇长很殷勤,很快,一个女人就带着卫梵给过香肠的那个小女孩赶来了。

    “她是你妈妈?”

    卫梵递出了一块巧克力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小女孩很怕生。

    一切安顿就绪,卫梵没着急去医院,而是绕着镇子,准备先逛一圈,大致了解下情况。

    茶茶骑着龙蝉去玩了,有这么同龄人,让她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小妹妹,这个给你,很好吃!”

    一道温柔的声音喊住了茶茶,小萝莉回头,眼睛顿时一亮,因为一个超级漂亮的女孩,正笑眯眯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长着一头蔓延过臀部的乌黑长发,用一根粉色的丝带扎成了马尾状,一双清澈的眼睛,笑起来仿佛一弯月牙。

    她穿的是神田大学的校服,带褶皱的深蓝色短裙,腿上是黑色的过膝袜,很轻薄,紧贴着肌肤,在阳光下,闪烁着一种诱人的质感,袜子的边缘到裙摆之间,是白皙的大腿,从肌肉的紧实度,能够看出这个女孩可不像表面上那么柔软。

    温柔、娴静、优雅,就是这个女孩带给人的第一感受,哪怕是最凶暴的歹徒看到她,也会不自觉的善良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茶茶摇了摇头:“哥哥说过,不能吃陌生人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姐姐没有恶意,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!”

    小野寺循循善诱。

    “你和她说那么多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小野寺的同伴日野美等不及了:“我们给你很多钱,你可以拿着它们去买很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白给?”

    茶茶不解:“你们是傻子?”

    日野美气的想抽这个小萝莉,不过忍不住了:“当然不,你可以用这只知了来换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茶茶跳上了龙蝉的后背,原本淡定的表情,立刻愤怒了:“呸,骗子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日野美想动手的时候,龙蝉已经扇动翅膀升空了。

    “日野美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小野寺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“和小孩子有什么好说的?把钱给她,把龙蝉带走,就算对方问出来,也可以说她出尔反尔了!”

    日野美觉得小野寺太较真。

    “哥哥,有人抢我的坐骑!”

    茶茶一边往回飞,一边扯着嗓子大吼。

    “这下惨了!”

    看到一些镇民听到动静走出来,小野寺相当不爽,神田的名誉要被败坏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茶茶很聪明,知道这些人和卫梵不对付,就故意抹黑他们,这样镇民就会偏向哥哥了。

    卫梵正在压马路,结果就看到茶茶大叫着飞奔而回,在她后面,是两个神田女生。

    “请不要误会,我们只是想购买一些龙蝉的鳞粉!”

    小野寺鞠躬:“价格好商量!”

    “这女孩好漂亮!”

    夏本纯用手肘偷偷地撞了撞卫梵。

    “抱歉,不卖!”

    卫梵拒绝。

    “请不要着急拒绝!”

    小野寺想了想,摘下了她的佩刀:“一柄名刀,如何?至少价值一千万!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围观的镇民们,傻眼了,一千万?能买多少头牛?而她要买什么?一些鳞粉?

    “小野寺,你别乱来!”

    日野美被惊到了。

    “同学,我很有诚意的,如果你愿意出售龙蝉,我可以出至少十亿的天价!”

    小野寺语气郑重。

    “好呀!”

    卫梵笑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小野寺神色一喜。

    “我出二十亿,你把你卖给我如何?”

    卫梵冷笑。

    小野寺的表情顿时一僵,有些不好意思了,她知道人家在讥讽自己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日野美气急:“不卖就不卖,为什么侮辱人?”

    “是她先侮辱我们的好吗?龙蝉是什么?神奇物种榜单上排名第七十八位的神种,能随便买卖吗?她这个开价,只有蠢货才会答应!”

    夏本纯撇嘴:“居然骗小孩子,你们神田的大学生都这么不要脸吗?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恼羞成怒的日野美,拔刀出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