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法梵医 465.第462章 最后的希望
作者: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4-24
    血腥和死尸弥漫的广场上,激战正酣。

    公孙梦楼是绝对的主力,一柄长刀挥舞的蹁跹多姿,像舞剑多过战斗,可每每总能在珈百璃的身上留下深邃的斩痕。

    出身于剑舞世家,大家对公孙的表现不奇怪,倒是黄道,让人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以往在学校中,黄道给人的就是一个人缘极好、学识渊博的教授印象,从来不和别人发生口角,可是一旦打起来,众人才察觉,他比之公孙丝毫的而不差。

    “这绝对是破而后立的灭疫士!”

    苏木先惊的眼睛直跳。

    珈百璃被关押了不知道多久,泡在满是抑制技的培养皿中,这具体身体早不行了,能坚持到现在,足以证明它的强大。

    虽说最高议会的战医团崩溃,但毕竟还是重创了珈百璃的,所以目前的局势,京大团队只是稍稍的落后。

    这一状况,也让京大师生们觉得有胜算,所以攻击迅猛。

    “让开,别挡路!”

    明朝呵斥着,快刀连击,整个人就像一团飓风,围绕着珈百璃游走,不时地有血肉飞溅。

    心脏爆裂!

    珈百璃看似打向明朝,可是转头就刺向了练沧浓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卫梵斜刺里杀到,挑开了珈百璃的矛尖,跟着就是一发豪炎七十二连星!

    闪烁的刀芒宛若暴雨梨花盛开,瞬间笼罩了珈百璃,可是仅仅一瞬,她的长矛一顿,就精准的点到了卫梵的刀尖,让所有的刀芒消散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王破军爆喝,双手持刀怒斩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地面破裂,隆起,向着前方延伸,刀气四射。

    躲开攻击的珈百璃正要反击,身体突然一顿,低头,就看到有一些虫子在身上乱爬,啃咬,注入毒素。

    “机会!”

    黄道和公孙梦楼抢攻。

    沙沙!沙沙!

    地面上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大片虫子,这些玩意太讨厌了,不容易被发现,而且让身体瘙痒。

    珈百璃身体一震,一圈灵气爆发,随着波纹的荡漾,身上的虫子也被弹飞。

    “我的虫子!”

    披着斗篷,连脸颊都遮盖的石泰龙失态的喊了一声,珈百璃的攻击好狠,一下子就清光了他的虫子。

    “西门独步,你看个毛呀?怎么不动手?”

    古夏的斩医刀最奇怪,或者说,那压根就是一根三米长的石柱,因为雕刻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图案,看上去就像部落氏族的图腾柱。

    没有寻常的挥砍,而是暴力的砸、挑、撞击,靠着蛮力,肌肉虬结的古夏宛若一个小巨人,横行无忌,是唯一一个在珈百璃的攻势下没有闪避的学生。

    虽然古夏是学长,可西门独步眼尾都没扫他一下,而是静静地站在战场边缘。

    “小心,那种光束打击要来了!”

    卫梵突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师生们连忙抬头,看向了悬浮在空中的那轮猩红沸月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随着一圈灵气辐射,十几道红色的光束射了下来,打在地上后,不规则的扭曲、乱窜。

    滋!滋!滋!

    原本井井有条的团队,瞬间被打散,尤其是两个学生,太紧张了,没能躲开,被光束切割,直接分尸。

    “都小心!”

    纪无羡吼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其实没用,光束的速度很快,而且没有规则,所以想要躲闪,全看瞬间的眼力、神经反应速度、以及肌肉的爆发力。

    无论哪一项不够,就是身死命落的下场。

    在这种范围打击下,就能看出学生们的天赋差距了,候补英杰全部游刃有余,天赋次一些,躲的狼狈一些,但肯定没死亡之虞,剩下的就只能靠运气了,至于经验,根本用不上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公子甲一直想把卫梵比下去,所以不时地关注他,直到现在,都没看到他出过什么差错,而且给予珈百璃的伤害还不小。

    “专心战斗!”

    卫梵提醒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都看得见?”

    公子甲郁闷了,卫梵明明眼角都没瞥自己一下呀,他怎么看到的?

    珈百璃深吸了一口气,或许是被浸泡的时间太长,她的声带已经腐烂了,到现在,她都没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珈百璃灵气全力运转,猩红沸月受到感应,突然辐射出了一种引力波动,那些地面上的鲜血,直接化作血滴,被吸附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?”

    这场景太诡异了,尤其是那些受伤的师生,更是看到体内的鲜血不受控制,从伤口涌出,这一幕惊的他们连忙去捂。

    黄道和公孙梦楼对视一眼,都感觉到了不妙,可惜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这是珈百璃的绝技,沸月血池,可以通过猩红沸月汲取它照射范围内的鲜血,转化为自身所需要的各种能量,比如生命力、感染力、以及血源力……

    “强攻,快杀了它!”

    黄道的话音刚落,猩红沸月上射出了一道红色光束,落在珈百璃的身上,她受到的伤势,立刻肉眼可见的复原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黄道骂了一句,伸刀去挡,可惜被珈百璃打开。

    “让我来!”

    一个大四的男生大无畏,想要用身体拦截,可是刚碰到那道光束,整个身体都仿佛被丢进了滚水中,瞬间冒起了无数的红色燎泡,像葡萄一样晶莹剔透,然后啪啪的爆开了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男生惨叫着,重伤垂死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一种绝望的情绪,浮上了众人的心头,然后下一刻,他们的表情就愣住了,因为空气中,有绿色的光斑飘来,像萤火虫一样,附着在光束上。

    啪!啪!啪!

    光束爆裂,崩散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众人们大喜,虽然不明白原因,但肯定对己方有好处。

    包括黄道和公孙梦楼在内,有几个人看向了胡桃公寓的方向,那里也有一种奇异的灵气波动。

    “是咿呀吗?”

    卫梵眉头紧锁,他还在想办法解决珈百璃的自我恢复,没想到森千萝就搞定了,就是不知道对它有没有伤害!

    珈百璃有些焦急了,如果不能自愈,那就代表着可能死亡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

    猩红沸月大爆发,一圈接着一圈的红色灵气辐射,要诱发生物的血液因子变异,将它们变成嗜血种,成为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仆人。

    唰!唰!唰!

    绿色的枝叶抖动,明明是冬季,可是这座绿色的‘鸟巢’却苍翠欲滴,冬季的寒风吹过,会荡出一层层的绿色浪潮。

    红色的灵气散开不久,不等造成伤害,便被这些绿色的树木吸收了。

    全场无伤!

    唳!唳!唳!

    两只火焰仙鹤高叫着,从天空坠落,撞在了珈百璃的身上,直接升腾出两团红色的火焰蘑菇云。

    其他人的绝技也都落在了珈百璃的身上。

    因为绿色的光斑落在身上,进入皮肤,众人发现,损害的灵气在迅速补充,伤口复原。

    珈百璃扭头,瞄了一眼胡桃公寓的方向。

    罪血夜愿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以她为圆心,一道鲜血光环爆开,这是她的底牌之一,可以诱发任何生物血液基因中的缺陷,进而造成疫病爆发,达到猝死的目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任何生物,血液基因中都存在或多或少的缺陷,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,而珈百璃,可以让它们从隐形性状变成显性性状。

    这是遗传学上的打击,不可豁免。

    何为深渊级的始祖疫病,这就是,它的底牌,根本没有救治和防御的可能,只能靠着身体硬抗,而且哪怕存活下来,还有可能遗传下一代。

    好在,有森千萝控场。

    当鲜血光环爆发,一大片的葱绿青草便突然从地面上窜了出来,摇曳着,吸收了那些鲜血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都傻眼了,这里是图书馆前的广场,铺满了大理石地板,没有任何泥土,可是青草却瞬间长了出来,还这么旺盛。

    “杀呀!”

    卫梵高喊着,分散众人的注意力,希望他们不要注意到森千萝。

    自从脱困,便一脸平静的珈百璃,第一次皱起了眉头,在无法收获嗜血种后,它就打算杀光这些人,只留下几个身体不错的学生做备胎,可是失败。

    比起一众师生,珈百璃更能清晰地感觉到来自森千萝的这股自然波动,它明白,不干掉它,自己搞不好会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深渊技-沸月幻影!

    有鲜血从珈百璃的身上溢出,迅速的扩大成一个圆球,接着轰的一下炸开了。

    咻!咻!咻!

    一共有十二个血液团炸开,射向了不同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遭了!”

    黄道面色一沉,绝技打出。

    万象天成!

    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伸展,狠狠地拍在了地面上,那些血液团被禁锢了,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啪!啪!啪!

    血液团蠕动着,几秒内,就拉伸、细化、变成了一个珈百璃,然后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是分身,还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它要逃吗?”

    学生们惊问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!”

    公孙梦楼脸色凝重,她的感知力强大,能察觉到生物磁场,所以明白这些珈百璃就是分裂体。

    一些疫体为了活命,经常会用这种方式。

    “分组,候补英杰和教授们各自负责一个!”

    黄道无奈,这是他最怕的局面,己方的战力本就不行,一旦分散,很容易被各个击破,可是不分散,就算杀了一多半,只要有一只跑掉,就前功尽弃了。

    “我负责这只!”

    卫梵看到有一个珈百璃冲向了胡桃公寓,悚然一惊,立刻全速去追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!”

    夏本纯追随,有不少学生见状,也跟了过来,毕竟在他们看来,卫梵战力很强,跟着他相较来说安全。

    跟着教授们?他们不敢,一是担心偷懒被训斥,而是不想当炮灰,毕竟苏木先这种自私鬼也不少。

    “去那么多干什么?”

    黄道吼了一声,语速极快的给众人分组:“不服从,我会开除他!”

    这种危机时刻,就算是好人性格的黄道,也声色严厉。

    陆雪诺深深地望了卫梵一眼,就追向了一只珈百璃。

    “我要第一个击杀它,然后去帮别人!”

    明朝发誓。

    “卫梵,抱歉!”

    练沧浓很想和卫梵一起,可是身为京大的风纪委员长,又是候补英杰,她有责任负责一个分裂体。

    众人很快分开了,至于这只本体,还是由黄道和公孙梦楼来负责。

    茶茶踮着脚尖,焦急的眺望着战场的方向,结果就看到一个红色的影子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叨!”

    盗草人开弓怒射,爆裂豌豆拦截,可是转瞬间,珈百璃已经近身,它的鲜血流出,凝结出一柄长矛,刺杀茶茶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伸手一扯小萝莉的后衣领,把她扯到身后,持刀迎上。

    叮!叮!叮!

    两把武器撞击,爆音不断。

    珈百璃的真实目的就是摧毁森千萝,恢复自愈能力,但是它担心别人发现它的战术目标,所以弄出了分裂体欺敌。

    当然,冲向胡桃公寓的这只,是除了本体以外,战斗力最强的,卫梵也算是挑了一个难题。

    在珈百璃看来,这些战力足够了,可谁知道等着一个维罗妮卡。

    维罗妮卡本就实力强悍,再加上被神兵药剂、神之血、还有战神药剂强化过,战力更加卓越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两个人竟然互有攻防。

    “咿呀是咱们最后的希望了!”

    卫梵很担心,急的满头大汗,要不是谨慎的留下了维罗妮卡,遭遇珈百璃,茶茶和咿呀死定了。

    “不,你才是!”

    夏本纯瞄了卫梵一眼。

    “退后,保护茶茶!”

    卫梵怒吼着,彗星一般射来,撞在了珈百璃的身上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个人跌翻了出去,砸进了植物迷宫中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茶茶握着一柄麦田守望者,摆出了战斗姿态。

    滚翻中的珈百璃,一巴掌拍向了卫梵,同一时间,在鲜血从她的手臂上伸出,形成了一支支牛毛一样的血针,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沸月栓塞!

    咻!咻!咻!

    卫梵身体一晃,使出百式游鱼躲闪,同时身上的火焰大爆,灼热的高温,蒸发了那些血液,变成了蒸汽飘散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炽热情人怒斩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长矛和刀刃碰撞,火花飞溅,珈百璃刚要变招,夏本纯扑来,伸手补刀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!”

    卫梵提醒。

    那些血针打入身体,会让血液不通,造成梗塞,进而猝死。

    “我没那么弱!”

    夏本纯的刀术,走的时候快攻路线,整个人围绕着珈百璃,上下翻飞,宛如一只灵猫。

    两个人尽管是第一次配合,但是出奇的合拍!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茶茶大叫,助威加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