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法梵医 第三百五十九章 大小姐的一日体验
作者: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2-26
    “老伯这个病,最有效的治疗办法就是手术,如果半年后没有得到控制,还要做手术,不仅耽误了治疗时间,还多花了药钱!”

    陆雪诺盯着卫梵,觉得自己终于抓到了他的马脚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卫梵反问。

    “做手术呀!”

    陆雪诺疑惑:“这还有疑问?”

    “我是问,钱从哪来?”

    卫梵端起茶杯,喝了一口水。

    “老伯应该有些积蓄吧?再说还有儿子,总会有办法的!”

    陆雪诺认为命比钱重要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你是大小姐出身呀,根本不明白钱的购买力!”

    卫梵摇头:“我刚才说的三万块,只算了消耗品的钱,连手术费都没要,他依旧出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呃,你不想做就直说,可以让他去医院呀!”

    陆雪诺有点心虚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来我这里看病吗?很多人都是因为便宜!刚才那个手术,换到正规医院,住院费之类的通通算下来,至少需要五万块!”

    卫梵坐诊这段时间,早看清现实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可以替他出!”

    陆雪诺语塞。

    “是呀,大小姐,你里边那件羊毛衫,都要上万块呢!”

    夏本纯嘲讽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个意思!”

    陆雪诺争辩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卫梵看着陆雪诺:“遇到下一个付不起钱的病人,你还要替他出吗?要知道,这个世界上,最多的就是穷人!”

    陆雪诺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愿意生病,一位灭疫士,也不是仅仅治好病人的病就行,反正在我这里,我会给出两、三套最优方案,让病人自己去选择!”

    卫梵解释,在之前,他都是以治好病人为首要目标,可是他发现,好多病人说考虑一下,可最终都没有复诊。

    卫梵不放心,根据他们留下的地址,让纳兰颜帮忙做过回访,有少数是不相信他,找了其他医院看病,可更多的是看不起,选择了拖,选择了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卫梵改变了,他把选择权交给了病人。

    “你与其指责卫梵,不如让夏国搞好它的医疗福利体系,让每一个人都看得起病!”

    夏本纯叫号,让下一个病人进来。

    陆雪诺抿着嘴唇,陷入了沉思和自责,她是一个聪慧的女孩,很快就想明白了缘由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的确存在着太多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如果福利体系完善,这种黑诊所,根本开不下去的!”

    卫梵叹气。

    “等等,你偷换概念!”

    陆雪诺反应了过来:“你明明就是违法,还给自己披上了道德的外衣,再者说,其他黑诊所可不一定像你一样!”

    “那我管不着!”

    卫梵耸了耸肩膀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套制服,这是护士穿的吗?”

    陆雪诺扯了扯衣领。

    “挺漂亮呀!”

    别说卫梵,就连旁边的病人,也偷偷地瞄着陆雪诺的白丝美腿,吞了好几口口水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!”

    注意到卫梵的视线,陆雪诺双手往下裙摆,翘着屁股,微微地往后缩,这种衣服,简直太羞耻了。

    卫梵装作没听见,给病人看病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废话了,去给新来的病人发号码牌,让他们排队,别弄错了!”

    夏本纯吩咐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说要帮忙?”

    陆雪诺不乐意。

    “你的正义感呢?你不是想帮这些贫穷的病人吗?原来只是嘴上说说呀,虚伪!”

    夏本纯指责。

    “你才虚伪呢!”

    陆雪诺气的胃疼,这个夏本纯的嘴巴太贱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帮忙!”

    夏本纯一看就在社会上打拼了很久,牙尖嘴利,巧舌如簧,陆雪诺这种未经世事的小白兔,哪里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陆雪诺就变成了护士,还被指使的团团转,不过这种忙碌中,她也体会到了卫梵和夏本纯的辛苦。

    十二点的时候,早上只喝了一碗粥的陆雪诺早饿了,却发现卫梵根本没有吃饭的意思,还在看病。

    “装什么呢?”

    陆雪诺以为这是他演戏给自己看呢,可是这一等,就到了三点,她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。

    “还没完?”

    看着夏本纯又叫了下一个病人,陆雪诺满脸哀怨,就在她以为快要饿死的时候,夏本纯拎着六个饭盒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喏,你的!”

    夏本纯递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呀?”

    陆雪诺嗅了嗅。

    “米饭、炒菜!”

    夏本纯把饭放在卫梵桌子上,又出来了,打开就吃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陆雪诺有点愣神,不用尝,米饭一看就煮的硬了,而且颗粒大小不均,显然是不值钱的残次品。

    旁边饭盒中,是三种炒菜,大概因为运送中颠簸的关系,完全混到了一起,看上去着实没胃口。

    “快点吃吧,不然就凉了!”

    夏本纯催促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了!”

    看到夏本纯吃得香甜,陆雪诺不服输的劲头上了来,夹了一筷子芹菜,就塞进了嘴巴里。

    连嚼都没有嚼,一股浓重的咸味和油腻就在口腔中爆开。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陆雪诺直接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呸!呸!呸!”

    仿佛吃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,陆雪诺连吐,还喝了水漱口。

    “有那么夸张吗?大小姐!”

    夏本纯吃的香甜:“不就咸了点吗?嗯,还有点硬!”

    “这东西能吃?”

    陆雪诺很生气:“别京大食堂的饭还烂,你是故意整我吧?”

    “天地良心,我今天还买了最贵的炒菜!”

    夏本纯举手发誓:“你看看外面那些病人,盒饭都舍不得吃,就啃几个烧饼和馒头!”

    陆雪诺回忆了一下,的确,中午的时候,有不少病人就吃的这些,他们肯定不是担心丢掉位置,因为号码牌已经发了,所以只要不错过叫号,稍稍离开一下吃个饭,也没问题。

    “快吃吧,待会儿要忙起来,就没时间吃了!”

    夏本纯快速的解决完战斗,又去忙了。

    陆雪诺夹起了一根青菜,犹豫了一下,还是丢进了嘴巴里,咀嚼中,说不上是什么味道在弥漫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的!”

    陆雪诺给自己打气,到最后,她感觉自己的味觉都麻木了。

    一个急诊,挽救了陆雪诺,让她有借口逃避吃饭。

    等到忙完,已经四点多了。

    陆雪诺累的坐在了椅子上,往里间诊室瞟了一眼,才看到卫梵又在工作了,桌子上的盒饭,压根就没动过。

    “卫梵没吃饭!”

    陆雪诺提醒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夏本纯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他经常这样?”

    看着卫梵认真的侧脸,陆雪诺觉得自己似乎错怪他了。

    “对呀!”

    夏本纯解释:“病人太多了,我们来诊所的时间又少,所以就尽量多看几个!”

    陆雪诺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喜欢上他了吧?”

    夏本纯调侃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陆雪诺讥笑。

    “也对,你可是大小姐!”

    夏本纯咂了咂嘴:“那么把他留给我吧,我对他感觉还不错,可以作为男友备选!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‘留给我’三个字,陆雪诺很不爽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咽喉不舒服?”

    卫梵观察着面前的中年人:“没问题呀!”

    “可是真的好难受,就像卡了什么东西,医生,您帮我看看呀!”

    中年人哀求。

    “你张开嘴!”

    卫梵拿起了手电筒,朝着中年人的喉咙中照射,可是突然,他就瞥到旁边的女人拔出一柄匕首,快速的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中年人顺手抱住了卫梵。

    “这对夫妻是杀手?”

    卫梵一惊,双腿发力,带着中年人一起后退,同时手肘下轰,不过因为被抱着,不好发力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什么新人王,也不过如此嘛!眼看着匕首刺进卫梵的胸膛,女人脸上了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笑容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刺耳的破风声中,女人看到一点黑影呼啸而过,打在了眼睛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团火星炸开,点燃了女人的头发,她的左眼也直接爆开了,只留下一个血洞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女人惨叫,视野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卫梵趁机闪躲,不过还是被匕首划破了胳膊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夏本纯和陆雪诺冲进来,就看到了这幅场面,随即就扑向了女人,想要救援卫梵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几个男人拔出斩医刀,见人就砍,冲向了诊所中。

    “叨!”

    叨叨尖叫着,宛若一枚弹力球似的,在房间中纵跃,调整最佳方位,爆裂豌豆怒射。

    咻!咻!咻!

    女人忍着剧痛,想要继续追杀卫梵,可是七枚豌豆全都精准地打在了她的脸上!

    砰!砰!砰!

    女人的脑袋被炸开花,身死当场。

    中年人也没好过,后脑勺中弹,连惨叫都没有,直接死亡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陆雪诺一惊,虽然盗草人身形极快,但是以她的眼力,还是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“嘶,盗草人?”

    陆雪诺以为自己眼花了,这可是神奇物种榜单上排名第十五的奇珍呀,据说见到过它的灭疫士,不超过一个巴掌。

    “别感慨了,先杀人,待会儿让你看个够!”

    夏本纯拿刀,冲向了屋外。

    “宰了他们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匪徒和夏本纯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卫梵一把掀开了身上的尸体,满身是血的跳了起来,抓起炽热情人就往外冲:“本纯,抓活的!”

    “卫梵,把头留下!”

    匪徒大吼,地下世界,有人开出了一千万的巨额悬赏,要卫梵的脑袋,所以这些匪徒们早就在计划刺杀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