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法梵医 第三百五十二章 嫉妒的种子
作者: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2-22
    “年轻人不能没了锋芒,但是也不能太过尖锐,你应该学一学养气!”练沧浓建议:“对了,每天早上,公孙梦楼都会晨练,有很多学生趁机问问题,你应该去请教一下!”

    以卫梵的才华和地位,相信公孙很乐意教导他。

    “嗯,有时间就去!”

    卫梵看着练沧浓,欲言又止,茶茶回来的太不是时候,都没发泄出来,憋得好难受。

    “呃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练沧浓读懂了卫梵的眼神,没敢回应,这可是学校公寓,她本人还是风纪委员长,要是被人抓到了,一定会被开除的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茶茶拽住了练沧浓:“破了!”

    练沧浓低头,看到黑色丝袜破了几个大洞,露出了肉,顿时脸颊一红,这显然是卫梵撕破的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早上来叫你晨练!”

    丢下一句话,练沧浓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走廊中,纪无羡刚应酬完,有点微醺的回来,就看到练沧浓从卫梵的寝室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沧浓?这么晚了,你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纪无羡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,眼神不着痕迹的扫过了练沧浓的巨~乳,随后又落在了她的美腿上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

    练沧浓随口应付着,脚步不停。

    “等下,我有事和你说,顾家……”

    纪无羡想起人家拜托的事情,可是不等开口,就被噎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听!”

    练沧浓头都没回,她现在最讨厌的一个字,就是顾。

    “喂,是好事!”

    纪无羡追了几步,去拉练沧浓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放手!”

    练沧浓怒气冲冲,瞪了纪无羡一眼,走进寝室后,使劲地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纪无羡被关在了外边,鼻子都差碰破。

    “你着急什么呢?我话还没说完呢!”

    纪无羡恼怒的拍门,不过跟着就回头,看向了卫梵的房门,练沧浓是从那里出来的,她的丝袜破了,露出的脖颈上,似乎还有吻痕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这两个人竟然在公寓里鬼混?”

    纪无羡可不是处~男,靠着候补英杰的身份,别说本校的女生,就是京大附属未成年的学妹,他都玩过好几个,所以对于练沧浓身上那些迹象,相当清楚。

    “别拍了,我要睡觉!”

    练沧浓呵斥。

    “哈哈,睡觉?是被睡吧?我还以为你也是个守身如玉的好女孩呢,原来也这么不自爱!”

    纪无羡心底鄙视,随即胸膛中就溢满了郁闷和不甘,他不喜欢练沧浓这种类型的女生,但是男人都有占有欲,更何况练沧浓还是京大的五大美女之一,追求者众多。

    要说练沧浓做了白乙涵、或者关秋白的女朋友,甚至是海明威这种,纪无羡都能接受,但是跟了卫梵……

    “尼玛,睡学姐,真是艳~福不浅!”

    纪无羡嘀咕着,怎么想,都不服气,再加上顾家交代的事情,他决定给卫梵添点儿堵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纪无羡找到了商立轩。

    “纪英杰!”

    商立轩带笑,语气谦卑。

    “沧浓呢?”

    纪无羡询问。

    “哦,部长不在!”

    商立轩回答:“你有事吗?我转告她!”

    “又不在?真是误事呀,这都快笔试选拔了,她光顾着和卫梵厮混,要是考砸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纪无羡自言自语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懊恼表情。

    “啊?什么厮混?”

    商立轩喜欢练沧浓,听到这话,立刻急迫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哎,这几天她晚上一回公寓,就一头钻到卫梵的房间去了,我也不好意思打扰,就打算白天找她谈事,可依旧不在!”

    纪无羡小声抱怨着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商立轩追在旁边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纪无羡明知道,但是不会说破,这样让商立轩主动去跟踪,自己会完美的撇清。

    果然,迷恋着练沧浓的商立轩开始观察她、跟踪她,然后就发现了一些小细节。

    “这似乎是恋爱女人的特征呀!”

    商立轩看到练沧浓从一家药店出来后,立刻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她买少了,让你把刚才的药给再给拿一份!”

    商立轩掏出两张百元大钞,放在了桌子上:“麻烦请快一点!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哪个大学的学生?也太不自爱了吧?发生关系没问题,但是注意保护措施呀!”

    穿着白大褂的药剂师告诫着,以为商立轩和练沧浓是一起的,也没多心,重新拿了一盒药。

    “达西英?”

    看到盒子上的名字,商立轩整个脑袋都像是被攻城锤轰过似的,嗡嗡直响,气的几乎吐血。

    这个要,是紧急避~孕用的。

    “我的沧浓!”

    商立轩有一种要把卫梵碎尸万段的冲动,自己的女神,被人给玷污了。

    说好了要去找公孙梦楼请教,可是直到第三天早上,练沧浓才在实验室找到了卫梵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这么拼呀?”

    练沧浓很心疼,看着卫梵疲惫的坐在椅子上沉思,把他拉了起来:“走了,去晨练。”

    “没空!”

    卫梵拒绝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硬想,也想不出什么,还不如做点别的事情,换换脑子,说不定就豁然开朗了!”

    看到卫梵还在走神,练沧浓低头,吻了过去。

    商立轩装作敲门的样子,站在实验室外,偷窥着里面,看到女神亲吻卫梵,感觉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!该死!该死!练沧浓是我的!”

    商立轩心底咆哮着,在流血,他看到卫梵回吻练沧浓,那对自己渴望了三年的巨~乳,被他揉捏成各种形状,

    “好了,我听你的!”

    卫梵偏头,妥协了。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,走!”

    练沧浓拉着卫梵,一副小女生的甜蜜模样。

    商立轩赶紧躲进了走廊中。

    晨曦溅起,朝露温凉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你其实不用放在心上!”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练沧浓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卫梵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……咱们的关系!”

    毕竟是自己主动的,所以练沧浓有一丝负罪感:“你可以追求自己喜欢的女生,我不会阻扰的。”

    卫梵沉默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有了喜欢的男生,也希望你可以不要打扰!”

    练沧浓看到卫梵神色不对,逻辑有些混乱了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卫梵对女生的了解还是太少,不明白练沧浓的心意,听到这话,第一反应就是心情失落。

    练沧浓想拉卫梵的手,可是在校园中,又不敢,毕竟两个人都是名人,路过的学生差不多都会瞟上几眼。

    学校东操场,聚集了近千人,场面简直壮观。

    “搞什么呀?”

    卫梵踮脚眺望,这样还怎么请教公孙老师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公孙老师说了,有问题,先互相请教指正,解答不了,再去请教,如果拿一些垃圾问题烦她,那么就没有第二次请教的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练沧浓解释。

    “咦,这办法不错!”

    卫梵调侃:“不过我也没什么问的呀?”

    刀术这东西,实战才是根本。

    “我有!”

    练沧浓往公孙梦楼身前一站,很多学生立刻围了上来,旁听一下,对自身的感悟也是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当然,两位美女站在一起,也足够养眼。

    公孙梦楼换上了一套米黄色的古风劲装,气质愈发的飘然出尘了,尤其是晨练中,衣炔翻飞,不时的露出皓腕和足踝,美得炫目。

    “喂,喂,你也来了?”

    夏本纯像只松鼠一样,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收获如何?”

    卫梵打趣。

    “公孙家名不虚传。”夏本纯比了一个大拇指,随即脸庞就耷拉了下来:“可惜我一句都听不懂!”

    “你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卫梵愕然。

    “陆雪诺才厉害呢,昨天和公孙老师切磋,足足打了一刻钟,不分胜负!”

    夏本纯羡慕。

    卫梵目光扫视,陆雪诺站在角落,看到自己,哼了一声,就移开了视线,金哲倒是亲切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不止是学生们,老师也有不少。

    就在两个学生,想好了问题,打算请教公孙的时候,她却主动走向了卫梵。

    “卫同学,要不要和我切磋几招?”

    全场哗然,数百道惊疑不定的目光,落在了卫梵身上,要知道这几天下来,就连白乙涵和关秋白都来过,可是公孙都没有主动约战,卫梵凭什么?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虽说和公孙切磋,对武技有很大的提升,可是因为强敌再伺的原因,卫梵很谨慎,万一她是个内奸呢?

    “不要误会,我只是对你的刀术感兴趣,想多了解一下罢了!”

    公孙很诚实:“作为切磋的谢礼,我会奉上一门s级的刀术!”

    哇!

    学生们的目光顿时变得羡慕和惊叹了。

    “卫梵修习的是什么刀术?有那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听说叫女妖刀语刀术!”

    “啧啧,打一场,就能得到一门s级刀术,这买卖稳赚呀!”

    操场上全是叽喳声。

    “谢礼就不用了!”

    卫梵躬身:“烦劳老师指教!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,公孙并没有用斩医刀,而是徒手抢攻。

    碎叶拈花!

    嗤!嗤!嗤!

    修长纤细的手指,宛若钢针一样,戳向了卫梵。

    百式冲宫!

    卫梵格挡,可是在双手碰触的瞬间,他发现对方的攻击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狂暴,反而像春雨一样,绵里藏针,润物细无声。

    “厉害!”

    卫梵脸色一变,收起了轻视的心思,山衣附体,打出百式雪解。

    啪!啪!啪!

    空气中,灵气激荡,满是爆音。

    全场惊呆,出乎任何人的预料,公孙梦楼竟然无法压制卫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