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法梵医 第三百五十一章 重温旧梦
作者: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2-22
    考试期间,整个京大校园,鸦雀无声!

    大一的考试科目没变,还是十五门,但是难度提升了好多倍,其中有三分之二的题目,要在大三和大四才能学到。

    微生物学交完卷子,不等监考老师们离开,考生就已经哀声哉道了。

    “完了,这次死定了,能拿个及格分,我就谢天谢地了!”

    费蒙哭丧着一张脸,看到草稿纸上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,一个郁闷,就把它抓起来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“得,疯了一个!”

    杜德铭调侃。

    “你考得不错?”

    陶洛询问。

    “嗯,我大概能拿三十分!”

    杜德铭一本正经的说完,十几本书就砸了过来,这个成绩你也敢淡定?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办法?好多都不会,会的也是模棱两可,不敢确定对不对,操了,要我说,这种考试,根本就是虐人玩,你们看四周那些人愁眉苦脸的,显然都没考好!”

    杜德铭抱怨。

    “这是为了挑选参加东方天梯赛的23人大名单呀,题目肯定不会简单的!”

    祁莲翻了一个白眼:“你连大四生都赢不过,去天梯赛丢人吗?”

    “哎,别说英杰,连候补英杰都争不过呀!”

    好多学生叹气,经此一考,他们才知道,自己和优等生之间的差距是多么巨大。

    “不过卫梵肯定没问题吧?这小子又提前交卷了!”

    谈到卫梵,哪怕是之前有过矛盾的李承哲都不得不承认,这小子太犀利了,别人还在那抓耳挠腮的冥思苦想,人家已经交卷走人了。

    午后,看到卫梵进入考场,祁莲赶紧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这次的考试很重要,你还是别提前交卷了,多检查下,争取考个好成绩!”

    祁莲拿了一个酸奶,递给卫梵:“来,补补脑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卫梵没有推辞。

    “好多人等着超越你呢,千万别给他们机会,加油!”

    祁莲挥了挥拳头。

    那个考场的学生都听到了这番话,然后就看到植物学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卫梵交卷走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?”

    杜德铭目瞪口呆,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试卷,自己第一张还没做完呢,然后他又看了看四周,好多考生和他一样,还在焦头烂额的挣扎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我算是服气了,这么大的题量,就是抄书写答案,也得一个小时吧?难道卫梵不用思考的?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学霸,牛逼!”

    学生们嘀嘀咕咕,心头满是羡慕佩服,自己也好想提前交卷呀,不过跟着,就被浓浓的失落塞满。

    和卫梵一个考场,实在太打击人的自信了。

    “不准交头接耳,不准四处乱瞟,专心答题!”

    监考老师声色严厉。

    卫梵不会为了考试,就临阵磨枪恶补,他也没时间浪费在检查上,做完了试卷就交,然后去实验室配置神兵药剂。

    实验磕磕绊绊,除了糟蹋材料,没有任何收获,这让卫梵明白了,神武制药的核心计划是多么高端。

    第二次模拟考结束,卫梵的表现,也早早的传遍了学校,就连老师们也多有关注。

    “我承认卫梵的成绩不错,但是行为太高调了,这样下去,会带坏学校的风气!”

    办公室中,牧金锋批评。

    “怎么高调了?卫梵又没有到处宣扬他是个学霸?”纳兰颜不乐意了:“再说卫梵交了卷又不是去玩,而是直接去了实验室!”

    “是呀,对于优秀的学生来说,时间是很宝贵的!”

    纪立武很欣赏卫梵,疫体学的卷子,他特意找来看过了,完美到让他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优秀的学生,应该得到特权!”

    苏木先如此认为。

    “那对其他学生来说,就意味着不公平!”

    牧金锋坚持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,你上次还提议让长孙秋田多看几天智慧墙呢!”纳兰颜总算抓到了漏洞:“对于天才来说,人人公平,才是最大的不公平,那会磨灭他们的才能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牧金锋被堵得说不出话,憋得满脸通红,只能摔门而去。

    公孙梦楼默默地看着这一切,很好奇卫梵这个男生,自己可是剑舞大师,好多学生都抓住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,私下来讨教,可是他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“卫梵这次如果考不好,肯定有不少人对他口诛笔伐!”

    苏木先撇嘴。

    卫梵压根就没在乎这些,专心的做好每一件事。

    月上柳梢,洒下一片银辉。

    卫梵正在书房中用功,听到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茶茶,开门!”

    叫了几声,都没人应答,没办法,卫梵只能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呢?这么久?”

    练沧浓提着一个饭盒进来:“你不会在自己偷偷的撸吧?”

    “我有那么无聊吗?”

    卫梵无语,不过被练沧浓这么一说,他又想起了那个旖旎的夜晚,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学姐身上。

    大领口的格子t恤,斜裸着一个香肩,能够看到精致的锁骨,学姐显然没穿胸~罩,能够看到巨~乳微微的下垂,和布料紧贴的质感,下身是牛仔短裤,过膝的黑色丝袜,踩着一双拖鞋。

    一股完美的居家风情,透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嘻嘻,逗你玩的,喏,宵夜,晚上记得吃!”

    练沧浓把饭盒放在了茶几上,她担心打扰卫梵被讨厌,可是又想进入他的生活,多了解一下他。

    恋爱女人的矛盾心理,让她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在学习?”

    练沧浓说完,就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,这话题找的好烂。

    “坐吧,喝什么?咖啡?还是茶?”

    卫梵回屋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茶呀!”

    练沧浓理所当然:“你那个茶叶喝起来没什么味道,但是效果很好,我的皮肤上的豆豆都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改天我送你点!”

    卫梵把一个盒子,递给了练沧浓:“给!”

    “送我的?”

    练沧浓神色一喜,盒子是蓝色的,包着一层羊绒,摸上去触感柔软,还系着一条红丝带,等打开后,一条银色的链坠静静的躺在里面,在灯光下,闪烁着耀眼的光彩。

    “好漂亮呀!”

    练沧浓赞叹。

    “喜欢就好!”

    这是卫梵上次和夏本纯一起逛街的时候买的,本来打算送给纳兰颜,可是忘了,现在正好送给练沧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我好喜欢!”

    练沧浓没忍住,扑到了卫梵那身上,亲了他一口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卫梵有点尴尬,毕竟自己拿了巨~乳学姐的一血,送个小礼物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啊呀,这个怎么戴呀?”

    练沧浓没有戴过饰品,不会弄,还把头发绞了进去,有些疼:“你帮我一下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卫梵也没帮女孩带过项链,不免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寂静的客厅中,两个人,呼吸可闻。

    练沧浓知道应该克制,可是看着卫梵的脸庞,终究没忍住,抱住了他的腰,把身体偎依在了他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卫梵想躲,可是又觉得这样会伤害到学姐的自尊心,一时间犹豫了,但是巨~乳的触感,却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卫梵戴好项链,放下了学姐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!”

    练沧浓纠结着,说完,便吻上了卫梵的嘴巴。

    唇舌交缠!

    卫梵也是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,面对着练沧浓的身体和爱意,哪还忍得住,热情的回吻他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两个人倒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练沧浓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腿,像蛇一样,缠在了卫梵的身上。

    卫梵的大手,划过了学姐的大腿,穿过纤腰,落在了胸~部上,使劲的揉捏着。

    练沧浓吐出了诱人的呻~吟。

    “爱我!”

    练沧浓恳求!

    卫梵总算还保持着一点理智,抱起练沧浓,走进了卧室,把她丢在大床上后,反锁上门,接着压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很快,一室娇喘。

    享受着着卫梵强有力的冲撞,练沧浓觉得自己就像一条暴风雨的小船,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。

    上一次,卫梵醉酒,只是有一个朦胧的印象,现在,他终于品尝到了学姐的身体,可以肆意的把玩那对全校男生都觊觎的巨~乳。

    啪塔!啪塔!

    拖鞋走过地板的声音,让卫梵一惊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该死,我都干了什么呀!”

    看着身下脸颊泛红的练沧浓,卫梵一阵懊恼,这可是学校公寓,自己竟然把学姐抱上了床。

    不能被茶茶发现,所以卫梵起身。

    “快点,穿衣服!

    卫梵恳求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样子才不能见人呢!”

    练沧浓坐起身,把搭在右脚踝上的短裤和内裤提了上来,至于卫梵,显然很不雅观。

    果然,没在书房找到卫梵的茶茶开始拍卧室的门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!”

    卫梵一番手忙脚乱,确定没有纰漏后,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唔?”

    茶茶探头,朝着卧室里瞟了一眼,看到练沧浓后,摆手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又跑哪去了?”

    卫梵教训:“不知道最近外面不安全吗?”

    “唔,对不起!”

    茶茶嘟着小嘴道歉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,要是茶茶出了事,我扒了你的皮!”

    看着亚人天天像个跟班似的站在小萝莉后面,胆怯不安,卫梵真想一巴掌抽过去,她除了当个坐骑,连挡刀估计都办不到。

    天天惊恐的跪了下来,磕头求饶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你最近脾气大了不少呀?”

    练沧浓皱眉,以前的卫梵,性格很温柔,绝对不会训斥亚人。

    “有吗?”

    卫梵其实明白,因为拷问维罗妮卡的缘故,他最近积攒了很多负面能量,脾气超暴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