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法梵医 第三百四十章 跟踪狂
作者: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2-13
    成绩榜上,红底黑字,从前到后依次是丁默、姬川光、金哲、陆雪诺、明朝,卫梵。

    这六个人的满分成绩,足以晃瞎任何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一届的新生吃什么长大的?”

    高年级生们感慨万千,虽说第一次模拟考主要检验学生们的基础学识储备,但是要说简单,那也未必。

    看榜单上的分数就知道了,除了卫梵这六人,第二集团分布在和他们差了大概一百多分的区间。

    “呵呵,第一,不错!”

    丁默很开心,跟着看向了身旁的女生:“你说过我如果拿到满分,就答应做我的未婚妻,现在我办到了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女生满脸尴尬,这种说法其实和拒绝无异,毕竟拿到满分,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“又是那个到处求婚的丁默,好讨厌呀!”

    学生们鄙视,丁默因为风评问题,尽管很出名,可出的是恶名,号称最惹人厌的大一新生,和卫梵简直是两个极端。

    “渴望交~配有什么错?”

    丁默听到四周的议论,立刻大声喷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别理他了,那就是个疯子!”

    学生们散开了,话题又转到了卫梵这些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卫梵没能捍卫他第一的宝座呀!”

    有人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,虽说都是满分,可是卫梵的时间有不少消耗在了实验室上,别忘了人家做出了愤怒药剂,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祁莲听到这话,立刻反驳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被顶嘴的学生一缩脑袋,赶紧跑掉了,他们也就是私下里说说卫梵的坏话,正面硬碰硬,那是绝对不敢的。

    神兵药剂的进展暂时中断了,卫梵收拾了书本去上课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?”

    卫梵径直推开了教室的门,走向了中间,嘴里自言自语,念着各种方程式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讲台上的教授傻眼了,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。

    “厉害了,我的哥!”

    “他在说什么?为什么我一个字都不懂?”

    “新人王果然霸气!”

    整个阶梯教室三百多道目光,全都聚集在了卫梵身上,他们还在上课中,结果这小子就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卫梵!卫梵!”

    有学生提醒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卫梵以为是别人和他打招呼,随口应了一声,就找了一个空位坐了下来,随手翻开了笔记本,写写画画。

    全教室目瞪口呆,这专注力,未免太可怕了吧?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教授咳嗽,希望卫梵注意到场合。

    “卫梵,你走错教室了!”

    后面的学生没办法,硬着头皮推了卫梵一把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卫梵无意识的回答着,快速的计算着药剂的用量,会不会是成分问题?

    “卫梵!”

    就在班长站出来,准备把卫梵带出去的时候,教授制止了他,走了过来,站在卫梵身边,看他的算式。

    于是整个教室,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足足十几分钟,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也不对!”

    卫梵的思考告一段落,刚想伸个懒腰,就看到旁边站着一位不认识的教授,顿时一惊,赶紧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教授!”

    卫梵问好,眼角向四周瞥了一下,立刻满脑门冷汗,自己好像进错班了呀,可为什么没人提醒自己?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教授并不在意,而是盯着卫梵演算纸上的方程式:“这是什么反应?很奇怪,我以前怎么没见过?”

    “我的新实验!”

    卫梵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这种东西,属于秘密。

    “哦,呵呵,抱歉!”

    教授人不错,反应了过来,离开卫梵身边,不过眼神还是忍不住瞟一眼,没办法,实在太吸引人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这就走!”

    卫梵收拾东西往出跑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考了满分?加油!”

    教授鼓励。

    “谢谢教授!”

    卫梵关上门了。

    全教室的视线,都盯着房门,足足有一分多钟后,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新人王这个逼~装的,我服气!”

    “明显没装呀,人家平时就是这状态好不好?怪不得能拿满分呢!”

    “他到底在做什么实验?你没看到李教授的眼睛,恨不得把那几张草纸都吞吞了!”

    学生们嘀嘀咕咕,要好奇死了。

    卫梵要上的是病理学,就在隔壁,他猫着腰,从后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卫梵!”

    教授站在讲台上,一览无余,自然看到他了。

    “教授!”

    卫梵站直了身体,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模拟考拿到满分,不错,下次继续努力!”

    教授并没有责备卫梵,而是好一顿夸奖。

    各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扫了过来,这位教授出了名的严厉,谁要是迟到,别说被臭骂一顿,扣分都是轻的,可卫梵倒好,屁事没有。

    “尼玛,优等生的待遇就是不一样!”

    卫梵随便找了一个位子,刚坐下,四周的学生就迫不及待地询问。

    “卫哥,厉害!”

    “满分耶,你怎么考的?”

    “下次干掉那五个!”

    学生们嘀嘀咕咕。

    下课铃响起,一群学生就围了上来,想要得到一些经验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还有事!”

    卫梵是真的忙,只是刚出教室,就和一个女生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女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双手抱在怀中的书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卫梵道歉,帮忙捡拾。

    “不,不,是我的错!”

    竖着两个麻花辫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女生气质文弱,像一只胆怯的家猫,忙不迭的道歉。

    “那么再见!”

    卫梵一开始没注意,直到遇到金哲。

    “喂,那个女生是谁?”

    金哲提醒:“她貌似跟了你好几天了!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!”

    周末又到了,早上阳光明媚,卫梵和夏本纯汇合后,去诊所。

    “茶茶呢?”

    夏本纯没看到小萝莉,很担心。

    “去哪玩了吧?”

    最近茶茶和天天不知道在鼓捣什么,有时候打半天都见不到人。

    “你注意点,听说上京来了一个变态杀人狂,已经死了好几个女生了!”

    夏本纯提醒。

    “嗯,茶茶应该不会离开学校的!”

    卫梵无奈,他不是专职保姆,也不能一直让茶茶跟在身边,那样她会很无聊的。

    夏本纯没说话,给了卫梵一个眼色后,就往后一瞅,快步躲进了旁边的小巷里。

    “搞什么?”

    卫梵看到躲起来的夏本纯做了一个继续往前走的口型,耸了耸肩膀,大概走出不到一百米,就听到后边传来了尖叫。

    “嘿嘿,抓到你了!”

    夏本纯拿着短刀,抵着一个女孩的脸颊:“说,为什么跟踪我们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女孩泫然欲泣。

    “不说实话,信不信我划花你的脸?”

    夏本纯威胁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女孩急哭了,眼泪啪塔啪塔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卫梵皱眉,这个女孩的麻花辫和眼睛,她实在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你的粉丝呀!”

    夏本纯收刀:“喜欢就告白呀,像个变态似的整天跟在后面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喜欢……你!”

    女孩拿出了一个信封,双手捏着,一个鞠躬后,将它伸向了卫梵。

    “情书?”

    夏本纯看到信封有些皱,显然被攥了很久了,这说明她喜欢卫梵很长时间了,只是不好意思开口。

    “抱歉!”

    卫梵拒绝。

    “喂,你也太无情了吧!”

    夏本纯用手肘撞了撞卫梵:“她打扮一下的话,应该挺漂亮的!”

    “那你接受她的爱意吧!”

    卫梵离开。

    “哇,你这家伙好狠!”

    夏本纯一惊一乍的叫着,看到女孩哭得很伤心,便拿走了她的情书:“放心,我帮你!”

    “读十遍!”

    追上卫梵,夏本纯就把信封塞给了卫梵。

    “是你想看吧?”

    卫梵无语。

    “诶嘿,人家没见过情书嘛!”

    夏本纯撒娇,满含期待地看着卫梵:“可以打开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漂亮,会没人告白?”

    卫梵不信。

    “嘁!”

    小伎俩被识破,夏本纯也不装了,直接撕开掏出了信纸:“哎呀,还有薰衣草的香味,让我看看写了什么,卫君敬启,哇,好正式耶!”

    这之后,卫梵认识了这个穿着有些土里土气的麻花辫女孩,她叫刘美美,简直是个超级跟踪狂。

    吃饭、做实验、上课,甚至是晚上学习累了,站在窗前眺望,都能看到这个女生在植物迷宫外徘徊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很快就会被她监起来,严重的,甚至切下器官收藏!”

    金哲喝着啤酒,吓唬卫梵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晚还待在我的房间里,我觉得我肯定先被你的追求者打死!”

    金哲是一点都不见外,就穿了一件白色睡衣来串门,刚刚遮到屁股,两条大长腿就那么肆无忌惮的露在外边。

    “老实说,你是不是同~性~恋?”

    金哲打量卫梵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卫梵警惕。

    金哲抿嘴一笑,突然伸手,摸向了卫梵的屁股,狠狠地捏了一把。

    就像被蝎子蛰到似的,卫梵惊的往后一跳,摆出了战斗姿态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真是基~佬吧?”

    金哲愕然,一般男人遇到这种情况,会打蛇上棍吧?

    “你才是基~佬呢,你全家都是基~佬!”

    卫梵恼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?祁莲和朱碧倩这种,你看不上也就算了,练沧浓和陆雪诺总不能说配不上你吧?”

    金哲意外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有女朋友?”

    卫梵反问。

    “现在这个年纪的男生,连一只鸵鸟都想干吧?”

    金哲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《芳芳》看多了吧?”

    卫梵越想越生气,反手就是一巴掌,打在了金哲的屁股上。